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暖婚私宠,总裁小叔请放手 > 072:陆凌邺,你必须和黄安琪结婚

072:陆凌邺,你必须和黄安琪结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老大,你看见了,这兔崽子诚心想气死我啊!你说这让我怎么和老黄交代?”

    “你自己应下的婚事,怪得了谁!”

    陆凌邺冷言冷语,要不是他离得远,恐怕老爷子真的会把拐杖甩他脸上。

    “老三,你少说两句吧,爸也是为你好。”

    闻此,陆凌邺薄唇微哂,“既然是为我好,那就别乱点鸳鸯谱,我心里有人了!”

    陆凌邺坚决的态度,顺然就引起了陆子荣的好奇,“老三?有人了?哪家的姑娘?”

    可见,陆凌邺的婚姻大事,在陆子荣等人眼里,是多么的令人激动。

    饭桌上,大家的眼神都凝聚在陆凌邺的身上。

    然而,这位爷说完之后,便不打算在开口,反而优雅的开始用餐。

    这可急坏了陆子荣和陆老爷子。

    “老三,你……”

    “嫂砸,快来吃早饭啊!”

    说话间,砚歌恰好从楼上走下来,同桌的陆雨菲一看到她,连声呼唤。

    顾砚歌甫一出现,黎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起的这么晚,这要是让你给我们准备早饭,恐怕我们一屋子人早被饿死了。”

    黎婉的刻薄似乎总是在砚歌出现的时候表现的恰到好处。

    陆子荣睨了她一眼,眼底也泛着不悦。

    “爸,妈,爷爷,我先去上班了!”

    顾砚歌从没打算和他们同桌共餐。

    且不论她婆婆的脸色就够她发堵的了,今个儿的桌上还有陆凌邺在呢,她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持冷静。

    “过来,一起吃吧。”

    顾砚歌走下楼梯,刚要走向玄关,谁知陆凌邺一开口,顿时让好几个人都变了脸色。

    “小叔,我……”

    “吃了饭和我一起去公司!”

    陆凌邺这样不容拒绝的态度,让顾砚歌骑虎难下。

    她站在原地踌躇着,而雨菲早已经颠颠跑过来,拉着她说道:“嫂砸,就一起吃嘛!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小叔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当给他个面子呗。”

    顾砚歌看着雨菲,结果这丫头就对她暧昧的眨了眨眼。

    “砚歌丫头,过来一起吃吧,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生分。黎婉,你也是的,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儿媳妇,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当恶婆婆?”

    “爸,不是这样的!你看看她有哪一点身为人妻的自觉?少然现在整天不见人影,说到底不还是她这个媳妇做的不到位,抓不住老公的心吗?”

    “好了,我看砚歌和少然好着呢,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哪用得到我们这些外人插嘴。都坐下,吃饭吧。”

    相比较而言,陆老爷子的话还是非常有震慑力的。

    顾砚歌拗不过,也只能坐在桌旁味同嚼蜡的吃起了早餐。

    ……

    从陆家离开后,顾砚歌不得已只能和陆凌邺同坐一车。

    两个人同时坐在车后座中,好奇的简严更是不停的从倒车镜里看着他们诡异的场面。

    一路无言,宽敞的车厢内,只能听到简严转方向盘的声音。

    i.u楼下,顾砚歌和陆凌邺一同下车。

    两人同时出现在公司楼下的场面,又时值上班时间,必然被不少员工同事捕捉个清楚。

    三十二层,顾砚歌走在陆凌邺身后,刚刚出了电梯,前台的同事就喊道,“砚歌,有你的花。”

    花?

    走在前面的陆凌邺恍若未闻般,径自走进了办公室。

    可莫名的,顾砚歌觉得……大总裁的背影有点僵硬,好像生气了呢。

    摇摇头,甩掉莫名其妙的担忧,走到前台,看着精美包装的玫瑰花盒,有点失神。

    “砚歌,是谁送给你的啊?是不是陆少?”

    前台同事八卦的询问着,而顾砚歌则扯了扯唇角,“嗯!”

    她看似默认的回应,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束花究竟来自于谁。

    多么讽刺啊。

    已经过了这么久,他竟然还会在这样的日子里给她送来玫瑰鲜花。

    也正因为这样,顾砚歌才惊觉,六年前的今天,是她和裴云景在一起的日子。

    可惜,他们只在一起过了第一个恋爱周年,接下来的五年时间,便是天各一方。

    砚歌抱着花束回到工位,毫无眷恋的将花束放在了桌下。

    又何必呢。

    都已经订婚的人,又给她安排这样的情节,徒增烦恼罢了。

    “进、来!”

    电话扩音器响起,陆大总裁冷硬的声音传出,隔着电话顾砚歌都感觉到浓重的寒意。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推门而入,顾砚歌眸光闪了闪,“小叔,有事?”

    老板台前的陆凌邺,狂傲的睨着她,“过来!”

    顾砚歌认命似的走过去,“大总裁,请吩……喂,这是办公室!”

    陆凌邺一把就将砚歌拽到怀里,强迫她坐在自己腿上。

    这暧昧的姿势,真是让人分分钟把持不住呢!

    顾砚歌想起身,但腰际却被陆凌邺狠狠搂着,完全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谁送的?”

    陆大总裁冷声询问,顾砚歌一晃神,正想着要不要胡诌,结果就被陆凌邺看穿了,“别说是少然,他不可能。”

    顾砚歌:“……”

    幽幽叹息了一声,“是……裴云景。”

    陆凌邺冷飕飕的眯着眸子,“丢掉!”

    顾砚歌叹息,“嗯,知道了!”

    得到她的回答,陆凌邺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偌大的办公室内,顾砚歌坐在他的腿上,浑身紧绷的像是一根弦。

    “要是没别的事,我……我先出去了。”

    对于她和陆凌邺突然回暖的关系,顾砚歌还是有些诚惶诚恐。

    她依旧心存挣扎,可另一方面却贪恋不已。

    感情中,最折磨人的就是人心。

    而现在,顾砚歌也正在经历着。

    ……

    从办公室出来后,刚刚平静了心情的砚歌,手机就响了。

    ‘放弃自由,喜欢两个人……’

    顾砚歌拿起一看,顿时小脸一凛,“喂……”

    “砚歌,在忙麽?”

    “嗯!”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顾砚歌只能轻声应和。

    “今天有时间吗?”

    电话那头,裴云景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润好听。

    可是在顾砚歌耳里,则显得异常讽刺。

    “裴云景,我最近都没时间,我……”

    “砚歌,你先别着急拒绝我,今天找你并没有别的意思,而是……想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

    闻言,顾砚歌诧然,“老朋友?谁?”

    “如果方便的话,中午我去接你,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顾砚歌沉默着,而电话那头的裴云景也并未着急,安静的守在另一畔等着她的回复。

    沉思了片刻,砚歌叹气,“好。但我希望是真的有老朋友!”

    “嗯,一定。中午见!”

    挂断电话,顾砚歌怅然所失般幽幽叹息。

    造化弄人,世事无常啊。

    ……

    午休时间,裴云景的电话如期而至。

    顾砚歌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下了楼。

    i.u大厦的楼下,裴云景的宝马车依旧的停在门前。

    顾砚歌为难的蹙眉,步履沉重的走了过去。

    “哇,快看,那不是顶替了叶澜的顾砚歌吗?”

    “可不是嘛!有后台的人,果然待遇不一样呢,听说今天早上她是坐着总裁的车过来的。”

    “咦,那个车里的人是谁?好像不是陆少吧?”

    同事间的窃窃私语,让顾砚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现如今因为叶澜的事,她在i.u可谓是风云人物了。

    这一切,都是拜陆凌邺所赐!

    真不知道该感谢他还是埋怨他了!

    裴云景看到顾砚歌,立马殷勤的下了车,“砚歌!”

    “你、好!”

    客套的寒暄一声,连顾砚歌都觉得他们这样的关系简直是太尴尬了。

    不出意外的,裴云景眉目一僵,显然对顾砚歌的生疏有些受伤。

    “上车吧。”

    待裴云景为她拉开车门,顾砚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倾身坐了进去。

    宝马730离开路边后,另一头正坐在车里啃着汉堡的简严立马噎住了。

    娘也!

    他看到了什么?

    顾砚歌坐上裴云景的车走了?!

    快去报告总裁!

    车上,裴云景不算专心的开着车,以至于他的方向盘都打滑好几次。

    “砚歌,这几天还好吗?”

    裴云景没话找话的询问着,趁着红灯的机会,他的眸光立时凝聚在砚歌完美无瑕的侧脸上。

    顾砚歌垂眸,拢了一下耳边的发丝,“还好。”

    “早上的花,收到了吗?”

    提及此,顾砚歌想了想,便说道:“裴云景,以后不必送花了。要知道,你这样只会给我增加无谓的麻烦。”

    “砚歌,别误会,我只是想纪念一下……而已!”

    听到裴云景如此低沉的声音,她心里微酸,“云景,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

    “砚歌,什么都不必说了,我懂,我都懂。如果我这样做,给你带来麻烦的话,我以后……会收敛!但,你能不能当我像普通朋友那样对待,不管如何,你真的忍心将过去的一切都抹掉吗?甚至连做朋友的机会都不给我?”

    裴云景的脸上实实在在的露出了难掩的痛苦。

    而他越是这样,顾砚歌越是想逃。

    因为知道过往有多么残酷,所以才不想再次深陷其中。

    顾砚歌双眸微阖,低垂着眼帘敛去了所有的表情。

    她的沉默,让气氛低迷许久。

    约莫二十分钟后,裴云景带着砚歌来到了一家名为‘富港酒楼’的地方。

    “到了。”

    裴云景下车,并亲自为顾砚歌拉开车门。

    在他看似绅士的举动下,实则是私心的想要靠近她而已。

    富港酒楼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正值中午饭点,来来往往的食客络绎不绝。

    顾砚歌跟着裴云景一路上了三楼的包厢,刚打开门,里面就有一个黄色的身影走过来,顺便还不客气的喊道,“顾砚歌,你大爷的!”

    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句,砚歌不假思索的还嘴,“你大爷!!”

    “哟,几年不见,你脾气见长啊。”

    两人对骂一通,顾砚歌定睛一看,这才惊呼,“林小雨?”

    “咋地啊?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当了少奶奶,就不想理会我们这些穷人了?”

    顾砚歌失笑,忍不住上前和林小雨抱在一块,“别扯淡了!好久不见,小雨!”

    林小雨,顾砚歌上学期间最好的朋友。

    后来因为她发生了意外,所以斩断了与所有人的联系,自然也包括她的这位死党。

    富港酒楼的包厢中,顾砚歌和林小雨手拉手坐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而一旁的裴云景则安静的看着她们,唇角一抹温雅的浅笑。

    “砚歌,你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这么多年都不跟我联系。这次要不是我偶遇裴云景的话,我可能还找不到你呢。”

    林小雨抱怨着,圆圆的脸蛋上尽是不满。

    她和顾砚歌同岁,却天生一张童颜。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童颜*,说的就是林小雨这样的人。

    两人热络的攀谈,时间也过的很快。

    午休时间结束后,由于顾砚歌需要回公司,这才依依不舍的和林小雨告别。

    车上,砚歌心情不错,连带着对裴云景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裴云景,谢谢你!”

    闻言,他转眸睨着顾砚歌,“不必和我道谢,都是我应该做的。”

    顾砚歌:“……”

    裴云景这样的态度,总是让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过境迁的道理,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

    回到i.u总部,顾砚歌脚步轻快的上了三十二层。

    电梯方打开,眼前出现的曼妙女子,就让顾砚歌觉得有点恍惚。

    “咦,你是……顾砚歌?”

    电梯口,正在等电梯的黄安琪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她的出现,如一记闷拳狠狠砸在了顾砚歌的心上。

    她记得,这女人曾经让她称呼过‘小婶’!

    顾砚歌小脸微僵,“你……你好!”

    “砚歌,你看你,怎么这样生分呢。再怎么说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没必要这么生疏了吧!”

    黄安琪确实很美,尤其是她满面笑意美目流转时,更是美得透彻玲珑。

    砚歌微微垂眸,敛去眼底的落寞,“黄小姐……说的极是,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去工作了!”

    正打算错身而过之际,黄安琪却叫住了顾砚歌,“你等等!”

    顾砚歌回头,“嗯?”

    黄安琪热络的走到她身边,自然而然的挽着她的臂弯,“砚歌啊,今晚上我和你一起回陆家吧。我好久没来g市了,也不知道陆伯伯怎么样了。”

    “额……”

    对于黄安琪这样熟络的态度,顾砚歌万般的不适。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身份,她都下意识的想和黄安琪拉开距离。

    “怎么了?是不是不方便啊?”

    黄安琪睨着顾砚歌,见她面露难色,忍不住追问。

    “也不是,今晚我恰好有些事,如果你想去陆宅的话,不如让小叔送你吧。我真的还有事……”

    顾砚歌婉拒,黄安琪虽不解,但也只能放她开,望着她的身影拧眉不悦。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侄媳妇儿。

    等她成为她的小婶后,一定要好好告诉她,什么是为人晚辈该有的礼貌。

    转瞬间,黄安琪撇嘴,随后就兴高采烈的踏着高跟鞋离开了三十二层。

    反正,这一次她来g市,一定要将她和陆凌邺的婚事敲下来。

    有陆伯伯做后盾,她才不怕。

    ……

    傍晚,临近下班。

    顾砚歌坐在工位上磨磨蹭蹭的不愿离开。

    一想到黄安琪会去陆宅拜访,她怎么都觉得别扭。

    看着时间慢慢滑过,顾砚歌依旧呆坐着。

    ‘放弃自由,喜欢两个人……’

    手机突地响起,吓得砚歌抖了一下。

    她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姓名,顿时笑弯了嘴角,“喂,小雨?”

    “陆太太,请问您在忙什么呢?”

    同样身具雅痞气质的林小雨,哪怕和顾砚歌五年未见,但也没有半点的生疏。

    闻言,顾砚歌如实说:“正准备下班。”

    “嘁,文化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哈。下班就下班还准备什么?晚上有没有空啊,咱俩出去吃个饭吧。中午有裴云景在,我看你也挺不自在的,今晚上就咱俩,好好聊聊这些年的事。”

    “好啊!”顾砚歌欣然答应。

    真是峰回路转。

    和小雨出去吃饭,总比回到陆宅那个格格不入的地方要强太多了。

    ……

    顾砚歌驱车来到林小雨事先预定好的法国餐厅。

    入内张望之际就看到林小雨真臂高呼,“砚歌,在这里!”

    如此优雅文静的地方,也就只有林小雨能给人一种大街上买菜的即视感。

    顾砚歌莞尔,走到林小雨的对面坐下,笑意不减,“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这么泼辣!”

    “啧,怎么说话呢,我这是真性情!充分说明我在这炒蛋的社会,依旧保持着出淤泥而不染!”

    顾砚歌:“……”

    她果然没变,还是那个有什么说什么的林小雨。

    半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了,擦了擦嘴的林小雨这才神秘兮兮的问道:“砚歌,你如实招来,当年你到底去哪了?怎么一夜之间就不知所踪,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还有裴云景……”

    “小雨!”顾砚歌打断了她的话,沉默了片刻,才摇头失笑,“算了,都过去了。”

    “毛的过去了!砚歌,你怎么还是这个德行,所有的事都习惯性的藏在心里,你就不怕自己得抑郁症啊。”

    对于林小雨的挖苦,顾砚歌知道是好意。

    可有很多事情,连她自己都不愿意回想,更遑论是脱口告诉别人。

    砚歌纤长的睫毛微颤,端着奶茶轻抿,却绝口不提过往。

    见此,林小雨非常无奈的敲了敲桌子,“喂喂喂,问你话呢。你要急死我是不是!”

    “小雨,等我想说的时候,肯定会告诉你,先不要问了吧。”

    “你……哎,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裴云景订婚的事?”

    顾砚歌轻轻点头,“知道,他的订婚宴,我有参加!”

    “卧槽!你疯了啊?顾砚歌,当初你和裴云景有多么羡煞旁人啊,你俩怎么就能走到这个地步?”

    “都过去了!”

    又是这样一句敷衍的话,林小雨彻底炸毛了!

    “呸!顾砚歌,你看你现在这德行。整个人没精打采的,我听裴云景说,你嫁给陆家大少爷了?那厮据说不是个gay吗?这你都能忍?”

    林小雨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顾砚歌耳膜都嗡嗡作响。

    她瞬也不瞬的看着林小雨一脸不忿的样子,忍不住打趣,“裴云景还告诉你什么了?”

    林小雨幽幽一叹,“砚歌,我怎么觉得裴云景对你还是余情未了呢。有件事我也不打算瞒着你,其实这次我们能重逢,那是因为裴云景亲自找到我,并且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所以我才来的啊。”

    “嗯?”

    顾砚歌惊诧,林小雨则忙不迭的点头,“是这样,你不用怀疑。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b城,是裴云景千方百计的找到我,所以我就来了!”

    “你在b市?”

    “嗯,都去了两年了!”

    说到这里,林小雨的脸色莫名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

    顾砚歌并未多想,心里却波动极大,“这么说来,你并没有偶遇裴云景?”

    “当然没有,我在b市,他在g市,我哪辈子能偶遇到他!再说了,当初你离开之后,裴云景就到处找你,还三番五次跑来求我,以为我知道你的消息呢。说实话,我是觉得不管怎样,你既然能狠心离开,那就足以说明裴云景没有值得你留恋的地方了。我想通这一点之后,哪还能给他好脸色看。加上毕业后我就走了,这次他要是不出现的话,我早就忘了他这个人了!”

    林小雨护短,特别明显的护短。

    她说的是实话,而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顾砚歌听了后,颇受触动。

    不禁开口,“小雨,谢谢你的理解。”

    “得了吧!顾砚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你心里的小怪兽呢?又藏起来了?”

    “哈哈,林小雨,你就不能淑女一点嘛!”

    “呸,淑女是什么!没见过,好吃吗?”

    重逢知己,顾砚歌心里高兴之余,也更加珍惜。

    她的朋友本就不多,而且上学的时候,大多的时间都和裴云景腻在一起。

    那时候,学校里很多女生都对她充满敌意。

    唯独同寝室的林小雨,嫉恶如仇,性格泼辣,却和她成了闺蜜。

    五年前发生的事太难以启齿。

    否则,她也不会舍得丢下所有人,孤身上路。

    许久未见,且没有旁人在场,顾砚歌和林小雨一直聊到了餐厅关门才离开。

    门外,星辰依旧,街道冷清。

    砚歌,我明天就要回b市了,不过你放心,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可能过段时间我就会回来的。”

    “回来?”

    顾砚歌站在林小雨身边,看着她突然怅然的神色,感觉有点古怪。

    “嗯,在b市那么久,也没混出什么名堂,也是时候回家了。”

    “小雨,你没事吧?”

    林小雨一惊,登时收敛了不该有的神色,“嗨,我能有什么事,这不是悲春伤秋麽,我应应景!”

    “真的没事?”

    顾砚歌对于林小雨的关怀毫无保留,而林小雨更是没心没肺的傻笑,“当然!别废话了,快回家吧你。如今你可是豪门少奶奶,我这个屁民可不敢耽误你回家的时间。”

    ……

    与林小雨告别后,已经是晚上11点了。

    顾砚歌慢悠悠的开车回到陆宅,本以为应该冷清寂静的宅院里,此时却依然灯火通明。

    才走进玄关,里面传来的爽朗笑声,显得那么热闹和谐。

    顾砚歌的步伐顿了顿,有些进退两难。

    “咦,是不是砚歌回来了?”

    黄安琪的声音传来,她浑身一僵。

    竟然还没走?

    赶鸭子上架般,顾砚歌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但见,客厅内坐满了人,公婆均在,就连一天一夜不见人影的陆少然也回来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陆凌邺也赫然在座。

    此刻,顾砚歌就像个外人一样,站在门口略显局促尴尬。

    好在,陆少然立马起身,“媳妇儿,加班到这么晚啊。快过来。”

    有陆少然的解围,倒是缓解了顾砚歌的几分不适。

    她随着陆少然的带领,安静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此时,顾砚歌轻轻抬眸,打量着众人的表情,说不上为何,她竟觉得自己特别的多余。

    不管是公婆还是陆老爷子,各个笑逐颜开。

    余光不经意间略过陆凌邺,这才发现他竟也看着自己。

    顾砚歌脸颊一红,连忙扭开视线。

    “安琪啊,这次过来,就住下吧。g市有不少名胜古迹,风景怡人,到时候让老三带你去逛逛。”

    陆老爷子发话了,显然这个儿媳妇,他很是满意。

    陆子荣也点头附和,“是啊,安琪这丫头从小就喜欢跟着老三,正好趁此机会,和老三也培养培养感情,能把婚期定下来是最好了。”

    “没错,老三,你听到没?说你呢。”

    陆老爷子语气不善,对于陆凌邺他心里真是又爱又恨。

    话题终于绕到了陆凌邺的身上,就连黄安琪也是一脸羞涩的看着他。

    婚事都被摆在台面上了,她想:枭哥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奈何,冷硬如寒铁的陆凌邺,在众人期翼的神色中,凛冽的说道:“明天要出差,没时间!”

    “兔崽子,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娶妻生子重要?”

    陆老爷子的脸气得涨红,厉声一喝,客厅内所有人都噤声了。

    陆凌邺面不改色的看着众人,最后一抹的余光似乎落在了顾砚歌身上,“我会娶妻,也会生子,但不是她!”

    言毕,黄安琪的脸蛋惨白一片,而砚歌则尽量的低头,努力降低存在感。

    陆凌邺一定是疯了。

    他刚才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赤luo浓烈,这么多人的场合,他就不怕引火烧身?!

    “你放屁!反正你的妻子,只能是安琪。这丫头为了等你,都蹉跎了好些年,你一个大男人,也忍心这么辜负她?!”

    “邺哥,我……我哪里不好?”

    黄安琪楚楚可怜的看着陆凌邺,不管之前他如何拒绝自己,但从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对过。

    现在,她孤身一人跑到g市,目的再明显不过了。

    可他竟一点颜面都不给,就这么直截了当的回绝,也太伤人了。

    “安琪啊,你别听他胡说!这小子就是诚心气我!”

    陆老爷子心疼的看着黄安琪,这丫头他从小就喜欢的紧。

    此刻见她泫然欲泣的样子,更是心疼的不行。

    “爸,我说的是实话!”

    陆凌邺冷硬的态度丁点没有缓和,就连砚歌都不禁觉得他太冷情了。

    黄安琪到底是个脸皮薄的娇娇女,被这样拒绝,恐怕会受不了吧。

    “陆凌邺,你……”

    “陆伯伯,我……有点累了,想去休息!”

    黄安琪突地打断了陆老爷子的话,她懂得进退,这样的场合下,如果再讨论下去,对她没有半分的好处。

    “好好好,那你先去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张嫂,带安琪去卧房。”

    “是,老爷!”

    黄安琪离开后,客厅内的气氛降至冰点。

    黎婉非常不悦的看着砚歌,忍不住嘀咕,“真是个扫把星,其乐融融的场面都被你给毁了。”

    “妈,说什么呢。这和我家砚歌有啥关系,你别迁怒于她。”

    “哼。什么叫迁怒,难道不是吗?”

    陆少然和黎婉争执着,而陆老爷子额头上青筋直跳,蓦地冷喝,“都给我住口!”

    瞬时,客厅内鸦雀无声。

    “老三,我告诉你,老头我这辈子就认安琪这个三媳妇,你就算不喜欢她,也必须跟她结婚!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陆老爷子下了最后通牒,旋即起身直接离开。

    对于他的愤怒,陆凌邺不以为意。

    他稳如泰山的坐在沙发上,指尖捏着烟卷,望着陆老爷子离去的身影,轻轻吸了一口。

    “老三,你说你也是的,就算你真不喜欢安琪,那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吧。人家一个小姑娘,跑到这里不就是为了你吗?你怎么情面都不讲?”

    陆子荣一副大家长的姿态说教着,而陆凌邺浓密的剑眉微拧,睇着陆子荣似笑非笑:“我不喜欢黄安琪!这次,没有的当着她的面!”

    “诶,你这……简直不可理喻!老三,你就不能懂点人情世故吗?”

    这番话,顾砚歌听的格外熟悉。

    当初,她就此事还跟陆少然讨论过。

    “爸,你别逗了。小叔人中之龙,懂人情世故有啥用。”

    果然,嘴欠的陆少然在顾砚歌回想之际,不假思索的旧话重提了。

    “你闭嘴!有你什么事!”

    陆子荣喝斥着陆少然,场面极度不和谐。

    “得!我这是池鱼,被你们殃及了!那我不说了,你们慢慢聊,我抱着媳妇儿睡觉去了!”

    陆少然不正经的拉着砚歌起身,他本没多想,但不知为何,说完这句话,他感觉客厅内的温度好像有点低。

    “张嫂,把空调关一下,咋突然这么冷呢。”

    顾砚歌抿着嘴,红着脸,要不是有陆子荣和黎婉在场,她可能真的忍不住要笑出声。

    就陆少然这点小伎俩,在陆凌邺面前恐怕连小丑都算不上。

    两个人假意恩爱的上了楼,黎婉在陆子荣的眼神示意下,也起身离开。

    彼时,客厅内就剩下陆子荣和陆凌邺两兄弟,他们目光交汇陆子荣说道:“老三,你说实话,真的不能接受黄安琪?”

    “嗯!”

    陆子荣狠狠的皱眉,“哎,你要考虑清楚啊。黄安琪家里在b市不亚于我们家在g市的地位。这次你若和她结婚,对我们家来说有益无害!”

    陆凌邺面无表情,“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那就应该懂,身在咱们家,婚姻大事没有自己做主的权利!谁都看得出来,黄安琪是铁了心想嫁给你,而他爷爷和咱爸还有过命的交情,就算你手腕再硬,你拧得过大腿吗?”

    陆子荣说的是事实,陆凌邺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冷厉异常。

    “你们做不了主的事,不代表我不行。”

    “你……哎,三儿,你怎么就不懂呢。咱爸这是在还人情呢。其实黄安琪那丫头配得上你,长相也不错,出身也好……”

    “既然她这么好,你自己留着吧。我,没兴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