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1章 前世篇黄雀在侧

第1章 前世篇黄雀在侧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西凉荣昌七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这一年下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雪,本该是“瑞雪兆丰年”的兴奋,整个帝都却弥漫着一股子压抑的氛围,连过年的喜气都不能冲淡。

    帝都的菜市口都被鲜血给浸红了,混合着大雪的血水流入地下,附近居民从井里提上来的水都是红色的。大雪融化后的一段时间里,整个曲江的水都带着腥味。

    西凉荣昌七年,关雎宫。

    昔日车水马龙,一片威严的关雎宫,此刻门可罗雀。在皑皑白雪里,像一座死城。

    青染穿着微微发旧的大宫女服饰,一边搓着手,一边迅速地跑向大门口。

    关雎宫的南门外传来几声节奏起伏的猫叫声,青染轻轻的在南门的大门左侧敲了三下,南门的大门右侧也响起了同样的三声。

    青染悄悄的打开门,看见门外披着带着白色帷帽,披着白色狐皮大衣的恍若神人的苏夜。青染伸出头,左右仔细的看了看,又悄悄的对苏夜说,“苏公子,这边。”

    苏夜随着青染进了门,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紧张却行为举止都看不出丝毫差错的青染,不禁心底暗暗佩服。看见对方眼中的严肃,苏夜说到,“放心吧,青染姑娘,我都打点好了,用轻功潜进来的,没有落下任何的痕迹。”

    “那就好。”青染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包袱打开,拿出了一双自己穿的绣花鞋,不过不同于平常的绣花鞋。这鞋脚底却是用木头做的,有半指厚。鞋底自下而上逐渐增大到了一定的尺码。鞋的旁边是长长的流苏,鞋的左右两边各有两对。

    青染不好意思的说到,“苏公子做事,自是让人放心。主子说你肯定是通过轻功过来的,后面还有硬仗要打,可不能让公子你现在就疲惫了。只好劳烦您穿上这鞋子,走在奴婢的脚印上。”

    苏夜会意点了点头,一把接过鞋子,直接将自己的脚伸进去,穿上后系好了流苏。

    青染看着苏夜穿好鞋后在那里愣了愣,心底不禁暗暗的叹了叹气,“苏公子,主子还在等着,请随奴婢走吧。”

    “小烟,她,怎样?”苏夜动了动嘴,最后挤出了这几个字。

    青染听到这句话面上一片苦痛,眼泪直流。粗鲁的擦了擦眼泪,青染说到,“主子就是太好了才不正常。陌氏和云氏九族抄斩的消息传过来,小姐就愣了愣,然后和没事人一样。公子也知道主子和将军关系不太好,可是,小姐有多在乎夫人和箬公子,苏公子不是不清楚啊。小姐这是苦在心底啊。”

    苏夜听完青染的话,眼眶微红,低下头,看着路,没有说话。

    “奴婢求苏公子劝劝小姐,就算哭出来一下也好啊。”这个平常一脸严肃的大宫女,如今像个孩子一样,哽咽的说到,“如今,小姐能听进去话的,恐怕只有公子你了。”

    “我会的。”

    不一会儿,两人匆匆来到了正殿。苏夜看见落心殿里都点满了蜡烛,照的整个大殿透亮。这样寒冷的冬日,没有一个火盆的落心殿,陌涵烟却穿着夏日炎热季节的火红色的衣服,对着铜镜,轻轻的描着眉毛。

    苏夜看见那身衣服,万千思绪上了心头。

    陌涵烟回首,看着愈发带着几分不是人间烟火的苏夜,只觉得心头希望沉重,握着的木梳上的手指,愈发用力。

    两人目光交汇,前尘过往似云烟划过,陌涵烟对着苏夜轻轻一笑,下一秒却发现自己脸上的湿意。

    “小烟。”苏夜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青染悄悄地退了出去,关上了大门。

    “我这身装扮,如何?”陌涵烟转过头,迅速抹点了脸上的泪水。素手清扬,慢慢的在自己眉心描着花,不疾不徐的问到。

    “很好看。”

    陌涵烟看着镜中的女子,无声笑了笑,墨色的眸子里神色难辨。缓缓的闭上眼睛,睁开后却满是坚决,展颜一笑,陌涵烟起身,缓缓地走到了苏夜面前,右手食指伸出,抬起苏夜的下巴,问到,“你说,娶我,可好?”

    “好。”

    “不怕连累苏氏九族?”陌涵烟右手改为捏着苏夜的下巴,脸贴近苏夜。唇与唇之间距离不过几厘米,苏夜都能感觉到陌涵烟嘴角的热气,心似乎要跳出胸膛。

    “我已经被苏氏从族谱出名了。”苏夜却像个孩子得到了一直诉求的东西一样高兴,笑到,“只要你还要我。”

    陌涵烟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一把推开苏夜,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吼道,“你这个傻瓜!我不过是利用你的,你不知道吗?”

    苏夜只是慢慢的走近,抱着陌涵烟,将陌涵烟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轻轻的抚着陌涵烟的背,温柔的说到,“没关系的,小烟,只要你愿意见,我,怎么都没关系的。能让你利用,也好。”

    ”我最怕的,是连被你利用的资格都没有了。”

    听着苏夜的话,前尘如云烟划过,陌涵烟双手紧紧抓着苏夜身上的衣服,无声的流泪。

    “苏夜,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多好?”陌涵烟笑到,下一秒却满语悲凉,“可惜,没有如果。我们一直在犯着前人的错误,不听从前人忠言。”

    “小烟,人都会犯错的,这是人的天性。”苏夜说到,“有些事,不是个人能够左右的,你不要自责。难过就哭出来吧,小烟,你一个人承受太多了。哭出来,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青染守在外面,听着里面自家主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不禁看着青苑,却发现眼睛同样红肿的青苑此刻正抬头看着自己。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笑出了眼泪。两人也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信息:主子这么多天之后,终于哭了。

    哭够了,陌涵烟看着苏夜,问到,“你是怎么进来的?”

    “其实,是皇贵妃让我进来的。”苏夜叹了叹气,决定说实话,“确切的说,是她宣了懿旨让我进来看看她的。见过之后,和贺统领寒暄了几句才找了机会潜进来。如今整个帝都都在戒严,皇宫更是连只虫子都飞不进去。”

    “是吗?”陌涵烟不禁笑到,“我怎么忘了,这个时候,只有这位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烟。”苏夜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安慰陌涵烟,出口的却是这句。

    “没事。西陵绯色专宠于她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今天这一点不过是小儿科罢了。已经四年了,本宫早就看透了!”陌涵烟不雅的打了一个嗝,说到,“苏夜,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你想要做什么?”

    “什么事都可以?”陌涵烟笑到,“哪怕,会让你死。”

    “只要是你吩咐的,怎么都好。”

    陌涵烟却突然不敢提这个要求了,咬了咬牙,还是说到,“苏夜,帮我将婳姐姐带出去吧。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了。”

    “好。”

    “用你的生命保护她,可好?”

    “好。”

    陌涵烟让苏夜领着穿着太监衣服的“陌涵婳”走出了关雎宫,望着雪地上留下来的,只有青苑和青染的脚印,脸上是深深的愧疚与悲凉。

    “主人,遗玉公子能够安全出去吗?”青染有点担心的说到,“奴婢总觉得不安。”

    “今日的禁卫军统领是贺连成,贺琳琅皇贵妃的堂哥。可是,我却知道,贺连成真正动过心的人,只有阿姐,陌涵婳。当年帝都的宠妾灭妻之事虽然被压了下去,可是,谁都不知道,当年那件事只是一个表象,真正的妾可是过得好好的。”陌涵烟笑的残忍,“想必青怡已近将贺琳琅是当年西晋荣昌公主的证据摆在了贺连成面前了,不然,贺琳琅怎么会下懿旨让苏夜进宫?要知道,贺琳琅虽然单纯善良,可是事事却以西陵绯色为先的。”

    陌涵烟仰起头,将眼中的眼泪逼了回去,握紧了放在宽大衣袖里面的手,长叹一口气,说到,“希望青怡不要白白的牺牲。遗玉,陌氏与云氏九族,可就靠你报仇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青苑与青怡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在眼底看到了深深的担忧与伤痛,以及,仇恨。

    今年冬日的雪依旧下的很大,总觉得有着几分刻入骨子里面的冷。陌涵烟伸出手,看着在掌心好半晌才融化的雪花,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勾了勾,那几分笑意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了。

    苏夜,即便重新选择一次,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吗?

    似乎早就知道答案,陌涵烟闭上眼睛,任眼角的泪水滑落,然后被风吹干。

    苏夜,对不起。

    “站住,这谁呢?”门口的禁卫军突然拦住苏夜和随行的小太监,“我记得苏公子进门可是没有带着随从的啊。”

    “只是送在下出宫的小太监罢了。”

    “哟,这状元郎就是状元郎啊,弟兄们,瞧瞧这说话的样子。可惜啊,这细皮嫩肉的苏公子,如今可是连我们都不如的破落户啊。”旁边的禁卫军听了,忙跟着一块起哄。

    “放肆,”宫内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旁边的禁卫军一下子都焉了,正准备说什么,贺连成吼道,“如今正是关键时期,你们尽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打闹。老子请的人,你们也敢动,一个二个不想好了是吧。”

    禁卫军都连连称是,在贺连成的怒视目光中,滚回去值班了。

    “你这个小太监,叫你带路的,怎么带的?”贺连成吼道,刚准备一脚踹过去,在看到小太监的脸的那一刻,急忙收住了脚。苏夜忙暗地里扶了一把,以至于外人看不出来贺连成的失态。

    “走,切磋切磋。”贺连成一把拍上苏夜的肩膀,然后随手指着小太监,颐指气使的说到,“那个谁,快来给爷爷们准备好吃食。”

    三人刚刚走了一会儿,西陵绯色的青衣卫就来了。在门口刚刚询问一番后,突然接到消息,去找贺连成。

    “陌姑娘,你怎么样?”三人刚刚走到安全之处,贺连成那你关心的问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