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暖婚私宠,总裁小叔请放手 > 193 这个兔崽子简直要气死他

193 这个兔崽子简直要气死他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接起电话的一霎那,黎婉的声音夹枪带棍的传来。()

    砚歌神色略显痛苦的揉着眉心,头疼炸裂。

    被黎婉吼了半天,砚歌嗓音干哑:“妈,我这就……”

    “你别叫我‘妈’,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儿媳妇!”

    忙音传来,黎婉似乎气不顺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砚歌撑着身子,睁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看着手机屏幕逐渐暗淡,又躺枪了呢。

    环顾四周,砚歌眼神儿有点僵硬。

    抬起酸麻的手臂在脑门上摸了摸,好像有点儿热。

    “咳咳——”

    砚歌站起身,刚趿上拖鞋,身子一歪,险些又跌在床上。

    接连咳嗽了连声,砚歌喘着粗气,浑身发热,又酸胀无力。

    头脑不清醒昏沉沉的,她紧紧拧着眉头,蹙成了一团。

    正难受时,卧室门响,“砚歌儿,醒了吗?”

    听到小柒的呼唤,砚歌起身打开门,“嗯,早!”

    “早什么早,都九点了。”

    砚歌低头垂眸,难怪黎婉会那么生气的给她打电话,看来自己这一觉睡得却是有些沉。

    简单吃了几口早饭,在晏柒的陪同下,来到了二一三军区总院。

    监护室窗外,砚歌才踏上走廊,就看到门口黎婉等人正围着医生问东问西。

    砚歌长声一叹,疾步走去,恰好就听到医生的嘱咐:“老首长暂时没什么大事儿了,但是你们一定要切记,千万不要让他再生气,尤其是情绪要控制好,不然再有一次大的情绪波动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好的好的,麻烦你了!”

    黎婉连声点头,目送着医生离去时,恰好就看到站在旁侧不远处的砚歌。

    她下意识的蹙眉,冷冰冰的看着砚歌,“还知道过来?也不看看几点了!”

    昨天一整日都没出现的陆子荣,此时站在黎婉的身边顺着她的视线睇着砚歌。

    这一次,他并没说话,同样甩给她一个面无表情的冷漠。

    “大嫂,爸还病着,咱们自家人就先不要吵了。”

    叶玉玲走到砚歌的身边,对黎婉说完,就看向她,“砚歌,你没事吧?起色不太好呢?”

    砚歌感受着叶玉玲带给她的温暖,轻轻摇头,“二婶儿,没关系,我还好!”

    “这孩子,有病可不能挺着啊,反正咱们在医院,实在是难受就去找个医生看看!”

    叶玉玲确实是出于真心的关怀着砚歌。

    可能是因为无法生育的原因,所以她对砚歌总是格外的照顾。

    即便接触不多,但是每一次她的出现都令人如沐春风般的舒服。

    砚歌感激的对叶玉玲点头颔首,“谢谢二婶儿关心!”

    “这丫头,都是自家人,说话何必这么客气呢!”

    黎婉一脸不悦的看着叶玉玲和砚歌的互动,忍不住冷嘲,“玲子,该关心的不是她吧。她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问题,老三都进去快半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诚然,在黎婉的眼里,砚歌完全就像是她的敌人一样。

    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听到黎婉的话,砚歌也才知道,原来小叔一直在监护室里。

    她被叶玉玲拉着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这才没一会儿的功夫,砚歌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浮起了一层虚汗。

    体力透支的感觉,眼前总是一阵阵的发黑。

    低着头不说话,晕乎乎的感觉愈发强烈。

    砚歌在苦撑,而陆子荣和陆子耀则坐在对面的长椅上,兄弟俩神色相近的抿着唇不说话。

    黎婉站在监护室的窗外,和欧阳杰并肩而立。

    监护室里,小叔穿着一身防尘服,坐在病床前眉宇微沉。

    陆老爷子则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没人知道他们父子俩到底谈了什么,又过了十分钟,当小叔出来的时候,门外的人顿时围了上去。

    “老三,爸怎么样?”

    “对啊,三儿,爸要不要紧?”

    陆子荣和陆子耀几乎同一时间开腔。

    陆凌邺眉头始终蹙着,丝毫没有舒展之意。

    他卷着深邃的视线看着众人,“没大碍,一会转到高级病房。”

    “那就好那就好。三儿,你跟爸说什么了?这么久?昨天我有事没过来,到底怎么回事?爸的身子骨一直不错,怎么这一下子就病倒了?”

    陆子荣瞬也不瞬的看着陆凌邺,同时也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疑惑。

    砚歌扶着墙,站在他们身后。

    眼看着小叔被围在中间,她想说话却猝然发觉自己可笑的身份完全没有发言的理由。

    她眼神带着几分飘渺,闪着星碎的弱光,将小叔锁在视线中。

    陆凌邺隔着人群,从缝隙中射出一道精锐的视线,和砚歌在人群两侧脉脉对视。

    他薄唇微抿,见她额头细汗密布,双颊两侧飞上可疑的红晕,冷眸略暗,“早有前兆,高血压引起的。”

    丢下一句话,小叔从陆子荣的面前径自走过。

    站在砚歌身前,垂眸,“不舒服?”

    砚歌惨笑一瞬,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随口说了一句,“头有点晕!”

    “走。”

    “站住!”陆子荣见他当着众人的面就拉着砚歌的手作势要走,忙不迭的开口阻止。

    陆凌邺回眸,“还有事?”

    “老三,你还要一意孤行?爸还躺在监护室里,你竟然——”

    “大哥,这些话你应该昨天对我说!”

    陆凌邺深意十足的视线凛而微寒,陆子荣质问的底气倏地敛去。

    黎婉仍然噙着不满打量着他们,在看到陆凌邺和陆子荣对视的一霎那,她心底泛起了怀疑和不解。

    老三这样的表现,好像知道什么似的。

    而且他仅仅甩出一个眼神,子荣就不说话了。

    这难道不奇怪吗?

    眼看着陆凌邺拉着砚歌小时在走廊尽头,黎婉狐疑的看着陆子荣,刻薄的眉眼颦蹙,“老三刚才是什么意思?”

    陆子荣心底一窒,掩去不该有的神色,“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

    生气似的,陆子荣转身坐在长椅上,兀自低头。

    一旁鲜少有主见的陆子耀和叶玉玲面面相觑,两人谁都没说话。

    监护室里,陆老爷子躺在病床上,氧气管被他丢在枕边,脸色泛着红润,一双厉色威严的眸子满是不甘。

    他还就不信了,活了七十多岁,还能让自己小儿子给比下去!

    他吃的盐,比他走的路都多!

    这个兔崽子,简直是要气死他!

    不到半个小时,陆老爷子就被护士转移到高级病房住院观察。

    陆子荣和陆子耀两家人都陪在病房里,但不管他们怎么问,老爷子对于自己是如何晕倒的这件事都闭口不提。

    临近午饭时间,陆老爷子睨着他们,“都走吧,堵在这干什么?老子还没死呢!”

    气不顺!

    陆老爷子现在明显气不顺!

    陆子荣叹气,“爸,你病还没好,别这么大气性啊。”

    “老子管不了你们了是不是?一个两个,没一个省心的。”

    陆老爷子低吼的声音,中气十足,这让陆子荣嗅到了一丝古怪。

    他看向欧阳杰,转念就对他使了眼色。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病房,陆老爷子看到后,忙不迭的低呼,“欧阳,你留下!”

    “其余的,你们都走吧。”

    “老首长,我去去就来!”

    欧阳杰颔首说了一句,跟着陆子荣走到了病房外。

    高级病房的走廊很安静,阵阵消毒水味充斥在鼻端,欧阳杰和陆子荣几乎走到护士站才停下了脚步。

    “欧阳,你跟着我爸的时间最长,你了解他。这次他生病,到底怎么回事?老三和爸之间,是不是又有矛盾了?”

    一直守在医院一天一夜的欧阳杰眼底泛着青黑的疲色,穿着一身敬业的黑西装,他在陆子荣面前微微颔首,“这件事,如果老首长愿意说的话,还是让他来告诉你吧,我说不太合适。”

    陆子荣蹙眉,不满的看着他,“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因为三儿和顾砚歌的事?”

    欧阳杰为难的眼神闪烁,“这……不仅仅是这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