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46章 生无可恋的一天

第46章 生无可恋的一天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家好,这里是琅俨的《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伊蕾知道她一说出这句话就一定会让海因茨急着告诉她些什么,因此她才说完这句,这就立马和对方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之间的这次谈话到此为止了。

    “你该回去训练了,海因茨。今天已经耽误很多时间了。”说着,伊蕾笑着指了指那扇门,示意海因茨他应该回去了。随后,她又在海因茨打开主帅办公室的门时出声喊住了他。

    “记住,永远别把你和你的队友放在对立的位置上。你们彼此间得像是兄弟那样。在球场上,你们永远都需要彼此。你们谁也离不了谁。”

    直到看到海因茨在想了想之后朝她点点头地离开,伊蕾才在门又被关上之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到现在为止,她一直在遇到球员以及更衣室的问题时不断地模仿她曾深入了解过的那些世界名帅。可现在,她遇到的这个大危机显然是她所认识的任何一名豪门主帅都不曾遇到也不会遇到的。因此,她必须想出一个属于她的办法去解决这一切。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再继续下去只会钻进牛角尖。因此,她得歇口气,换一种方式,再来一次!伊蕾在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了之后对自己说,我有的是半年的时间,不是半个季度,更不是半个月!

    想明白了这一点,伊蕾在这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就骑着车回了家,而不是像往常一样,一定要还在训练结束后继续在办公室里熬很长的时间。布拉格夏季的晚上九点,天还没开始黑,外面的天色就像是白昼一样。但是再过半个小时,这里就会一下天黑起来。

    虽然这里并不在满是红屋顶房子的布拉格老城,可是在天空那么蓝的地方,即便是在对比之下显得十分普通的市郊,从天色开始变暗一直到完全天黑的那二十分钟会是十分珍贵而美丽的。

    只有见过了这样的天色,你才能知道梵高的蓝究竟是怎么来的。

    来到布拉格这么久了,这天是伊蕾第一次天黑之前给自己做好晚餐晚餐。她把她昨天趁着午休的时候去到附近的超市买回来的球形生菜还有海鲜都拿出来。虽然已经过了一天,不过看起来还算可以。

    把海鲜放在开水里烫熟,然后再加上很多的球形生菜,淋上她在超市买的泰式海鲜酸辣酱汁,再挤上半个柠檬,加上少许蒜汁,拌一拌之后又让人很有食欲,看起来很丰盛的一大盘,却是做起来十分的简单。

    做完这些,她立刻把她前不久才给自己添的一个小凳子拖到了窗前,再把先前买来的原味法棍面包切了半个,捧起自己的那一大盘海鲜蔬菜色拉一起放到小凳子上,自己则拿了一个垫子铺在地上坐下来,一边吃着她的晚餐一边等待着天色的变暗,欣赏着她在布拉格的生活中最平常却总能够打动她的这份美景。

    而仅仅是在那种惑人的深蓝色逐渐替代白昼的浅蓝时,伊蕾就仿佛得到了什么灵感。她站起身来,走向那面就在厨房区域和卧室区域交界处的穿衣镜前,深深地望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而后这就猛地一个转身从厨房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

    她握住一束垂在了胸前的长发,这就是一刀下去!

    当一束原本长及腰间的头发轻轻地落地时,伊蕾就明白,这就是她要的那个解决方案!当她确定了这一点,她就笑了起来,再一次地握住了比刚才的那一束还要粗了很多的长发,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这就咬牙再是一刀下去!

    剪刀剪断头发的声音“咔擦”“咔擦”“咔擦”地在这套一室户出租房内响起。

    这一晚,她剪断了她那头及腰的长发。

    作者有话说:写到最后这段的时候,我想到的是那句: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

    第二十三章

    【在我刚刚接手布拉格梅特奥的时候我就遭遇了许多难题。我的性别所给我带来的非议以及质疑当然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当球员只是因为我的性别就抗拒和我好好沟通的时候,我感到很沮丧。当时的我选择了一种十分有趣的方法去改变那种状况。我选择在发型和着装上让球员们忽略我的性别。我的心里很明白,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项改变都会给我带来一段极为关键的缓冲时间。它也许是一周,也许会是两周。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我的球员会在当时的那种现状下最大程度地收起他们的抗拒,并给我更多的耐心。这就足够我推翻现有的战术,并拿出我的第二套战术方案了。如果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成绩能够有所起色,那么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这种方法在现在看来并不正确,我不应该试图去遮盖我是一名女性教练的事实。我应当让更多的人看到女性教练在主帅席位上自信且靓丽的一面。当我那样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他们,所有认为女人不应该执教男子足球队的人都应该给我滚开,滚得越远越好!因为他们无法改变我所站立的位置,如果看不惯我的存在,那他们只能自己离开。

    但是当时的我除此之外,似乎别无选择。

    我在那间一室户的出租房里笑着剪去了我的一头长发,把它们剪得一束一束的,每一束都不一样长,并且每一束的长度都不超过我的耳根。我觉得那是一个十分时尚又酷的发型,但是那还不够。我需要把自己打扮得比质疑我的人更有阳刚气。于是我在美美地睡了一觉后去到了街上的一家专门给男孩们剪出各种球星专属发型的理发店,对理发师说:给我一个最帅气的发型吧。我要把我的头发剪得很短很短。

    从那以后,我再没剪过短发。】

    ——《伊蕾自传》

    捷克的丁级联赛球队,布拉格梅特奥的当家后腰皮什切克的这一天是糟糕透顶的。在昨天的时候,他在和自己的女性俱乐部主教练争执的时候气哭了对方。这让他感到很是惊惶。

    他瞧不上女人做他的主教练这是一回事,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弄哭了,那还是气哭的,这可就真的很不好了。因此,踌躇了一晚上的皮什切克打算再第二天去训练的时候和他的女性主教练说一说这件事。表明自己对她没意见,就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俱乐部是女人在做主教练,他就不想要好好踢球了。

    但是这么一想之后,他又觉得他打心底里想要告诉这位他连名字都没记住的教练小姐的话很有可能会把对方气哭第二次。于是大男子主义的水电工皮什切克这就愁了啊。女人真是太麻烦了。他这么想到。

    就是在下午四点他抵达俱乐部的训练场地时,他看到有一个穿着运动装,有着矮矮的个子和利落短发的他不认识的人站在那里。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该不会是球队被球迷给混进来了吧?

    “喂,小子,这里不许俱乐部以外的人进来的。”

    出乎意料的是,在他说完那句话后,那个背对着他的人发出了笑声,而且那个笑声还是属于一个女性的!那让皮什切克瞪了瞪眼睛,然后他看到那个转过身来的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他:

    “我的新发型好看吗,皮什切克?”

    听到那个在这两周内已经听过了很多次的女声,皮什切克整个人都傻了。这这这!这个声音好熟悉!!可他应该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啊!!

    看到皮什切克完全傻眼了的样子,伊蕾并不再次提醒对方,而是忍着笑,从皮什切克的身前走开,并对那边提前过来训练的海因茨用德语高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一模一样的语气和语调……那说话时候的神态……还有海因茨那小子在听到指令之后只会点头的样子!!

    她她她……她是那个昨天被自己气哭了的女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皮什切克整个人就像是只斗败了却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把鸡冠都给啄了的公鸡!他瞪大着眼睛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个女人昨天见到的时候还有着一头顺直的及腰长发的!可是现在,她的头发从后颈部开始往上倒削上去!包括两边耳朵那里也是一样!剃得短短的,短短的!!短得连一个小手指都藏不住!并且她的头发只在接近后脑勺的部分才开始慢慢长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依旧是连一根小手指都藏不住的一点点!然后头顶和额发的那一部分稍稍长了一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