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51章 尴尬的一餐

第51章 尴尬的一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家好,这里是琅俨的《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也许我会有这个荣幸请你到我的主教练休息室喝一杯?我为你准备了一瓶产自伯纳的73年的红酒。”

    “荣幸之至。”

    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后邀请客队的主帅到自己的地盘上喝一杯,并且进行一场短暂却愉快的谈话,这或许是足坛主帅之间的一项十分绅士的礼节。只不过,这或许也会催生足球教练们的一些甜蜜的烦恼。如果爱好喝好酒,喝价格昂贵品级极高好酒的客队主教练频繁到访,这可一定会让他们伤透了脑筋。

    那么,德累斯顿迪纳摩的主教练是一名只能说德语的德国籍教练,加西亚又只会不会说德语并且英语水平也十分够呛。显然两人之间的友好交谈必须要通过伊蕾这个语言技能满点的翻译小能手才能实现了。

    在两队主帅间的这次谈话中,伊蕾发挥出色,对于两人所提到的足球相关专业术语给出了精准且地道的翻译。不仅如此,她还对德国足坛十分了解。在德累斯顿迪纳摩的主帅提到了相关球队时,她甚至还在加西亚没有出声甚至是表情如常的时候就意识到巴萨的这位主帅根本就不知道那支球队,于是这就十分贴心地主动告诉了对方,德累斯顿迪纳摩的主帅提到的是在德国哪一级别联赛的球队,在德国杯的比赛上击败过怎样的强队,以及哪一名德国名将最早的时候就是从这支俱乐部出道的。

    两队主帅之间的这次谈话在二十分钟后就结束了,而伊蕾的这份出色表现当然会让路易斯加西亚感到十分满意。在离开了德累斯顿迪纳摩队主教练的休息室之后,他主动向伊蕾提问。

    “伊蕾小姐现在是在捷克的哪座城市带队?”

    “布拉格。”

    对于加西亚的这一问题,伊蕾给出的回答十分简洁,并没有涉及任何让对方不感兴趣的内容,这也同样让加西亚感觉很好。于是他这就说道:

    “介意给我留一个你的号码吗?如果以后有需要,我会让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联系你。”

    对此,伊蕾当然是欣然点头!在发现了布兰科根本认不出自己之后,她已经对给巴萨干活没太多的抵触了。就算还有那么一点,也完全因为她可能在每一次的工作中所得到的收获而强行压制下去了!

    可是高兴地报出了自己号码的伊蕾似乎完全忽略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在加西亚拨出伊蕾的电话想让对方也留一个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早就在自己的通讯软件中存下了对方手机号的伊蕾……她的手机上就跳出了硕大的,巴萨主帅的名字!

    louis·garcia(路易斯·加西亚)

    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的时候伊蕾就已经反应过来了。不好!这是要糟!她想要赶紧把自己的手机收起来,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当加西亚看到伊蕾手机上的通讯人名字时,他也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在伊蕾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极有风度地露出微笑。

    “看起来,我的确在哪里见到过你。”

    说完那句话的加西亚和伊蕾道了声再见这就离开了,可总感觉自己很可能已经被发现了的伊蕾却是腿都有些软了。就这么迈着歪歪扭扭的步子要从楼梯那里走下去离开球场。理论上,她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将巴萨的球员送去火车站的任务会由另外一名翻译接手。

    现在,她可以回布拉格了。

    也就是在伊蕾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并把戴了一整天的墨镜摘下来挂在包上的时候,极具冲击力的一幕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看到她的第二任前男友此刻就在她下方的楼梯间隐蔽处亲昵地拥着一个女人!一个性感貌美气质*的女人!!

    “亲爱的丽贝卡,你的眼睛真迷人。你不能总是用这么美丽的眼睛深情地望向我,那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你。”

    这句话她听到过!她一定听到过!但是那个时候这句话前面的主语是不一样的!!

    “如果无法和你在一起,那这个夏天对于我来说就已经结束了。我真的希望我可以快些回到巴塞罗那。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在那里等着我。”

    这句话她也听到过!真的她保证!!而且这次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同样的话语,说给不同的人听,所得到的回答它肯定是不一样的!就在布兰科深情地说出那句话之后,被他拥着的那个女人发出了极具风情的慵.懒笑声,并说道:“那可不一定。”

    才说完那句话,她的声音就已经被吞没,站在楼梯上的伊蕾立马转过了头,可即便是凭借听觉,她也能知道楼梯间里的那两个人此刻正在接.吻,并且那还是十分湿.热的法式长.吻,男人与女人的喘.息声在这个小空间里掺杂在了一起,让伊蕾感到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给惊得整个人都僵直了的伊蕾在沉默了几秒钟后这才立马转过身去,企图走上楼梯,找一找有什么别的通道可以走出球场。

    可在很多时候,事情通常都是往你怕什么就来什么的方向发展的……

    就是在伊蕾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往回走上楼梯的时候,她挂在包上的墨镜掉了下来!!

    “咔擦!”

    墨镜它不仅落在了地上,并且还顺着楼梯这么“霹雳!”“啪啦!”“霹雳!”地,一阶一阶地掉了下去!

    也就是在一片突兀的沉默之后……

    布兰科:“谁在那里!!”

    伊蕾:“…………”

    事情是这样的,距离伊蕾被发现,一直到她被正在楼梯间的隐蔽处里亲热的小情侣中的男性一方抓住,一共就只有五秒钟。其中的三秒,伊蕾用来艰难地吞咽口水,以及犹豫自己究竟是转过头好呢,还是直接冲上去跑路更好。

    那么布兰科呢?他在这三秒钟时间里扮演了一位称职的男朋友的角色,他温柔地安抚了自己的女伴,然后用“杀死你!”的目光锁定了那个在楼梯上的,形迹可疑的身影!

    接下去的那两秒钟,伊蕾用来往上直冲,而布兰科直接就在这两秒钟时间里一把抓住楼梯扶手,轻身一跳,脚在楼梯背面的墙上踩了两脚,这就一跃翻了过去,再是一个步子追上伊蕾,而后毫不客气地抓住了这个可疑人士的手腕!

    “什么人派你来的!”

    已经经历了一次视频偷拍成功事件以及多次偷拍未遂事件的布兰科显然已经对此有了丰富的经验,却是无奈他被迫害妄想症已到晚期,得吃药医,可已然医不回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和自己的某一任前男友打个照面实在是最糟糕的事了,伊蕾感到自己的心里简直就是在不断地打铁,打铁的声音震得她脑仁发疼,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对方。

    情绪激动之下的布兰科捏住伊蕾手腕的力量很大,可此时此刻,伊蕾已经意识不太到这种疼的感觉了。她只是在愤愤之下有些认命地等待自己在没有墨镜的遮掩下被对方认出来的那一秒。

    “是你!”

    听到布兰科的那一声,伊蕾的心里已然响起“轰隆隆!”的巨响。就在她以为自己这一整天的伪装全都要付之东流的时候,只听布兰科又是一声:

    “我记得你!你是德累斯顿迪纳摩请来的那个翻译!”

    伊蕾:“……………………”

    布兰科看伊蕾不说话,就以为这人是默认了,抓住对方手腕的力量放得小了一些,却还是不松开,随即还有些小得意地哼哼道:“别以为你把墨镜摘了我就认不出你来了!”

    伊蕾:“……………………”

    接连的重击打得伊蕾胸口一阵老血,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于是布兰科只当她是做贼心虚,这就逼近了一步地问道:“你刚刚在这里做什么?在这里多久了?都看到了些什么?你的手机呢?我得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偷拍不应该拍的东西。照片倒是无所谓,视频绝对不能让你带回去。”

    为巴萨效力了很多年的布兰科现在已经能把西班牙语说得很溜了。得知对方西班牙语与德语双语翻译的身份,他这就一下用西班牙语掷地有声地说了一长串出来。

    那种说话的语气,那种步步紧逼的样子,以及一切的一切都让伊蕾在心里的打铁声停下来之后气得不行地要把自己被握住的手腕抽出来,却是一连抽了三次都没抽出来,于是她火气蹭蹭上来之后这就换了只手一个耳光抽上去!

    “啪!”

    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会是这样的布兰科默默地松开了握住对方手腕的那只手,并呆愣愣地捂住了自己刚刚被抽得老疼的脸。

    伊蕾几乎就是以此为序幕,在一系列的刺激之下终于忍无可忍地用跟对方学的法语大声说道:

    “你问我?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在这里多久了?我都看到了什么?那我告诉你!我刚刚从德累斯顿迪纳摩主帅的休息室里出来!我到这里是要出球场!我在你们接吻之前就到了!在看到什么之前我还听到了什么呢!”

    说着,伊蕾这就活灵活现地模仿起了布兰科的语调,并分毫不差地背出了他刚刚说的那两句情话:“亲爱的丽贝卡,你的眼睛真迷人。你不能总是用这么美丽的眼睛深情地望向我,那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你!!”

    布兰科在伊蕾直接用法语开腔的时候就愣住了,当伊蕾用西班牙语说出他刚刚说的那些话语,甚至连语调也一模一样的时候,他更是完全傻眼了。

    但是他傻眼了,依旧还在楼梯间里扮演着被男朋友保护着的弱女子形象的*美人不干了,粗声粗气地高声说道:“你在和她说什么呢布兰科!”

    听到布兰科的女朋友说出的那句话,从来就很有原则的伊蕾这次也干出了迁怒的事,于是她直接对着那个风情美人把布兰科刚刚说的第二句情话也高声说了出来:

    “如果无法和你在一起,那这个夏天对于我来说就已经结束了。我真的希望我可以快些回到巴塞罗那。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在那里等着我。”末了,伊蕾还自我发挥地以布兰科的语气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在那里等着我的丽贝卡!!!”

    在这句话的句末,伊蕾还在说着西班牙语的时候用上了魔性的法式颤音!听到那句话布兰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伊蕾她还在继续!还在继续啊!

    “还需要我继续模仿你们发出的声音吗?啊?你觉得和我比起来究竟是你们做的事比较奇怪还是我比较奇怪?既然怕被人看到,要亲热的时候就不能找个封闭的空间吗?自己在开放式的空间做会让媒体喜欢跟踪拍摄的事,还要把问题怪在经过的无辜路人身上?你难道以为所有的人在看到你们刚刚做的事之后都会心情格外愉快吗?请问你的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很多水还是只有水?啊哈!或者也许是桑格里拉汽酒?”

    在伊蕾发了好大一通火又说了比他还长的一串话之后,布兰科没有生气!他居然真的没有生气!在听了那么多话之后,他的记忆力似乎启动了!这名法国中场十分疑惑地说道:“为什么你说话的方式和语气让我觉得这么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