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19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19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木质的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青菜与白面搭配在一起,清水的面汤上罕见的漂浮着几丝淡黄的油沫。

    陌涵烟看着眼前的面条,完全没有任何胃口,突然听见旁边端面来的孩子咽口水的声音,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过来。”陌涵烟温柔的笑了笑,对着外面的几个孩子招了招手。

    为首的孩子脸却突然红了,低着头望着脚尖,放在身侧的手一直不安的动着。陌涵烟都毫不怀疑,如果这边有一个地洞,这个孩子肯定会钻到地洞里面去。身后的几个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面条,口水直流。

    “过来吧,”陌涵烟笑着说到,“你们都过来。你们可要带着这位小哥哥一块过来哦。”

    为首的孩子纠结了一会,在其他小孩的推搡下,慢吞吞的走过来了。

    “青苑,你去搬几个凳子过来。”

    “青染,你去拿几个碗和筷子过来。”

    “诺。”青苑青染行了一个礼,纷纷下去了。

    陌涵烟看着眼前这些面黄肌瘦的孩子,一个个穿着破布衣衫,眼底里都是想吃的渴望。

    心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这些孩子的头,又看见他们纤细的手腕,完全不似帝都世家子女那样。

    “别怕,没事的。”陌涵烟示意孩子们都坐下,温柔说到,“都去坐下吧。”

    陌涵烟示意青苑与青染退下,又亲手将那碗面条分成好几份,放到这几个孩子面前。

    “大家吃吧。”其他的孩子都看着为首的孩子,眼里都是请求。

    “仙女姐姐,俺娘说,只有你们这样的人才能吃白面,”为首的孩子吞了吞口水,依旧坚持拒绝,“而且,你是为了西凉受伤的,俺们应该将最好的给你。”

    听完为首孩子的话,陌涵烟不禁愣了愣,眼睛有点发酸。旁边的孩子听完为首孩子的话,都低下了头,不去看眼前的面条。

    “好,”陌涵烟那是筷子,吃了一根面条,“你看,我已经吃了。你们吃吧。”

    “仙女姐姐,你要全部吃完才行,这样会好的。”为首的孩子依旧坚持,其他孩子偷偷的抬着头望着眼前的面条。

    “你都说了,我是仙女姐姐,自是会有办法的。”陌涵烟说到,“那么,你娘可有说让你们听仙女姐姐的话?”

    “有。”孩子们都齐声说。

    “仙女姐姐告诉你们,我已经好了。”陌涵烟不顾西凉世家贵女的要求,做了几个动作,“你看,我是不是好了。”

    看着孩子们惊疑的样子,陌涵烟故意板着脸,“如果你们不吃,我可是好不了的。”

    为首的孩子迟疑了一会,大家互相看了几眼,然后都迅速拿起眼前的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慢一点,别噎着。”陌涵烟忙说到,这些孩子一边点头,手里的速度却没有放慢。陌涵烟走到旁边,拿起破了角的茶壶,然后拿起几个木质的茶杯,放到桌上,将里面的白开水注入杯子里,放在了孩子们的面前。

    “慢慢吃,别急。”陌涵烟带着几分担忧说到。

    “快点喝喝水,别噎着。”陌涵烟看着他们满脸的满足,还时不时回味的舔了舔嘴角。

    “谢谢仙女姐姐。”孩子们都开心的说到。

    “有什么好谢的?”陌涵烟心里有点发酸,温柔笑到,“你们都是好孩子啊。”

    这些孩子脸红了,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傻笑着。

    “怎么叫我仙女姐姐呢?”陌涵烟不禁好奇的问到。

    “因为姐姐你长得很好看,比村里的翠花都好看。”

    “姐姐很温柔。”

    “姐姐是西凉英雄,打西晋。”

    “姐姐坐着的样子都很好看。”

    ......

    陌涵烟看着眼前的孩子七嘴八舌的睁着回答,露出了久违的真心的笑。

    不远处,拄着拐杖的一头白发的老人看着陌涵烟与孩子互动,一边摸着手上的胡子,一边对着旁边的古月言说到。

    “不错不错不错,”老人说到,“陌家这位嫡女,可比西凉帝都那些贵女强多了。”

    “月言啊,如果古家真的要联姻,陌家这位小姑娘,不错啊。”老人看着旁边背着药篓,一言不发的古月言说到,“古家自古出帝师,男子在朝堂争斗,后宅是需要有能力的女人来安定的。”

    “族叔。”古月言无奈的叫了一声。

    “咳咳咳,”老人看着古月言的药篓,又看见古月言露出少有的局促,无奈的叹道,“我们来自西凉世家,又有几个人是热心之人?月言啊,有时候就要努力去抓住,错过了,可就是一辈子遗憾了。”

    “有时候,连遗憾都不能有,才是最可怕的。”

    古月言低下头,半晌没有说话。

    “族叔,你应该也知道,陌家这位嫡女,心机有点深。”古月言放在衣袖的手紧了紧,说到,“或许是月言多想,从虞城到天一村,再到留在这里,巧合吗?她可是百年陌家与云家的嫡出大小姐,陌涵烟。”

    “陌家这位大小姐,无论在接人待物还是行为举止,里面都透着一股贵气与上位者的气势。当日,刚在天一村醒过来,她就不顾病痛来向天一村族长道谢,她当日的举动,一在为了收买叶城那些士兵的人心,二是为了向天一村的族长表明谢意和委婉的歉意。但愿,这,只是月言多心。”

    “这样的人,古家就算愿意接纳,陛下会放过吗?这样,古家还能玩得起吗?”

    “而且,西凉九大世家之间,是从来不会联姻的。当年那些曾经联姻的顶尖世家,最后,又有哪一个下场好了?”

    古月言皱了皱眉头说到,还有一句没有出口的是,他非常怀疑,叶城那么多世家贵女死于西晋秘药,很有可能是陌涵烟的手笔。虽然,这样的怀疑很没有逻辑与依据,但是,直觉告诉古月言是的。可不知为什么,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老人看了看陌涵烟,叹道,“人老喽。月言,你长大了,古家交到你手上,也好啊。”

    古月言看着一脸笑靥的陌涵烟,眼里满是复杂。旁边的老人看着,不禁叹了叹气,眼睛看向远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月言啊,”老人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话,“决定了,就不要回头了。”

    “要慎重啊,古家,不需要锦上添花,你们各自安好,就好啊!”

    老人看着古月言握着药篓的手紧了紧,呆愣着,叹了叹气,拄着拐杖走了。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陌涵烟刚出来,就看见坐在山坡上吹着风的古月言,旁边放着药篓,就连自己走近,都没有发觉。

    “陌姑娘,”古月言忙行了一个礼。

    “古公子,”陌涵烟忙回了一个礼,笑到,“涵烟倒是有一个提议。如今不在帝都,我们之间就不用这般拘礼,也省的和这周围格格不入,如何?”

    “那就依陌小姐之言。”古月言听完,笑了笑,“陌姑娘身子还没有好,这般出来吹风,恐怕不太妥当。”

    陌涵烟懒懒的坐了下来,翘着腿。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在别人做来恐怕会让人觉得不雅,古月言却觉得眼前的人做这个动作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自然。

    这就是百年陌家的教养吗?即便是别人认为粗鲁的动作,做起来,都能够透露出一股别具一格的优雅。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优雅与高贵,果真,非普通世家能够企/及的!

    “陌姑娘不该将面条分给那些孩子,”古月言垂下眼睑,“你身子太弱,这四周没有多少有营养的东西能让姑娘进补,一碗青菜白面,已经是最好的,陌姑娘不该这样。”

    陌涵烟听完这些话,不禁有几分吃惊,面上却依旧笑着。

    这位古家公子,一直都是一种和稀泥的态度,从不多言,如今这般话语从他嘴巴里说出来,但是让陌涵烟觉得有几分惊讶。

    陌涵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到,“实话是,吃不下。粗茶淡饭,不合口啊。”

    古月言听完陌涵烟的话,心里倒是也有几分吃惊,这样毫不掩饰的说自己吃不下这样的粗茶淡饭。只是,这话从陌涵烟口中说出来,不像是嫌弃,反而是称述一个事实,并不惹人讨厌。

    世家贵女,养于金/玉,何况是百年陌氏,陌玉痕的唯一的嫡女,陌涵烟。

    看着古月言一副了然的,我理解的样子,陌涵烟轻轻笑了笑。

    想到了当初奔波逃命的日子,又想到了当初穿越前后,后来在帝都关雎宫的日子,陌涵烟神色不禁暗淡了几分。

    “古公子可曾听说过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陌涵烟不禁调/侃了这样一句话。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古月言连连念了好几遍,不禁说到,“好诗好诗啊。”

    “陌姑娘,可知全诗?”古月言眼睛里都在发亮,深褐色的瞳孔里都是渴望。

    “古公子为何这般肯定是诗呢?还没有全部?”陌涵烟不禁好奇。

    “词调格律,都符合诗的要求。”

    我怎么忘了,眼前这位可是帝都四公子中排名第一的月言公子。

    陌涵烟挑了挑眉,笑到,“古公子是古家的嫡出公子,当今太子殿下的伴读,下一任太子殿下的帝师,居然会觉得这句是好诗,涵烟真是觉得惊奇。涵烟还以为古公子会觉得它不好呢。”

    “不过,这可能就是古公子吧。”陌涵烟说到,“我不知道全诗是什么,当初在虞城无意听别人说的。还有两句,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陌涵烟看见古家这位公子一直反复的重复着这首诗,不禁想到了前世,古家这位公子在西陵绯色登基之后,云游四方,当初因为贺琳琅之事,差点被杖/毙于庭,却也落得终身残疾的事。不过,后来即便自己被幽居于关雎宫,也曾听说这位古家公子在民间的声望极好。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是当年杜甫的诗,杰出代表就是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是,就算我说了全诗,以你古月言的阅历,不说怀疑我是不是真的陌涵烟,恐怕,就是全诗里面那些“尧舜君”和“廊庙具”,还有黎元”的处境等,恐怕你都不能理解。

    真是不懂,当初好基友推荐那些小说中,一个个穿越人士,凭借几首诗,就能够大放光彩,就没有人怀疑过,凭他们的阅历与经历,能做出这样的诗词?果然,小说神马的都是骗人的。

    古月言,你居然能够这样赞同杜甫的诗句,真是让我刷新对你的看法啊!这位可是针,砭现实的“诗史”呢。就凭三句,只要御史曲,解一点,可就是叛,国之罪呢。

    究竟是,你很有信心,相信皇室对古家的恩宠,还是,你够“天真”,相信这样的诗句,也是你能碰的?

    可无论何种情况,我都该庆幸,你没有反对抨击它。或许,这就是百年古家的独特之处。

    古家,帝师之家,果然,名不虚传!

    难怪,后来你在民间的威望如此之高,就连昏、庸了的西陵绯色都不敢仗、毙你,难怪涵箬哥哥和苏夜,都说让你持遗诏起兵,会事半功倍呢。

    古月言,希望,我们这辈子不会是对手。帝都的世家公子,权、臣贵族,多少都会对这样的语言心存反/感或者其他之类的,很少有人会像你这样的,粗布衣衫,思虑为民。

    我来自二十一世纪,可以说是孤魂野鬼更为恰当吧。在那姑且能够称为第二世穿越的时候,那种的胆战心惊与文化思想上的差异,差点没有将我逼,疯。至少,和你有几点上的共鸣,可千万不要变啊!

    陌涵烟想到了杜甫,又看了看古月言,不禁心里叹了一口气。懒懒的靠在大树旁边,转过头,无意看到了不远处树丛中的玉佩,以及不远处那熟悉的记号,瞳孔不禁急剧收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