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6、淘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清晨。

    花园里,三色堇开得正娇。

    可园中的一男一女比花更美。

    林纸鸢有一个习惯,她每天很早就会晨跑,绕着附近的街区跑一个来回,然后回到家里洗澡,去花园浇花,赏花,再做这一天该做的事。

    园里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有一份资料,林纸鸢径直走到桌签的石椅上,坐下,取过资料看了起来。在她旁边还站着一名男性----与她相貌有几分相似的清秀男人。

    这男人长着一张奶油小生的英俊脸蛋,怕是女生见到都要为之艳羡动容。

    林纸鸢却没有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反而认真地注视着手上的资料。

    资料上除了文字,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正是唐钦。

    林纸鸢峨眉轻挑:“戴宇,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姐----”

    自己的亲姐居然质疑他的专业,林戴宇感到有些受伤,他郑重道:“我十分确定断定以及肯定,绝对没有弄错。”

    “行了知道了。”

    林纸鸢摆了摆手。

    资料显示唐钦真的只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高三学生,父母工薪阶层,生活拮据。

    她之前让黑衣保镖调查过,得到的资料就是这个,所以她有些不信,于是让她的亲弟弟林戴宇又查了一遍,没想到还是如此。

    可这样一个人,竟然从专业的狙击杀手子弹下救了她?

    不可能----唐钦绝不止资料上显示的那么简单。

    这世界上有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其中的任何一件背后都必定有着别人不知道的真相。

    林纸鸢坚信自己的判断。

    对于唐钦,她竟然有些觉得看不透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上很多的男人。

    “姐,你查这人干什么?普普通通的,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林戴宇知道自己老姐的精明能干在湘阳是出了名的,可在这件事上,他却觉得林纸鸢做得事有些莫名其妙。

    林纸鸢却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可能不知道,那天的狙杀事件,他就在我车上,并且----就是他救了我。”

    林戴宇的眼睛就开始瞪大,再瞪大。

    “是他----”

    他终于知道林纸鸢为何会如此执着去调查一个高三学生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有不下三四方势力在调查他。”

    顿了顿后,她又道:“包括林破军。”

    林纸鸢美丽的眼睛微微眯起,提起这个名字,她原本对他没有爱也没有恨,没有亲情没有友谊,只是个对她来讲无关紧要的同姓的男人,但现在不同。

    既然他想要置她于死地,那么她也不会再有什么顾忌去与他争锋了。

    “姐,这件事你认为是林破军做的吗?”林戴宇突然问道。

    林纸鸢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就当是他做的。”

    林戴宇就苦笑了一下。

    他了解自己的老姐,表面上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她其实骨子里很好胜,狙杀事件既然没有击溃她,那或许就成了一个契机----她在湘阳强势崛起的契机!

    --------------------

    --------------------

    当老师抱着一叠空白的试卷,捧着一个泡着茶叶的水壶走上讲台的时候,底下的同学们内心就开始有些紧张了。这个老师很面生,是别的班的班主任,但今天来高三九班监考数学。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月考。

    也是唐钦经历的第一次月考。

    教室里除了传卷子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外,别无他声。

    老师悠悠的声音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考试时间两个小时,不准交头接耳,不会做的题目空着便是,不要自欺欺人,抄来的成绩也不是自己的,到头来高考不可能抄的到,一旦让我发现了,一律按作弊罚出考场。到时候没有成绩,看你们怎么办----都明白了么?”

    一开始无人应答。

    于是老师又问了一遍:“都明白了么?”

    “明——白——了——”

    绵软的声音从学生嘴里响起。

    当试卷分发下来之后,周围的人就合上书放进了抽屉,开始阅览起了试卷,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奋笔疾书起来。唐钦就在想,这些人才刚看到题目,居然就会做了吗?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而当他浏览起试卷-----

    有一种填空题叫完全不会,有一种选择题叫看起来都对,有一种计算题叫边做边流泪。

    唐钦现在想哭。

    打打杀杀多好----他怎么就跑来成了个苦逼高三党呢……

    到底是谁设计的华夏学生要高考这样的情节?为了高考,前面的十多年都在读书上课。

    每一节课四十分钟——五分钟缓过神来,五分钟神游,五分钟整发型,五分钟看手机,十五分钟睡觉,四分钟再整一会儿发型,最后剩一分钟看手表。

    唐钦把一节课的时间都排满了,哪有时间认真听课?

    没有认真听课哪有能力做考卷?

    更何况华夏大约有三亿多个学生,每个高三学生月考考四门,假设每科两张卷子,每个月考一次,就有二十四亿张卷子,大约有十六亿米,能绕地球四圈。一棵树大约能造一千五百张卷子二十四亿就相当于一百六十万棵树啊,能载满半个湘阳。既然要呼吁保护环境,那又为何要设计考试呢?

    好吧,唐钦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他开始打量起周围。

    他的座位安排在33号,左边坐着陈雅诗,右边坐着小胖。小胖比他还学渣,自然不行,于是他将目光放在陈雅诗的卷子上。

    刚才他在思索考卷与树木问题的时候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陈雅诗的卷子早已写得满满的。像她这样的学霸,月考这种卷子还真难不住她。

    唐钦将身子坐的笔直,目光拉到最远,刚好能将陈雅诗的半张卷子一览无遗-----好在他的视力相当不错。

    “adbc……哎?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像e?”

    然而选项里根本没有e这个项,唐钦顿时陷入了迷惘,手上的笔也停了下来。

    而他发出的喃喃声却被陈雅诗给听见了。

    只见陈雅诗白了他一眼后,就把身体倾斜了过去,一只小手挡在了卷子上,防止被唐钦偷看。

    “自己写!”

    “----”

    真是绝情!

    没办法了,唐钦只得自己认真做了起来。

    把该做能做的的全部填上,不会做的最后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得从草稿纸上撕下一小截,在上面写上求助的字后捏成纸团,趁着监考老师不注意准确地丢在了陈雅诗的桌子上。

    陈雅诗先是愣了愣,随后展开纸条,在上面写上了几个字。

    又丢了回来。

    唐钦大喜。这回算是有救了,只要有了选择题的答案,再怎么样也能捞个好看点的分数了!

    可他满怀欣喜地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却写着一行清秀的字:“中午想吃什么?”

    “----”

    再看陈雅诗,她正忍着笑意在检查着卷子。

    这小妞,什么时候变得也如此淘气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