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57章 chapter57

第57章 chapter57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看这么一个小姑娘在自己待的房间里哭成了这样伤心的样子,林雪涅觉得尴尬极了。并且她也万分认同起了这个小姑娘刚刚对她说的“可是我能对你做什么?你认为我能对你做什么?”,并且在心里加上了一句——我是真不觉得你能对我做什么。

    正这么想着,林雪涅转头看了一眼就在她左手边不远处的梳妆镜,看了一眼镜子里刚刚打扮好的自己,再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哭得乱七八糟,刚刚从外头爬窗户进来的小女孩……

    嗯,的确是根本就比不过啊。

    谁曾想,林雪涅的这一动作彻底刺痛了维特巴赫小姐本就已经很敏感的神经!不知道是因为林雪涅的这一行为过于激怒有胆爬窗来战的贵族女孩,还是她的这一动作让同样拥有很强爱美之心的贵族女孩深刻意识到自己的确及不上,或者说是起码在这一刻没有眼前的这个人貌美。

    这个只不过因为林雪涅在称呼她的时候没有用上“您”和“尊贵的小姐”就称林雪涅粗鲁的贵族居然直接朝着林雪涅冲了过来。

    当看到这样一个同性不管不顾地要朝自己冲过来的时候,林雪涅只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在确定这个小姑娘的眼睛盯着的的确是她而不是窗之后,在对方快要碰到自己之前一个侧步。

    第二件事,用手上的头绳把长头发炸起来,并藏到衣服里。

    虽然林雪涅不曾用高跟鞋或者雨伞砸过什么人,但她也曾在怒气上涌的时候用装着香肠的包砸过什么人的头。并且她保证,这绝对已经是她当时最手下留情的招式了!

    无论如何,她和那种一打架起来就只会抓人头发再用指甲刮人脸的那种女孩肯定不一样。但她还是要重点防备女孩子打架时的这两种最重要的手段。

    当她做完这两件事的时候,这个贵族女孩已经因为一下子失去了扑上去扭打的目标而因惯性摔倒在地。当她在摔倒之后又看到还好好地站在那里,甚至还当着她的面给自己“梳了个发型”的林雪涅时又是愤怒到失去了理智,站起来之后还要继续表情凶狠地朝林雪涅扑过去!

    就是在这个时候,林雪涅的房门从外面被人猛一下打开!

    而门口的那个因为进来的动作太急太快而甚至一个踉跄的人则正是同样是十五岁的小亲王路德维希!

    可以想象得到,当他进来的时候,他所看到的究竟是怎样充满着攻击性以及戏剧性的一幕!而这一幕场景里的所有攻击性都是来自于张牙舞爪的贵族女孩,戏剧性则由两人共同呈现。

    对此,任何一个对于此事没有过多经验以及不够火眼金睛的男性或许都会像路德维希那样——用非常严厉的语气叫出维特巴赫小姐——从形态上来讲正处于攻击态势的女孩的名字。

    “维特巴赫小姐!您能给我解释一下您现在正在做的事吗!”

    因为和林雪涅之间更为亲近的关系,以及更合适的年纪而被克劳斯派上来和林雪涅就刚才她所听到的那些来和她解释一番的小亲王这样生气地说道。

    路德维希显然没想到已经不艾伯赫特允许再来找林雪涅的贵族女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只是在快走到这间房间的时候听到了让他一直嫌弃吵的贵族女孩的声音,于是担心出事的他就很快冲了进来。

    可他还是看到了他们最不希望发生的这一幕。

    但无论如何,看在这个贵族女孩和自己还有的那么一点点交情的份上,路德维希在把她镇住了之后就关上了房门,打算自己来处理这件事。

    看到这位有着亲王头衔的,比自己的身份不知要高贵多少的男孩向着她们走来,在爬窗上来的那一刻就没有考虑过后果的维特巴赫小姐在她的神情和肢体动作中流露出了心虚又不打算认错的想法。

    而一旁的林雪涅?她虽然不认为真打起来这个小姑娘能在她手里捞到任何的好处,但是为一个想要对自己抓头发又刮脸的小姑娘做出辩解可不是她推崇的事。因此她只是在这个时候保持了沉默。

    接着,这个贵族女孩就在路德维希一步步走进之后破罐子破摔地说道:

    “我正在做的事?我正在做的事就是给她一个你们都不会告诉她的,真诚的忠告!”

    说着,维特巴赫小姐就恨恨地看向林雪涅,说道:“我要告诉她,她和格罗伊茨伯爵之间是不可能有一个结果的,格罗伊茨伯爵也不可能娶她!我想让她别傻了,一个伯爵怎么可能真的去娶一个平民!我还想告诉她,她最多也只能做艾伯赫特的情人!但如果在更早些年的时候,她这样的平民连给艾伯赫特这样出身高贵的贵族做情人的资格都没有。”

    当这个贵族女孩说完她的这番话之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在林雪涅的眼前这样直白地强调起身份,以及由身份所带来的那份“不可能”。事实上,在她之前,亲爱的弗兰茨也曾提到过。

    【然后老卡夫卡先生就批判起了我?】

    【是的,您的用词非常精确。他将您贬低到了尘埃里,就好像从前让我有所好感的所有朋友那样。】

    【他说我们不够门当户对?】

    【他说您不是一个犹太人。】

    就是在这一刻,她想起了她曾经并不在意的那段对话。

    有时候,不去在意也可能不是因为足够强大。不在意也可能是因为从未真正受到过由此带来的伤害。

    在他们全都因为那番话而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小亲王才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这个时候,门口却传来了敲门声,以及艾伯赫特的声音。

    “雪涅?你准备好出门了吗?”

    “我准备好了。”

    并未多做犹豫,林雪涅就用比平时说话更大声一些的声音给出了答案。然后她看向路德维希,并小声说道:“你带着维特巴赫小姐先去浴室里躲一会儿。等到我和艾伯赫特离开了,你再带她下楼,别再让她爬窗户原路下去了,好吗?”

    对此,路德维希只是在反应过来这个贵族女孩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之后向林雪涅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这个到现在还光着脚的贵族女孩跟自己一起去浴室。

    没想到在自己说了这些话之后还会得到林雪涅的维护,维特巴赫在经过她的时候看向她的目光复杂极了,但她只是在林雪涅也看向她的时候加快了脚步,进到浴室,然后看着路德维希把浴室的门给关了。

    直到确认他们都藏好了,林雪涅才把扎好的头发从衣领里拽出来,再把发圈给取下来,走去给艾伯赫特开门。

    艾伯赫特可不是才只有十五岁的路德维希,也不是在那么混乱的时候一下子冲了进来。当林雪涅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看到她的艾伯赫特的眼睛里理所当然流露出了惊艳。

    “我只是……我只是试着先过来看看你好了没有。其实时间还没有到你说的一个半小时。我只是,只是突然很想来看你。”

    对此,林雪涅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克劳斯告诉我,路德维希有话来找你说?”

    说完那句话之后,艾伯赫特才想起来这件事,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林雪涅身后的房间,而林雪涅也跟着转身看过去,然后在躲在浴室里的路德维希变得紧张起来的时候说道:

    “是吗?那他可能是中途改变主意了,或者想起来得先去做什么事了。”

    说着,林雪涅走进屋子里,拿起了她的小包包,接着就带上了外套走向门口,并把她的手交到艾伯赫特的手上,并说道:

    “走吧,我们去圣诞集市!”

    于是门再一次地被关上,从没做过这种事的路德维希和维特巴赫终于是发出了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接着,脸上泪痕还没干的维特巴赫小姐不禁在路德维希就要离开的时候说道:“我……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对此,路德维希只是转头看向让他觉得简直不可理喻的贵族女孩,说道:“你现在终于知道了?”

    “可、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光着脚踩在瓷砖地上的贵族女孩记得都跺脚了。可是这一次,路德维希却是没有很快就又反驳她。他陷入了沉思,因为就是在昨天半夜的时候,他还向自己的另一位友人表达过相同的看法。只是他想到的并不会有维特巴赫小姐所说的这样尖锐,这样的……伤人。

    并且他也不会把这样的话直接说给这件事的当事人,尤其是林雪涅听。

    太头疼了,这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总是会为很多事而头疼的小亲王觉得自己又一次地犯了难。可这件事他还不能去征求克劳斯的意见。因为,在这件事上克劳斯一定会完完全全地站在他们的好友艾伯赫特的立场上去考虑。

    也就是说,克劳斯一定会说,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就是帮助林雪涅打消一切顾虑,然后再把她交给他们亲爱的格罗伊茨伯爵。

    可这是不道德的,并且也不符合他的原则。

    走出了浴室的路德维希向着这间屋子里的落地窗走去。直到他看到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庄园里驶了出去,确定他的朋友艾伯赫特已经带着林雪涅一起出门了,他才感到身心俱疲地打开了门,并拦住了正也打算跟着一起出去的维特巴赫小姐之后说道:

    “我先去看看克劳斯在哪儿。记住,我为你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