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午夜布拉格 > 第72章 hapter 72

第72章 hapter 72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当这个星期天的傍晚就将来临的时候,几乎在屋子里待了一整天的两人终于出门了。小说w-w-w..c-o-m。

    在过去,两人总是会十指相扣着走在街上。可现在,艾伯赫特却是把手搭在了林雪涅的腰上,他似乎是在搂着林雪涅的腰,又或许只是为了避免自己身旁的恋人会一个不小心就绊到自己,并往地上摔去。

    完全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林雪涅对此简直无话可说!当她想要把隐隐扶着她腰的手给拿开的时候,艾伯赫特还会停下来,稍稍侧身一步,然后另外一只手覆到同一个位置的她的手上,然后顺便亲她一口!

    这样的情况甚至已经发生三次了!可这个绿眼睛贵族的表现却是如此自然,自然到了她根本弄不明白对方到底是明白她的意思呢,还是根本就不明白,以为她只是在求亲亲!

    林雪涅不想在外面的时候和对方提起有关那方面的话题,于是她只好作罢。可她都已经作罢了,她的男孩却是主动和她做起了自我检讨!

    “昨天晚上……我应该更有耐心一点的。”

    这句突然说出的话让林雪涅还反应了一下,当她反应过来,并气鼓鼓地看向对方的时候,艾伯赫特就已经带着一丝歉意地说道:“我们明明还有一整个白天和半个晚上的时间的。”

    “艾伯赫特!”

    在这样喊出对方的名字时,林雪涅很想提高声音,却又担心被路上的行人给注意到。于是她只是气息大,声音小地喊了。

    可这条道路上,艾伯赫特的外形已经足够亮眼,会让人轻易地就注意到他,更不用说……他身边还有着一个和他一起时充满着恋爱气息的年轻女孩。

    看到林雪涅虚张声势的样子,艾伯赫特笑了,他并没有吻女孩的嘴唇。尽管,他是真的很想这样做。但起码是在现在,如果他这么做了,就一定会让他喜欢的女孩更生气了。

    于是艾伯赫特假装不经意地说道:“周一你跟我一起回德累斯顿之后,下个周末我们就一起去荷尔斯泰因,去那里看我的母亲和外公。我的母亲很好相处,只是我的外公会有些古板和过于严肃,但是你不用担心,他影响不了我的决定。而且他这些年一直都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但我们不会待在那里。”

    听到这里的时候,林雪涅简直要怀疑自己在这几年已经熟练掌握的德语瞬间就全给还回去了!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绿眼睛贵族说的每一个词她都能听得明白也知道意思,可合起来她就完全不知道了呢?

    “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惊讶?你都同意要嫁给我了,我难道不该带你去见一见我的家人吗?还是说你想要反悔?”

    都怪这个绿眼睛贵族平时纯真纯粹的样子实在是太深入林雪涅的内心了,当他在这样的时候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展露他难得的幽默感逗林雪涅的时候,林雪涅还意识不到!只是比他还要认真又着急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同意……同意要嫁给你了!”

    嗯,这简直就是一个送上门来的机会。于是艾伯赫特的那双在不笑的时候总是会显得有些过于冷冽的绿色眼睛笑了起来,并朝四周看了几眼,而后艾伯赫特问林雪涅:“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吗?”

    对此,林雪涅给出了她无声却富有行动力的回答——立马扑上去用手把艾伯赫特的嘴巴给捂上!

    这下,绿眼睛贵族可是连一点点小动作都不敢做了。他生怕自己眼前的那个他只用一只手就能抱起来的女孩会被他给气跑了。那样他可一定得马上去追,可他又不能三两步就把人给追到了,那样对方一定得更生气了,于是他就得放慢了速度在后面追好一会儿。

    可是那样的话,如果被很多人注意到他们,他的女孩就又得生气了。

    沉浸在那种甜蜜之中的绿眼睛贵族并不知道,当他们此时的样子落在一双黑色的眼睛里时,那究竟会是多么惹眼,又究竟是充斥着怎样让人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妒忌的青春美好。

    他们仿佛与你即使只是走在路上都能感受到的那种萧瑟毫无关系,也与那些从去年年底开始就蔓延至全世界并不断加剧着的悲观情绪并不身处同一个世界。

    拥有那双黑色眼睛的人有着一张即使年至四十也依旧英俊的脸庞。可是因为常年的失眠、经常来访的头疼、以及过重的思虑,他的头发已不再是完完全全的黑色。

    只要走到离他足够近的地方,你就能看到他掺杂在一头黑发中的那些银丝。

    除此之外,他还十分消瘦。尽管他在几个月前还进行了卧床增肥疗法,只是显然他的医生并不满意那个疗程之后所得到的结果。

    他已经快要四十岁了,在他的脸上和眼睛里都拥有他这三十九年人生中不断重复的彷徨,恐惧,孤独以及对一切的不信任。

    不可否认,当这些一起出现在这个作家的身上时,会让他用有一种与他所身处的这个时代相融又相斥的独特感,并成为他个人魅力的一部分。

    现在,他就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曾在1918年的冬天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的女孩。

    那时的他正是二十七岁的年纪,否定属于他自己的一切,仿佛只有写作才是他生命中他唯一想要坚持的东西。可他却还没有写出什么能让他自己满意的东西。但现在想来,那竟已经是属于他的最好时光了。

    现在,他已经老了。

    或许,他的年纪还不能用“老”这个词来形容。可他的心已经很老了,连带着那种沧桑感也从他的眼睛里透露出来。

    多年来,他总是习惯下午尽可能长时间地躺在床上睡觉,然后出去逛两个小时,再在午夜快要到来的时候坐到他的写字台前,开始写作。直到凌晨两三点,四五点,甚至是六点。他给自己制定的写作时间或许是最适合他写作风格的,可长久以来的这种习惯却毫无疑问地会毁了他的健康。

    直到现在,他如果不在午夜到来之前上床睡觉,那他这一天就都不可能睡着了。

    他的肺部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可讽刺的是,肺部问题所导致的咯血却会让他在精疲力尽之后睡个好觉。因此他竟不反感那些,那种长久以来一直埋伏在他内心深处的,若有似无的自毁倾向甚至让他欣然地接受那些。

    当他再一次地看到那个仿佛一点儿都没变的亚裔女孩时,他会出现一阵恍惚,仿佛巨大的海浪在他的头顶形成,然后就这样轻易地覆灭了渺小的他,以及他的城堡。

    尽管,尽管三年前他还曾见过这个仿佛依旧还活在那个美好时代的女孩。

    可或许是因为当时的那个杂货店和素食餐馆里的灯光太昏暗了,让他竟没看清这个女孩脸上的微笑究竟是有多么的明媚。

    又或许是因为……当时她的身边并没有那样一个人,让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和神态,也让她再不属于这个卑微的男人所处的那个时代。

    于是他就这样注视着距离他不远不近的那两个人,直到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里溢出滚烫的泪水。可这样的泪水却并不是因为他还爱着那个在他的生命里消失了11年的人。

    这泪水,只是在哀叹着他早已逝去的美好年华。

    当弗兰茨·卡夫卡擦去那些泪水,并让自己的脸又恢复那在他看来近乎麻木的表情时,林雪涅和艾伯赫特感受到了来自于他的视线。而艾伯赫特甚至比熟悉那份视线的林雪涅还要更早地察觉到它。

    只是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并不记得卡夫卡的绿眼睛贵族是想带着林雪涅避开这个男人的。可林雪涅却是在他将这样的想法付诸行动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男人。

    她不禁向着那位现在她依旧崇拜着的作家走去,并不需多想就将对方的名字脱口而出:

    “弗兰茨?”

    当她这样突然向前走去的时候,绿眼睛的贵族并没能像先前那样搂住她的腰,但他却还来得及牵住林雪涅的手,并如此自然地,在他的意识传达之前就已经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十指相扣。而当他听到那个并不罕见的名字时,他会因为被唤醒的那一部分久远的记忆而皱起眉头。

    他的思绪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却又不能完完全全地想起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下午好,雪涅小姐。”

    相比起林雪涅,用德语写作的作家所说出的称呼并不能称得上疏离,却也称不上亲昵。但当他对林雪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却会盛满了温情与怀念。

    这当然会让林雪涅身旁的艾伯赫特对这个男人提起一丝丝的防备。可不等林雪涅意识到这一点,卡夫卡就已经看向艾伯赫特,并向林雪涅问道:“不和我介绍一下你的男友吗?”

    虽然每当深夜来临,每当这二十世纪最著名的几位伟大作家中十分特别的一位坐在他的写字桌前时,他总是会展现出那样的内心世界。可当他面对自己的朋友们,并与对方正常交往的时候,他总是会让人感到十分妥帖的。

    在见过他的人当中,有很多人都认为他看起来既不羞怯也不孤僻,甚至还会给予他诸如“开朗”、“外露”这样的评价,以至于他的上司也都很喜欢他。

    当听到由卡夫卡说出的这句话时,林雪涅才在向对方笑了笑后看向艾伯赫特,并说道:“这是艾伯赫特,艾伯赫特·格罗伊茨。你曾经见到过的那个。上次我见你的时候和你提起过他,你还说他是‘那个小男孩’。”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为了这章要写的,最最亲爱的弗兰茨的出场内容,特意去翻了他在那个时间段写的书信。而且由于书信内容太多,我基本上可以说是连夜翻……于是昨天晚上没写出今天的稿子,这章更新是我今天早上起来写的呢!

    .

    【这泪水,只是在哀叹着他早已逝去的美好年华。】——写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特别特别的感慨。</p>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