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50章 十五岁的少女

第50章 十五岁的少女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如果您能走得再快一点,我和施陶芬贝格伯爵都会很感激您的,维特巴赫小姐。”

    这是一句乍一听起来并没有那么“不客气”的话。可这却是身为一名贵族男性的小亲王对于另外一名相识贵族女性说出的话语。并且,小亲王路德维希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地压低声音,不仅让一旁的克劳斯听到了,还让一些站在队伍前列的,端着食物的侍者也听到了。

    这就让那位才只有十五岁的贵族小姐脸上很是红一阵白一阵的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

    这句带着说不出的委屈的,近乎控诉的话语让小亲王险些翻起一个白眼!眼见路德维希丝毫没有要向自己道歉的意思,维特巴赫小姐又转而向总是会对她更为绅士的克劳斯看去。可怜的克劳斯几乎是在他的好朋友路德维希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料想道这样的发展了!但他却只能一本正经地把目光放到端着食物的侍者身上。

    但是还好还好,目的和路德维希一致的克劳斯在做出这种“假装”的同时还记得要提醒一下维特巴赫小姐——闹得差不多一些就可以了,尊敬的小姐!

    “我们在进到格罗伊茨伯爵的城堡后还要多久才能把食物重新加热,让晚宴开始?”

    “那差不多得要35分钟,阁下。”

    在听到这样的对话后,维特巴赫小姐哪还能不知道克劳斯的意思!她憋屈又愤恨地“哼”了一声!然后就一跺脚,甩开了先前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旁边,为她注意着脚下的两名年轻贵族,向着他们的目的地——格罗伊茨伯爵的城堡走去。

    “兄弟,我们会不会对她太严厉了一些?”

    看着这个才只有十五岁的贵族女孩愤恨地拎着自己的裙子往前走,克劳斯不仅拉着自己的这位也才只有十五岁的友人,压低了声音这样问道。

    “那不然呢!”提起这件事的路德维希显得十分气愤:“从选衣服到做头发再到化妆打扮她需要花三个小时!三个!选高跟鞋还要半个小时!等到出门了还可以为了要不要给她过来的这一路上都铺地毯而耽误不少时间。如果她知道自己需要花这么多时间,为什么不早一点就开始做这些事!”

    克劳斯:“路德维希,她可是一位尊敬的小姐。给像她这样的女士多一些耐心本来就是我们这样的绅士应该做的。”

    路德维希:“施陶芬贝格伯爵,我希望你在这种时候能多考虑一些我们可怜的朋友艾伯赫特,他到现在还一个人待在城堡里呢!如果再让她慢下去,那等我们到那里的时候,艾伯赫特不是已经饿晕了就是已经享用完他自己做的晚餐了!那样我们就会成为天底下最可笑的蠢货了。”

    原本还因为路德维希在对待一位贵族小姐的时候态度过于冷硬而表达了不赞同的克劳斯在听到最后两句话之后马上就坚定了自己,可还不等他对路德维希说一声“好的,我明白了”,前方就传来那个贵族女孩滑倒在地,继而委屈地大哭起来的声音!

    女孩的哭声放肆而极具穿透力,让在她身后一段距离的克劳斯和路德维希在听到那样的声音和看到那样的情景后发出了“哦天哪……”“我的天……”这样的感慨,而后立马跑上前去,要将这位嚎啕大哭中的贵族小姐扶起来!

    而在炉火烧得很旺的,格罗伊茨伯爵的城堡中,伯爵阁下现在则正坐在厨房里,和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的女孩一起。

    艾伯赫特:“战争结束后,祖父带着母亲和我一起去到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林雪涅:“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艾伯赫特:“这是一个很北边的地方,靠近丹麦,距离汉堡室也很近。”

    林雪涅:“那一定是一个很冷的地方。”

    艾伯赫特:“是的很冷,但它的确是一个能让人忘却很多东西的,美好的地方。只是在我十五岁的那年,我告诉我的母亲,我依旧还是想回德累斯顿。我想回到这座城堡庄园,回到我小时候曾经待过了很多年的地方。”

    林雪涅的面前放着一杯在这种季节总是能够带给人好心情以及暖意融融的热巧克力朗姆酒,她的手指轻轻触碰那个蓝色的杯子,眼睛则只是望向坐在她对面和她说着那些的贵族男孩。于是那个有着绿色眼睛的贵族男孩也看向她,对就坐在他眼前的这个女孩露出笑意。

    当两人的视线就这样互相触碰的时候,仿佛有一种微弱的,却依旧能被人察觉到的磁性在作用着。贵族男孩看着女孩轻触杯子的手,片刻过后,他不禁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向前伸去,直到自己触碰到对方的,然后握住它。

    如果此时横在他们之间的桌子没有那么宽的话,或许他真的会拉起女孩的手,然后放到唇边落下轻轻一吻。

    那让本来就已经喝了一些混在热可可里的朗姆酒,又待在这间很暖和的房间里的林雪涅感到自己的脸烧得更厉害了。

    可还没等他们说些什么,烤炉里就已经发出了“撕拉”的声音。这让林雪涅吓了一跳,她连忙起身去看,于是坐在她对面的艾伯赫特也起身绕过桌子去查看起烤炉。而后他们才发现,那其实只是已经被烤得很香脆了的猪手在低落了几滴油之后引起的火苗上窜。

    于是两人都笑了起来,然后用放在外面的长叉子推着猪手再转个身。

    然后,林雪涅就听到了从紧闭的窗外传来的,女孩子的哭声。在圣诞夜的时候传来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声,这可不常见,于是她不禁疑惑地看向自己身旁的贵族男孩。

    “这个哭声听起来好像离我们这里很近。”

    这是一句实话,由于这是一座庄园城堡的缘故,别家的房子都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而这个声音则根本就不像是从那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艾伯赫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起身,去到厨房的窗户那里。

    可是外面实在是太冷了,这和厨房里的温暖形成了十分强烈的对比,也让窗户上结起了窗花,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如果只是平时,贵族男孩或许就不去管那个声音了。可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个在寒风中缥缈着传来的哭声越听越耳熟,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认识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因此他拿起椅背上盖着的一条毛毯,并把毛毯盖到了林雪涅的身上。

    “我要开窗看一下,你围紧它。”

    在得到了林雪涅的点头回应后,艾伯赫特打开窗,并向着外面看去。然后他就在寒风猛然涌进这个厨房的时候看清了外面的情形。

    不得不说,即使是在冬季的夜晚,那两排长长的侍者队伍也会显得尤为惹眼。

    而以艾伯赫特的出色视力和他对于自己有人身形的记忆,他会在努力看清那些的时候认出正在这座庄园城堡的铁门前一左一右地服气了一位女性的人正是他的两位好友,路德维希和克劳斯!

    事实上,以他对正被两人扶起的那位小姐的熟悉度,他根本没法在这么远的地方就认出对方来。可他却似乎能够凭借正在那位小姐的左右两旁将她扶起的自己好友的身份而猜到对方究竟是谁。

    “是路德维希和克劳斯。”

    关上了窗的艾伯赫特这样对林雪涅说道。这让林雪涅感到惊讶极了。如果她没有记错,艾伯赫特的这两位好友一位是巴伐利亚人,一个则是符腾堡人。这两人的家应该都在距离德累斯顿很远的地方。可他们怎么会在圣诞夜的晚上出现在这里?

    “你能帮我看着一点这些猪手吗?我得下去看一看。”

    闻言,林雪涅连忙点了点头,而后就在艾伯赫特快步走出去之后研究起了她应该怎么把烤炉里的火弄得小一点。

    此时此刻,正拿着艾伯赫特曾给到自己的,这间庄园城堡的铁门钥匙来开门的克劳斯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想要给予惊喜的朋友发现了。

    并且,他们精心准备的“惊喜”很可能已经成为了惊吓。

    小亲王路德维希正在克劳斯的身后不远处扶着那位在寒风中说哭就哭,并且还哭得打起了嗝,怎么都停不下来的贵族女孩。他此时的表情完完全全地诠释出了“生无可恋”这个词。

    可被路德维希扶着贵族小姐则依旧还在哭诉着:“我的妆一定已经花了!嗝!不漂亮了!嗝!”

    “维特巴赫小姐。”路德维希再一次忍无可忍地叫起对方的名字道:“你就算打扮得再漂亮,艾伯赫特也不会对你有什么表示的。他只是因为认识另外一个叫雪涅的姑娘才会在那时候的对你另眼相看,还夸你的名字好听的。”

    当路德维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克劳斯终于打开了铁门,并让身后的一名试着把铁门推开。而艾伯赫特也正好从庄园的里面打开了城堡的大门。

    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就在寒风中看向他们。

    那双远看时看不清颜色,却依旧显得锐利感十足的绿色眼睛竟是在这个时候让打算给他一个圣诞惊喜的小亲王和克劳斯都心里“咯噔”了一下……

    唉,这就很尴尬了。

    可林雪涅却并不知道在庄园城堡的门前发生的这一幕。当她发现自己在努力尝试了数次之后都没能把烤炉里的火变小之后,她就干脆把那两个已经烤得很香了的猪手拿了出来。并把两只猪脚努力分成了四份,把它们装盘,又把艾伯赫特先前已经煮好了的酱汁也分装在四个玻璃小罐子里。

    在这之后,她还是没能等来绿眼睛的贵族男孩。于是她用一小点黄油把土豆泥给拌上,再是往上面撒起了培根碎。等到做完这些,她就把装着烤猪手的两个盘子端了出去。

    然而她还没下楼呢,就看到了楼下聚集的那么多那么多人!

    这让依旧还只是穿着自己来时的那件羊绒连衣裙的林雪涅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清了清嗓子,却是连在这样的阵仗下喊出那个贵族男孩的名字的勇气都没有!

    谁能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艾伯赫特的这两位贵族小伙伴明显是要搞事情,他们这是要搞件大事情啊!

    但是就在林雪涅琢磨着自己现在是不是要赶紧退回厨房,等着绿眼睛男孩来接应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发现了。

    “雪涅?”

    艾伯赫特喊出她的名字,在发现了她手里端着的盘子时连忙跑上楼梯,从她的手里接过那些。

    “我把我们烤的那两个猪手分成了四份。可是你没告诉我和路德维希还有克劳斯一起来的有这么多这么多人啊!”

    林雪涅是用压低了的声音说出的这句话。可就冲着艾伯赫特先前喊出的那个名字,以及亲自跑上楼替她接过那两个餐盘的行为,就已经足够让楼下的那些人都注意到这里了。

    “现在的情况……有一点复杂。”

    说着,艾伯赫特看向了楼下,于是林雪涅也跟着他一起看过去。这一看简直觉得自己要晕厥过去,于是她只能尴尬地笑,尴尬地笑,以及尴尬地笑。

    在她这样尴尬地笑了之后,楼下的克劳斯和路德维希也和她打起了招呼,却是楼下的人比楼上的人还要尴尬!

    “我是不是躲回厨房去比较好?”看到了这一幕的林雪涅连忙向这栋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