0022、表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纸鸢揉了揉头晕目眩的脑袋,额头上的伤口此刻已经结了痂,好在口子并不大,应该不会在她漂亮的脸蛋上留下明显的伤疤。她的头发散乱,模样略微狼狈,就像是刚刚滚完床单似的。

    摸了摸那个伤口,疼涩的触感令她黛眉微蹙,证明着这一切都极为真实。

    愤怒、悲伤之后,是无限的冷静。

    她才明白原来这世界上,最难测的是人心,最多余的是温情。

    她无争强好胜之心,将世界拱手相让,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她甚至直接去当了老师。以后嫁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安度余生。她的这个决定让当时整个湘阳的某个圈子都震惊了。没想到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那个人仍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铲而后快。

    只可惜他没成功,而她林纸鸢又是一个倔傲之人!

    “你的保镖们终于来了。”

    唐钦说道,而且终于两个字咬得略重。

    “你早就发现了是不是?”如果说刚才的惊魂狙击是林纸鸢完全没预料到的一件事的话,那另一件就是她身边的唐钦了。

    无论是他刚才救下她,还是现在随口说的某句话,都能让林纸鸢觉得惊讶。

    这唐钦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高三学生所能具备的!

    唐钦笑了笑,表示默认。

    他早就发现林纸鸢开车的时候后头总有一辆桑塔纳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林纸鸢的身份他不知道,但用屁股想都想得到肯定不会一般,保镖这种东西能少的了么?

    “小姐你没事吧?”

    几名黑衣人快步而来,迅速将林纸鸢的车围在中央,外围的几人警惕着四周,为首者则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车内。

    在发现林纸鸢并无大碍后,那人才放心下来。“小姐,要不要追过去?”

    林纸鸢摇了摇头:“晚了,算了。”

    “对不起,是我等失职。”

    “没事。你们下去吧。”

    黑衣人又看了看唐钦,对林纸鸢道:“小姐,他?”

    “他是我的学生,刚才要不是他,我可能已经死了。”林纸鸢冷冷地说道:“下去吧。”

    “是。”

    黑衣人迅速走开,重新回到了桑塔纳里,远远地停靠在一边。

    唐钦瞄了一眼,提醒道:“这些人里肯定有问题,如果没有人通风报信,狙击手根本没办法事先埋伏。”

    狙击手的套路,唐钦实在是太了解了。

    林纸鸢点了点头,这点就算唐钦不说她也知道。

    她在考虑着,是不是该加强自己身边的保卫力量了。

    原以为在文明社会更何况是城市里不应该会遇见狙杀之类的危险,但没想到今天就遇上了。且不提这些黑衣保镖根本没能力应付狙杀,更何况这场狙杀,里面本就存在着内应。

    这内应肯定是他安排在她身边的。

    逃避不是办法,忍让也不是长策,林纸鸢现在想打这场仗了。

    是时候该表个态了!

    …

    “不去报警吗?”

    见林纸鸢似乎陷入了沉思,唐钦不由得开了个玩笑说道。

    果然,林纸鸢白了他一眼。

    报警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只会给自己浪费时间。

    “有什么头绪吗?”唐钦又问道。

    林纸鸢微微颔首,但却不想多说。毕竟无论怎么说,唐钦都是个外人。

    等等,一定是外人么?

    林纸鸢突然扭头看向唐钦,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看得出来,这个唐钦,绝非普通高三学生。他于她来说,很可能会是她的敌人意想不到的变量。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平行关系,可是该如何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呢?

    唐钦自然不会知道林纸鸢在想些什么,别人的事情他也着实管不着。他从裤裆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然后递给林纸鸢道:“这东西你拿着,对你有用。”

    林纸鸢端着那个小木盒,有些疑惑:“这是?”

    唐钦指了指她脑门上的小口子,道:“你可以叫它‘还我漂漂粉’。这玩意儿可稀罕着呢,涂在伤口上,疤痕都不会留下,你算是幸运了,前几天我才刚弄出那么一盒。”

    这玩意儿真实名字叫滑肌粉,是军队里的保密玩意儿,唐钦知道配方,只是那药引是某种稀有的毒虫外衣,很难找到。前两天刚好找到一条,唐钦心血来潮就抹了一份,藏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

    唐钦一共给两个女人用过这玩意儿,第一个是他前世最遗憾也最挚爱的女人,第二个----就是林纸鸢。

    在唐钦惊讶的目光中,林纸鸢直接打开了木盒,取出一些在手指上,然后均匀地涂抹在了她的伤口上。

    涂上去后清清凉凉,微微发痒,十分舒服。

    “这样子吗?”

    “对。”

    “谢谢。”

    “不客气。”

    唐钦笑着摆了摆手。

    “我是说谢谢你救了我。”林纸鸢将车子点火发动。

    车身一掉头,就驶了起来。“我送你回去。”

    唐钦苦笑,结果救了她一命后自己才有这样的待遇。

    …

    将唐钦在小区里放下后,等唐钦上楼,林纸鸢才驱车离开。

    ---------------------

    ---------------------

    将车子停在一边,林纸鸢打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冲着远处招了招手后,刚才的那名黑衣人顿时迎了过来。

    “小姐,有什么吩咐?”

    “把车子送去修一下,另外,调查一下之前我车上的那人,他叫唐钦,地址是…”林纸鸢想了一想,又道:“记住,这事儿别张扬。”

    “是,我知道了。”

    这些人用还是能用的,林纸鸢心里有数。等时机成熟,她迟早将这些人全部换走。

    等黑衣人离开后,林纸鸢突然挑了挑眉,没有直接进门,反而是站在当场从包包内取出一枚小巧的镜子。

    摸了摸额头,林纸鸢眼底的惊讶大盛。

    只见镜子里,她额角的那块深色的痂竟然已经消退不见了,只留下一片红红嫩嫩的皮肤。

    唐钦给的那‘还我漂漂粉’实在太过神奇了!这才过了两个小时而已,这恢复速度,堪比神迹。恐怕再过不久,那里就会完全恢复如初,伤口像是不存在过!

    林纸鸢神情一凝。

    这个唐钦,她一定要将他拿下。她心中有着预感,他的身上,定然还潜藏着更多的秘密。她很少看错人!

    这时,包里的电话突然震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正是那串熟悉的号码。看到号码后,林纸鸢的表情先是一冷,随后又变正常。

    刚接起来,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关切柔和的男声:“我听说了,纸鸢,你没事吧?”

    “哥,我没事。”

    “好,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哪?用不用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到家了,现在在门口。”

    “那赶紧进去吧,好好休息。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帮你查清楚。”

    “嗯,不知道老爷子睡了没。”林纸鸢撇了撇嘴道。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在哪个家?”

    “老爷子家。”

    “----”

    …

    …

    林家别苑。

    只要不是节假日,院落就空空荡荡的,相当冷清。

    几名守卫见是林纸鸢,没有丝毫阻挡,林纸鸢径直穿过院子,在一个小屋前停了下来,随后推门而入。

    屋里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个七八十岁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和一个侍女,那侍女神色拘谨,正在给他洗脚。

    “纸鸢,你怎么来了?”发现推门而进的是林纸鸢时,老头一脸的惊喜。

    “爷爷。”林纸鸢难得露出雀跃的神情唤了一声。

    林纸鸢看了侍女一眼,道:“你先下去吧,交给我。”

    侍女唯唯诺诺地走了,顺带关上了门。

    林纸鸢代替了她原来的位置,蹲了下来,给老人洗起了脚。

    老头笑得跟一朵花儿一样,欣慰地看着林纸鸢,道:“纸鸢,这次怎么想到来看我了?”

    良久,林纸鸢突然仰起脑袋,认真地看着老头。

    老头的神情也逐渐正色了起来。

    “爷爷,我想好了----我接受你之前的提议,接受公司。”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