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叶澜的利用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个小时后,顾砚歌匆匆赶到了公司。

    虽然她有千万种理由不想来公司,可总有一个理由能将她的执拗彻底摧毁——缺钱。

    砚歌刚走进三十二层的办公区,旁边工位上就投射来不少打量的目光。

    她刚坐下,叶澜就来了,手中还抱着厚厚的资料。

    “这些是下午管理层会议需要用的资料,你赶紧翻译出来。”

    顾砚歌点头,什么都没说。

    叶澜这个人,虽然心性高傲,但顾砚歌对她并没有太多反感的情绪。

    说到底也不过是女人的嫉妒心在作祟。

    午休时间,顾砚歌还在埋头干活。

    叶澜给她的资料多达二十份。

    每一份资料都要翻译成册并且打印出来,工作量可不是说说而已。

    顾砚歌自知理亏,也只能拼尽全力。

    下午一点半,距离会议开始只剩下半个小时。

    顾砚歌焦头烂额的继续整理,好在只剩下两份,半个小时内应该没问题了。

    偏偏……

    “砚歌,这么用功啊!”

    简严骚气的声音响起,顾砚歌看都没看他,就‘嗯’了一声。

    ‘咚’的一下,简严将一个饭盒放在了她的桌上。

    砚歌讶然的抬头,“这是……”

    “看你一直在忙,连饭都没吃,特意给你带的。不用谢!”

    顾砚歌:“……”

    她压根也没想说谢谢好嘛!

    “没事,你继续忙,一会记得吃哈!”

    简严整理一下正蓝色的西服衣领,唇角挂着一抹憨厚的笑,自以为潇洒的甩了甩头,跨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随手关上门,立马恭敬的说道:“大哥,饭已带到!放心!”

    “嗯!”

    “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无言!

    简严轻咳一声,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走了。

    办公室内,陆凌邺低垂得眼睑缓缓掀起,眸底一片冷冽的墨色。

    ……

    两点,终于将所有的资料全部整理完毕后,顾砚歌累得肩膀都抬不起来了。

    她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咕噜噜’肚子饿了。

    饭?!

    顾砚歌蓦地看到简严之前带给她的饭盒。

    她舔了舔唇,打开饭盒后,见里面竟是白花花的米粥,外加几根小菠菜。

    瞬间,食欲全无。

    顾砚歌瘪着嘴,无比嫌弃。

    算了,谁让她饿呢!

    本想着随便对付一口了事,但顾砚歌刚喝了一口白粥,香甜的味道顿时在口中四溢。

    虽然有些凉,但仍然不失美味。

    她咂吧了两下小嘴儿,暂时把对简严的怨念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

    一天,匆如流水。

    下班后,顾砚歌拎着包打算离开,但莫名的却被叶澜挡住了去路。

    她依旧是一身火红色的裹身短裙,修长白希的长腿像白瓷儿一样,化着淡妆的脸蛋美艳妩媚,长发波浪散在肩头。

    不可否认,叶澜的确很美,美得张扬,但眸底的傲慢却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尖酸。

    “顾砚歌,晚上有事吗?”

    砚歌张了张嘴,想到陆宅的情况,她话锋一转,“暂时没有,怎么了,叶助理?”

    “那正好,晚上有个饭局,你陪我去吧。”

    顾砚歌赶鸭子上架的跟着叶澜来到市区的银府酒店。

    坐落于市中心的酒店,从装潢到风格都十分考究。

    而且,银府酒店在g市更出名的原因,则因为这里乃是接待贵宾的重要场合。

    叶澜开着车,和顾砚歌两人抵达银府后,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率先下了车,顾砚歌随后。

    门口的迎宾员主动接过车钥匙,态度十分友好恭敬。

    “一会要接待重要客人,饭桌上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尽量说好。你应该……能喝酒吧?”

    叶澜手里拿着亮黑色的lv手包,睇着顾砚歌轻问。

    砚歌刚要说话,她便再次先声夺人,“反正你记得我说的,陪好他们,对i.u来说,你就是大功臣了!”

    叶澜举步走进银府,砚歌则站在原地扯了扯唇。

    敢情她是带着自己来陪酒的?

    这种‘好差事’,她可真会找替死鬼!

    砚歌跟着叶澜进了银府,精美的地面瓷砖泛着锃亮的光。

    她们两个被服务员带到了一间名为‘百花居’的包厢,门刚打开,里面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叶澜拉过砚歌,站在门口望着里面的人,声音娇软:“萧总,真是抱歉,我们来晚了!”

    百花居包厢里,桌前坐着五个人,清一色的男人,且都是西装革履,神情傲慢。

    叶澜笑着走过去,她款款摇摆的身材惹火性感,反观砚歌一身干练的黑色白纹的套裙,反而显得古板无趣。

    但她并不在意,又不是来选美的。

    而且叶澜为人精明,出身又不错,这样的场合有她在,砚歌也不想出什么风头。

    其中一人打趣,“叶大秘书终于来了,还真是让我们好等啊!”

    “哎哟,马总你就别取笑人家了,现在晚高峰,这不是堵车嘛?”

    叶澜的回答滴水不漏,惹得那位马总色米米的眼睛在她身上不停的打转。

    “这位是……”

    坐在主席位上的男人,眼神瞬也不瞬的看着砚歌。

    打从她走进来时,他的眼底就飞上几丝打量的神色。

    叶澜拉着砚歌落座,“萧总,这是陆总的私人助理,顾砚歌。今天我们陆总实在是忙,这不让我带着他的私人助理过来,萧总可别见怪啊。陆总是真的脱不开身!”

    砚歌:“……”

    她怎么觉得,叶澜所说的,只是借口呢。

    萧总,全名萧祁,俊雅出尘。

    他穿着紫色的衬衫,美而华贵。那眉间线条若笔锋,弧线刚毅,一双桃花眼流转间极致勾魂。明明是个男人,却带着几分女相,每一次抿嘴的动作都凸显尖细的下巴。

    这个萧祁,砚歌直觉危险。

    她没忽略他一直流连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似是好奇,又充满了兴味。

    仿佛被盯上的猎物。

    此人,亦正亦邪。

    “顾砚歌……和陆少然是什么关系?”

    蓦地听到萧祁提到少然,砚歌抬眸,没等说话,叶澜又抢着回答,“萧总真是好记性。这不,砚歌正是陆少然的老婆呢!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陆总是她小叔,所以萧总今天可一定要卖她个面子呢。”

    叶澜的确是个合格的交际花。

    但砚歌心里莫名一紧,她总觉得萧祁看着她的眼神太炽烈,让人头皮发麻。

    “呵,陆总还真有意思,让自家人当私人助理,这是防贼还是走后门儿啊!”

    坐在萧祁身边的男子,一身健硕的肌肉在笔挺的西服下尤为明显。

    他开口冷嘲,萧祁慵懒的摇头,“慕白,陆总大人物,做事又岂是我们能明白的。”

    砚歌柳眉微蹙,这饭局怕是没那么简单。

    “砚歌,你别愣着了。还不快敬萧总一杯!”

    话已至此,砚歌也看明白了。

    看来这五个人都是以萧祁为首的。

    砚歌怨念的叹息,在搞不清楚叶澜真实目的的情况下,她还是装傻吧。

    “萧总,我是顾砚歌,很高兴……”

    “诶!既然是陆总是私人助理,代表的可是陆大总裁,敬酒用这么小的杯子,太折煞陆总的颜面了。”

    说话的,还是苏慕白。

    砚歌晶亮的眉眼儿像斑斓的宝石,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沁着笑意,“萧总,俗话说心诚则灵。这杯子虽小,但诚意十足,相信萧总和在座的各位不会和我一介女流计较的。我先干为敬!”

    一仰头,酒杯见底。

    火辣辣的白酒划入嗓子,差点没把砚歌呛出眼泪。

    她以退为进的口吻,让萧祁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促狭。

    有意思!

    而苏慕白和其他几个人则面面相觑,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澜眼看着砚歌将一杯二两装的白酒干了,心底发笑,今天带她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顾小姐真是好酒量!”

    萧祁起身,双肘撑在桌上,指尖在眼前交叉。

    他剑眉微扬,唇角哂笑,“叶大秘书,不知之前我给陆总的提议,他考虑的怎么样了。”

    闻言,叶澜拢了一下披肩卷发,“萧总,看您急得,陆总太忙,还没给我回复呢。但你放心,有任何结果,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萧总您。”

    “叶大秘书,打太极这种手法,已经——过时了!”

    萧祁下颚微扬,倨傲邪肆,那双眸子里流光闪过却冷意暗藏。

    叶澜轻笑,“萧总,看您说的,我只是个助理,怎敢在你面前打太极,这事……真的还需要时间呢。”

    接下来,砚歌始终低着头。

    她胃里火辣辣的灼烧,脸蛋也红得艳丽妖娆。

    本就不胜酒力,且酒精过敏的砚歌,自打一杯酒入肚,整个人就开始飘飘然了。

    她虽不言不语,但却渐渐听明白了一些事实。

    萧祁是想找陆凌邺合作,但事情一直搁浅,所以今晚上的饭局,实则是萧祁特意为了陆凌邺准备的。

    奈何,他拒绝,只能由叶澜代为出席。

    砚歌很清楚,她执意带着自己过来,很可能就是找一个挡箭牌罢了!

    践人!

    想利用她!

    原本她还以为今晚上的饭局真的是什么重要人物出席呢。

    “顾小姐怎么一直不说话?看样子,是不胜酒力?”

    终于,话题又绕回到砚歌的身上。

    在座的人,都看得清楚,他对顾砚歌,似乎格外的关注。

    从银府出来,砚歌头重脚轻。

    本来一杯酒就够她难受的,可席间还是被萧祁和叶澜逼着又喝三杯。

    叶澜扶着砚歌离开,一边走一边抱怨,“你怎么喝了这么点就不行了?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她的抱怨中还泛着几丝酸味儿。

    之前这样的场合,她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没想到第一次带顾砚歌出来,就被她抢了风头。

    萧祁那是什么人?

    i.u地产业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次本就是总裁临危受命让她去回绝他们。

    但在叶澜看来,直接回绝等同于打了萧祁的脸。

    她也只能采用迂回方式,先和他们玩套路。

    “叶大秘书,千金难买早知道!”

    砚歌神色痛苦的靠在银府大厅外的柱子上,她虽眉眼迷离,可还是保留着一丝清醒。

    “哼!你……”

    “啧,叶大秘书和顾小姐没走呢!”

    眨眼的功夫,萧祁和其他四人也从银府走了出来。

    他走在最前头,完美的身材比例衬得他风姿俊朗又带着一丝儿邪气。

    亮灰色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中,他单手撑在腰侧,邪肆的桃花眼流连在砚歌的身上。

    叶澜回身浅笑,“萧总,这就走了!”

    “顾小姐果然喝醉了。”

    萧祁并未理会叶澜,反而站在砚歌的身前,眼波荡着浪笑,好看的薄唇微微上扬。

    “慕白,安全把叶大秘书送回家。”

    萧祁吩咐苏慕白,叶澜神色一变,“多谢萧总,不必了,我们……”

    “诶!叶大秘书就别客气了,今儿个你们都喝了酒,更何况你这样的大美女孤身上路,若出了什么事,我这怎么和你家总裁交代!”

    萧祁自说自话,且完全不给叶澜拒绝的机会。

    但……

    他只吩咐苏慕白送叶澜回家,却并没有提及到砚歌。

    叶澜眼波微转,波光潋滟的眸子看着萧祁,“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砚歌就麻烦萧总帮我送一程吧。”

    “一定!慕白,送叶秘书回吧。”

    此时,一言不发的砚歌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慕白开着叶澜的车离开银府。

    她的小嘴边泛起了轻嘲。

    果然,被算计了呢。

    ……

    银府门口,萧祁的眸子微眯,对着身边的三个人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

    待其他三人离开,他才一把捏住砚歌的手腕,轻轻摸索之际,眉眼邪意横生。

    “萧总,特意支开所有人,有什么目的你还是直说吧。”

    闻言,萧祁诧然的弯了弯唇角,“没醉?”

    砚歌抽回手,后退两步,冷笑:“萧总这么希望我喝醉?”

    “呵,有意思!”萧祁双手撑着腰侧,长腿微屈,“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妞儿,你就是凭着嘴上功夫让陆凌邺拜倒的?”

    这话,赤luo裸的讽刺。

    砚歌带着雾气的大眼睛一凝,“萧总,说这种话,你也不怕掉了身份?”

    “呵,顾小姐还是别把对付陆凌邺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不过,我倒确实挺好奇,你到底有什么能耐,会让陆凌邺对你如此特别?!”萧祁的眸子中充斥着令人反感的打量和戏谑。

    那是一种明显不怀好意的探寻。

    砚歌心底微沉,绷着小脸,“告辞!”

    “诶!”萧祁直接伸手挡住了砚歌的去路,“别着急走啊?你是真不知道叶澜今晚上带你来的目的?”

    “你什么意思?”

    砚歌头疼欲裂,本身对酒精稍微过敏的她,此刻小脸红如晚霞,艳如桃李。

    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眸子,暗芒浮动,波光粼粼。

    萧祁微微倾身,“你以为,陆凌邺每次送助理过来陪饭局,就单单只是吃饭那么简单?”

    砚歌的心猛地漏跳一拍。

    她呼吸有些困难,掌心微紧,难道今晚上的饭局是……陆凌邺授意叶澜带她来的?

    她当然知道萧祁话里话外的意思,正因为明白,所以她才难以接受。

    “害怕了?”

    萧祁的温温一笑,举止得宜却散发着令人危险。

    “萧总还真是重口味,难道对人妻也忍心下手?”

    砚歌被萧祁挡在银府门外回廊大厅的台阶上,周围人行匆匆,却压根没人理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尤其是萧祁外表风度翩翩,低垂着眉宇和砚歌说话,面上一抹浅笑似温柔春风。

    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不会想到他们实则是第一次见面。

    砚歌望着萧祁,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而且,他眼眸中时而闪过的精光也带着穿透般的暗芒。

    “顾砚歌,你很聪明,但用错了地方!”

    话毕,萧祁邪肆的眸光中,瞬时就漫过一抹讥诮。

    闻此,砚歌不怒反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碍萧总的眼了,后会无期!”

    “站住!”萧祁随手拧住砚歌的臂弯,用力一拽,就将她禁锢在怀中。

    砚歌惊慌,挣扎着,推搡着,而萧祁则笑里藏刀般冷笑,“顾砚歌,我倒是愈发的好奇,你有什么能耐,可以让陆凌邺对你如此特别。难不成,*的禁忌之爱,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

    萧祁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似的狠狠剜着砚歌的心!

    特别是那一句‘*的禁忌之爱’,更让她呼吸都为之一窒。

    “萧祁,你胡说!”

    砚歌又羞又愤,挣扎的也越来越剧烈。

    两个人外貌出色且气质出众,在银府门外如此拉扯,难免引来不少侧目的视线。

    “萧总萧总,别来无恙啊!”

    就在砚歌感觉到腰上泛起疼痛时,银府停车场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

    她一惊,身子微颤。

    简严!

    他怎么会来这!

    那……陆凌邺呢!

    砚歌惊慌失措的顾盼,却发现偌大的停车场内,简严正疾步走来。

    只他一人!

    没有看到陆凌邺的身影,砚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说不清道不明的五味陈杂,鼻尖微酸。

    萧祁侧目之际,手臂松动,砚歌也趁此机会脱离了他的怀抱。

    “简助理,来的还真巧!”

    萧祁薄唇含嘲,眸子微冷。

    “呵呵,萧总,看您说的,正所谓人生无处不相逢,说明咱们有缘!”

    精明的简严,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

    萧祁冷哼,“听起来,简助理应该只是路过吧!”

    简严余光睇着砚歌,旋即轻笑摇头,“萧总就别打趣我了。其实我来的确是有事。您也知道,砚歌现在是陆总的秘书,恰好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需要她整理资料,所以……”

    话未说完,萧祁的神色已沁出一抹玩味。

    “哦?看来你们陆总倒真是很看重顾小姐呢!既然如此,那……请便吧!”

    萧祁此时并未为难简严,他痛快的让步,反而让砚歌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千方百计的阻拦她,可简严一出面,他却就此收手!

    萧祁,果真性格难测。

    “那我就多谢萧总谅解了!砚歌,快跟我回公司吧,陆总还等着呢!”

    简严客套的对萧祁点点头,说话间便示意砚歌。

    待两人走后,萧祁薄唇微抿,眼底流光浮动。

    “老大,就这么放她走了?”

    之前离去的三人,此时再次回到了萧祁的身后。

    闻声,萧祁冷笑,“不急,既然是陆凌邺看中的人,吓坏她就不好了!一会儿慕白回来之后,让他来找我。叶澜对顾砚歌,看起来没那么友好呢,这事有意思!”

    ……

    砚歌一路跟着简严走向停车场的位置,她斟酌再三,问道:“简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简严笑着打哈哈,“你一会就知道了!”

    砚歌微微蹙眉,对于简严这样的回答,总觉得话里有话。

    果不其然,刚刚走到停车场内部,在灯光下闪着流辉的劳斯莱斯就映入眼帘。

    砚歌心跳失速,看了看简严抿嘴含笑的简严,低着头漫步前行。

    “大哥,砚歌带回来了!”

    简严站在车旁,对着车窗内的某人低语了一声。

    砚歌听的清楚,心又飞到了嗓子眼。

    这么说,陆凌邺还是来了!

    高兴、欣喜、心里说不出的悸动萦绕着砚歌。

    “回陆宅!”

    后座中的陆凌邺连眼皮都没掀开,依旧保持着看文件的姿势。

    他的冷语,如同一盆寒冰刺股的凉水,兜头浇在了砚歌的身上。

    “砚歌,上车吧。”

    简严笑着对砚歌说了一句,旋即拉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

    如此,砚歌略显局促。

    她想了想,一咬牙,直接钻进了副驾驶的车厢中。

    为了避免尴尬,她觉得这是最好的安排。

    黑色流光的车身飞快驶离,而自打砚歌上了车,车内的空气就一度凝滞到冰点。

    ……

    从银府回陆宅的路上,车厢内静谧压抑。

    砚歌侧头看着窗外,心烦意乱。

    陆凌邺是为了她来的?

    还是说,当真只是路过?

    等等!

    刚才简严说,有资料要让她整理?!

    如此一想,砚歌清了清嗓子,“简严,是什么资料需要我整理的?我今晚可以加班弄好!”

    她的声音打破了车厢内的沉静,而开车的简严呼吸一窒,便有些好笑的瞬了她一眼,“想什么呢,咱i.u可不是压榨员工的企业。刚才那不过是借口罢了,要不是大哥……”

    “闭嘴!”

    简严话还没说完,后座上的陆凌邺便夹冰带刺的丢出两个字。

    “咳,是,大哥!”

    简严憋着嘴,有点尴尬。

    刚才太激动,差点说漏了嘴了!

    再怎么说,他家大哥也是个要面子的主。

    最近这几天,是个人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有点僵。

    虽然不知道为啥,不过情侣之间偶尔闹闹小别扭神马的,都是很正常的呢。

    闷骚的简严一边开车一边自以为是的遐想着。

    而陆凌邺的开口,则再次让砚歌哑口无言。

    看来,他们是真的形同陌路了。

    不然,他怎么会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和自己说!

    砚歌无声喟叹,只觉得心里发赌,看着逐渐靠近陆宅的街景,她压抑再三,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执拗。

    “停车!”

    简严手一颤,方向盘都差点偏了。

    “啊?砚歌?还没到呢!”

    “不必送了,我就在这下车!”

    “这……大哥……”

    简严不知所以,不禁回头看着陆凌邺。

    “停吧!”

    自始至终,陆凌邺冷漠的态度都没有任何变化。

    他交叠的双膝上放着的资料,反而夺去了他所有的视线。

    砚歌深呼吸,扯了扯嘴角,解开安全带,“谢谢你送回来,不过下次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有些事我自有主张!”

    ‘嘭’的一声,砚歌下车,顺便用力的甩上了车门。

    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但面对陆凌邺那样漠然的态度,她有些接受不了。

    既然当初都说明白了,现在又何必来管她的闲事。

    退一万步讲,如果不是他陆凌邺的话,萧祁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步步紧逼。

    说到底,她都是个炮灰啊!

    砚歌下了车,夜晚的清风微凉,她双手环胸,一身职业装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路灯下,身影被拉得很长,清风徐徐,偶有落叶。

    昏黄的路灯下,砚歌这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和孤寂。

    事到如今,她真不知道当初选择和少然形婚是对还是错。

    身后的劳斯莱斯依旧停在路边,晃人的车灯一直打在砚歌的身上。

    车内,陆凌邺如鹰隼锐利的眸子紧凝着砚歌的身影,指尖微紧。

    “大哥,你要下车么?”

    简严出于好心的询问一句,结果……

    “再多嘴,就滚去非洲支援!”

    简严一怔,苦哈哈的回头,“大哥,我错了!”

    陆凌邺冷然的眸子划过厉色,“明天把叶澜转到行政部门,将她手中所有i.u的文件,全部交接给砚歌!”

    “啊?大哥,这样不好吧?叶澜和叶少……”

    “照我的吩咐做!如果她不服,就按照辞退处理!”

    “……”

    简严暗中咂舌,他终于知道,顾砚歌在他们家大总裁的心里有多么多么的重要了。

    叶澜可是叶景彦的表妹啊。

    虽然是表的,但也比外人强。

    现在,总裁直接对叶澜开刀,想必也是因为今晚上她的做法,触怒了总裁的底线了。

    只是……

    若叶景彦对此事有微词的话,他该怎么解释呢!

    麻痹!

    不用想也知道,这种事如果真的被叶景彦拿出来说道的话,他简严肯定是第一个被‘传讯’的人!

    命苦啊!

    这年头,做人难,做个高级助理更难啊!

    砚歌一个人徐步走在深幽的马路边,莫名感觉一阵惆怅。

    她明白自己和陆凌邺的关系,如今是最好的结果。

    可心里的不舍和牵挂还是揪紧了她的一颗心。

    特别是面对陆凌邺近来如此冷漠的态度,她有口难言。

    身后的车灯将空气中的浮游照射的斑迹点点。

    空气压抑,夜色寒凉。

    ‘哔哔’——

    喇叭在身后尖锐的响起,砚歌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是……陆凌邺授意简严按喇叭的?!

    砚歌像个小女生一样,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让她的心狂跳不止。

    只是……

    “媳妇儿?你的车呢?”

    陆少然的突然出现,惹的砚歌倏地泛起了轻嘲。

    果然,还是想太多了。

    砚歌歪头看着骚包的兰博基尼中,陆少然那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失笑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媳妇儿?问你话呢!吓傻了?”

    向来不正经的陆少然捏着砚歌的下巴就将她的脸蛋扭到自己面前。

    砚歌吃痛,不客气的拍掉他的爪子,“车在公司!”

    “为啥不开啊?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夜路,你不怕遇见鬼?”

    陆少然发动引擎,跑车独有的轰鸣声吵得砚歌脑仁疼。

    “就你废话多!”

    陆少然撇撇嘴,“媳妇儿,看你那一脸的落寞,该不会是小叔虐待你吧?我刚才看见小叔的车开走了,咋地了?你俩吵架了?”

    被陆少然如此一问,砚歌更加心浮气躁。

    她侧身靠在椅背上,望着开车的陆少然,打趣:“如果我说小叔虐待你,你打算怎么帮我?”

    闻言,陆少然眨巴着风流的桃花眸,“为啥要帮你?小叔虐待你,肯定说明你做的不好!依我对小叔的了解,他可没那个米国时间去虐待下属!”

    砚歌:“……”

    完全没办法聊天了!

    ……

    回到陆宅,虽然是与陆少然一起,但砚歌还是止不住的心情低落。

    这个称不上家的地方,和她真的是格格不入呢。

    “媳妇儿,求你个事呗!”

    陆少然将车入库,没等砚歌下车,就开始阻断了她的动作。

    “啥?”

    砚歌挑着细眉看着陆少然,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直觉上没好事。

    “内个……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我现在有求于你,你不会不帮忙的哈?”

    陆少然跟砚歌打太极,而后者则冷笑,“有屁就放,是不是跟季晨有关?”

    言毕,陆少然立马比划着大拇指,“媳妇儿,你真棒,一语中的!”

    “滚!少给我戴高帽!你明天开始就要去上班了,怎么现在还有心思去讨好季晨?”

    陆少然叹息,细白的指尖摩挲着方向盘,“媳妇儿,我也不想啊,问题是……明天是季晨的庆功宴。你也知道,他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拿到了影帝,这庆功宴非同小可啊!我俩的关系现在被很多媒体渲染的太疯狂,爷爷那边听说已经有动作了。我担心对季晨不利,所以……”

    “所以,你想在庆功宴上带我过去,顺便在媒体面前,表演一出夫妻和睦恩爱如初的样子?”

    不等陆少然说完,砚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陆少然的眸光瞬然晶亮如此,“媳妇儿,这么说你同意了!”

    “……”

    砚歌幽幽叹息,对于陆少然这样的请求,她还真的没办法开口拒绝。

    “明天什么时候?”

    陆少然满脸笑意,“明晚7点,翰宫酒店!”

    “嗯,那我明天下班你来接我吧。”

    “媳妇儿万岁!”

    陆少然笑得格外歼诈,砚歌则嫌弃的瞪了他一眼,“这话你留着跟季晨说吧!”

    ……

    翌日。

    早上八点,砚歌就已经安稳的坐在工位上准备开始工作。

    少顷,原本安静的办公区内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砚歌诧然的望去,就见一身雪白针织长裙的叶澜脸色不佳的走了过来。

    而她走过的地方,其余的助理和秘书则窃窃私语着。

    砚歌不解,眸子恰好对上叶澜,就发现她似乎正怒目着自己。

    “顾砚歌,你真是好手段呢!”

    眨眼间,叶澜就站在了砚歌的面前。

    她口吻不屑,伴随着讥讽,砚歌有点懵。

    “我怎么了?”

    平白无故被叶澜诋毁,砚歌也很是不高兴。

    “呵,这还真是笑话,你竟然问我怎么了?顾砚歌,我若早知道你是这么工于心计的女人,当初一定不会给你任何表现的机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