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1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1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住手,都给本宫住手!”西陵绯色却喝到,“都退后三百米。违者,杀无赦!”

    空气中传来整齐划一的收剑声,还有暗卫退去时快速的闪过空中的黑影。田七慢慢的收起了手上的暗器,担忧的看了自己主子一眼,然后随着众人缓缓的退后。

    贺连成拔出腰间的佩剑,猛的攻向了西陵绯色,西陵绯色也拔剑迎击。

    远处,随行青衣卫首领朱雀,装扮成侍卫长,看着自家太子殿下和帝都排名第三的贺连成两人瞬间过了百招,不禁兴趣,勃,勃的看着,满眼都是兴奋的光芒。

    田七脸上满是担忧,看着贺连成不要命的打法,手心里满是汗,一转眼却看见朱雀一脸的兴奋,不禁满头黑线。

    “咳咳,”田七假咳了几声,刚刚走到朱雀面前,朱雀却一把拉开田七,说到,“不要挡着我。”

    “朱雀,那可是太子殿下啊。”田七突然挡在了朱雀面前,担忧的说道,“太子殿下要是受伤了怎么办啊?”

    “快点让开,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打斗了。”朱雀又嫌弃的拉开田七。

    田七这一次被拉开,悄悄地准备从身后攻击朱雀。谁知,刚准备碰到朱雀,朱雀就迅速的闪开身子,躲了过去。朱雀一边接着田七的招数,一边压制着田七。

    “你就不怕太子殿下受伤?”田七看见朱雀的样子,心里的担忧被冲散了不少,只留下满心的郁闷。

    “你不要忘了,殿下可是帝都四公子之首,能与殿下过招成平手的,也就古家那位月言公子。至于贺连成,虽然在帝都排名第三,也是帝都四公子之一,身手远远不及殿下,殿下是一直让着他,不然他早就被碾/成了渣/渣。”朱雀笑到,“你这个贴身大太监,平常那么精明,怎么今天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

    “太子殿下昏睡的十日,每日只吃流,食。醒来的时候,衣,冠不,整的去了皇宫,还受了陛下一掌,”田七满脸都是担忧与焦急,“现在又这样没日没夜的赶路,下奴真的非常担心太子殿下的身子受不住!”

    朱雀笑到,“你放心,殿下自有分寸。你这个小奴才就不要瞎想了。不过,田七,你的身手可是长进了不少啊。”

    “也不看我田七是谁的奴才。”

    “可惜,还是被我欺负的死/死的。”

    另一边,贺连成手中的长剑被西陵绯色挑,开,震,飞以后,西陵绯色顺势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插入自己腰中的剑鞘之中,然后,两人近身打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贺连成身上都挂了彩,西陵绯色除了自己头发衣服有点凌乱之外,其他一切如常。

    两人都坐在了地上,互相看着对方,半天都不说话。

    “连欣死了,死在虞城。”贺连成哽咽着,首先开了口,眼睛一瞬红了,“她才十三岁啊。那个一直跟在我身后叫我哥哥的的亲妹妹,贺家这一代的嫡女,就这样在叶城,被西晋那群畜,生给活生生的糟,蹋了!”

    贺连成红着眼眶,狠狠的说到,满是哽咽。这个帝都的小霸王,如今却像个孩子一样哭诉道,“西晋那群畜,生,攻陷了叶城,屠,尽了虞城,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还不是一群畜生!”

    西陵绯色听完贺连成的话,看着他那样愤恨的样子,垂下了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底的复杂之色。

    “我是怨你和贺琳琅的。”贺连成粗鲁地擦干眼泪说到,“当初如果不是贺琳琅执意出宫,就不会有下毒暗害之事,陌涵烟也不用替你去挡毒,也不会有后来的那么多事情。”

    “虞城都被屠城了,却没有任何消息,叶城现在也被西晋给攻下了,死了那么多人后,朝,廷才发,兵攻打叶城。”贺连成说到,“西晋的铁甲军一直压制着朝廷的军队,陌将军却带着火骑兵刚刚同北漠交战,现在都没有时间带回火骑兵。这样一来,叶城什么时候能够攻下?”

    “你不想被那些世家贵女打扰,对外面说自己去虞城看病养伤,我们都帮你掩,瞒,皇后娘娘病重,我们也都去东宫侍疾。为什么,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连成。”

    贺连成听完这句话,突然抱着西陵绯色哭了起来。

    贺连城心里明白,刚才的抱怨之语,早就超出了他自己应有的身份,心下也隐隐约约猜到了此次虞城的□□。但是,他不能说,作为臣子,他只能忍着。这件事透露出来一个很明确的消息:贺氏皇后已经失,宠,她的地位,远不似西凉民众所想的那样。作为贺氏这一代的族长继承者,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位贺氏皇后有多么能闹,腾,有多么的不靠谱。当年,自家妹子要去虞城的时候,陛下特地让桂九出来拦了。可惜,自家妹妹当时虽然回去,最后,还是听了皇后的话,去了虞城。

    贺连城心里是怨的,可这怨,气却无处发,泄。他怨不了任何人,包括这位皇后,自家的姨母。

    贺氏原本是二流家族,因为这位皇后,才跻身于西凉九大世家。整个过程,就像一夜爆,发的商户,同其他世家相比,根基太差。至于这里面有多少人眼红,多少人希望贺氏一族出事,可见一斑。

    至于,太子殿下在整件事里面,可以说无辜。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太子殿下被陛下仗责,足足躺了好几个月。贺连城痛心,却也在心里庆,幸着,太子殿下,毕竟是同自己一起长大,多少有些情,分的。这场闹剧,又何尝不是一场试,探?

    这就是世家子弟的悲哀,享受的越多,束缚也越多。从一开始,确切说,从贺氏称为西凉九大世家之一开始,对于贺氏一族而言,无异于在鸡蛋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贺连城知道,太子殿下看透了他的心思。可是,这件事,无疑让自己安心了几分,太子殿下,终究是偏向于贺氏的。这,或许就是血浓于水吧。

    西陵绯色拍了拍贺连成的肩膀,想到青衣卫全体出动,却没有任何关于陌涵烟的消息,眸子里的担忧不禁更加深了。

    涵烟,你在哪里?

    陌涵烟这三个字,西陵绯色每次想一次,心里就痛一分。此刻想起来,眼眶里都发酸。西陵绯色微微抬起头,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夜半。

    “殿下,休息一下吧。”田七看见还在看地图紧紧皱着眉头的西陵绯色。

    “殿下,这样下去,您的身子会受不了的。”田七劝道,“还有好几天的路程,殿下......”

    田七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鸽子飞过来的声音。

    西陵绯色立刻将手中的地图丢到一边,快速的拿起绑在鸽子腿上的信件,用力太大,一向温顺的鸽子都嘶鸣了一声。

    田七看见自家殿下满脸的期待,打开书信的手都有点颤抖,可是,满脸的期待却立刻被深深的失望与担忧给代替了。

    田七不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陌小姐啊,田七虽然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何连贺主子都不顾了,这样担心你。你可千万要挺住啊,不然,奴才真的担心太子殿下会受不住啊!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前世,承武帝,荣昌六年。

    硕大的夜明珠将狭小的空间照的透亮,空气中是浓厚的血腥味,陌涵烟看着前面的两个大夫快速的动着手中的刀,手不禁,捂住了嘴,差点吐了出来。

    快步的走到一边,拿起旁边的遗诏,不禁心底都是疑惑。

    西陵越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留下这张传位诏书的?难道,西陵越知道,西陵绯色会为了贺琳琅,一直往昏,君的方向发展?这中间,究竟有什么隐情?又或者,西陵越提前知道了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

    陌涵烟刚用手敲了敲桌子,就听见其中的一个大夫过来,行着礼,“皇后娘娘,一切都好了。”

    “成功了?”陌涵烟欣喜问道,“真的成功了?”

    “是的,娘娘。”大夫说到,“此后的七天,好好用药,就没事了。”

    “多谢大夫。”陌涵烟说到。

    “皇后娘娘恩德,草民只不过报答了万分之一,如果不是娘娘,当年西晋在虞城和叶城的暴行就不会被世人知道了。”

    “可惜,涵烟能力有限。关于虞城叶城之事,也就民间传开,涵烟没有证据,不能让朝廷拿出具体的说法。”

    “整个叶城百姓都感谢娘娘的善行,如果娘娘有任何差遣,草民定万死不辞。”陌涵烟听着眼前这个叫做年应鸿的年轻大夫的说辞,不禁想到了佛家“因果循环”的话。

    七天之后,陌涵烟让青苑出去找年应鸿大夫,青苑却带着消息回来,说那位叫做年应鸿大夫被禁卫军带走了,还有同行的另一位叫做赵培华的,两人在途中自尽了。

    年应鸿,西凉有名的骨科大夫;赵培华,西凉著名的画家。这两个人,都是叶城的人,都一直在宣传西晋当年在虞城和叶城的暴行。

    陌涵烟听到消息,无力的坐到了椅子上。

    陌涵烟此刻感觉很奇怪,就像灵魂离体,看着前世的自己。

    为什么会突然记起这个?这是预示着什么?前世?

    陌涵烟刚刚睁开眼睛,觉得光线有点刺眼。微微闭上眼睛,反复睁开眼睛好几次,才适应了夏日刺眼的光线。鼻尖是浓浓的药味,还能听见朦胧的鸡犬相鸣的声音。

    “小姐,你终于醒了。”耳边传来推门的声音,接着就是青染兴奋的声音,“小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陌涵烟刚动了动,发现全身上下都痛的厉害,尤其是后背和双手。

    “小姐(大小姐)醒了。”陌涵烟转过头,就看见青苑,青怡和叶护城走了进来。

    “这是哪里?”陌涵烟吃力的问了一句。

    “这是天一村,就是天一桥下面的村落。”青怡说到,“小姐,我们的油和柴火,还是从这里借来的。”

    “怎么回事?”陌涵烟不禁问到。

    青怡将事情的原本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原来,青苑在接到陌涵烟的命令后,刚来到天一村,碰到了天一村的居民。双方差点动起手来,在青苑解释着说是对付西晋的人的时候,居民却主动帮忙找东西。后来,陌涵烟重伤,也是这些人主动要求帮忙医治,还筹钱让人去皓月城请大夫。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饱受了战火摧残的老人和妇女,他们的亲人,基本都死于西晋的铁骑之下。留下的男丁都是几岁的孩子,或者身体残疾的青年。

    “带我去见族长。”陌涵烟说到。

    “大小姐,你伤的太重了。”几个丫鬟没有办法,都把祈求的目光看着叶护城。

    陌涵烟头上裹了好几层纱布,手上和上,身也裹了纱布。

    “现在去。”陌涵烟说到,旁边的丫鬟只好扶着陌涵烟下,床。

    陌涵烟觉得自己动一下,全身每一个骨头都痛。咬着牙,陌涵烟慢慢起,身。仅仅下,床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陌涵烟的额头上和身上都是汗水。

    陌涵烟在丫鬟的搀,扶之下,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口站了黑压压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这些人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在陌涵烟面前,齐声说到,“参见大小姐。”

    陌涵烟看着眼前的士兵,都带着大小不一的伤,其中有不少人伤的非常重,但是满脸都是坚定和对自己的信任。

    陌涵烟的眼眶都红了,哽咽着说道,“快起来,弟兄们。”

    陌涵烟这句话刚说出来,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们都红了眼眶。

    感谢苍天的眷顾,我陌涵烟赌/,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