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3、林破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现代的高考,就跟古代时候的科举一样,多少书生十年寒窗,只为今朝?悬梁刺股、凿壁借光,用尽一切在常人看来苦不堪言的刻苦之法只为金榜题名之时凯旋归乡迎来满街的艳羡,届时过往的心酸付出皆为过眼云烟。

    五日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从未明白时间的珍贵,一旦明白过来的时候,转眼就该踏上考场,这是大部分应考学生的切实感受。

    紧张、兴奋、激动、不安…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考生群体当中蔓延。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满街的交通管制,警务人员守候在各个考点的四周,还有看上去像是真.枪实弹地押运高考试卷的武装车的时候,大部分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学生心中已经极为紧张。

    唐钦拒绝了父母要来送考的要求,独自一人踏上了高考之路。为了表示对高考的尊重,唐钦难得肯破费一回花了十块钱打了一个摩的,倒不是他不想乘出租车,而是街道上送考的人群十分庞大震撼,出租车的速度恐怕还没有摩的一半快。

    顺利到达二中,云门之府的四个木匾大字令这所市级重点高中充满了神圣的气息,浩大的拱形石门之上布满着金色的凸点古意盎然,原本守候在侧的保安变成了携带着枪支的武警,代表着这里已经成为了高考的考点之一,正是唐钦此次被分在的考场所在地。

    可以说向阳高中的大部分考生都被分在了二中,还有少数的一部分则是留在了自己学校。

    进到里面后别有洞天,二中的占地极为广阔,绿化面积占据着一大半的校园,石板小道,小桥流水,空气清新,景色宜人。难怪这二中在整个华夏都是数一数二的高中校园,的确有它的道理。

    “唐钦!”

    陈雅诗就走在唐钦的身后不远处,她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大号透明文具包,里面放着证件,准考证之类的东西,米黄色的连衣裙,轻装上阵。本来其实她还有点不太敢面对唐钦的,但是周围即将高考的氛围却冲散了一些那种怪怪的感觉。

    “咦,没想到你来的比我还要晚,我还以为你早就到了呢。”唐钦惊喜地说道。

    “来这么早干嘛呀,来早还不是得被拦在外面---考场都还没到解封的点呢,来早也进不去的啦。”

    唐钦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他才发现陈雅诗身后跟着的就是她的父母。

    为了送女儿来高考,陈锋和孙如特意从单位上请了假,希望能给女儿增添一分信心。

    见到唐钦后,陈锋笑着向他走了过来:“小唐,怎么样?”

    唐钦笑道:“还好吧。”

    说实话,唐钦肚子里没有多少的墨水,但是他拥有寻常人都难以想象的考试能力。根本不用担心考试失常或者是什么----因为平时别人在做练习题的时候,唐钦练习的是观察哪些人做题牛逼,哪些人更像学霸。届时只要找准了目标,高考的成绩信手拈来。

    陈锋惊讶地看着他,道:“你这臭小子,看样子是信心满满。听说你也填了小雅填的学校----”

    说着他突然在孙如和陈雅诗惊讶地目光注视下悄然将唐钦拉到一边,语气古怪地对他耳语道:“哈哈哈哈,你说吧,你是不是想追求我女儿?”

    “咳咳…”

    唐钦颇为尴尬地咳了咳,轻声道:“陈叔叔!”

    “我女儿的姿色我还不知道么,别的小子可能不行,不过要是你嘛----叔叔可以考虑考虑。”

    “----”

    说完他便重新回到陈雅诗的身边,对着唐钦打了声招呼,一家三口朝着考场走去。

    陈雅诗回眸一笑,对唐钦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唐钦笑着接下她的鼓励,同时向她露出灿烂的虎牙。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有一个熟人从两人的正中间穿行了过去,当看到这个熟人的时候,陈雅诗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愣在了当场,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庄一鸣怎么捂着一个脸,还一副萎靡虚弱的凄惨样子…

    她眼尖的看到他的脸上多了好几道刮痕,仿佛是被利爪划破了皮肤似的。

    那天之后,唐钦对他做了什么?

    因为好奇,她最终没忍住折回来问唐钦:“那家伙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对他干了什么?”

    唐钦摇头:“谁知道呢。说不定是被什么野兽挠了吧----”他也不知道那天他走了之后庄一鸣在小黑屋中究竟和什么玩意儿发生了关系…只知道这家伙绝对想办法解决过了,看他那眼窝深陷一脸送下很疲乏力的虚弱样子就能知道。

    两人相视一笑。

    陈雅诗深信唐钦一定是狠狠教训过他了。

    --------------------------------------------

    --------------------------------------------

    洁白的办公室格局简洁,窗台上摆着一道盆栽。

    一个身着小西服、银装短裙的丽人正在摆弄着盆中的一支白玉兰花。在她的身侧,琉璃微倚着洁白的墙壁,身上的黑色紧身衣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若是琉璃双目完整,美貌恐不会逊色于这个银装的丽人。

    只可惜上天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你还在等他么?”

    林纸鸢难得地主动和琉璃说话。

    正如她所说,琉璃对于唐钦还没有过来找她的事始终耿耿于怀。

    琉璃点了点头,除了前两天龙二和龙六两人来过带来过唐钦的消息之外,唐钦就像是直接消失了一样,根本没有要过来兑现他的承诺——对她坦言一切的意思。

    “据我所知,今天应该是他第一天高考。”

    琉璃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她还真不知道。

    “他那样的家伙,还需要高考的么?”琉璃也是忍不住问道。

    “这正是我所疑惑的。你---知道他的来历么?”

    琉璃摇头,直接道:“我不知道。”

    “我看你似乎对他很上心。”

    “那是因为他与我认识的一人很像。”

    …

    这些天林纸鸢在琉璃的辅助之下,凭着她的铁血手腕,已经彻底将这座大厦贴上了“林纸鸢”的标签,除了少数几个顽虫还在拼命挣扎之外,整座大厦再无敢和林纸鸢作对之人。

    而这也算是林老爷子对林纸鸢的某种变相的考验罢了,只不过怕是就连林老爷子都没有想到过林纸鸢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完成在寻常人来说困难无比的过程。

    林老爷子也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如今林纸鸢强势崛起,势必会对林破军造成不小的冲击,内部有竞争的势力才不会在日新月异的更替换朝当中被世人所淘汰,而这也正是林老爷子想要看到的。虽然残酷,但林家向来都是这样的经营模式,一方崛起,必然就有一方陨落,不是林纸鸢,那便是另一个姓林的天才。

    林纸鸢的美湘阳皆知,智商高绝,前面二十多年的路上从来没有过任何瑕疵,可以说,她是一个几乎完美到堪称奇迹的女人。而林破军则是胆大心细,一往无前,友人遍城,同时野心勃勃。

    更看好谁,就连林老爷子恐怕也说不上来。

    但无论如何能够确定的是,林家一枝同生两门花,必定满庭皆花香,未来的湘阳,林家必定仍能有一席之地便是。

    房门被人从外敲响,门开,龙六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林纸鸢后恭敬道:“林总,门外有人找你。”

    林纸鸢挑眉,能够经过大厦的保全人员直接上来到顶层的人,除了林破军之外没有别人,因为这座大厦之前正是在他的名下。

    他来这里干什么?

    没有多想,林纸鸢对着龙六点了点头。这龙六来的时日不久,但是十分好用,也不知道唐钦是从哪里挖来的这两个人,吃苦不说,做事从来不问缘由,省了她不少麻烦,这点她是相当的满意。

    殊不知她是这样想,而龙二和龙六却是在想着——他们从未拿过这样高额的工资,每天做的事情竟又是如此的轻松,虽然美女老总冰冷了一些,但这也要比之前的生活优越太多。他们心中对于唐钦那是极为的感激,要不是他,他们也不可能会得到这样的一份工作。

    “让他进来吧。”

    说完后,林纸鸢便坐到了椅子上,静静地等待这办公室的门再次开启。

    不一会儿后,门开。

    一个足有一米九的英俊男人率先迈步走进了办公室,他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让人一看便觉得心生亲切,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矮小的驼背男人,其貌不扬。

    此人便是林破军,不知道是不是林家的基因好的缘故,这男人不仅身高惊人,而且那张脸极其的俊朗,棱角分明。若是随意在任何花痴聚集的地方一站,恐怕都会引起一阵骚乱。

    “纸鸢,多日不见,更漂亮了。”

    林破军刚进来便是哈哈大笑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