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5、赔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三天后。

    所有人都惊讶的发现,办公室、楼道里、教室再也没再看到过吴平走动的身影,平时的早晨或是午后,他们总能发现他的身影,但从两天前,他仿佛是从学校里消失了一般…

    略微一打听,才知道他似乎是被辞退了。

    辞退!?

    吴平是高三年级组的年级主任,在临近高考的关头他竟被辞退,这是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

    若不是犯了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学校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让他走人。那么他究竟是犯了什么事让学校的高层都无法容忍呢?

    再一联想到几天前唐钦的事件,所有人心里都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学校是不可能将之前开除那位可怜的学生的失误公开的,毕竟这是有关学校名誉的东西,误开也只能误开了,总之那学生倒霉被开除已是既定的事实,没法再让他重新回来----但吴平这罪魁祸首自然是不能再让他继续留在学校。

    事件一旦牵扯到利益,就总要有人牺牲。

    …

    当然,这件事情最惊讶的莫过于小胖小雄和陈雅诗三人了。

    今天一天唐钦都被他们仨给问烦了。

    小胖和小雄还好说一些,唐钦不想说,他们索性也就不多问了---他们不笨,大概也能猜到唐钦背后肯定有人。两人虽然惊讶于唐钦的背景,但也聪明地把惊讶藏在心里。

    但陈雅诗不同,身为女性,她要比小胖和小雄好奇心重上许多。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陈雅诗仍旧不肯放过他,一个劲儿地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唐钦总不能把林纸鸢的名字供出去吧?他知道这一切肯定都是林纸鸢在背后施力无疑。

    正当两人走出校门不老远的时候,一辆别克车不远不近的停在了两人身旁。

    走读生当中不乏有家长来接送的,两人也没有多想,径直从车旁穿过,不料这时车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请问,你是唐钦吗?”

    唐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黑西装打领带,典型的商场男士。

    唐钦确认自己并不认识对方,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陈雅诗,但陈雅诗也是冲他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我就是唐钦,有事吗?”

    那个男人看到唐钦点头,于是露出了笑容。“照片上就很俏,没想到真人更俊----幸好没有认错。”

    刚上来,男人便是恭维了一句。

    被一个中年男人恭维,唐钦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见唐钦露出疑惑的表情,于是他又尴尬地笑了一声:“啊,都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庄涛。”

    唐钦恍然。

    庄涛,庄一鸣,同样的姓,再加上他这个年纪,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那么他的身份就已经极为明朗了----这人应该是庄一鸣他老子。

    儿子犯了事,老子来收场。

    唐钦就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那你有事么?”

    “有啊,当然有!那个----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唐大少现在有没有空呢?”

    说话的时候他把身份放的很低,就像是跟同龄人在讲话似的。

    这让唐钦身边的陈雅诗感觉十分惊奇。

    唐钦没有多做思索,便是点了点头。

    庄涛现在过来找他,肯定是为庄一鸣跟自己的矛盾而来。既然有好处拿,不拿白不拿不是?

    “这位应该是你的女朋友吧?真漂亮。也一起来吧?”

    唐钦一乐。

    庄涛身为庄一鸣的老子,果然要比庄一鸣懂事对了。你瞧瞧人家这嘴----唐钦听完都开心的不得了。甚至想就这样原谅庄一鸣得了----那不行,如果这么轻易原谅他,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陈雅诗被庄涛的话弄了个大红脸,刚想说话反驳,却被唐钦的大手抓住了小手。

    唐钦点了点头,说道:“行。”

    “那上车,走吧。”

    …

    车子缓缓驶进郊区。

    庄涛一边解释道:“这里有一家饭店特别有特色,我们就去那里。”

    唐钦点点头,他对于吃倒并非很讲究。不过既然是庄涛要请客,他倒是要看看他请的这顿饭究竟像不像他说的那样够特色。

    庄涛没有让唐钦失望,最终车子停在了一个很有古韵的四合庭院前,司机将车门给陈雅诗率先打开,然后唐钦和她才从车里走出来。

    四下看了一看,唐钦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没想到湘阳的郊区还有这样别致的地方,这家餐馆地处湘江边上,周围是成片的绿化,背面靠着湘江,正面的茶庄亭台连着餐馆,上头装订着一块金字牌匾,湘府庄园四个金色的大字充满古韵。

    这一看便是有钱人来的地方,里面光两三人吃上一顿怕就至少得有个一两千块。庄涛也算是舍得,哪怕是他手头的公司规模,也经不起天天来这里吃饭。平常也只有和重要的人谈生意的时候,他才会把吃饭的地点选在这里。

    陈雅诗也像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一双大眼睛不断打量着周围。

    “里面请,菜我已经点好了。进到雅间就能用餐。”

    庄涛率先在前面带路。

    一个身着旗袍的妙龄女子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几位有预定吗?”

    想必这个地方若是没有预定,是吃不上饭的。

    庄涛冲她点了点头,报了一个房间号码后,那妙龄女人便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来,摇曳着丰满的臀部在前面带路,香风扑面。

    …

    雅间的名字叫做细水阁。

    窗外便是湘江,窗内有一张红木桌。

    木兰屏风,木板木墙。

    这里的装潢以古色古香而贯穿,令唐钦啧啧称其老板的品味独到。

    “请坐。”

    唐钦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

    看唐钦坐下了,陈雅诗也挨着他而坐,身子坐的笔直,不像唐钦,她显得有些拘束,毕竟除了唐钦以外,在她面前饭桌上还有一个陌生人。

    不多时,刚才那位漂亮的迎宾小姐便戴着特制的手套端着一个砂锅款款走了进来。

    “您好,现在开始上菜。这个是佛跳墙,佛跳墙是清道光年间由福州聚春园的老板研究出的一道特色菜肴,它是以多种山珍野味用砂锅熬成,因它的鲜美连佛门的人都忍不住要破戒而得名。”

    唐钦这会儿已经有些饿了。

    菜肴一个接着一个上桌,看那美女的样子,大有一番每道菜都给他们讲解一遍的意思。

    “美女---咱能不能不解释了,挺饿的……”

    那个美女冲他笑了笑,“可以,请慢用。”

    陈雅诗不由得白了唐钦一眼。

    这人真是太丢脸了!

    等到她走了,唐钦一点也客气,取出碗筷后便开始吃了起来。

    …

    饭局过半的时候,庄涛看着唐钦吃得差不多了,这才笑着说道:“唐钦,能否借一步说话?”

    唐钦放下筷子,看了他一眼。

    终于要进入主题了么?

    不过他却是摇了摇头。

    “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她---是我女朋友。”说完唐钦偷偷瞄了陈雅诗一眼。

    “----”

    面前这个年轻人果真如同庄一鸣描述的那样凌厉的很啊。

    “那好吧。”

    庄涛顿了顿,才苦笑道:“唐少,关于我那不长眼的儿子,我这个当爹的,想在这儿跟你道个歉。”

    唐钦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据说是什么亚山空运过来的山泉水,清了清嗓子,并未有说话的意思。

    庄涛于是继续说道:“对于他伤到了你的朋友,真的十分抱歉。医药费,我出。”

    说着,他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也不顾陈雅诗惊讶的目光,放在桌子上后就缓缓推向了唐钦。

    陈雅诗都看傻眼了。

    从刚才庄涛突然出现在校门口起,他这样年纪的中年男人竟然对唐钦是那种低姿态的态度说话,包括现在向唐钦道歉也是----她现在才看出来,这人便是庄一鸣的父亲。

    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究竟是为什么----先是年级主任吴平被学校辞退,再是庄一鸣的父亲亲自来向唐钦道歉,并主动赔偿……唐钦究竟在这三天当中做了些什么?

    以前她一直以为唐钦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中比较不求上进的那种差生,但现在她却不这么认为了。

    她根本就不了解这个跟自己同龄的男人……

    而信封当中的,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钱。

    只见唐钦瞄了一眼信封。从他的角度看,信封很厚,里面至少该有足足的一叠纸币。

    这钱不要白不要,更何况他是给小胖拿的。

    唐钦于是理所当然地将信封收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哎,说起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整天就知道无所事事,在学校里肯定干了不少错事吧?这回惹了你,算是他自己倒霉----如今他躺在医院,算是当一次教训吧。”庄涛叹了口气。道:“还希望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唐钦笑而不语。

    良久后,才道:“倒不是我跟他过不去,起初的时候也一直是他在惹我。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唐钦下巴努了努陈雅诗:“因为他喜欢我女朋友。”

    他的这句话一出,庄涛顿时开始额头冒出了大颗的冷汗。还以为唐钦生气了,于是连忙说道:“妈的,这小子真的是----等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训他,让他有点自知之明。”

    “这件事我不会再追究----但如果有下次……”

    “不会!…不会有下次。”

    “希望如此吧。谢谢你的晚饭----哦对了。”唐钦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重新从书包里将那个信封拿了出来,当着庄涛的面将信封打开,然后从那厚实的一叠红钞里抽出一张递给庄涛,笑着说道:“这一百,算是我私人给庄一鸣出的医药费,这件事上我也有错。”

    “----”

    庄涛脚下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