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七公子3面瘫老公,早上好 > 67067你爸他根本不是警察三更

67067你爸他根本不是警察三更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知为何,顾念觉得楚恬有点儿躲着言初薇的意思。不再像上次那样直接来警局门口等她,而是先给她打了电话,约着在上次见面的那家韩餐厅,依旧是两人用的雅间,全程没让言初薇看见过。

    顾念还是从楚恬那儿得知,楚昭阳又出差的事情撄。

    因为这几天只见楚恬,一点儿楚昭阳的消息都没有。顾念知道楚昭阳过去被绑架的事情后,对他哪还能有一点儿怨气,只剩下满心的心疼了,特别想见他,又不好意思说。

    几天过去,这才扭扭捏捏的问了楚恬楚昭阳的情况。

    “我哥啊,他又去s市了。因为周日急着回来,其实s市那边还没有收尾。他的伤好一点儿了,就过去了。你不要担心,这次他准备充分,还带了不少人过去。”楚恬给林初换了药,绷带已经可以解下来,换上了纱布贴片,不需要像绷带那样缠的一层又一层,顿时清爽了很多。

    “搞定。”楚恬拍拍手,暧.昧的看着顾念,“想我哥了啊?偿”

    “没……才没有。”顾念红着脸说道。

    不过她这样子,对她的话,楚恬是怎么都不信的。

    ***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穆蓝淑带着自己的老同学去了顾念原先工作的派出所。

    老同学说要给顾念介绍对象,男方不介意她是警察,因为恰好他也是警校的老师,所以对这一行业并不排斥。

    穆蓝淑很高兴,特别想把握好这次机会,所以带着老同学就直接来了派出所。

    “顾念?她早就不在这儿了啊,她已经调去总局的刑侦队了。”何宜珊说完,见穆蓝淑表情不对,紧张的问,“伯母您……不知道啊?”

    “呵呵,可能是她太忙,忘了跟我说了。”穆蓝淑的表情摆明了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何宜珊也不敢多问。

    出了派出所,穆蓝淑笑容僵硬的与老同学道别:“不好意思,是我女儿这事儿没处理好,咱们下次再约。”

    “没事儿,反正我现在成天也没事儿做,你随约我随到,你也别放在心上。”老同学笑呵呵的说道,打辆车走了。

    穆蓝淑想了想,也招手拦了一辆出租,去了总局。

    她到的时候,顾念还有五分钟多才下班,她也没进去,就在警局门口等着。

    过了差不多有10分钟,才看到顾念跟她同事有说有笑的出来。

    穆蓝淑却铁青着脸,见顾念果真是调来了这里,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似的,冷冰冰的。胸中却又高涨着怒火,死死地盯着顾念。

    顾念目光瞥见穆蓝淑,一下子愣住了。原本脸上的笑容收住,忙匆匆的跟同事道别,就跑了过来。

    她慌张又心虚的低声叫:“妈。”

    穆蓝淑冷笑一声:“你还当我是你妈?”

    说完,穆蓝淑冷着脸转身就走。

    “妈,对不起。”一进家门,顾念就说。

    穆蓝淑指着门口,激动地喊道:“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明天就去给我把工作辞了!别说刑警了,就连片儿警,你也不许给我干!”

    “妈,其实真没什么危险的,我这工作大部分都是破案,没有枪林弹雨第一线什么的,根本不像普通人想的那么危险。”顾念解释道。

    “闭嘴!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我说什么你都不肯答应!当年瞒着我自己报了警校,现在又瞒着我去了刑侦队。顾念,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你做什么决定,都不需要尊重我,是不是!”

    “妈,你别激动,听我好好说,行吗?”顾念无奈地说道。

    “我就激动了,怎么了?你干出这些事情,难道还要我这个当妈.的憋着?凭什么?我是你妈,难道连你的事情都没资格管了?”

    “妈,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反对我当警察?如果只是因为影响相亲,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啊。”顾念不解地说,“再说,警察这个职业,明明是应该受人尊重的,可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见不得人的,好像……好像我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你丢人了一样。妈,到底是为什么啊?”

    顾念心里也委屈,自己喜欢的职业,又是这么光明正当的,却一直得不到唯一的亲人的支持,她心里也憋得难受,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事儿要是说出去,谁信?谁能理解呢?

    “我不管,这工作别人谁做都行,就你不行!”穆蓝淑斩钉截铁的说。

    “你总得告诉我个理由吧?这工作危险性不高,待遇又好,说出去令人尊敬,到底是哪儿不让你满意了?如果是因为爸当年因为工作出事,所以你才担心我——”

    “别提你爸了,别再提了!”穆蓝淑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

    像是心内积存了许许多多的压力与事情,在这一刻再也憋不住,突然爆发开来。

    “妈……”顾念有点儿被穆蓝淑这反应吓着了。

    “你爸他根本就不是警察,也从来没当过警察!你不需要再用自豪的口吻提他了。他是死了,却不是因为当警察因公殉职!你出去也不用介绍你爸是警察了!”穆蓝淑表情僵硬的说道。

    顾念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对于这个突然炸出的消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整个人都懵了。

    “怎……怎么会……”

    从小,穆蓝淑就跟她说,她父亲是个警察,很好的警察,还得了许多的荣誉。最后更是为了救人而死。

    小时候不懂事,院子里的小孩子总会嘲笑她没有爸爸。当然,也有小朋友是无心的,只是问一句她为什么没有爸爸,别的小孩子都有。

    她很难过,回来哭了好久。穆蓝淑才跟她说了那番话。

    以后,她就有了底气,出去再有人这么跟她说,她就挺起胸膛,告诉对方,她爸爸是大英雄!

    从小,也一直立志以父亲为目标,长大要当一个好警察,助人为乐,为民除害。

    她能够毫不遮掩,自豪的跟别人介绍,她父亲也是一名警察,很好的警察。

    可现在,穆蓝淑突然告诉她,她的父亲,她一直以来的偶像,从来都不是警察。以前告诉她的一切,都是假的。

    她一直骄傲又自豪的跟别人说,她的父亲是如何的英雄,全都成了谎言。

    她成了一个骗子。

    顾念失神的摇头,不相信这个结果。

    坚信了20多年的事情,现在突然告诉她是假的,又怎么能接受得了?

    “妈,你是骗我的,是不是?就为了让我辞职,不当警察。”顾念目光无措,又带着希冀,多么希望穆蓝淑能告诉她是这样。

    穆蓝淑僵着脸,不忍心看顾念受伤的目光。

    如果可以,她愿意瞒一辈子。

    但是,谁让她非要当警察呢?当个普通的上班族,她愿意一直为顾念维持这样的谎言。

    哪怕,是当个小小的片儿警,谎言也能持续下去。

    可她偏偏……偏偏加入了刑侦队。

    如果她不辞职,以后……以后她会受伤。

    穆蓝淑别开脸:“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我总不会拿你爸的名声开玩笑。你小时候被欺负了,回来哭的厉害,我才编了这个话骗你,谁知道你竟然一直记着,还当真了,更成了目标。早知道的话,我当初就不会跟你说这些。那些话,就像别人家吓唬哭闹的孩子,你再哭,警察就来抓你了,一样。”

    顾念一直摇头,喃喃的说:“可你怎么能……怎么能一直骗我这么长时间?你说我爸他不是警察,那他是干什么的?又是怎么死的?”

    穆蓝淑脸色一变,避开顾念的眼睛,粗声道:“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你爸他根本不是警察,我以前告诉你的那些,都是假的。总之,你给我辞职去!不然,你爸就别认我这个妈了!”

    穆蓝淑说完,转身就回了卧室。

    “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顾念追着穆蓝淑问。

    可回答她的只有穆蓝淑关门上锁的声音。

    “妈!”顾念在外面敲门,“你跟我说清楚啊!”

    “你去辞职,不然别叫我妈!”穆蓝淑硬着心肠说道。

    外来传来顾念的哭声:“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不只是因为我爸。不管他是不是警察,我都想继续做这份工作。妈,我求求你了,你别逼我,好不好。我这工作光明正大的,又不丢人。妈,我求你了。”

    穆蓝淑也在屋里无声的哭了,听着顾念在外面哭,她心里也难受。

    但她仍然硬起心肠,扬声说道:“别在我门口哭,听得我心烦。你求我?那我也求你了,辞了这份工作!什么时候辞了,什么时候再跟我说话!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这话听了,顾念的嘴巴像含了块苦胆那么的苦。闭紧了嘴巴,怕哭出声来。双唇紧紧地颤抖,眼泪不停地往外掉。

    她是真的不明白,一份工作,为什么一定要闹到这地步。

    而且,她一个警校毕业的,不干警察,又能干什么?

    她憋得难受,转身就出了门。

    “顾念?”

    顾念正漫无目的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她,声音很熟悉。

    顾念抬头,就看见迟以恒站在她面前。

    她惊讶的叫道:“迟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她家附近啊。

    迟以恒没好意思说是专程来找她的,怕说的太明白,反倒把人吓跑。

    顾念一直叫他迟老师不肯改口,那么泾渭分明的称呼,就能知道她的想法。

    “我来这儿办事儿,现在办完了,没想到正好遇见了你。你家是在这附近?”迟以恒问道。

    顾念低着头点了点脑袋。

    “你怎么了?哭了?”迟以恒见她头低的很低,便也偏着头低下,终于看清了一点儿他脸上的泪。

    顾念摇摇头没回答,迟以恒看了眼手机:“这个时间,你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吃饭去。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能饿着肚子。”

    顾念现在难受的什么都不想做,话不想说,饭不想吃,就想一个人呆着。

    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迟以恒已经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去附近找饭店。

    这时,马路中间,一辆黑色添越经过。

    楚昭阳黑眸清淡的看着窗外,大脑放空,神色略疲惫,双手手指交叉,两根拇指叠在食指上,自然地放在两条长腿上。

    突然,见到路边手牵手,一前一后走着的一男一女。

    楚昭阳原本放松的身体骤然挺直,凝目看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