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陆凌邺受伤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砚歌哭着控诉陆凌邺,小脸上满是泪痕。

    陆凌邺无奈的眼神渐渐退去了冰霜,轻抚了抚她的秀发,轻喃:“好了,别哭了。”

    “我、就、不!”

    顾砚歌小性子一上来,反而哭的更厉害,顺便还吼了他一句。

    “又来劲是吧?再哭,我可就继续了!”

    顾砚歌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眼泪啪嗒一下砸在地上开了花。

    她难以置信的瞪着陆凌邺,“你还是不是人啊!”

    “那就给老子收起眼泪!”

    顾砚歌:“……”

    哭了一通,嚎了一通,心里憋闷的情绪也散了不少。

    她推开陆凌邺,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我要回g市了!”

    “不准!”

    顾砚歌瞪他,“凭毛啊!陆凌邺,信不信我告你非法监禁?!”

    “信!但你可以试试!”

    他还是那么狂妄的让砚歌想撞墙。

    她气不打一处来,她举着小拳头就砸在陆凌邺的胸口,“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嘛!为啥你要这么对我,我哪得罪你了!”

    闻此,陆凌邺的眼神倏尔一厉,“你会知道的。”

    “我知道个毛线啊!

    顾砚歌张牙舞爪,打了陆凌邺一拳,结果他没什么反应,自己的手倒是疼半天。

    这人什么钢筋铁骨!

    砚歌愤懑的坐在沙发上,小脸红彤彤的。

    陆凌邺睇着她,冷厉的神色微微皲裂,“砚歌,真不记得我了?”

    此言一出,顾砚歌惊了又惊。

    她仰头看着陆凌邺认真且阴沉的神色,反问:“你什么意思?我以前认识你?”

    陆凌邺冷笑,“没有心的女人!”

    言毕,他转身就走向了二层。

    独留顾砚歌一个人在沙发上懵逼良久。

    这特么哪儿跟哪儿啊?!

    什么叫她不记得他了?

    她过去的二十五年里,嫁到陆家之前,根本就没见过他呢。

    顾砚歌小心思九曲十八弯,却怎么也记不得她什么时候认识过陆凌邺。

    ……

    一夜无眠,开着窗的海景房,在深夜里还能听到远处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顾砚歌辗转反侧,耳边尽是陆凌邺跟她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

    越想越觉得诡异,索性起身,坐在客房里瞪着眼珠子等天亮。

    “咳……”

    突地,她敏锐的听到隔壁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顾砚歌一震,像是炸毛的猫咪一样神情紧张。

    隔壁,住着的是陆凌邺。

    你妹!

    万一他又精虫上脑,大半夜的冲进来怎么办?!

    胡思乱想之际,顾砚歌踮着脚走到门口,趴在门边上偷听。

    “咳……”

    又是一声带着隐忍的咳嗽,砚歌狐疑的转了转眸子。

    什么情况?

    她怎么觉得那咳嗽声不太对劲呢!

    这大半夜的,他该不会在做那种事吧?

    咦,她实在难以想象陆凌邺自己动手的样子是什么场面。

    砚歌兀自腹诽,突地她听到楼道里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我擦!

    有贼!

    这是她第一个想法。

    她一动不动的趴在门边,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这心也紧跟着揪了起来。

    “我c,大哥,你还活着吗?!”

    一声大吼从走廊传来,吓得顾砚歌脚底打颤。

    但那声音很熟悉,不正是在机场接他们的司机嘛!

    可是……

    他刚才说什么?

    大哥,你还活着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