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19章 交换生

第19章 交换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尊敬的小姐,是我在渴望着您的爱情,堵住您所有的退路,强迫您天天给我写信,强迫您思念我,用一个软弱无能者的软弱无力的爱去折磨你……”

    “您别再给我写信了,我也不会再给您写信了。但请您别退还我的信,让它卑微地留在那里,留在一个紧锁的抽屉里,证明您曾认识这样一个胆小鬼,一个可恶又可憎的,曾伤害了您的人。让卑微的他还能遗落在您记忆的一角。”

    在2018的这一端,林雪涅给自己的好友海莲娜念出了这封卡夫卡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当林雪涅将这封信看完并认真读完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位出身中产阶级,长得好,学历高,身负怪才却并不幸福的作家已经单方面地宣告了两人的分手。

    可是将这封信念到了最后一句话的林雪涅却并不想去做些什么挽回对方的这一决定,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平静。

    让她那么自然而然地就做出了这个决定的原因有很多很多。

    比如她实在是怕了这种每天每天地都要在查理大桥上来回奔波,每天都得为此而跑个五六公里的日子。

    比如她实在是让寒鸦先生所写来的,催促她赶紧给自己写回信的那一封封催命符给弄得焦虑得不行,连头发都一簇簇地往下掉,还真的从查理大桥上往河里跳了。

    还比如收藏有自己文坛偶像的信这很好,可如果真的要对方几十万字几十万字地给自己写信并耽误了写小说的工作,那就很不好了。

    而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林雪涅感觉自己的存在妨碍到了对方的写作事业,也给并不是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卡夫卡带去了很多困扰。

    并且,当林雪涅再一次想起对方的时候,她会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刚来布拉格的时候那么爱慕这位犹太裔的德语作家了。

    这真是太奇怪了!她妈都没给她治好的“病”,她自己就给治好了!

    而当她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她就觉得自己不想再回1918那一端的布拉格了。而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她就发现自己不再总是能够在走过一遍查理大桥后就看到扭曲的时空以及1918那一端的布拉格了。

    这样之后,她还有些怪失落的呢。如果对方感受到你对他拥有了这么不正常的热情,如果他真像你所说的一样帅,他一定会被你吓跑的。这几乎是可以预见得到的,甚至可以说是显而易见的未来。”

    哗啦啦!

    哗啦啦!

    好一盆浇醒癔症患者的冷水!

    但总的来说,这个学年林雪涅过得还不错。她并没有因为和卡夫卡之间的这段不知道是不是能算做是恋情的交往而萌生退意,反而是对于这座奇妙的城市拥有了更为特殊的感情。

    她想,她会留在这里,并完成她有关日耳曼文学的学业。

    当暑假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先去到柏林,找到她的导师又为她上了一个月的长笛课。林雪涅当然不会认为每天一小时的练习时间会足够保持她的演奏水平,并且柏林音乐学院虽然为她保留了学籍,可如果等她完成了在布拉格大学的学业再回到这里的时候技艺退步得太厉害,她也是会毕不了业的!

    林雪涅平时虽然看起来不够正经,但不论是音乐还是文学,她在学习的时候可是很努力也很有拼劲的!并且,她也是在考入柏林音乐学院的时候就励志要在毕业后去到某个乐团做首席的有志少女!

    但没曾想,已经一年没有跟随自己的老师学习,也没有跟着学校里的乐团一起练习的林雪涅却在面对自己的老师时意外地得到了对方的赞美。

    “雪涅,以前你总是在演奏曲子的时候不理解这些古典音乐为什么要这么吹奏。但现在,你已经明白很多了。虽然你的技巧略有生疏,但看起来你去学习日耳曼文学的决定是正确的。我衷心地为你感到高兴。”

    一个月后,林雪涅的导师跟着自己的乐团一起去全世界表演了,而她也回了国,过了*的一个多月!

    再然后,那就又是一年的开学时。

    林雪涅才要开始自己的第二个学年了,而她的好朋友海莲娜则已经毕业。并且,海莲娜作为导师伯洛赫教授的得意门生,在与自家导师的商量之后决定了要先去到伯洛赫教授的心理咨询诊所做一年的助理,而后再开始她的研究生课程。

    就是在这个九月已经开始,夏花却依旧灿烂的一天里,有一个来自慕尼黑大学的物理系学生以交换生的身份走进了布拉格大学。

    他有着一头微微偏长的自然卷金发,浅蓝色的眼睛即便是在欧罗巴大陆上也漂亮得让人一见难忘。

    他的个子很高,并且肩膀也很宽。虽然还只有二十岁的年纪让他看起来还有些瘦,但即便是在宽松t恤的遮盖下,他也能让人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让人莫名心动的安全感。

    在他的身上明明有一种美妙的复古气质,可身上的衣服,以及被他拿在了手上的滑板却冲淡了这样的感受。

    现在,他需要去找寻一个对他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教室。

    那是日耳曼文学系的学生们将迎来这个学期的第一堂课的教室。

    有了学生中心的工作人员为他画的地图,这个德国男孩很容易地就找到了那栋楼,以及走廊尽头的那个教室。

    然后,他迈开步子,在雀跃的心情下几乎是用跑的进到了那间教室,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正在与身旁的一名男学生说话的中国女孩。

    这个来自德国,来自慕尼黑大学的男孩就这样快步走到了林雪涅旁边的那个空位上,一如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用英语对她说: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