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26章 敬德意志

第26章 敬德意志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里是琅俨的《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我是iley,你们的新老师。

    “今天的课程主要是带球进行曲线跑动。

    “但是在开始课程之前,我需要你们完成一组体能测试,用来让我知道你们平时的训练情况。

    “在此之前,我已经完成了草皮的检查工作,没有发现任何危险。”

    虽然说,给这群中学生们上的足球课会要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才开始,但是在自己被任命后的第二天,伊蕾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就到达了学校的足球场。根据1级教练守则,一名合格的足球教练需要在训练开始之前确定场地上没有任何的尖刺,或者是别的危险事物。

    于是想把这份错过后可能就再也找不回来的工作完成得更好一些的伊蕾提前很久就来到这块小山坡型的足球场。在检查草坪的时候,她不断地跟着她在昨天晚上拜托卡洛琳娜录在她手机里的,用捷克语念出来的开场语练习。

    虽然说,校长先生和卡洛琳娜都对她这个不会说捷克语的外国人表示她完全可以用尽可能简单的德语或者是英语交替着来授课,孩子们会能够明白的。可伊蕾还是觉得,她需要也可以做到用背下来的捷克语开场白来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但是在开始课程之前,我需要……需要……唔!”正在专注地背着那几句开场白的伊蕾一个不留神就被隐藏在草坪里的一串带着尖刺的藤条给刺破了手指,鲜红色的血就这样从她的指尖溢出来,这让伊蕾立刻站起来跑向她留在场边的一个急救箱,并从里面拿出酒精棉花,擦了擦手指上的泥土之后就按上正在出血的伤口。这么做了之后,伊蕾就发现她先前跑回来得太急了,她完全不记得她刚刚检查草坪的工作到了哪里,又是在哪里碰到的尖刺!

    这真是太让人感到沮丧了!

    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伊蕾火气上来,这就在给自己贴上创可贴之后拿起绑有海绵的棒槌再是把草坪从可疑区域开始重新捣鼓一遍!

    “你们今天都带了护腿板了吗?

    “很好,要记住以后也要都带着!

    “至于没有带的男孩们,我从学校的体育室里借了五副护腿板过来!”

    伊蕾就这样在手指不幸负伤之后杀气起来地拿棒槌检查草坪,并且同时还不忘了根据手机里播放的一句一句回放纠正自己的捷克语发音,努力做到每一个音节的发音都能和卡洛琳娜给她做的示范一模一样。也就是在伊蕾把大半的球场检查工作都完成了之后,有三个穿着短袖t恤和运动短裤的男孩走到了她的面前。

    “需要帮忙吗女士?”

    听到了那句话的伊蕾一下僵直了身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在抬起头来的时候把自己已经乱糟糟了的头发快速整理了一下,而后才面带微笑地说道:

    “我想,我应该可以自己完成它。”

    伊蕾真庆幸对方没有听到她在那里恶狠狠地念叨着的并不怎么标准的捷克语,不然那个男孩一定不会用英语向她问出这句话。

    “请原谅,您的结婚戒指掉在这里了吗?”

    在得到了伊蕾的委婉拒绝之后,那个男孩又是这么问道。这让伊蕾愣了愣之后认真地地看向对方,而后她发现,这个男孩她认识。他似乎……就是那个让校长先生赞不绝口的,学校里最棒的射手,海因茨。

    “不不,我没有那样的东西。我是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伊蕾迟疑了一下,而后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自信一些地用捷克语说出她刚刚正在背的:“完成球场的检查工作。”

    说着,伊蕾把手里拿着的棒槌换到左手,很友好地对她的球员伸出右手,并说出了她所会的仅有的几句捷克语里的一句:“我是iley,你们的新老师。”

    “为了更快熟悉你们,认识你们,我希望能给你们每个人都拍一张照片。请你们在来我这里拍好照片之后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仅仅是在课程开始五分钟之后,伊蕾就把她所有背下的捷克语句子全都说完了。让她感到满意的是,她觉得这群由她带的学生已经完全听懂了她用捷克语说的那些话语,并且,她也没有任何的忘词以及搞错句子的顺序。

    伊蕾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信些,再胸有成竹一些,然后再让这群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阵仗的男孩们一个一个地到她的面前来。

    而就在不远处,距离她几步远的地方,那群男孩子们正在光明正大地对于她的到来而议论纷纷。

    “所以说,这位……女士,她就是新来的足球教练?”一个脸上长满了雀斑的男孩带着一种十分怀疑的态度这么说道。

    “当然,蠢货难道你刚才没听到她的自我介绍吗?海因茨说了今天会有新教练来,而且现在训练时间已经到了,你觉得除了这个女人之外还有别的我们不认识的人在这里吗?”

    “可她……她看起来哪里有半点足球教练的样子。我觉得她一定连足球都没好好踢过。”

    穿着蓝色衣服有着一头稻草一般乱糟糟金发的路德和他在球队里的朋友,比尔萨这么说道。当那个雀斑男孩听到比尔萨说这名新教练一定连足球都没好好踢过之后,他很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稻草头路德这就和比尔萨一起转过头来,而后骂道:“蠢货,你看她像是几岁?”

    雀斑脸:“二十多……?”

    稻草头路德:“这不就对了吗!二十多岁踢过球的女人会像是她那样的身材吗?我妈妈都比她苗条。二十多岁的女人胖成这样只有一个原因,对自己毫无要求,并且意志力薄弱。”

    “咳咳。”听到自己在校队的朋友已经就在距离议论对象几步路的时候说到了这种程度,作为校队的队长,队里球技最好的海因茨到底还是出声提醒了他们一下。可是校队里的那三名主力球员非但没有停止这份议论,反而企图把海因茨也一起拖下水。

    “嘿,海因茨。”稻草头路德一胳膊架到了个子比他更高一些的海因茨的背上,这就说道:“你去和校长先生说说吧,我们可不能让一个女人来教我们。更不用说还是个连足球都不懂的女人,她看起来甚至连教羽毛球都不够格。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可滑稽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把其它人的信息记录工作都完成了的伊蕾示意躲在那里的四人小团体快些到这里来进行个人信息的记录工作。于是还被路德架着胳膊的海因茨转过头对他的稻草头朋友说道:

    “看在她还很认真地准备了的份上,先好好完成今天的训练。”

    说完,海因茨这就走向了伊蕾的面前。伊蕾对这位给她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的男孩笑了笑,而后就把自己的拍立得对准了对方,并咔擦按下了快门。很快,这张照片就被打印了下来。伊蕾把它贴在了自己带来的一本厚厚的黑皮笔记本上,而后让海因茨在照片的下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而后,就轮到了雀斑脸男孩。在对方给她写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伊蕾又习惯性地看了对方的腿一眼,这就说到:“马茨,你没穿护腿板?”

    “哦……对。我没穿。”在自己校队队友们的注视下被那名他们所不认可的新教练问出这样的话语,雀斑脸突然有些紧张。他抖了抖脚,想让自己看起来更轻松一些:“啊我,我不习惯穿护腿板。我觉得……这样会比较放松,感觉自由,踢得更好。”

    听到这样一个答案,伊蕾几乎就笑了,她说:“马茨,参加训练的时候必须穿护腿板,这会保护你的腿,让你更不容易受伤。”

    “可、可是我们以前的主教练从来不会这么强硬地要求我。”雀斑脸看了一眼稻草头路德,然后提了一口气,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更傲慢一些地说道:“如果你只是因为担心我不穿护腿板在训练中受伤会让你丢了工作才这么做,那你……你……”

    “听着马茨。”合上了笔记本的伊蕾实在是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雀斑男孩的话让她又无奈又好笑,这就很认真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教练可以保护他的球员在比赛的对抗中不受伤。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球员自己。你应该对自己更负责一些的。现在,去我借来的五副护腿板里自己挑一副穿上吧。”

    说着这些话的伊蕾语速很慢,也用上了最简单的单词和最简单的表述方法。并且,她还在说话的过程中很仔细的观察对方的表情,神态和反应,以确保这群捷克男孩们是否真的听明白了她所说的话。

    “你们谁是我的球队队长?”

    在完成了这群校队成员的信息记录之后,伊蕾拍了两下手,让球场上的男孩们都能听到她的击掌声,而后问出了这句话。

    在伊蕾分别用德语和英语将这句话重复了两遍之后,男孩子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把目光放到了海因茨的身上。这个男孩有着英挺的眉毛,如果只是看他的身材,你会更容易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可以和你站在对等位置上的成年人而不是一个孩子来看待。

    “是我。”

    在沉默了片刻后,海因茨说出了这句话。于是伊蕾对他点了点头,这就说道:“很好。现在,你先带队进行一下热身和伸展训练吧。”

    尽管伊蕾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她的确拥有棒的观察力。或许她会记不得只见过一次的人的长相,但她能够记得那个人的身材以及身形。这或许是她十年“巨星女友”的生活所带给她的附加技能。毕竟,如果你也像她一样,几乎每周都去现场看球,你首先应该学会的,就是即便在很远的地方也可以仅通过一个人跑动起来的样子来辨别他的身份。否则,你去现场看球,充其量也就只能跟着边上的人一起瞎起哄。

    在海因茨带队进行热身训练的时候,伊蕾翻开她的笔记本,开始把她观察到的东西写在每一名校队成员的照片对应的名录下。比如某个人在跑步时会不自觉露出来的小动作,比如某个人给她的第一感觉。

    【海因茨,队长,身高约有一米八二,从他跑步的姿势看起来,他可能并没有花式盘带的习惯。】

    【路德,他看起来是所有孩子里最不喜欢我的一个。但他看起来很自信,应该是一个体力较为充沛的孩子。】

    【马茨,体能需要加强。】

    在用中文记录下来了这些的同时,伊蕾也在努力将这些照片上的年轻的脸庞和他们的身高体型相对应起来。现在,她能够通过这群男孩平时进行的热身训练的强度以及他们每个人在进行完了热身训练后的反应来判断出他们的大致体能情况了。

    在海因茨把队伍带回来进行了伸展训练之后,伊蕾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训练内容:传球,控球,以及在跑动中进行接传球。

    无论是对于什么级别的球员来说,传球、控球都会是都会是最基础,也最不可或缺的。只不过,在顶级联赛效力的球员会能够在难度更大的练习中完成他们的接传球以及控球训练。

    比如说,在十分强调传球以及控球率的西甲豪门巴塞罗那,球员们几乎每天都会练习抢圈。这是一项十分具有童趣,又经久不衰的足球训练课程。

    最为基础的抢圈训练,是由三人围成一个圈,一人在圈内。围成了一个圈的三人负责互相传球,而在圈内的那个人则负责从这三人的传递中抢下足球。而随着球员们的级别越来越高,抢圈训练会拥有多种不同的变化。

    一个,是增加抢圈的人数。把在外围的人由三人增加为五人,而在圈内的两人则增加为两人。

    还有一个,则是在抢圈中增加运动战的概念,在不停的跑动中完全抢圈训练。

    这项训练看起来像是孩子们嬉闹时的玩法,实际上它所考验以及训练到的,却是作为一名球员所需要的全方位的能力。脚法,意识,预判,以及对于出球与停球的节奏把握,甚至是团队间的配合。

    更重要的是,这并不是一项机械性的训练,它极富趣味,又考验人的耐性,在抢圈训练中所练习到的一切都可以在日场比赛中运用到。

    但是在给这群球员们开始抢圈训练之前,伊蕾得对她所带的这支校队进行一个评估。比如说,普通的校队球员与效力于顶级联赛的职业球员之间究竟会有多么大的差距。了解这个差距以及理解这些孩子踢球的方式,这些或许会是她接下这份工作后首先要做到的。

    “这真是够了!第一天她让我们练习传球,第二天她让我们连带球曲线跑!第三天她让我们练抢圈!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她除了让我们进行体能锻炼就还是练习抢圈!射门呢!射门呢伙计!”

    星期天的下午,三名克鲁姆洛夫小镇上中学足球校队的主力成员聚在了一起。他们站在架在蜿蜒河道的桥上。现在正是让人心情愉快的夏天,拥有明媚却不*的阳光,镇上的人会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划橡皮艇!

    当然,和朋友们一起骑自行车绕这个小镇一圈也会是个很棒的周末活动。

    只不过,被新来的足球教练给折腾了一周时间的男孩们却感受不到夏天到来的喜悦!特别喜欢在校队的朋友之间互相炫耀射门技术的这群小子们都得被那个“新来的”给弄得萎靡不振了!稻草头路德从伊蕾过来的第一天起就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她的不满意,现在,他更是又一次地表达了自己的忿忿!

    于是整个人都趴在了小桥的栏杆上的雀斑脸马茨这就一副自己已经快要不行了的样子说道:“她是不是根本不记得足球这项运动得把球踢到门里头去?”

    路德:“我说真的,南波希米亚州的校际足球联赛第一轮就要开始了,我们可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今年海因茨可就三年级了,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我们总得拿个州级比赛的前八名吧,别到最后连决赛圈都进不去!”

    稻草头路德这句话可算是一下找到了重点。本来还整个人都好像没有骨头似的,软软地趴在栏杆上的雀斑脸立马就清醒了过来,转头看向他们校队里踢得最好的海因茨:“海因茨,你去不去和校长说要换教练?你不去我就去了啊!”

    三人中身材最为高大的那个男孩想起他们的那位亚裔的女性教练每次来给他们上课之前都会很认真仔细地为他们检查一遍球场,带着急救箱,还会细心地为他们准备好备用的护腿板。iley小姐每次带他们训练都会很认真地观察他们每一个人,并且还做好笔记。他本想拒绝友人的这一提议,但转念又一想到这已经是他会待在校队里的最后一年了,这就只是沉默着代表默认,并没有就马茨的话给出反驳。

    稻草头路德作为三人中在遇到这种问题时行动力最强的一个,在第二天的中午午休时就带着雀斑脸一起去到了校长办公室,以校队主力球员的身份向校长先生发出抗议,并表示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正正经经的球队教练!

    “校长先生,您不能让一位女士来教我们。这太奇怪了!”

    “孩子,听起来你似乎对你们的新教练有些性别歧视?”校长先生笑着向路德问道:“这样可不好,你的妈妈和姐姐听到会不高兴的。就算是在德国乙级职业联赛,都有女性的球队主教练。我不可能因为性别就解雇一位称职的老师。你瞧,iley小姐在成为你们的教练之后每天都在训练开始前就为你们检查好了球场,她还很认真仔细地看护你们,并尽她所能地杜绝一切你们在球场上受伤的可能。不是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