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33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33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西凉永辉五年,似乎是一个重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至少,对于西凉来说是这样的。

    西凉永辉五年,西凉虞城被屠,叶城受、辱。这段历史因而被世人铭记,成为后世文臣批、判君王暴、政和教育后代的经典引用;

    西凉永辉五年,西凉历史上出现了第一位具有朝廷俸禄的县主:惜蝶县主。这位县主是古代王朝第一个拥有封号的女子,在整个西凉历史上,似乎都能看到其同另一个人,隐藏在西凉王朝幕后的身影。

    西凉永辉五年,西凉出现了第一位西凉历史上最具争议的女性将军,木兰将军,陌氏涵烟。

    西凉永辉五年的三件事,当属木兰将军这件事最为轰动,至少,对于整个封建时代而言,是世人难以想象的。她的出现,为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至于整个西凉王朝被覆上了一层温婉的轻纱,造就了这个时代永久的传奇。

    然而,日后这位传奇的女将军,此时此刻,正一袭粗制麻衫,混在乞丐堆里,随着人流,走向了西凉帝都。

    陌涵烟此刻一身的狼狈,身上的汗水早就溢出了一层又一层,整个人群大流之中,都混合着不太好闻的酸臭味,在夏季这样的烈日爆,晒之下,更是让人作呕。

    陌涵烟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澡了,浑身早就不舒服,随着人群,懒懒的找了一棵树靠着,闭目养神。

    原本姣好的面容,被脸上的污垢遮盖住了;刚发,育好的身子,被隐藏在宽大不合身的衣服之下。乱糟糟的头发披在肩头,怎么看,都是一个落魄的小乞丐。

    已经是第几批了?

    陌涵烟放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指慢慢的数着,嘴角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陌涵烟啊陌涵烟,你还真是命不好啊。好不容易能够逃脱虞城与叶城的陷阱,留了一条小命,还没有好好休息,就被人追杀了一遍又一遍的。你究竟是得罪了谁?又或者,陌氏一族,得罪了谁?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三天前。

    “如何?”陌涵烟同司素一起解决了追杀自己的第十批黑衣人,看着司素熟练地将化,尸,水倒在黑衣人的身体上,又熟练地处理完了留下来的痕迹,皱着眉头问道。

    司素,忘川里面的最顶尖杀手,如今,陌涵烟的暗卫。

    “启禀主上,属下一时难以辨别。”司素跪在地上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上责罚。”

    “起来吧。”陌涵烟一边慢慢的擦着长剑上的血迹,一边说道,“杀人手法呢?”

    “十分的混杂。有江湖刺,客游,侠,有江湖之中的专门接,单,杀人越,货的各类江湖组,织,还有经过长期训练的暗卫。”司素迅速地将这些人总结了一遍。

    “暗卫?”陌涵烟听到这句话,皱了皱眉,郑重的问到,“可能判断出来?”

    “忘川这些年同西凉、西晋还有北漠的暗卫交手不少,可能看出是属于哪一方的?”陌涵烟再次补充了一句。

    “都有。”

    “都有!?”陌涵烟不经失态地说出了声,“怎么可能?!”

    司素沉默了半晌,说道,“属下确定没有弄错。”

    三国的暗卫,江湖游侠刺客齐身动手追杀的人?

    陌涵烟?

    陌氏?

    云氏?

    不对,不是这样的!自己肯定想错了!

    陌涵烟烦躁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这一头原本乱糟糟的头发,如今更是不成样了。

    不会有这样大的价值,陌涵烟还不值得这些人这样动手。

    夏季的知了欢快的叫着,似乎太阳愈加旺盛,知了叫的愈加欢快。这个叫声,在陌涵烟的耳朵里,如同刺耳的魔/音,怎么听,怎么觉得心烦。

    随手抓了一把叶子,用内力将其打在几个靠近陌涵烟的知了身上,只听见“唰唰”的几声响,地上掉下来了许多知了,原本翠绿的叶子,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陌涵烟叹了叹气,对着空气低声说了一句,“处理了。”

    如今正是愈发的静不下心来了啊!

    陌涵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慢吞吞的离开人群,走到不远处的河流旁边,猛的捧了一把水,粗鲁的洗了一把脸。

    静静,静下心来,不要着急,慢慢的想一下。

    陌涵烟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些人要追杀的,不会是陌涵烟,肯定是弄错了。

    在天一村的消息,古月言不会泄/露,青染他们也不会,至于那些村民,除了知道自己是从虞城逃命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至于自己的面容,除了那几个孩子,就是那位年迈,基本不出户的族长知道。即便后来因为青怡的事情而赶来的人,见到的,也是古月言而已。

    忘川已经查探过好几次,没有可疑之人,出现在天一村。

    如果说是西陵越的狼烟暗卫,也不可能。那些人,被忘川不动声色的处理了好几批,最近更是没有踪迹。再者说,如今三国纷乱,割据一方,西晋同北漠的联合,经过虞城与叶城之事,又有着破裂的趋势。西凉同西晋与北漠之间,自弥氏被废以来,摩擦更是不断,怎么会有暗卫这方面的联合?何况,暗卫可以说是每个帝王在暗处的保命/符!

    那么,究竟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以至于从皓月城出发不久,就接连遭到这些人的攻击?

    西陵越想要动手要自己的命,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精,力,花费如此多的财力与物力的!

    陌涵烟烦躁的扔了仍旁边的碎石子,又无聊的打了好几个水漂,看着飞,溅起来的晶莹的水花和滚滚向前河流,陌涵烟的眼睛突然一亮。

    不会是西陵越的!

    “司素,有没有任何无色无味的香气,能够让人追踪不放?”陌涵烟突然说道。

    “引惜香。”陌涵烟只觉得旁边一阵凉风拂过,就看到恭敬地跪在自己旁边的暗卫司素。

    “引惜香?何为引惜香?”陌涵烟不解的问到。

    “这是一种极其难得的香,几乎有市物价。”司素恭敬的说道,“这种香,都不用涂抹,在点燃之后,室内的所有人都能沾染上这个气味,而且,一个月才散去。沾染的人闻不到这种香味,只有特质的一种虫子,才能够闻到。这种虫子,也是极其难得的。一次,引惜香才有市无价。”

    “传令忘川,查一下一个月前,皓月城“城垣布店”之事,尤其是九号那一天左右。”

    “诺。”

    陌涵烟记得特别清楚,离开皓月城之前,自己那里买了一套粗制的换洗衣服。以至于当天晚上,在城外就遭到了黑衣人的刺杀。

    后来因为一次打斗,衣服不小心掉入了河水之中,身上的衣服又破损的厉/害,以至于不得不处理了,重新买了一套。

    宝藏?

    前世并没有听说过,难道,因为自己重生,发生了改变?

    究竟是什么宝藏,如此让人心动?三国暗卫,江湖刺客游,侠都动手来寻找?

    ---------------------------------の笨笨fish---------------------------------------------

    西凉,虞城。

    “不要轻易同陌涵烟身边的暗卫交手,只要她没有危险,让她们远远的跟着便是,千万不能让她身边的暗卫察觉了。”西陵绯色看着眼前跪着的青衣卫首领,缓缓地吩咐道。

    “诺。”

    在西陵绯色派去皓月城的暗卫死伤了七八分,替陌涵烟处理完二十四批追杀以后,西陵绯色倒是对陌涵烟身边的暗卫慢慢放心了:身边有这样的暗卫,倒是安全不用太过担心。何况,陌涵烟本人本就聪慧,杀伐果断。

    皓月城“城垣布店”,追杀,宝藏?

    西陵绯色皱了皱眉头,自从当初青衣卫打探到陌涵烟去了北边,之后一直都没有消息。如果不是皓月城“城垣布店”出现了引惜香和那一连窜的追杀,恐怕,自己还是很难找到她的踪迹。

    不愧是陌涵烟,的确够,做西凉的皇后。这样的你,撇开个人感情不说,让我怎么可能放手?

    陌涵烟,此生,你注定会是西陵皇室之人,我西陵绯色的妻子。

    “不惜一切代价,彻查。”

    “诺。”

    西陵绯色挥了挥手,屋里,一道黑影快速的闪过,似乎刚才一切只是幻觉。

    陌涵烟,你的确聪慧过人,能够逃脱父皇所部棋子的死局。这一次,依旧是青衣代替你前往,那些世家贵女死于西晋秘药之事,恐怕,是你的手笔吧。

    这个世上,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前世,在虞城活下来的世家贵女,就连贺连成的亲妹妹贺连欣,我的表妹,都被送到了家,庙,古,佛青,灯的过了一生?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父亲,西凉的车骑大将军,陌玉痕。难怪,只有他能够统领整个西凉的火骑兵,在北漠战线上,完全压制对方!

    前世拘于深闺,你可能不会知道,当年那么多世家贵女,只有你一个人活着,成为了西凉的太子妃,西凉的皇后?

    陌涵烟,你可知道,我很庆幸,你也回来了。

    这样,我面对的就不会是没有重生之前的你,那样懵懵懂懂的你,也不是我想要的!如今,和我有着同样经历的你,这样的你,才是我西陵绯色想要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重生,我真怕,自己会不要你呢!

    这个世间,有多少人会有我们这样的幸运呢?帝后重生,姻缘再续?

    前世荣昌年号之事,还有从荣昌元年至荣昌七年,本宫如同一个昏君一样作的那么多事情!本宫一定会好好的查!!究竟是什么,让本宫那七年成了无形的傀儡!

    前世,莫名其妙的荣昌七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本宫竟然毫不知情自己做过什么,你死之后,本宫竟然对那七年,脑袋一片空白。只能像一个看客一样,看着自己走着昏君的道路?还有那道遗诏和西陵绯玉,前世,究竟有什么,是我们都不知道的?

    西陵绯色想到这里,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手上上好的狼,毫毛笔,“啪”的一声断裂了。

    西陵绯色缓缓地站起身,走到旁边,给自己到了一杯酒,慢慢的品着。

    转身,看着案桌上画的那个姿容艳艳的女子,轻轻的用手抚摸着姣好的面容,眼睛里是深沉的、化不开的墨色,“陌涵烟,说好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本宫等着你,履行大婚时候的诺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