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0040、诡异的变化

0040、诡异的变化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唐钦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

    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唐母的声音便从卧室里传了出来:“唐钦,回来啦,怎么学得这么晚----快洗手吃饭,我给你热一热,你爸今天加班。”

    唐钦换上拖鞋,又把江心仪给推回了卧室:“热什么,大夏天的吃这么烫的不难受么。”

    他是怕江心仪忙着了,不想江心仪却又把他推了回去,瞪了他一眼道:“我还没吃饭呢,你这孩子。”

    “啊?”

    唐钦苦笑,他还以为江心仪已经吃了,没想到江心仪是在等他回来吃饭。

    看来下次可不能再这么晚回来了,以前他一个人还没什么,现在他可是有温暖家庭的人了,这一点花了这么久他还是没能习惯过来,每次回到家听到江心仪柔柔的声音他都觉得心中有着无限的暖意----他甚至在想,要是他每天**点钟回来,江心仪会不会也傻傻地等到**点钟,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很快,江心仪就把三菜一汤都稍微热了一下,不至于吃起来是凉的。

    唐钦夏天吃饭有个习惯,喜欢把汤浇在饭上,番茄蛋汤淋在饭上之后唐钦三两下就扒完了饭。看到唐钦狼吞虎咽的样子,唐母笑着摇了摇头。

    吃过饭后,唐钦进屋写作业,唐母则是去洗碗。

    九点多的时候,唐大山下班回来,略显疲态,进门之后没有敲开唐钦卧室的房门,而是悄悄打开一点点门缝向里面张望了一下,看到唐钦正奋笔疾书在写作业。

    唐钦也回头望了他一眼。

    唐大山脸上的疲态一扫而空,对唐钦憨然一笑,说上一句“加油”,又把门缝掩上。他虽然平时少说话,但唐钦知道对自己的学业他还是很操心的,以往的家长会每每都是他主动向厂里请假去替他开。

    唐钦听得到门外悉悉索索的声音,没猜错的话唐大山肯定是脱了工作服去客厅里喝酒了。

    他每天回来都会喝点酒,哪怕是加班在厂里已经吃过饭,他都会回来夹上一两筷子剩菜,就上两口白酒。然后唐母则是不厌其烦地每天重复着说他,叨他。

    “哎。”

    唐钦叹了一口气。

    等到高考结束,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这二人过得不再这么辛苦才行。

    好在离高考也不远了。

    …

    做作业做累了,唐钦从卧室里悄悄出去,看到父母的卧室已经熄灯,又看了看客厅的钟,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他们两人应该都已经睡了。

    偷偷从窗户爬上了天台。

    仰望着漫天的星辰,唐钦慢慢在天台上踱步。

    今天和琉璃的一战令他感悟颇深,他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不堪,若是真碰上什么危险的状况,恐怕难以保全自己和身边的人。

    沉心静气,感悟天地。

    这一刻,唐钦的心情竟然难得是无比的平静,仿佛时间在这一刻悄然停滞了下来,微风不断从脸颊吹拂而过,令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很快,他就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变化。

    每一次呼吸都能带动周围的气场从口鼻缓缓流入他的体内,五脏六腑在和谐的运作,气血津.液熟布清晰的印入唐钦的脑海,唐钦猛然睁开眼睛,眼底布满狂喜——这便是那些老头口中的内视!

    唯有即将得气之人才能在瞬间的明悟中踏足内视的境地!

    一旦能够内视,便代表着正式由体修踏足气炼。

    这时唐钦突然感觉到身体某处气机的牵引,仰面朝天一看,他惊讶地发现星空当中星辰璀璨,尤其是夜空中七颗特别显眼的星辰,仿佛在冥冥之中吸引着唐钦的目光。

    目光一在它们身上停留,唐钦便感觉到身体燥热起来。

    星辰诀有反应了!

    唐钦迅速盘膝坐下,双手结出星辰诀的印记。

    大颗的汗珠从他的脸颊淌落,这次运转功法的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如果说以前练习星辰诀的筑基篇是在沼泽中爬行的话,那么现在这一刻,他便是在划船----有一种水到渠成之感。

    时隔两世,这一刻,他的星辰诀筑基终于有所进展了!

    身上由颠顶开始,蔓延到四肢,五脏,奇恒----唐钦身上共有七处方位仿佛突然间在同一时刻被瞬间激活,疯狂地吸扯着周遭活跃的天地灵气。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高速旋转的漩涡,狂涌的灵气瞬间灌输而入,而在这一刹那,剧烈的痛处也从那七处激活点传来…

    无法抵御的剧痛将唐钦的意识瞬间摧毁。

    …

    “喂----唐钦,醒醒,你怎么一大早的睡在这里呀?”

    动听的女声在唐钦的耳畔响起了一遍又一遍,一遍要比一遍音量大,到后来唐钦眉头大皱,这声音像是直接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似的。

    唐钦仍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有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推了又推。

    梁溪月昨晚难得没上夜班,睡得很早,五点多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结果刚刚才打开窗,就看见天台上---唐钦正平躺在那里,呼呼大睡…

    “哎谁啊……”

    唐钦从迷糊中醒来,语气仍带着一丝的起床气,双眼缓缓睁开,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

    刚刚睁开眼帘,印入眼中的就是一张放大了好几倍的俏丽容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好奇地注视着他,瀑布一样的长发遮挡住清晨的阳光,柔顺地披撒下来,倾洒在唐钦的脸颊,弄得他鼻子有些微微的痒意。

    唐钦吓了一大跳,恍如做梦惊醒一般地双腿用力一蹬----结果不知怎地用力似乎过猛,他的整个人都弹射了出去,险些没能站稳再次跌坐到地上。

    “哎?”

    这…到底怎么回事?

    唐钦觉得自己醒过来之后浑身上下都不太对劲。

    “溪…溪月姐?”

    梁溪月站直身子,双手叉着腰,没好气道:“姐有这么吓人吗?”

    “----”

    唐钦定睛一看,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揉了揉眼睛,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溪月姐,你这是干什么…”

    梁溪月一脸的迷茫,什么她干什么?唐钦该不会是昨晚上梦游,然后现在脑子秀逗了吧?

    于是她便疑惑地问道:“我怎么了吗?”

    唐钦抬起一根手指有些失态地问道:“你…你怎么穿得这么暴露……”

    “我?暴露?”

    这回梁溪月是彻底懵住了。

    她埋首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灰色的体恤衫,棕色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小白鞋,除了出来的时候没有梳头,其他一切都好好的呀,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她还是特意换了睡衣之后才出来开窗户的,这装扮,很暴露吗?

    怎么在唐钦的口中,就成了穿着暴露了?

    她走过去想去摸摸唐钦的脑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不过唐钦却缓缓的后退,嘴里振振有词:“别---溪月姐,别这样。”他腼腆道:“你穿的这么少,我怕我……”

    “你怕你个大头鬼哦,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梁溪月像是真生气了。

    上次两人经历过那样的尴尬,好不容易现在稍稍缓解过来,唐钦可不想再次那样。

    于是他连忙说道:“我没有胡说八道啊。”

    “那你说说我里面穿了什么?”

    唐钦想也没想就盯着她的胸部说道:“紫色的蕾丝bra,同款的蕾丝内内,还有点透的那种。”

    梁溪月大惊,双手条件反射一下就捂住了自己的胸部。

    想想不对,又把双手移到了自己的裤裆----女人就是这点尴尬,一旦裸.露,都不知道该遮哪里,毕竟手只有两只。这就不像男人,男人裸着的时候捂个裤裆就行了。

    她俏脸大红地瞪着唐钦,怒道:“唐钦!你这个色狼,你说,你是不是刚才在偷窥我换衣服?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

    刚好昨天晚上才在朋友推荐下买来的一套性感的内衣,想要尝试换换风格走一下子性感路线,今天才第一天穿上,却被唐钦给偷窥了----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她本来还在想着好不容易换个风格却没人能够看到,这是一件挺令人失落的事情,结果……这下好了,唐钦全给看见了。

    唐钦一脸委屈:“我没偷窥你!”

    “没有偷窥我你怎么知道我里面穿了什么?”

    “我……”

    唐钦觉得很不对劲。

    梁溪月拿手挡在裤裆前面的时候,只要唐钦想刻意去看----连她的手都是微微透明的…

    这---怎么可能!

    再次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向梁溪月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刚才的三点式不见了,她的装束再正常不过,正一脸惊慌失措地望着他。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钦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平平无奇,还是原原本本的样子。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变轻了,浑身上下都很轻盈舒服,不但是视力,连带着听力也仿佛较之从前敏感了许多——远处的汽笛声,高空中的飞鸟,面前梁溪月脸颊上的绒毛,这一切都清晰可闻。

    先前感觉到的不对劲的感觉或许就是由之而来。

    唐钦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先是愣了一愣,随后突然醒悟----他身上诡异的变化,会不会是星辰诀带来的?

    因为昨晚他的星辰诀筑基似乎有所突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