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0034、戏剧性的变化

0034、戏剧性的变化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唐钦他,应该没什么事吧?”

    小胖和小雄上午的课都没怎么听进去,昨天的事情还在他们的心头回荡。

    一个上午的课下来,唐钦都没有出现在九班的教室,望着他空空的座位,两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小雄却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说道:“相信他吧,他让我们不要担心。”

    跟两人一样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陈雅诗。

    …

    而作为当事人。

    一上午,唐钦几乎就没有落脚过。

    先是黄洁找他过去谈话,询问他事情的经过。嘱托他呆会儿要放聪明一些,她会尽量给他说情之类的云云。她倒是并没有埋怨唐钦什么,事已至此,她说什么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如今能做的,就是帮助唐钦让他受到的处分降到最低----至少在她心里是这样认为的。因为现在的情况走向,无论如何都是对唐钦极为不利的。

    黄洁是一个负责任的好老师,唐钦并不想伤她的心,于是她说什么,唐钦的反应就是点头应和。

    刚从黄洁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唐钦转身又去了教导处。

    哪怕是黄洁事前没有找他,他也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唐钦是第一次见洪湖音,他并未主动开口,洪湖音也没有着急着问事的意思。两人先是对视了一眼,洪湖音却并未从唐钦的脸上找到丝毫的紧张情绪。

    一般的学生在面对可能受到学校的严重处分甚至是开除的威胁时,岂会是这种表情?

    教导处的气氛有些凝滞,终于还是洪湖音率先打破了沉寂。

    他问了唐钦很多问题,而唐钦的回复却只有简单的三句话。

    “洪老师,我的确动了手。”

    他先是承认。

    “不过是庄一鸣腹部被酒瓶碎片戳伤这件事情我根本就不知情。”

    然后开脱。

    “至于吴平,我认为他并不是个好老师。”

    自始至终,他始终都没有正面承认庄一鸣腹部受伤进医院和吴平那一脚是他做的。

    要知道,一旦牵扯到流血事件,事情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如果他承认了,那他就是白痴。

    …

    唐钦从办公室回到教室走廊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看他,议论他。

    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已经从各种途径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当然,多数人都认为这次唐钦是凶多吉少。

    毕竟他们都知道庄一鸣家里有些势力,这次借此事件,唐钦怕是难以在学校里继续驻足----因为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只不过当时的庄一鸣是假装受伤,而这次却是真的躺在了医院。记得当时那个得罪庄一鸣的学生被他以各种手段搞得退学了,后来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吴平似乎也参与到了当时的事件当中,跟这回唐钦的事情颇有些相似。

    “哎,唐钦这回是惨了。”

    “搞不好又要出现一个被劝退的……”

    …

    面对这些人的议论声,唐钦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

    …

    林纸鸢同往常一样来上班,只要上午没课的时候,她一般都是下午来的。

    今天下午正好有九班的三堂课。

    当她捧着书本来到教室的时候,却发现唐钦并没有在座位上。

    等到下课后随便找一个学生打听了下,才知道唐钦原来正在教导处那边。再一打听,就听说了唐钦面临的完整事件。

    刚听到,她的眉头便悄然皱了起来。她有她独立的办公室,这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用面对其他不相干的老师,也不会有什么社交活动和消息耳闻——这正是林纸鸢所需要清净。

    可正因为这样,唐钦的事情林纸鸢并未在第一时间得知。

    换其他任何一名学生发生了什么,林纸鸢根本不会过问,因为这与她毫不相干,但唐钦不一样。

    她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来上班了…

    上课还未打响,林纸鸢就拍了拍讲台说道:“下面两节课大家自习。”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教室,留下一群学生悄然的欢呼,他们并不知道林纸鸢到底为什么突然要他们上自习,而不来上课。但想来应该是临时有什么事吧……

    …

    回到办公室后,林纸鸢第一件事情就是从她的包包里取出了手机。

    “喂,琉璃吗?帮我找一下向阳校长的电话,顺便调查一下庄一鸣这个人,如果可以的话,再把他父母的信息发给我一份。”

    “好的,小姐。”

    电话那头传来干脆的回答后便挂了电话。

    -----------------

    -----------------

    第二天的时候,事态起了戏剧性的变化----

    吴平走进学校,他的裤裆处伤势已经相比昨天缓解了许多,心情也大好,更何况今天还有他期待的“好消息”正等带着他,如果事成之后,庄家定然又欠他一个人情,这在他看来显然是一件极为不错的事情。

    他前脚刚踏进办公室,后脚就接到通知让他去教务办一趟。

    他还以为是唐钦的处罚决定应该已经书面打下来了,可刚进到教务处,迎接他的洪湖音脸上却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态。

    “老吴啊,你来坐。”

    洪湖音示意他坐下。

    吴平就坐了下来,笑着道:“洪主任,怎么样?这件事校长肯定也很生气吧?”

    洪湖音这时却突然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没有----这件事校长让你不要继续再追究了。”

    “啊?”

    吴平霍然站起身来,一脸错愕。

    错愕之后,便是愤愤不平:“为什么!”

    洪湖音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证据不足。可能你说的是对的,可是也没必要刻意去为难一个学生不是?”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要刻意为难一个学生,你瞧瞧他做的那些事!这校长怎么能放任不管呢……你要证据的话,我这里多得是,当时在场有很多人看到……”

    洪湖音苦笑,静静地听着吴平的发泄,这时候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却正好打断了吴平。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吴平虽然不满,但却不能阻止洪湖音接电话不是?

    于是他安静了下来,听着洪湖音接了那个电话。

    “喂,校长。哦,是是,他在这里。”

    洪湖音看了吴平一眼,然后把电话递了过去。

    刚刚还愤愤不平的吴平一听是校长的电话,立刻就蔫了。

    拿起电话后,他平复了一下激荡的心情,刚欲讲话,那边便传来了校长严肃的声音:“吴平,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追究了。”

    刚上来,校长的语气就很强硬。

    “可是……”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他还想说些什么,那头传来校长冷峻的声音却令他瞬间如同被浇了一头冷水一般冷静了下来。

    校长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究竟有几个意思?

    他都知道了些什么?

    刚才校长对他说话的语气很冷峻,平时校长虽然也是个他难以亲近的人,但也不见得对他会用这种语气。

    想到某种可能,吴平开始淌汗-----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庄家的那些勾当?

    直到对面已经挂了电话,吴平仍然有些精神恍惚。

    “洪主任…那我就先走了……”

    洪湖音看着吴平的背影,悄然摇了摇头。

    …

    刚从教导处出来,吴平的手机又响了。

    吴平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庄涛给他打来的。

    庄涛是浪涛企业的老总,也是庄一鸣他老爹,平时忙的要死,两人一般都是电话联系,吴平也就见过他几次面而已,包括昨天他去医院探望庄一鸣的时候。

    他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吴平怀着疑惑地心情接起了电话。

    “喂,庄总,是我。”

    “老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

    吴平大楞,明明昨天两人还说得好好的…

    刚刚是校长。

    现在又是庄涛。

    庄涛叹息了一声才道:“别再去针对唐钦了,如果可以的话,向他道个歉吧,这小子背后的人连我也惹不起,还有----你我的事以及之前的学校开除事件校长怕是都已经知道了,很抱歉----”

    吴平手里的电话险些没拿稳,差点掉到地上,他眼神呆滞、双目无神地后退了两步,整个人都有些丢了精神气。

    怎么忽然就成了这样…

    他也不蠢,直至此刻他才明白,庄一鸣惹上唐钦,这回算是撞上了铁板。

    而除了庄家以外,他才是这次事件中最大的那个受害者…

    “不过你放心,学校最后没留你的话,你可以来我的公司上班,照样不会亏待你,就当是补偿吧。”

    听到庄涛这样说,吴平心理才稍稍平衡了一些。

    只是今晚过后,他教师的这个铁饭碗怕是要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