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3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3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你真的以为,自己身上的毒,真的解了吗?”

    陌涵烟听到老太太这句话,情不自禁的问道,连称呼都忘了,“什么意思?!”

    “你身上的毒,因为太子殿下中的毒,在虞城根本没有解,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出来?身体不济,精神不行,还气,血两虚,整天晕忽忽的,不是在家法之后,慢慢变好?”老太太浑浊的眼睛轻轻的阖着,说道,“你的毒,是你父亲替你求来药才解的。”

    陌涵烟听了这句话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在老太太的话中,陌涵烟敏锐的发现了其用词,是“求”,还有说这句话时,老人家语气里的不快!

    怎么可能!!!陌涵烟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中的毒无解,除非有着先大瑞王朝的碧叶千流花。”老太太说道,“陌家是百年世家,先祖曾有幸与先王朝的一位公主殿下交情颇深,得到了这碧叶千流花。”

    “碧叶千流花能解各种天下奇毒,乃是陌氏一族的至宝。”老太太看着自家孙女的一脸不可置信,“你父亲为了你,自愿接受了陌家宗族之人的惩罚,现在都受伤躺在陌氏老宅,在外面领兵的不过是替身罢了。不然,你以为小小的宁城,为何迟迟不能攻破!”

    “你应该庆幸,当初在虞城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人能够说什么,或者来证明什么,包括陛下他自己。当初陛下派去虞城试,药的太医等人,都被你大哥,如今的陌氏族长,陌涵箬给不动声色清,理干净了。你也该庆幸,那种奇毒,炼制极其困难,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一个。你身上的血能够解百毒,这一点,你自己千万牢记,千万不能泄露了。”老太太将袖子里的一个白瓷小瓶子放到了陌涵烟的手上,“这是一种秘,药,可以延迟你身上血液的解毒功效。”

    听完老太太的话,看着手上发凉的瓷瓶,陌涵烟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万千思绪上心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那云雅和陌涵玉呢?”陌涵烟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不,死,心的问道。

    “这两人,不是你该过问的范畴。”老太太说道,“在陌家,任何时候,给予他们足够的尊敬。”

    “为什么?”

    “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母亲当年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私自同你父亲私定终身,本就有违礼法制度。何况,云氏也是西凉九大家族之一,云氏是根本不可能同陌氏联姻的,何况你的母亲还是云氏嫡枝的嫡长女。”

    “记住,不该问的,问了,会死!”

    “你可以找一千万个理由说自己不配做太子妃,没有资格入宫,”老太太看到眼底满是挣扎于不甘心的自家孙女,毫不留情的道,“只要陛下说是,你就是,哪怕是一坨,屎,它也是西凉的太子妃!!”

    陌涵烟看着这阴,森寒冷的陌氏宗祠,被自家祖母接二连三的消息给打击的溃不成兵,原本的一系列想要反驳的理由都无力说出口。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洪流,自己这一个小小的纤弱身躯,都还没有等到狂风暴雨的考验就被催残了。

    这,就是现实,□□裸,让人打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面吞的!

    陌涵烟不急不缓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又整理了一下仪容,对自家祖母恭敬地跪下来,叩了三个响头,恭敬的说到,“孙女谢祖母解惑,涵烟愿意嫁。”

    老太太听到这句话,又缓缓地闭上眼睛,只有那满地的无情无伤的泥土,能够看见陌涵烟眼角的晶莹,还有那从咬破红唇上留下的血迹。

    陌氏宗祠之中,传来老太太警告的话语。

    “陌涵烟,收起自己身上的刺。你还没有这个资格!你的出身和身份,要求你在比任何人都要小心谨慎,这样才能长长久久!”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西凉,天一村。

    陌涵烟从回忆中走出来,叹了叹气,在室内随手找了一块质地较为柔,软的的布料,“撕拉”一声,泄愤似的撕/开了,粗鲁的裹了裹受伤的地方。又快速的拆开,看着受伤的伤口,随手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将其扔在了床上。刚走几步,陌涵烟回过头,看见床上那被血红色的布条,又走过去那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衣服里面。

    走回放着早餐的地方,陌涵烟算是真正体,味到了什么叫做糟糠之食了。无奈的坐在了桌子旁边,拿起了木质的农家汤勺,忍着要吐出来的的冲动,强/制自己吞了下去。

    舒施语,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既然,能重新活一次,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像前世那样,别无选择的嫁入了深,宫,从此只能庭院深深,守着一方井口大小天地了。

    舒施语,你是舒施语,只是侥,幸因为陌涵烟重生了,活了下来。不忘初心,千万不能让这个时代的洪流,让你失去了自己原本的个性,以至于被磨平了棱角,失去了自我。

    想要走在设个时代对女子的对立面,你就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天下诸事,又有哪一件事情能轻易地做好?那些成功的人士,又有多少付出了无穷尽的辛酸,你现在还是面临的最初的一步啊。

    你一定可以的,无论是舒施语还是陌涵烟,你就是你,你一定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你一定可以的!一定,只要有信念,不断努力,一定能够成功的!

    陌涵烟捋起左手上的袖子,看着哪两道深深地刀伤,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既然老天让我重生了一次,还莫名其妙解了前世的毒,这辈子又一个健康的身子。有了忘川和那一部分虞城之人的心,你已经有了一定的资本,不再是前世那样什么都没有,懵懵懂懂了,一切都太晚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重生,但是,你在重生的时候,前世自己让青衣给自己找的那一套武功心法和陌氏家传枪法都在,还有当初青衣死前留下的半个月内提升自己能力到极致的秘药的功效,也维持了大半个月。才能够幸运的逃脱西晋的围杀,走到了今天。这是你的幸运,舒施语。

    陌涵烟看着已经起了薄茧的洁白的手掌,想到重生之后的一系列的事情,不禁紧紧的握着拳头。

    你应该庆幸的,至少,活着。

    活着,就会有希望!

    总有一天,在这个时代的洪流之中,我陌涵烟会站在最顶端,证明,即便是男权至上,巾帼依旧能够不让须眉!

    陌涵烟端起木碗,慢慢的吃着早已发凉的早餐,眼里满是一种如野草般不屈服的不甘心,那双好看的瞳孔满是薄薄的生机和对未来的希望。

    天一村傍晚,没有皓月,却夜色微凉。

    “参见主上。”四道整齐划一的声音在漆黑的屋子里响起。

    “忘川之事,如何?”

    “禀告主上,一切早已安排好,如今只剩下时间。”青衣说道。

    “必须确保万无一失。”陌涵烟坐在凳子上,听着青衣的话,叮嘱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诺!”青怡回答道。

    “花旦,关于当日西晋当日在虞城驻扎的军队名单调查的如何?”

    “禀告主上,已经全部查清楚,花部正在整理,一天之内就能呈上完整的人员名单。”花旦说道。

    “不急,慢慢找,确保,一个都不能少!”陌涵烟咬牙切齿的说道。

    “诺。”花旦回答。

    “水舞,你的人找的如何?”

    “请主上责罚,水部只找到一小批人。”水舞说道,“请主上责罚。”

    “毕竟时间有限,这个不怪你。”

    “属下写主上体谅。”

    “青衣,处理完忘川之事,带大部分青部的人,去江北协助水部,在那里驻扎。”

    “诺。”青衣说道。

    “月珑,将人数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留守,一部分现在启程去我之前说的地方,挖出金矿和银矿,另一部分去江北,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不着痕迹的垄断所有江北的粮食,药品。”

    “诺。”月珑说道。

    “水舞,带着你的人,去江北。”陌涵烟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放心吧,永辉七年,你们会在那里找到足够人手的。”

    “诺。”水舞说道。

    “青衣,四部之中可有人精于用药?”

    “禀告主上,有一小部分人,但人数不多。”

    “在四部之中,选出伤成医药的,另外成立药部,让药师清越担任部主。明暗两重,以药为攻,以毒为守!”

    “四部领命。”跪在地上的四人齐声说道。

    “告诉清越,第一个药,是梅,毒。”陌涵烟好看的唇瓣里,却吐出来这两个最可怕和残忍的字眼。

    “梅,毒?”

    “就是花,柳,病!”看着四人眼底的不解,陌涵烟解释道,“可以通过过,有不安全的性接触,也就是房,事;孕产妇梅,毒感染;输注血液三种传染源,尤其是不安全的房,事和输注血液这两种。让清越找到这种病缘,提,纯,同时,找到短期的抑制这些症状的药物。”

    “诺。”

    “关于弥家之事,进展如何?”陌涵烟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

    “启禀主上,花部才刚刚进展,前方并未传回有用的情报。”花旦说道。

    “不急,这件事你们慢慢查,我要大小一切情,报。让专业人员整理出来,分门别类。”陌涵烟说道,“这件事不急,但是,所有情,报必须百分百精确。”

    “诺。”花旦说道。

    陌涵烟问完这句话,突然沉默了,整个屋子里都是静悄悄的,似乎屋里的五个都不存在,只是有着这样沉默的夜色。

    “河童如何?”

    “启禀主上,河童已经经受了训练,其行为举止与正常的七岁孩子毫无二致,”青衣说道,“至于身份之事,如今已经伪,造好了具有可行性的户籍与具体的经历,剩下的,只是差送去帝都。”

    “尽快将河童送入将军府。”

    “诺。”

    想到前世总总,陌涵烟说道,“告诉河童,如若我母亲伤了一根汗毛,他那身皮毛就干脆不要有了!”

    “还有,让她平日里,带着脑袋出门!”

    “诺。”青衣听出了陌涵烟话里的嗜血味道,忙替河童应下。

    屋里的另外四个人听着陌涵烟的话语,掌心里渐渐有了湿意,内心都悬着,尽管,他们四人都没有做任何违背自己誓言之事。

    自家主上,陌涵烟,说话总是温温婉婉,不急不慢的,很少能从她的话语之中听出一丝异,样的情绪波动,还有那通身的贵气与上位者的气势,但正是这样春风化雨的优雅嗓音和优雅至极的举止,让四部之人觉得可怕,似乎在她的面前,所有伪,装都会被看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