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2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2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前世,永辉九年,春末夏初。

    东宫的桃花开的绚烂,微风轻拂,带来阵阵清香。东宫的铜柱之中注满了解暑的冰块,这样时节,宫殿里倒是十分的清爽。

    陌涵烟懒懒的靠在软塌上,一只手翻着一本书,一只手搭在微微曲起的腿上,食指轻敲。青怡在后面给陌涵烟扇着风,青染给陌涵烟轻轻的捶着腿。

    “参见殿下。”前门传来宫女太监叩,拜的声音,不一会儿,一道修长的身影迅速的走了进来,青怡青染迅速放下手上的活,齐齐对着西陵绯色行着礼。

    西陵绯色挥了挥手,两个婢女连忙行礼,然后很有眼色的退下了。

    “还在生气?”西陵绯色看见陌涵烟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依旧在看书,完全当西陵绯色不存在。

    西陵绯色慢慢的吸了一口气,走到旁边,挡住了光线,陌涵烟整个人都在阴影里。

    陌涵烟停了下来,皱了皱眉,烦躁的将手中的书丢到一旁,冷冷的问到,“不知什么风将太子殿下的大驾给吹来了?殿下此刻不应该在贺家妹妹那里,温、香满怀吗?”

    “还在生气?”西陵绯色随手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了陌涵烟对面,语气里满是宠溺与无奈,似乎在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陌涵烟听见西陵绯色这句话,放在袖子里的手紧了紧,一股无名的怒火无端的窜上了心头。

    “不要生气了,生气可不是漂亮的太子妃了。”西陵绯色拿出一个漆黑的盒子,自顾打开,放到了陌涵烟面前,“看,给你给你带来了什么?红线子母蛊,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蛊虫,琳琅用来表达歉意的。只要将母蛊种在身上,子蛊就会钻入接触你的人身上,这可是控制暗卫的好办法,涵烟,你......”

    陌涵烟猛的拿过西陵绯色手中的盒子,猛的扔到了屋子外面,平静夏日里突兀的一声响声,让东宫内外的太监都吓得跪在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西陵绯色握了握发白的手指,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心底的怒火。

    “都给本宫滚远点。”屋外的宫女太监听到这句话,都如同被大,赦,立刻纷纷离开了。

    “陌涵烟,你发什么疯?”西陵绯色不悦的说到,“你的世家贵女气度教养呢?”

    “我发什么疯?!”陌涵烟看着西陵绯色,猛的站了起来,差点撞着了西陵绯色的下巴,随手指着不远处的大大的“囍”字,问到,“太子殿下,今日是什么日子?西凉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大婚第二天!太子妃就独守空房。独守空房也就罢了,还是因为宫里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贺琳琅远嫁北漠为侧妃,内心不安,请太子殿下你去安慰!”

    西陵绯色动了动嘴,想到了一千个借口,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我陌涵烟自是没有这样好的教养,出嫁的女儿,新婚之夜将自己新婚丈夫赶走,却让人通知太子殿下,说自己内心不安。更可笑的是,太子殿下居然也陪了贺琳琅一夜。”陌涵烟笑出了眼泪,“如果不是为了西凉,不让西晋有机可趁,打破西凉与北漠的合作联姻,我陌涵烟早就进宫让陛下评评理去了。”

    “太子殿下说我教养?”陌涵烟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的西陵绯色,嘲讽的说一句,“恐怕,太子殿下这般教养,是皇后娘娘言传身教的吧。”

    “你放肆!”西陵绯色怒吼了一声,动手准备打陌涵烟,手却被陌涵烟拦住了。

    “太子殿下,这巴掌,该由陌涵烟来。”刚说完,不顾西陵绯色的疑惑,就猛的扇了西陵绯色一耳光。

    西陵绯色捂着脸,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陌涵烟,眼里都是怒火,深吸了好几口气,摔袖离开了。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西凉,虞城。

    西陵绯色看着下属从那辆太子专用车架中逞上来的东西,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前世,自己同陌涵烟大婚时候的那件事。

    当年嫁入东宫的陌涵烟,还是保持着几分真性情的。大婚后第二天,这件事,属于她真性情之一的事情了。可惜,后面,就开始带着那熟悉的,宫廷后妃的面具,再也难见真心了。

    往事如烟,如今想起来,嘴里却都是苦涩。

    当日,因为这件事,陌涵烟同自己闹了许久:外人面前,是太子殿下与太子妃恩爱异常;私下里,倒是有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虚与委蛇的。

    这件事,终究因为自己父皇的介入,两人的感情才开始破冰。

    其实,当年事情的真相却不是那样子的。

    当日,接到贺琳琅的传信,自己的确还没有进入新婚的婚,房就匆匆离开了,可是,走到了半路,却停了下来,拉着古月言出来,两人一晚上绕了帝都大半个晚上。

    贺琳琅自小同自己一块长大,青梅竹马,外加自家母后的撮合,自是有着几分不同寻常的情意。贺琳琅这个女子,绝色倾城,如落入凡间的仙子,明眸皓齿,纤尘不染,又温柔解意,情意深厚,没有哪个男人不会动心。

    陌涵烟没有出现之前,自己的确想过,就娶这样一个女子,也不错。可是,陌涵烟出现了,这个女子像一团火,不仅姿容艳艳,还有着一股常人难有的韧性与决心。做事杀伐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前世的时候,自己就幻想过多次,这样的女子,如果是一个男子,该多好,这样,西凉就会有一位肱骨大臣。可是,却在心底庆幸她是一个女子,伪装的十分的好,如果不是青衣卫费劲心思打探,恐怕,自己对这些也不知情。庆幸这个的同时,也庆幸这个世道对女子的限制,这样,就只有连同自己在内的几个人会看到她的美。

    就因为这样,自己才在求父皇下旨,娶陌涵烟为袭来那个太子妃的。

    当日,自己是理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却放不下自己的面子。作为西凉唯一的太子,未来的皇帝,找到这样一个好东西去道歉,已经是超出了寻常的范围。若说自己有什么与女孩子相处的经验,最多的,莫过于一块长大的贺琳琅,可是,贺琳琅却一直是温柔解意,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只要自己出现在她面前,她都会消气。

    思前想后,还是拿着红线子母蛊,打着贺琳琅的旗号来说这件事。可惜,最终却是适得其反。

    西陵绯色,你真心是一个傻瓜!

    西陵绯色随手翻了翻眼前的东西,突然皱了皱眉头,问到随行的田七,“东西都在这里?”

    田七回想了一番,说到,“是。”

    西陵绯色皱了皱眉头,又翻了几遍,“带本宫去马车那里。”

    “诺。”

    西陵绯色匆匆打开马车的门,走到里面,打开马车的暗格机关,却发现装着红线子母蛊的匣子不翼而飞。

    怎么可能?难道是西晋的人拿走了?

    西陵绯色又找了几遍,他记得很清楚,自己一位故去的师傅,临终之前告诉自己,他将自己用尽毕生精力培育的红线子母蛊就放在这个马车的暗格之中。

    前世,涵烟连同那么多世家贵女一同回来,这辆马车便一直被闲置,自己也没有想起这件事。后来为了道歉,才匆匆的去将东西找了出来,可惜......

    存放红线子母蛊的暗格周围布满了机关蛊毒,如果不知道方法,就算不被机关所伤,也会被蛊毒所伤。但是,如果是擅长用蛊之人,可能会发现此处藏有蛊毒。

    难道西晋有人知道这个?还是,西晋之中,有人擅长用蛊毒?

    西陵绯色想到了当初自己执意出征北漠,接贺琳琅回宫之事,眯起了眼睛。

    --------------------------------の笨笨fish----------------------------------------------

    西凉,天一村。

    “是吗?”陌涵烟转过身,看了看青衣,“为何呢?”

    青衣说到,“红线子母蛊,你在自己身上中了红线子母蛊中的母蛊。”

    “不愧是用蛊大师,”陌涵烟拍了拍手掌,笑到,“难怪,之前,青衣你会停手,不对涵烟动手。”

    “红线子母蛊?”花旦挑了挑眉,“青衣,这是什么?”

    “你怎么知道自己中了蛊毒?”陌涵烟笑到,“我还以为是,被世人传的这样神乎其神的红线子母蛊,没有人知道自己会中了蛊毒呢。”

    “陌小姐既然对忘川之人如此熟悉,想必,青衣怎么知道的,您也很清楚吧。”

    “不错,我给你们的确下了蛊毒,”陌涵烟嘴角勾了勾,“的确是红线子母蛊。”

    “什么?!”河童听完,不禁说到,“老大,真的还是假的,居然,有这样逆天的蛊虫?!”

    看见自家老大不说话,山洞里,除了陌涵烟,其他四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你一个世家大小姐,和我们江湖人扯啥关系?这也太阴,险了吧!”武旦说到,然后拔出大刀对着陌涵烟,“不想死的,还是赶快给老子解了这劳什子的红线子母蛊!”

    “陌小姐,不知您想要忘川为你做什么?”花旦收起脸上的面具,认真的看着陌涵烟。

    “不愧是花旦,果真够冷静。”陌涵烟说到,“我不否认,自己阴、险。忘川之人,消息都很灵通,我陌涵烟的事,恐怕,你们也有所闻。”

    “不阴险,怎么活命?!”陌涵烟伸出握着匕首的手,似乎在认真研究了一番,轻轻的感叹一句,又说到,“那,青衣花旦,你们认为,我这样一个世家大小姐,用尽手段,我要什么?”

    “忘川!”

    看着两人快速对视一眼,齐声说出的答案,陌涵烟嘴角勾了勾,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