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7章 西陵篇一眼沧桑

第7章 西陵篇一眼沧桑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个世上,有一个词,叫做“物是人非”;

    这个世上,有一种感觉,叫做“生不如死”;

    这个世上,有一个白,痴,叫做“西陵绯色”。

    在昏迷的那一瞬间,脑中闪过的,是像断翅蝴蝶一样,一身红衣从云台上落下的陌涵烟。那一瞬间,我却突然问我自己,我不是仅仅深爱自己怀中的琳琅皇后吗?心又怎么会这样痛?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是否还有一句,一眼一沧桑呢?

    再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青衣卫带到了昔日西凉皇室的密室,西凉开国皇帝秘密建造的逃命宫道,历代帝王口口相传的秘密之一。

    随行的青衣卫首领暗一告诉我,我已经昏睡了七天,这七天来,每到正午十分,我就会叫我废后的名字,说着各种梦话。

    我看着眼前仅剩的五个身上纷纷挂彩的青衣卫,不禁微微吃惊。

    西凉青衣卫,我西陵绯色一手训练出来的暗卫,什么时候这般落魄?又是什么时候,我西陵绯色要委屈的躲到这最后的密室?

    脑中闪过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可发生的那些事情,却让我如此陌生。

    那真的是我吗?真的是西凉帝王西陵绯色吗?

    我问道,废后是谁?

    暗一告诉我,废后是被株连九族的西凉陌氏,陌玉痕的嫡女,陌氏涵烟。

    听完这一句话,我却连手中拿着的玉玺都掉到了地上,暗一和其他四个暗卫连忙跪下来,大气都不敢喘。

    我只觉得头快要痛的炸裂了,忙示意他们走到一边去,让我静一静。

    我回忆着自改年号以来,荣昌元年到荣昌七年发生的事情。这七年来的记忆,如此熟悉又陌生。我却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七年来发生的故事。

    这真的是我吗?这些真的是一个帝王会做的事情吗?

    居然是贺琳琅,贺琳琅!!怎么可能,就算我想废了陌涵烟的皇后之位,也不可能让一西晋的公主做西凉的皇后的!怎么可能!!

    那七年来的记忆,就像一个明智的帝王一步又一步变得昏庸的历史,似乎每一日都在接近一个昏君的作为,前,朝后,庭,若不是早年打下的扎实基础,只怕早就乱的一塌糊涂!可如今这般,却也不过江河日下。

    我记起了,在朝堂上,不顾群臣劝谏,就连十几位大臣撞柱死谏都不改变决定的我。

    我记起了,回到长信殿(皇帝的寝宫)后,涵烟将金丝软甲递给我的无奈,还有我怒气匆匆的将金丝软甲丢弃时候脸上的震惊与痛苦;

    我记起了,大军出行之日,涵烟也是一袭红衣,带着后妃站在点将台下的担忧;

    我记起了,不顾前,庭,后,宫反对,将贺琳琅封为皇贵妃的时候,在太和殿仗杀的大臣与后妃的血,染红的大理石地面。

    我记起了,在我下令诛杀陌氏九族和云氏九族的时候,涵烟眼里的怨,毒与恨意。

    我记起了,那次贺琳琅劝我去宠,幸涵烟的时候,涵烟在关雎宫的落心殿中眼神里的空洞。

    我还记起了很多,最后却是定格在云台之上,已经有了身孕,肚子微微显怀的涵烟。那张脸上,却没有我熟悉的任何深情,哪怕就算是一点的在乎都没有的,而是那种毁天灭地的疯狂,就像她身上的那一袭火红的红衣。

    陌涵烟,还有孩子......

    似乎,这个世界的光一下子熄灭子,孩子,我和涵烟的孩子,我求了这么多年的......

    暗一告诉我,陌涵烟死后,西晋余孽带走了贺琳琅,一大批的大臣女眷受到了波及,死伤无数。

    古月言拿着先帝的遗诏,贺连成带着士兵,连同着流落在民间的皇子,曾经弥皇后的孩子西陵绯玉攻陷了皇宫,禁卫军全军覆没。

    如今听到这些,竟然觉得和我毫无关系。满心所想的,却是陌涵烟,当日西征西晋后,满心想要和陌涵烟风向喜悦的场景。

    记忆,却在那一刻,开始断线。

    我还记得当时在长信殿,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把玩着她的长发,笑到,”朕十分心思,九分西凉,剩下一分独独给你,如何?”

    我一直以为,我的皇后,陌涵烟,永远都不会受伤。任何时候,都会挺直腰板,扛过一切的风雨。她只会像一面旗帜,供他人敬仰。

    想到她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贺琳琅。他们两个人似乎是极端。贺琳琅永远会是一身白衣,娇俏动人,眸子里的永远是无尽的羞涩情义;涵烟却喜欢各色颜色张扬的衣服,尤其是大红色,眉宇之间永远都会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与凌厉。

    古人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年少的西陵绯色,真正想要执手的人,是谁?

    我不否认,自己对贺琳琅动过心。这个女子,绝色温柔,还是青梅竹马,就连自己的堂弟,静王西陵绯彦都能为她终身不娶?可是,动心,就是爱了吗?或许,那连动心都算不上,是一种年少朦胧的好感与经年的习惯。

    往事如同枯叶散去,留下来的,却是一件事。

    我们大婚后的一个月,我想亲自去给自己的皇后做一架琴。我现在还记得琴是在出征西晋之前准备好的,亲自做好以后,自己想着送给她的那种忐忑的心境。

    可惜,这把琴,最终却不知为何,自己竟然心甘情愿的送给了贺琳琅。

    为什么?

    无论找什么样的借口来麻痹自己,都不能否认,在知道陌涵烟死后,自己心里塌了一个洞,冷风直吹。

    所有的一切回忆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只有陌涵烟的音容笑貌逐渐清晰。

    西陵绯色,到了现在,你还不敢承认,自己爱陌涵烟,爱的早就不可自拔吗?

    我在心底嘲笑的问着自己。

    作为一个帝王,不能为百姓谋求福利;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保全自己的妻子。这样的西陵绯色,还剩下什么?

    我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

    “陛下,去蜀地吧。静王在蜀地,您还有希望。”贴身太监田七负伤回来,苦口婆心的劝道。

    “你们都走吧。”这句话说出来,密室里面的六人却都跪了下来。

    “陛下,您还有万里河山,还有千秋伟业啊,陛下!”田七跪在我面前,哭着劝道,“就算他们有先帝遗诏又如何?陛下,您还有青衣卫,还有蜀地静王的兵马,江南的钱财啊,陛下!”

    “田七,朕,活不下去了。”我蹲下来,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到,“你知道吗?朕这里空了一个洞,真的很痛。”

    “陛下,您还有琳琅皇后啊。”

    我却只能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琳琅吗?娶过陌涵烟之后,我从未想过,和她要有什么纠,葛!不然也不会在出征之前对她说,告诉她,如果她们有孩子,就叫做”君倾。”

    君倾,君倾天下。那时候不过想着,自己身上生来就注定要奉献给西凉,给不了你十分的爱,虽只有一分,却可以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的未来西凉帝王。

    这样,也好。

    琳琅皇后,普天之下的人,就连从小服侍我的贴身太监,都知道我有多爱贺琳琅,哪怕,他们现在都知道了她是西晋的亡国公主。那么,这么多年,陌涵烟究竟有多痛心?

    突然觉得嘴巴里有一股腥味,两眼突然发黑。用手扶着额头一会,才好一点。又用手擦擦嘴角,才知道,是血。

    “田七,朕不想一个人,朕要去找她。替朕带句话给静王,不要反抗,他斗不过苏夜的。”

    不顾田七的震惊,打晕了他。对于其他五个青衣卫,刚说出让他们离开得,却在下一刻,自尽了。

    长信殿中,看着那张和自己有着八分相似的面孔和自己父亲亲手写下的那封没有任何伪造的遗诏,我突然为自己的母亲,那个被整个西凉女人都妒忌过的女子感到悲凉。西凉传说中的帝后深情的佳话,却不过一个笑话。而我,先皇后的儿子,西凉的承武帝,也同她一样,是一个笑话。

    废帝和新帝见面,是什么样的呢?冷嘲热讽还是兵戎相见?我和西陵绯玉之间,却不是别人猜测的那般,而是平静的可怕。

    “陌涵烟呢?”

    “从云台上跳下来,死了。”

    “尸体呢?”

    “苏夜带走了。”

    “孩子呢?”

    “三个月的身孕,也死了。”

    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身子踉跄了一下,嘴巴里的腥味更浓了,上好的龙袍上全是鲜血。

    “带我去关雎宫,朕会写下传位诏书。有这份诏书,你登基会更加顺利,更加名正言顺。”

    不顾他人的眼光,我蹒跚着走了出去,背后却响起了西陵绯玉的声音——“何必呢?西陵绯色。生前,她受尽了折磨,从未开心过;死后,关雎宫里也没有她的痕迹,任何!”

    关雎宫比印象中荒凉太多,西陵绯玉没有骗我,除了关雎宫里面,历代皇后留下的东西,我竟找不到一丝陌涵烟留下的痕迹。

    看着这般陌生的关雎宫,我竟完全不能想象,陌涵烟,我的皇后,那个我想捧在手里,放在心里的女子,会在这里住过十年。

    后来,我才知道,在元宵节那一天,陌涵烟再去云台的那一天,吩咐丫鬟将她留在关雎宫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烧了。

    宁愿背着骂名,被后世唾弃,也要离开皇宫,就叫死,也不想葬入皇陵吗?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当日,我们说好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这样做,是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期待吗?否则,为何断的这样干净?哪怕,就我一个念想,也是好的。

    陌涵烟,突然,我有点恨你了,怎么办?

    伸出手,轻轻的抚着关雎宫每一处,我似乎能感受着陌涵烟你与同游的痕迹。

    从太子到皇帝,从明君到昏君,这么多零零总总的杂乱记忆都在我的脑袋中划过,留下的,却是你陌涵烟,在西凉烟火中,你回眸一笑的面容。

    你曾说,盛世西凉,繁华似锦。这西凉帝都却是世人执子围杀之处,不见硝烟,却哀鸿遍野。你想要的,不是高贵的身份,而是天下太平,希望有生之年,能有人陪你看一场这盛世烟火。

    我一直都记着,你所求的,不过是一个盛世西凉,有人能陪你看一场这盛世烟火。

    可惜,我终究,食言了。

    记忆自荣昌元年开始,我为何会突然变了,变得如此陌生。七年,如同南柯一梦,雾中看花。

    落心殿的房梁上,放着朱红色的长方形匣子。用贴身的钥匙打开了匣子,里面放的,是我们成亲时期,陌涵烟穿的红色的凤袍。

    是不是认为,你心底,还是对我留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陌涵烟?

    抚摸着那如火的嫁衣,就像抚摸着陌涵烟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我似乎看到了陌涵烟,在我掀开盖头后的娇羞与眼底的不安。

    登上皇座那一晚,你一袭红装,在桃花树下跳舞的样子;还有那一晚,桃花纷飞中,销,魂,蚀,骨的缠绵。

    陌涵婳的到来,打破了我的幻想。这个曾经温婉如玉,静若处子的陌家嫡女,如今却像一个疯婆子一样歇斯底里。

    可是,很快,她就被青苑和青染给带走了。

    青苑,青染,青怡,这三个丫头是陌涵烟的心腹,为了陌涵烟能够上刀山,下火海。以她们的忠心程度,她们竟然没有殉葬,恐怕,这次新帝登基之事,里面的隐情不止一点吧。

    陌氏最为注重嫡庶有别,长幼有序。陌涵婳这般被陌涵烟的丫鬟对待,恐怕,凶多吉少吧。

    还有那道先帝圣旨和西陵绯玉的那张面孔。

    可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梦碎了,现实中留下的,只有冰凉与孤寂。

    “好久不见,月言。”我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喜欢穿着一身青衣的古月言。

    “陛下。”即便在此刻,古月言依旧对人温言有礼,不会因为身份而去歧,视他人,这个他人,包括此刻身为废帝的我。

    “陛下若无事,月言可否来同陛下下棋?”

    我突然笑了,看着年幼时期的伴读之人,如今,帝都四公子排在第一的古月言。

    “拿去给西陵绯色吧,”我将狼烟的另一半令牌交给了古月言,“告诉他,这才是真正能够调动狼烟和青衣卫的令牌。”

    “陛下。”

    “不管他是谁,让他做一个好皇帝。”我突然觉得身上的担子一下子轻了,心里从未这样平静,“告诉他,西凉不能毁了。下去吧。”

    许久之后,听见古月言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叹着一口气,离开了。

    陌涵烟,既然,你算计了这么久的,想要我不做这个帝王,那我为你做剩下的。

    没有你的西凉,又何尝有我西陵绯色的归宿?!

    其实,从头到尾,我都爱你。拿着一个太子,一位帝王能拥有的仅剩的爱,卑微的爱着。可是.......

    在西凉历代帝王代代相传中,有一个重生的传说,由历代帝王口,口相传。

    传说,开国皇帝无意中结识一位异士,以自己为祭品,龙佩为引,能够换来进入艳织物语的机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可以求得相应的东西。

    如果这是真的,陌涵烟,你还会不会要我?

    黄泉碧落,等我,陌涵烟。

    说好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这辈子,换我去找你。

    我轻轻的打开传说中的龙佩,龙佩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

    我能感觉到灵魂状态的自己,看着旁边,嘴角带着微笑,倒在地上的自己,这感觉,很诡,异。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豪华的宫殿,突如其来的一场花瓣雨,能够闻到淡淡的花香。只见这些飘落的花瓣在空中飞舞,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花瓣搭建的桥。我抬眼看去,就看到了面前出现了一个蒙着面的,提灯的陌生女子。

    对面的女子示意我跟上去,刚走了一段路,前面带路的女子就消失了。

    这是?

    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就看到眼前空旷的宫殿里突然出现了好几道身影。

    “欢迎来到艳织物语。我是蓝烟,你想要什么?准备用什么典当?”一袭水蓝色衣袂的绝,色女子,站在我面前,带着笑意问到。

    “什么都可以得到?”

    “只要你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想要涵烟,陌涵烟。”

    蓝烟刚准备答应,外面突然进来了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将一本厚厚的书放在了蓝烟面前,上面刻了我完全不认识的字符。

    我看见蓝烟打开那本厚厚的书,微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看见蓝烟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想要真的感情还是假的?”

    “何为真假?”

    “假的感情,就是我们能够让陌涵烟喜欢你,让你能够感受得到她的爱,但是这些都不是出于本心。”

    “真的呢?”

    “我会让你带着这一世的记忆,反转时空,重新拼接好那个时空的每一个元素,还原原来的世界,让你真正回到过去。但是,艳织物语不保证,你回去了,能够获得你想要的感情。但是,你有成功的机会。”

    “代价呢?”

    “你的灵魂,生生世世。”

    “好。”

    “不后悔?”

    “不后悔。”

    刚答应,只看见眼前一道彩色的光出现,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听到了蓝烟对着旁边人意味深长的说了的话,“西陵绯色,终于来了。”

    ”可不要忘记,做一个真正的帝王。”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那一年,陌涵烟救了自己,自己却被父皇惩罚,躺在了床上大半个月。而陌涵烟,因为中毒太深,不得不听从那个大夫的建议,去虞城治病。

    这样,突然想到了,当时中毒的情景。

    “太子哥哥,你没事就好。”十二岁的陌涵烟倒在十五岁的西陵绯色的怀抱里。

    “其实,真的......很.......痛。”十二岁的陌涵烟嘴角一边留着乌黑的血,一边说到。

    “你不要着急。”十五岁的西陵绯色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看着脸色逐渐变得铁青,眼底却没有一丝怨言的陌涵烟,完全失了往日的分寸,“陌涵烟,你撑着。只要你能撑下来,我什么都答应你。答应你去吃帝都好吃的,元宵节带你溜出去赶集。只要你撑着。”

    “太子哥哥,”十二岁的陌涵烟笑到,“话本上......说,救......救命......之.....恩,以.......”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是十五岁西陵绯色许下的承诺。

    “拉......钩。”十二岁的陌涵烟笑到,抬起手,却没有完成她的拉钩,就闭了眼。

    “陌涵烟,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从回忆里走出来,我轻轻的说了一句。

    刚说完这句话,就发现自己能够睁开眼,身上还是没有力气。歪过头一看,就看到满脸泪水的贺琳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