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课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林雪涅说出那句话之后,不光是她自己,就连正在给她念那封信的卡夫卡也愣住了。在那个年代的欧洲,绅士们显然已经不会动不动就吻姑娘的手了。虽然他们还有显得极为亲密的贴面礼,但吻嘴唇这玩意儿也肯定和那不一样啊!

    更不用说,美颜作家卡夫卡在他的未有寄出的信里对眼前的这个神秘的东方女孩所作出的最炙热的告白,也只不过是加了“在我的想象中,且仅此一次”这两个前缀的“吻你可爱的嘴唇”。

    因此,林雪涅此话一出,不光她后知后觉地在内心喊着这不对啊!就连坐在树下,就在她躺着的那块地方的旁边的靠着树干的弗兰茨·卡夫卡也沉默了。在身为一个男青年的卡夫卡沉默之后,身为女孩子的林雪涅就该尴尬了!

    于是躺着的她一下坐起身来,并从卡夫卡的手里抽走了那封信。卡夫卡似乎是想要从林雪涅的手里拿回那封信,可奈何这个女孩在拿到那封信之后就背过了身去,在转身之前,她还看了卡夫卡一眼,在被太阳晒得有些红扑扑了的脸蛋的映衬下,还真的有了一种娇羞的意味。那显然让她所看向的青年愣了愣,而后就笑了起来。

    转身后的林雪涅先是扫了一眼信的最后一段,本以为这样就能看明白了,可卡夫卡的书写笔迹却显然无法让她轻松做到这一点!于是先前的自信满满瞬时就没有了,她甚至还凑到了信纸前很努力地去辨别卡夫卡的字迹。

    但是她却依旧辨别得十分艰难!

    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青年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并又一次地说出了那句话:“因为信的最后一行一定写着我的请求——请允许我,只是在我的想象中,且仅此一次……”

    “我说的就是允许你只在你的想象中,且仅此一次地吻……吻我可爱的嘴唇!”

    在卡夫卡还没把那句话说完的时候,明白了刚刚对方到底都说了些什么的林雪涅就抢先一步地这样说道。可即便是在火车上的洗手间里都能照着镜子自我欣赏那么好一会儿的林雪涅,在第二次说到“我可爱的嘴唇”这种句子的时候依旧还是会觉得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如果不是那样的动作看起来太疯癫,她可能真的会现场表演“活人刨土”,然后就这么钻进去!

    可幸好,幸好就坐在她身后的那个是一旦脱离的文字就会变得不善与人交流的弗兰茨·卡夫卡,这让她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听到她不想听到的调侃!可饶是这样,林雪涅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她应该怎么接下去了!

    放轻松,放轻松,这些都只是我的臆想——林雪涅在试着平复呼吸的时候这样在自己的心里说道。

    可才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林雪涅就又受到了惊吓一般地要把这样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袋!这当然是因为收了她一百欧的心理医生伯洛赫教授告诉过她,想要加重她的癔症,就一定得有心而发地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也就是在林雪涅纠结不下的时候,她听到身后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而后,在她转头的时候,对方就倾身吻了吻她,却并不是吻在她的嘴唇上,而是吻在她的眼睫上。

    完了,这下可完蛋了。放烟花的声音在林雪涅的脑袋里炸开了花!并且每一个烟花的花束升天之后炸开都会变成这样一行字——我最最亲爱的弗兰茨吻了我!

    并且,那行字还是用德语写的!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晕乎乎了的林雪涅连忙把卡夫卡写给他的信全都收了起来,然后笑得比她脑袋里炸开了的烟花还灿烂地说道:

    “我会给你写回信的!然后就把它们放进你家门前的那个小邮筒里!”

    说着,林雪涅还主动牵起了卡夫卡那很瘦很瘦,一把抓过去几乎能被骨头磕着自己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而现在则正到了讲课之后的,学生们的自由发言时间。而现在,在举手之后发言的则正是有着黑色头发以及黑色眼睛的中国女孩林雪涅。

    “在《致父亲的信》中,感觉自己已经过了壮年,慢慢走向衰老的卡夫卡回忆起年少时的事,那时候他可能还不到五岁,出于想要恶作剧的心理,他不断地问他的父亲要水喝。他的父亲强硬地威胁他,让他不要吵闹,但在发现这样做不起作用之后,老卡夫卡就把他抱起来关到了阳台上。让他一个人只穿着衬衣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卡夫卡说——自那以后,我当然是听话了。但在很多年以后他依旧忘不了那个场景,他的父亲就好像巨人一样,作为审判他的最后法庭,毫无理由地向他逼近,轻而易举地做出对他的判决,就好像他根本无足轻重一样。而在《判决》中,他也同样直白地表现出了这样的情感——无论男主人公有多么努力地努力去寻求属于自己的新生活,最终都会被他的父亲轻而易举地否定一切,包括他的存在。”

    对于林雪涅的这份发言,他们的授课老师毫不吝啬地夸赞了她。而此时已近下课时间,因此授课老师就给自己的学生们布置起了这节课后的作业。

    “通过阅读卡夫卡写给不同人的书信和他的日记,我们会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位表现主义大师在他的文学作品中所表达的更深层次的东西。那么现在,我要求你们各自挑选一封卡夫卡所写的书信,并假设你们就是收到了他书信的他的父亲母亲、妹妹、朋友、以及他的恋人,然后写出一封足够合适的回信。”

    在信中扮演卡夫卡身边的那些与他有着亲密关系的人,并写出足够符合时代背景以及自己所扮演身份的回信,听起来这可真是一项足够有趣的课后作业。

    而这项课后作业也的确在这个班的学生中引起了热议。并且由于这已经是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了,他们不会赶着去上下一节课,彼此之间也能有更多的讨论时间。

    “我觉得我可以扮演卡夫卡最喜欢的小妹妹奥特拉给他写一封回信。在与卡夫卡的父亲作对的统一战线上,奥特拉做的可得比卡夫卡出色多了。找准这个定位之后,我就能够很容易有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有着一头棕色卷发的女孩一边用笔卷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这样信心满满地说道。

    另一个女孩则表示:“我觉得我可以代入卡夫卡的情人密伦娜夫人的角色。在她的身上会有更多的人性矛盾点。首先她为卡夫卡翻译他的作品,也是最了解他内心世界的女人。她在最大程度上完整保存了卡夫卡写给她的每一封信,但她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选择和卡夫卡在一起。”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正在收拾东西的林雪涅顿了顿,她仿佛想说些什么,但只说了一个“我”字就被一个显得很是跳脱的声音打断了。

    “我要做卡夫卡的父亲!老卡夫卡!给那封卡夫卡到死都没寄出去的《致父亲的信》写一封回信!”

    这句话一出口,立刻遭到了同学们的无情嘲讽。但那个男生却并没有因此而收到打击,反而一手勾住一个想要离开的男同学的脖子,把人给拽回来,然后好像发表演讲一般地高声说道:

    “卡夫卡的父亲超好扮演的!你只要否定卡夫卡的一切想法,毫无由来地贬低每一个他的朋友,再斥责一下他的软弱和无理取闹,就可以了!”

    “乔治,你真的看过卡夫卡的那封《致父亲的信》吗?”被他勾住了脖子不让走的两名男生之中的一名有着金棕色卷发的这样无奈地说道,而另一名喜欢穿条纹衫的则赞同地表示:“如果你真的看了那封信就知道这么走行不通。”

    就这样,教室里又笑成了一团。而坐在林雪涅旁边的一个女孩则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问题一,菲利斯和密伦娜夫人,卡夫卡到底更爱谁。问题二,为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