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8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8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你是说平凉王府里面的十几头饿狼?!”叶护城不禁提高了声音,周围的士兵都直愣愣的看着他,希望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怎么可能,司马无情怎么会带着它们?这可是行军打仗啊。”叶护城微微压低了声音,“这些和我们做的又有什么关系?”

    “司马无情是一个疯子,就算你告诉我他将西晋皇宫毁了,我也不会觉得吃惊。”陌涵烟转头,对旁边的人吩咐道,“将这些抓来的鸟与兔子身上都淋上剩下的马血,然后从不同的地方放出去。”

    “因为司马无情这次突袭虞城,就是带了十三头西晋狼。”

    如果不是前世查了那么多关于当年“虞城之祸”的资料,我也不会想到,西晋对虞城根本不是突袭,而是早有预谋,其中牵扯的还有在西凉的皇权背后等一系列的事情。

    “你应该记得几个月之前,叶城里面有一段时间,有人许多人说看到了狼,后来,这些说法却迅速的没有了。”陌涵烟看着叶护城,毫不犹豫的杜,撰道,“我府里收养的一个孤儿说曾经亲眼看到了那群狼攻击人,她就是里面的幸存者。后来,我还亲自让人去了一趟叶城,可惜,早就被人掩盖了踪迹。这也就是说,西晋攻击虞城,真正的原因不是虞城的士兵挑衅,杀了西晋的人,而是西晋筹划了许久的阴谋。”

    叶护城连同随行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虞城,我们应该回帝都去禀报陛下!不能让西凉就这样被西晋欺负!”

    这个世界上,对于皇权,果然够忠心。难怪,每个王朝,哪怕是统,治,腐,朽,改朝换代都不会有人站出来。除非真的是到了无可救药,每个阶,级都得罪的地步。可是,即便是第一个站出来的,都不会得到民,众太多的拥护。这或许,就是古人的忠心吧。就像叶护城,到了这个死亡在后面追逐的时候,依旧考虑着西凉王朝。

    “实话告诉你吧,你们来救我的消息,就是帝都里面的细,作泄露的。”陌涵烟不顾叶护城的一脸不可置信,说到,“我们回帝都,估计虞城发生的一切,都会被掩盖起来。你想让那么多兄弟姐妹,父老乡亲都白白送死吗?”

    前世,虞城发生的事情,就是被有心人轻描淡写的掩盖住的。后来,古月言要查找这些资料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人证。

    只是司马无情的手段太过残忍,杀了当时来叶城的不少西凉权贵家的后人,却并非真正的顶尖世家之人。西凉一些权贵觉得失了面子,在民众间做了宣传,以至于民众恨西晋之人,而西凉真正权贵却没有那般深刻的怨恨。毕竟,前世,作为九大家族之一的贵女,虽然被困在叶城,但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折磨。正因为利益的关系,才被隐瞒。

    不然,当日在云台,揭露贺琳琅的身份,众人虽然吃惊,却只有当年在叶城死了嫡孙的赵阁老发话,其他权贵却没有那么大的愤怒。

    “这些东西会打乱他们的追捕,但是,这是针对畜生而已。”陌涵烟看了看太阳,“我们快点向皓月城出发,在天一峡等待另外的两对人吧。让兄弟们注意了。”

    “那我们还没有摆脱危险?”

    “你以为呢?”

    “如果,另外两队人没有在约定时间到呢?”

    “那说明他们已经死了。”

    “......”

    “吩咐弟兄们,快点赶路。争取下午之前,赶到天一峡。”

    “诺。”

    ------------------の笨笨fish-----------------------------------------------------------

    帝都,东宫。

    “怎么回事?太子殿下怎么会突然高烧?高烧了,怎么还不醒?”西陵绯彦踹了田七的胸口一脚,“你是怎么照顾太子的。”

    田七痛的吐了一口血,然后连嘴巴里的血都没有抹,吃力的爬向东宫方向,恭敬的跪在那里。

    西陵绯彦看着自小伴随着太子长大的奴才,一脸没有血色,身上被杖责的血迹都没有干。发怒的甩了甩袖子,快速的来回走了好几圈。

    “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有一丝的隐瞒,本世子一定废了你!”

    “诺,世子殿下。”田七对西陵绯彦磕了一个头,说到,“太子殿下十天前突然高烧,说胡话。奴才们不敢惊醒世子殿下,连夜请示陛下。太医院的太医还没有到,太子殿下就发起了高烧。太医们连夜诊治了三天,太子殿下才退烧。如今,也不知道为何不醒。”

    “十天之前呢?十天之前,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有。”田七又回忆了一遍,坚定的摇了摇头。

    西陵绯彦刚准备发火,看见田七那一副形销骨立,没有生气的样子。跺了跺脚,走了进去。

    “琳琅还在里面?如何?”西陵绯彦看见自家妹妹,忙关心的问到。

    “老样子,还是没有吃饭。”西陵绯颜刚刚关上了门,拦着西陵绯彦,“哥哥,我们还是去偏殿等消息吧。”

    “可是,琳琅还在里面,她自己三天没有吃东西了。”西陵绯彦打开拦着自己的手,快步走向太子寝宫。

    “哥哥,”西陵绯颜却快步跑向前,伸出双手,挡在门前,“贺琳琅是代替皇后娘娘守着太子殿下,你以什么身份进去?这里是东宫。而且,院正(太医院的头头)今天下午也说了,太子殿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去看琳琅,她......”西陵绯彦还没有说完,就被西陵绯颜给捂住了嘴巴。闻到鼻尖熟悉的迷药味,西陵绯彦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家的妹妹,手刚吃力的抬了一下,整个人都无力的倒了下来。

    “四喜,汤圆。”西陵绯颜低声说了一声,外面西陵绯彦的两个贴身小斯就快速的进来了,“快把哥哥扶去偏殿,这几天哥哥太费神了。让下人准备几杯安神茶灌下去,让哥哥好好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在外面守着就行了。”

    “诺。”

    西陵绯颜看见自己哥哥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拐角处,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转身,就看见贺连成,吓得快要惊叫出声,却被贺连成一把捂住了嘴巴。

    这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连成哥哥,你干什么,吓死我了。”西陵绯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抱怨道。

    “西陵绯彦有你这样的妹妹,是他的福气。”贺连成却风马牛不相及的来了一句,然后粗鲁的塞了一件衣服给西陵绯颜,“尽管是夏天,半夜温度还是太低。今晚你守夜,还是小心一点。”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西陵绯颜目送着贺连成离开,感激的看着对方离开。

    西陵绯颜披着衣服,走到了跪在院子中央的田七面前,说到,“起来吧。”

    田七却一动不动。

    西陵绯颜在心底叹了叹气,问到,“世子殿下的命令你听,本郡主的话,你就不听吗?”

    田七动了动嘴,刚准备说什么,眼前却一黑,昏了过去。

    西陵绯颜忙去叫来人,让人扶着田七下去。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东宫,客房。

    “公子,为什么要帮绯颜郡主掩护?”贺连成的贴身小斯一边给贺连成脱衣服,不解的问道,“西陵绯彦那般话语,明显的是不将太子殿下放在眼里。如果被人发现,恐怕陛下会对公子你有隔阂。”

    “本公子不过是可怜我那个表妹罢了。”贺连成伸了一个懒腰,懒懒的躺在塌上,不雅的打了好几个哈欠,“来给爷扇扇风,热死我了。”

    “我的爷啊,你可要悠着点。”小斯忙说到,“你这样,可不能被别人看见了。”

    “你爷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贺连成冷笑道,“陛下这般,可是把我们贺家给算进进去了。不仅如此,连西陵绯彦都没有放过,这倒真让我好奇,陛下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公子,小的脑袋简单,听不懂。”小斯一脸苦涩的说到。

    “就你这简单的脑袋,听不懂也正常。”贺连成翻了翻身子,说到,“有事记得早点叫醒我。”

    “哦。”小斯不情愿的说了一声,然后继续给贺连成扇风。

    不一会儿,房里就传来贺连成的呼噜声。小斯却倾身向前,轻轻的叫到,“公子,公子?”

    小斯见对方没有反应,又加大音量叫了好几声后,又来回仔细的打量了贺连成一会儿,见对方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然后悄悄的打开门,飞了出去。

    贺连成立马睁开眼,从窗户里飞了出去。路上,碰上了禁卫军首领,两人眼神刚刚交汇,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同追着刚刚飞出去的黑影。

    ----------------------------------の笨笨fish--------------------------------------------

    帝都,岳王庙。

    “如何?东宫里面的可是真正的太子?”

    “小的不能进西凉太子的寝宫,但从贺连成身上来看,东宫里面的的却是太子殿下。”

    “那件事呢?可能确信?”

    “属下倒是碰见过几次,那人身份与王爷猜测的果真是一样的。”

    “西......什么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