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2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2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西凉,虞城。

    白马寺,位于虞城的半山腰,是一座非常出名的寺庙。

    传说,当今的西凉贺皇后,永辉皇帝唯一的妻子,就是在这里同永辉帝一见倾心的。永辉帝见过贺皇后后,不顾权臣反对,将贺皇后带回了宫中,后来才知道贺皇后是西凉贺家的嫡次女,因为贪玩,不小心和家里失去了联系。

    传说,永辉帝见到贺皇后的时候,漫天的金光出现在贺皇后的周围,恍若神人。

    传说,贺皇后也是一个奇女子,又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

    传说,永辉帝与贺皇后恩爱异常,是西凉,西晋和北漠恩爱夫妻的典范。

    传说......

    西陵绯色一袭便装,听着这些人的所向往的故事,眼里却是淡淡的嘲讽。

    似乎,所有的传说故事都是对美好故事的向往,对恶人的无情抨击,还有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邪不压正等这些美好的品德。

    听着西凉民众夸奖着自家的母后,西陵绯色心里有点五味陈杂。

    作为儿子,自己是不该有这样的,类似于不满的情绪的,这是大不孝;可是,作为西凉的太子,西陵绯色却是不赞同自家父皇的做法,换一句话说,也就是自家母后,民众心目中称赞的贺皇后,没有能力担当起,西凉皇后的重任。

    自己的母后当初进宫,并不是一番风顺的,用自家母后的话说,就是虐恋情深,相爱相杀。西陵绯色不太懂这八个字的意思,但是,自家母后曾经被父皇打下过天牢,如今手上,还有曾经在天牢里被折,磨的伤痕。

    至于所说的奇女子,西陵绯色更是不知道他人是如何理解的,自家母后的想法,说好一点是想法新颖,说直接点,叫做荒唐至极。对于这一点,自家父皇也是认同的,不然,也不会再年幼的时候,告诉自己在自家母后面前,装作听话的样子,对于母后的想法,一律不要听从。

    想到这里,西陵绯色似乎有点明白,为何自家父皇同意自家母后亲自教育贺琳琅了,那是因为......

    “阿弥陀佛,这位公子,要不要抽一个签文?”西陵绯色正在沉思中,却被眼前一个眉目慈善的老和尚给打断了。

    眼前是一个穿着灰衣,挂着布袋的和尚,身上披着一件破旧的□□,正对着西陵绯色打着佛家常的用的口号。右手握着一串光滑德佛珠,左手拿着一个旧签筒,上面有着发旧的签文。身后,是几位佛家少年弟子,拿着超度亡魂的幡旗。

    这是一位长期云游的大师,从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上就能够看出来。

    西陵绯色示意随从退下,走到大师面前,问道,“大师,这签怎么抽?”

    “施主只要念着心中所想之事即可。”大师说道,“所谓,心诚则灵。”

    西陵绯色随手抽出一支签,递给了这位大师。大师说了一句“阿弥陀佛”的佛号,双手双手接过西陵绯色递过来的签,然后从灰色的布袋里抽,出一张签文,递给了西陵绯色。

    西陵绯色看都没有看,示意护卫接过去,然后正准备走,却听到这位大师喊了自己一声,说了一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这句话,倒是挺有意思。

    西陵绯色听完这句话,心里过了一遍,顿了顿,然后头也没有回的走了。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西凉,天一村。

    院子里,陌涵烟正好将前世自己无意中学会的功夫练习了几遍,身上衣服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姣好的面容上都是黄豆粒大小的汗珠,整个人如同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十二岁的身子,已经渐渐凹,凸有,致,那张稚嫩的脸上,早已能够看到日后姿容艳艳的色彩。在在夏日早上柔软的金黄色的晨光中,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生机与活力。

    “给小姐准备的洗漱的热水,准备的如何了?”青怡忙问着旁边的青染。

    “青怡姐姐,一切都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青染说道,“青苑正在准备吃食,等大小姐沐浴完,就能够吃上饭菜了。”

    陌涵烟收起手中的长剑,刚走近,就看见青染与青怡对自己笑着行了行礼,齐声说道,“参见大小姐。”

    “都起来吧,在外面,就不用讲究太多。”陌涵烟接过青怡递过来的帕子,随手摸了一把脸,就将帕子丢给了青怡。青怡看见自家小姐这样,心底微微不安,眼眸之中,是满满的忧虑之色和纠结。

    “小姐,快去洗漱吧。”青怡说道,“青染准备的水,这时候的温度应该是刚刚好。”

    陌涵烟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头,“换成凉水,刚从井里打上来的。”

    “可是,小姐......”青怡刚准备说什么,看到自家小姐严肃的样子,咽下了后面要说的话,跪在了地上,然后说道,“都是奴婢自作主张,求小姐责罚!”

    陌涵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见跪在院子里的青怡,心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青染,你去换水。”

    “诺。”青染行了一个礼,退了出去。

    “你打算对我说什么?”陌涵烟随手拿来一个凳子,坐在上面。

    青怡接连磕了三个响头,额头上都是灰尘和淤,青。

    “小姐,奴婢自知这些话不该出自奴婢的口中,也没有资格来说。”青怡的眼眶里满是泪水,说道,“可是,奴婢是小姐的贴身丫鬟,这些话,奴婢不得不说。哪怕小姐听后,要将奴婢发卖,奴婢也要说的啊。”

    陌涵烟看着青怡的满脸焦急,听着青怡的话,已经猜到了青怡要说什么了。

    “小姐,这些,于礼法不和啊。”青怡哭道,“您是百年陌氏一支的嫡出大小姐,西凉帝都的贵女,身份不同于常人,您的一行一言代表的都是陌氏,需要符合礼法啊。”

    陌涵烟听完青怡的话,皱了皱眉头。

    “小姐,您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帝都贵女,一般都在十二三岁定亲,十五岁过完及笄之礼后,再选一个荒岛吉日出嫁。如今您在天一村,虽然说是养伤,可是,对于闺誉,总是有害的。您应该尽早回帝都的。”青怡看着陌涵烟满脸的压抑的神色,想到,如今已经说道了这里,干脆咬了咬牙,将后面的话一同说了出来,“而且,古公子已经说了,您元气受损严重,于子嗣上大有不妥。天一村这般荒凉,您不应该留在这里的。这样只会让您自己受损的。”

    “奴婢先前以为,小姐您会取道皓月城回帝都,可是,这都快半个月了,您丝毫没有想要回帝都的想法,这对小姐您不好啊。”青怡随手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小姐,奴婢求您了,您早日回帝都吧。再不回去,小姐您的名声可真的没有了,对于小姐来说,这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啊!”

    陌涵烟只觉得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这个压抑,来自于整个时代,只要自己在这个时代存在一天,就会处处感受到,哪怕,自己刻意忽略这种差异感。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就有人说过,三岁一代沟,何况这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年时空的代沟。

    陌涵烟不禁想到了,曾经在大学中无意中翻看过关于教育的知识,其中有一点就提到,古代东西方教育虽然在具体内容和形式上存在许多差异,但是却有一些共同的特征:阶级性、道,统性、等级性、专,制性、刻、板性和象征性。当时自己还笑着同室友说,古代的教育,真心有几分难以理解,这要是哪一天不小心去了古代,我们这种穿越人士,思想文化差这么多,肯定会被当做妖,孽给烧了。

    如今,陌涵烟是真心体会到了这种差异感,这种快要将自己逼疯的文化上的差异与千万年时光之中,难以跨越的代沟。

    放在长剑剑鞘上的手指渐渐发白,陌涵烟突然起身,将青怡给打晕了。一手搂着青怡,一手用长剑将院子里的一棵口腕粗的大树拦腰截断。

    “轰隆”的声响打破了小村的宁静,村民们都纷纷带着关切之心,向陌涵烟的院子里走了过来。

    青苑和青染首先到,看见陌涵烟身上毫不掩饰的上位者的气势与满脸的愤怒,腿都在微微打颤。尽管两人都经历过虞城屠城的惨象与杀,戮,还有着一路的奔波,可是,两人靠近的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在了一起,都看了对方发白的脸色与眼底的害怕和震惊,以至于都忘记了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过来,”陌涵烟说道,两人胆战心惊的过来了,虽然面上很显震惊于害怕,行为上却没有多少的拖沓。

    这就是百年陌氏的涵养,即便这样短短几个月,这些当初青,涩的虞城穷人家的小孩子,经过入府嬷嬷的教导还有这段时间的青怡的教导,已经有了几分的世家大婢女的样子。

    陌涵烟让他们将青怡扶回去睡一觉,打开门,就看见古月言一脸焦急的样子。匆匆的跑过来的古月言,伸手准备推门,没有把握号力度,一双手直接接触到了陌涵烟的胸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