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32章 轻轻触摸

第32章 轻轻触摸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家好,这里是琅俨的《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最终,海因茨连合同都没记得让伊蕾帮他看完,愣愣地,有些跌跌撞撞地骑上自行车,这就前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校队队友们。

    显然,直到今天为止依旧还是一名普通高中生的海因茨并没有经历过职业足球中的分分合合,与你最亲的队友可能转眼就成为你的死敌队球员,而你的恩师也可能在带你们达成了一个梦幻般的赛季后就转身去到另一个联赛。

    因此,当伊蕾说出下个学期将不再继续执教校队,转而去到一家丁级联赛试试的决定时,海因茨会需要一个足以让他接受这个消息的缓冲时间。

    尽管海因茨离开时的背影会让人有些担心,可是整整一个学年的相处,让伊蕾相信这个捷克男孩一定会把自己交付给他的事完成得很好。

    于是伊蕾笑着拿上海因茨在离开时都没能记得带走的捷克语合同复印件,带回家后花了很长的时间凭借自己的捷克语再把不懂的单词一个一个地查清楚了,而后将合同里的内容逐条翻译下来,把她认为有问题的地方标示出来,并写上她的意见,打算在明天出发前往布拉格之前交给海因茨。

    做完这些之后,伊蕾又再好好检查了一遍明天去面试时要穿的衣服以及材料。

    而后,她就这样坐在自己的写字台前,静静地放空自己。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她总是很忙很忙,她要系统地学习该如何成为一名称职的足球教练,她要观察校队十八名成员的每一个人在每一周里的进步,并给他们制定相应的训练计划。她还要找时间去到他们的比赛对手那里探个究竟,并给每一场比赛都安排好细致的战术。

    而在这一天的晚上,她似乎就这么突兀地空闲了下来。

    于是许许多多她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故意压制着,努力不去想,不去听,不去看的事就这样复又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她突然……很想很想去她废弃已久的社交网络账号上看看。看看近来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在这一年里她甚至连欧冠赛事都很少关注,更不用说与五大联赛以及欧冠赛事相关的新闻和消息了。因此当这样的一个念头出现的时候,伊蕾会觉得自己根本不及压制住它。

    就这样,她在迟疑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打开了电脑,并登上了她的脸书,推特,就连手机也下载起了instagram的应用软件。

    也就是在伊蕾登录完了脸书和推特的账号,忽略了看起来快要爆掉的私信箱,拿起手机打算把instagram也登录一下的时候,一则由她关注的体育媒体记者所发布的消息让她愣了神。

    【据博鲁科林的俱乐部队友透露,他和影星罗兰小姐的恋情已经在数周前走到了尽头。这已经是博鲁科林在一年之内结束的第三段恋情了。在和“巨星的前任”iley小姐分手后,博鲁科林的感情生活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怪圈。他再也没有和他的哪一任女友保持恋情超过三个月。】

    伊蕾先是把这条消息连续读了三遍,在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这条消息里所包含的信息量之后就又动手按照关键词来搜索新闻,却是发现这段在她看来几乎能算是耸人听闻的消息说的居然很可能就是真的!

    于是伊蕾这就搜索起了博鲁科林在她之后所交的三任女朋友的消息。

    在与她分手之后,博鲁科林所交的第一个女朋友,是当初被媒体偷拍到的选美小姐米兰达。这位年仅十九岁,却是美艳得让人很难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的选美小姐几乎是在与博鲁科林交往了两周之后就开始向媒体大倒苦水,表示在博鲁科林的生活中,如果说曼联占的比重有9,那给她的就只有0.1!男朋友如果平时都不能陪她逛街陪她看秀,在她工作结束之后来接她,并且时不时地给她一些小惊喜,那她还要这个男朋友做什么!可仅仅是在五周后,她就被人拍到自己一个人在夜店买醉,而当时在她周围的人则表示米兰达小姐在喝醉之后就大哭着说分手是博鲁科林提出的。

    在空窗了两个月后,博鲁科林又与一名在英国发展的芬兰籍摇滚女歌手开始了秘密约会。当然,这位摇滚歌手可不是先前被英国媒体们拍到过的那位。这一次,芬兰籍摇滚女歌手在与博鲁科林约会了两个多月后搬进博鲁科林的豪宅。仅一周后她就愤而出走,并留下了:“我总算知道那位iley小姐有哪些过人之处了!她起码一定足够坚忍!和博鲁科林同居简直就是在接受冷暴力!如果不是看在他的床上表现足够好的份上,我一天都待不下去!”

    那位芬兰籍女歌手提到自己是所说的那些话让伊蕾即便是隔着屏幕以及大半年的时间都会觉得说不出的尴尬。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到底还是没有一口气把博鲁科林与那位影星小姐的故事也给看完。

    看到这些让她倍感尴尬的娱乐新闻,伊蕾在尴尬和心下感到不适的同事还苦中作乐地想了想,她的那些前男友们在每一次看到她又找到的新男友的消息时,心情大概也会和她现在有些相似。

    可老实说,伊蕾至今都分不清她对博鲁科林的那份感情究竟是不是爱情。

    她只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博鲁科林都是对于她而言的,意义特殊又格外重要的人。

    这个对于外界极为敏感又总是能够将一切对于他的质疑化为自己强大动力,并最终变得无坚不摧的男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曾是她精神世界的支撑。

    伊蕾和博鲁科林相识于三年前的夏天,但是要说起博鲁科林曲折坎坷的经历以及他和伊蕾的初次见面,那可得追溯到八年前了。

    博鲁科林成名很早,早在少年时代他就已经名扬整个英伦三岛。他出身英超联赛的豪门球队,曼联的青训营。在他还很年幼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那里接受最严格的训练。十四岁的时候,他就是英格兰u15(15岁以下级别)国家队的队长了。他曾被全英国的人认为是英格兰的未来之星,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坦途。

    可之后所发生的却并非如此。

    十七岁就已经升上曼联一线队并在欧洲冠军联赛的比赛中打入进球的博鲁科林在他十八岁的那年为了获得更多的比赛出场机会而远征德甲。这或许会是他从出生以来所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

    去到了德国的博鲁科林仅贡献了半个赛季的精彩表现就迎来了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数年时光。在那些年里,他遭遇了各式各样的流年不利以及足坛中的颠沛流离,五年之内接连更换了八个联赛,为八支不同的俱乐部效力。最开始是英格兰,德国,法国,葡萄牙。在经历了葡萄牙超级联赛的糟糕表现之后他终于被“发配”到了欧洲足坛的第三世界,从此之后他依次在波兰甲级联赛,比利时甲级联赛,乌克兰超级联赛踢了半年到一年的球。

    他总是这样,还没有安顿下来,好好地融入一支对他来说全然陌生的球队,熟悉不同联赛的不同踢球方式,甚至是还没来得及好好地交上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就匆匆地被迫离开。

    少年时代所创造的辉煌成绩与他之后所经历的那些所产生的落差就仿佛是巨大的鸿沟。于是他再也不是那个自信满满,笑起来又带着些许骄傲的小王子了。

    当伊蕾与博鲁科林相遇的时候,曾经的小王子已经23岁了。他甚至已经很久都没有被英格兰国家队征召,就连回到自己的家乡都很少会有路人能将他认出。但是这并不奇怪,毕竟他已经和为人们所熟知的那个小王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经历了那样的五年之后,博鲁科林的脸上写满了疲惫。而他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则都是对于未来的迷茫。他年轻,帅气,天赋卓绝,却不得志。

    那时候的伊蕾刚刚和她的第三任男友分手,回到了她在南安普顿时的住所,当她用一个纸箱装着很多日用品要走回家的时候,她就这样与在假期时来到这里看望祖母的博鲁科林不期而遇。

    和与自己完全不处于同一世界的人经历了三次失败恋情的伊蕾几乎在和那个英格兰人打了一个照面的时候从他的脸上找到了与自己相似的神情。那让她吃了一惊。

    事实上,她记得这个年轻人,当她还和自己的初恋赫尔曼在一起的时候,博鲁科林当时所效力的勒沃库森曾与赫尔曼在德国甲级联赛交过手。那时候的博鲁科林心高气傲,是刚刚从英超联赛来到德甲历练的小王子,当时年仅18岁的博鲁科林在场上的精彩表现曾给伊蕾留下很深的印象。

    后来,因为自己男友的缘故而十分关注足坛讯息的伊蕾看到了博鲁科林平均每半年多就更换一家俱乐部的消息还感到十分可惜,而后就再也没有后来了。

    正是因为这样,当伊蕾认出他的时候,她会震惊于眼前这个男孩身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需要帮忙吗?”

    在两人的视线相触之后,博鲁科林绅士地问道。还怔怔着的伊蕾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而后点点头。让那个仅用一个手臂就能将她轻松抱起来的男人从她的手里接过箱子。

    “你看起来……”

    显然,博鲁科林认为伊蕾看起来实在是很眼熟,却又实在想不起来眼前的这个女孩究竟是谁。才刚刚与一家俄罗斯的俱乐部签约的博鲁科林离开足坛的中心已经很久了,因此他实在是没有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巨星的前任”iley小姐。

    此时伊蕾最怕的就是被人认出来,这就在博鲁科林可能想起来些什么之前立刻接上去问道:“有些眼熟?”

    博鲁科林点了点头,于是伊蕾显得有些紧张地说道:“可能你分不太清亚洲人的长相。所以可能把我和什么人混起来了。”

    并没有反驳,也并没有再去想些什么,博鲁科林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在他帮助伊蕾把东西送到她的公寓房门口的时候,伊蕾突然出声道:

    “请原谅,您是博鲁科林先生吗?”

    伊蕾说不清她究竟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原因故意问出这句话。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到的那种迷茫太过熟悉,或许是对于相同状态的感同身受,她希望能够让这个英格兰人心情好一点。于是她就假装自己是这个人的球迷。

    “我以前看过您踢的几场球,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我以前看过您踢的几场球,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显然,这样的话博鲁科林已经很久都没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听到了。于是他给出肯定的回答之前还愣了愣。随后,他就看到那个女孩动作显得有些笨拙和紧张地打开了公寓的房门,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足球和一支签名笔。

    “你叫什么名字?”在从伊蕾的手中接过足球与签名笔之后,博鲁科林问起了对方的名字。

    “ley。”

    伊蕾最终只是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而没有把姓的发音也一起告诉对方。而博鲁科林也就在足球上很认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写到:forley。

    在足球上签了名的显得有些好奇地问伊蕾是在他为哪支球队效力时的球迷。伊蕾当然想都没想地就告诉他:“勒沃库森。我曾经在现场看过你在为勒沃库森效力时和拜仁慕尼黑的那场比赛。”

    显然伊蕾所说出的那支德甲球队的名字让博鲁科林感到了一种说不清的怀念。于是他向伊蕾发出邀请,“可以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咖啡吗ley小姐?如果,你还记得那场比赛。”

    一切仿佛都是这么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他们开始了远距离的联系。回到了俄罗斯的博鲁科林想起了这个假装自己是勒沃库森球迷的女孩更为人所知的那个身份,但他并没有点破。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相互试探,互相抚慰伤口,在孤独之中送上关心,却是谁也没有挑明一切。直到……一场枪击案的发生。

    在一次聚餐之后,博鲁科林的一名俱乐部队友和队友的朋友在驱车回家的时候遭遇机关枪扫射。如果不是博鲁科林那天提前回去,他应该也坐在那辆车上。当地媒体在报道时没弄清情况,把博鲁科林的名字也写上了通稿。

    可想而知,当远在英格兰的伊蕾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究竟会是怎样的惊慌失措。她吓坏了,整个人都发着抖,连声音都在明显的哭腔中无法保持平稳。将她从这一切中拯救出来的,是博鲁科林的一通电话。

    “我现在很好,iley,我只是感到有些后怕。原本我也应该在那辆车上的。”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博鲁科林说道:“iley,我很想你。我想现在就见到你。”

    于是伊蕾就这样飞奔去机场,在机场的柜台买了一张飞往莫斯科的机票。几乎就是在那个时候,博鲁科林改了主意,他又一次地给伊蕾打来电话,这一次他让那个他当时急切想要看到的女孩别过来这里。

    博鲁科林说:“听着,听着iley,这里很危险!虽然在过去的那么长时间里我从不这么认为,但现在我觉得这里很危险你不应该来这里。”

    而伊蕾则回答:“我不害怕,我不想后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