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59章 chapter59

第59章 chapter5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经过一周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们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踢球的时候总是喜欢低头看着球。我知道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你们会担心一旦自己的眼睛不看着球,球就会被你们给带丢了。但这在比赛的时候是十分不利于你们的。”

    伊蕾每说一句,就停下来等海因茨把这句话翻译过去。等到对方说完之后对她点头示意了,她才继续说下去。

    “在踢球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强调球员的‘大局观’。”在说到比较生僻的专有名词时,伊蕾就看一眼她的笔记本,用捷克语里的那个单词替换掉她所说的英语。这也使得她能够更无碍地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这群男孩们。

    “我们也经常会强调某一名球员的‘视野特别开阔’。我相信你们之中也会有人有这样的天赋,可想要做到这两点,你们首先需要学会在踢球的时候抬起你们的脸,而不是低着头。你们需要时刻看清你们的队友都在哪里。你们的对手又在哪里。你们得足够警觉,随时做好出球和护球的准备。”

    在伊蕾说出这些话之后,队伍里就有一个看起来还很孩子气的男孩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道理我们都懂,我们也想像职业球员那样不用眼睛看就知道球在哪里,好像足球就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可这真的很难做到。”

    那个男孩说急了之后就在英语里加上了捷克语,那让伊蕾有些不能明白,这就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她的校队队长,海因茨。于是海因茨这就为她精简地翻译了那个男孩说的话。在听到了那些之后,伊蕾这就笑了起来。

    虽然体重的毁灭性上升让她整个人已然胖得与以前的那个自己判若两人,可当伊蕾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她的身上又依稀有了曾经的那个足坛巨星的女友,iley的影子。

    “所以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在让海因茨给男孩们解释清楚了这些信号指令牌的用法和意义之后,伊蕾这就说道:“我们每隔三十米就站一个人,拿好四色指令牌。其他人排着队带球往我们这里跑,当我举起蓝色指令牌,你们就带球加速,我举起黄色指令牌,你们就转向。我举起红色指令牌,你们就出球,黑色就停球!当然,变向我们今天可以不练。等把这三个指令练熟了,再加上变向!如果带球的时候只是低着头,你们肯定会漏过这些指令。在这项训练结束后,我会统计出你们每个人出错的次数。”

    当弄明白了伊蕾所说的这个新的训练方法之后,不止一个人对此表示自己很有兴趣。男孩们甚至还笑了起来。于是有人问伊蕾:

    “等到您统计出我们每个人出错的次数之后呢?”

    伊蕾说:“我们这里一共有十八个人,出错最多的四个人就只能继续体能训练了。剩下的十四个人可以进行七人制的对抗练习!”

    对抗练习!瞧瞧他们都听到了什么!在之前的那一周时间里,他们的新教练只是带他们进行最基础的训练,还有不休止的抢圈练习!这群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们可都快被闷死了!但是现在,他们终于可以进行对抗训练了!

    可其他人都高兴了,稻草头路德和雀斑脸马茨却是皱着眉头狠狠地把头转向彼此,用颜艺来演绎:她在踏马逗我们吗!!

    你怎么可以在我们才向校长反应了问题之后就这么改进!!

    你怎么可以在我们还没和你联合抗议的时候就突然带我们玩我们想玩的项目了!!

    这不可以啊!!!

    可想法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在根据指令变招的训练中,稻草头路德和雀斑脸马茨由于过于轻敌,在新的训练方案下出错率排在全队的倒数第四和第三,无缘新教练上任后的第一次七人制对抗训练!!

    可当这两个男孩还在另外两个人的互相监督下练起了折返跑的时候,他们还能听到不远处伊蕾用她做了好些天功课的捷克语喊出的话语:

    “保持警惕!记得你们在之前一周时间里的抢圈训练中练到的!防守的球员!你们在防守的时候需要像在抢圈训练里一样地把球传给你们的队友!海因茨!看到你前面的两名防守球员了吗!他们和追在你后面的一名球员现在就形成了由三个人组成的圈!!回忆一下你在上周的训练中练到的!加快节奏!快快快!!拿到球了就不要停下动作!全都给我跑动起来!”

    听到了那些喊话的路德还有马茨心中满是泪,他们觉得他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和他们一起进行基础训练的另外两名男孩里的一个不住地看向伊蕾他们在的那个方向,用一种十分向往的口吻说道:“他们那里……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路德:“你给我闭嘴!!”

    马茨:“你给我闭嘴!!”

    第六章

    一天后……

    伊蕾:“你们问我为什么不带你们训练射门?所以说……你们平时不会自己去练习射门?哦,不不,这超出了我的想象。你们先告诉我,你们很重视今年的校际联赛,想要在南波希米亚州的校际足球联赛上拿到好成绩,但是你们又企图只靠每天的一个半小时训练,把所有的东西都练好了?我以为,练习射门这样的事,应该是在你们在一个半小时的合练结束之后利用自己的时间去练的。毕竟射门练习不需要别人配合你们,不是吗?当然,你们也可以预约守门员的时间,配合他,一起来训练。不过我的建议是,守门员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他不可能陪着你们每个人。你们得先自己练,等有了特别的想法再去找守门员。”

    一周后……

    伊蕾:“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没法很好地用你们擅长的语言和你们交流,所以今天我请来了卡洛琳娜来做我的助理。以后的每周五或是周六,她都会来这里,辅助我对你们进行战术思路上的讲解。那么,今天我首先需要和你们说的,就是抢圈练习在实战中的运用。一般来说,现代足球中经常运用到的阵型会有这么几种。我先从几种四后卫的阵型开始说起。它们分别有4-3-3,4-4-2,4-2-3-1,4-3-2-1,4-3-1-2……”

    两周后……

    伊蕾:“男孩们!瞧我为你们找到了什么!在学校后面平时都不会有人去的围墙那里,有一块草地!你们可以用粉笔在墙上涂一个点,或是画出一个足球!然后练习把足球踢到那个位置!直到你不论站在哪里踢,距离它三米或者是十米,你都可以把球踢到那个位置,我想你们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在伊蕾接手这支校队的第三周,他们就将迎来今年南波西米亚州的校际联赛第一轮比赛。如果他们在南波希米亚州的校际比赛中获得很棒的成绩,他们就能和来自捷克其它州的强队一起进行全国性的大赛!

    但是据稻草头路德和雀斑脸马茨的说法,他们还从来,从来从来都没有进过捷克的高中生全国大赛。并且,他们队里也就只有一个海因茨拥有不错的球技,至于其他人……?唉,那可真是一言难尽。

    “我觉得,如果他们让我们在踢足球比赛的同时也进行篮球比赛,那我的篮球技术一定会比他们的好。”在说起南波希米亚州的传统强队时,马茨是这么表示的。

    在真正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之后,伊蕾只有沉默着扭过脸望远方以及望远方了。在沉默了好久之后,伊蕾终于一下站起身来,并开口说道:

    “好吧!既然你们都说这些队伍很强很强,那我这周就去看一看他们究竟有多厉害!”

    伊蕾作为这群男孩们的教练虽然个子比他们矮上了许多,并且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也都给人一种特别温文的感觉。但是这么一下站起来,让坐在草地上的男孩们仰视她那胖胖的身材,倒是格外有一种她很“巨大”的感觉!

    这么仰着头看向说走就打算走的伊蕾,在两周时间的相处中已经对伊蕾改观了不少的路德立马问道:“去……去哪里?看谁?”

    伊蕾:“布杰约维采!南波希米亚州的首府!我得去看看去年南波希米亚州的冠军球队!”

    尽管路德和马茨两人都使劲浑身解数来说服伊蕾他们也要一起跟过去,可伊蕾最终还是拒绝了他们!开玩笑,这两人主意太多,想得也太多,并且满嘴跑火车,带着他们过去非得暴露身份不可。于是伊蕾这就把路德和马茨留了下来,并在通过了高中生之间的同学网络打探清楚了那支去年的南波希米亚州冠军球队会在这周六进行训练之后把他们这周末的训练课程改到了周日。

    就这样,伊蕾约上了能为她充当翻译小能手的海因茨,在星期六的早上去到了小镇上的唯一一个长途汽车站,并在那里“偶遇”了路德和马茨!

    并且,由于伊蕾并不是和海因茨一起来到的长途汽车站,而是和对方约定了在车站见面的时间,因此当她过来的时候,她所看到的……就是站在一起愉快聊天的校队三人组!但是苍天啊!就是在和她打了个照面的时候,海因茨居然带着另外那两个小子一起对她说“嗨”!他们居然还好意思对她说“嗨”!

    伊蕾猛地吸了一口气,却是因为多年来的好脾气而根本不知道她在该发脾气的时候要怎么去发脾气!并且,她应该怎样用一门那些小鬼都还不怎么熟悉的语言来和他们发脾气!以他们教练的身份!

    对,以他们教练的身份!

    但是还没等伊蕾酝酿好她应该怎么表述自己的想法,那边的马茨就已经开口说道:“教练!我想跟着你一起去看看南波希米亚州去年的冠军啊!”

    伊蕾:“我……我……”

    在很多时候都反射弧过于长的伊蕾说了两遍“我”,居然就想不出她现在应该说些什么话!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海因茨出来打圆场,说:“看!车来了!!”

    听到海因茨的这句解围,行动力向来就很强的路德干脆从伊蕾手里抢过了她的包,以关怀老年人的神情并配上动作说道:“iley小姐!快!快和我们一起上车!”

    我今天不去布杰约维采了!我今天去看去年的南波希米亚州亚军队!臭小子们快把包还给我!!

    伊蕾这句话还憋着没能说出来呢,她就已然被校队里的臭小子们给扶上了车!!这使得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我是他们的老师!我要有做长辈的样子!

    但是看到就坐在自己旁边那排的位置上两个校队里的混小子戴上了大耳机,在哪儿很响很响地放“don’baby!”,并声情并茂,却不发出声,只是演哑剧一样在那儿做出撕心裂肺地演唱这首歌的表演,伊蕾她就觉得她真的不能冷静!

    “海因茨。”伊蕾尾调上扬地叫出就坐在自己旁边那个座位上的校队头号射手的名字。

    听到了伊蕾叫自己名字,海因茨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并尴尬地笑了笑,示意他听着呢,他听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