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3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3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曲江流经西凉的帝都,是西凉的护城河水的源头。在西凉帝都之内,有一片非常大的水域,也叫做曲江。

    曲江夜晚,灯火如昼,画舫笙歌不止,宛若另一个享乐之乡。陌涵箬在一叶扁舟之上,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对面的陌涵烟看见陌涵箬这个样子,不禁想起了前世,陌涵箬作为自己的军师,同西陵绯色斗得死去活来的事情。

    帝都四公子之中,没有陌涵箬。可是,陌涵烟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若论真正的排名,自家堂哥恐怕比帝都四公子之首的西陵绯色差不了几分,确切的说,是还要高上几分。

    眼前这个人,一袭黑色的长衫,月光透过小船破旧的缝隙照进来,能够看到那张好看的侧脸。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了那双漆黑的眸子,眉宇之间微微透漏着几分病态。这样一个外表孱,弱的世家公子,如今陌氏的掌权人,让陌涵烟这一个重生一世的人都心里微微发颤。

    小船随着微风轻轻的摇摆,就像陌涵烟此刻忐忑不安的心。尽管小船透着风,陌涵烟却还是觉得整个狭小的空间十分的沉闷,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陌涵烟的手心渐渐有了湿,气,她很害怕自家堂哥陌涵箬的拒绝。他拒绝了,代表的是,整个陌氏的态度。陌氏的不作为同陌氏的拒绝,是两个概念。

    如今,陌涵烟的力量,完全不能够和百年陌氏相提并论。如果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陌氏像一头收起爪子,在黑暗里伺机而动的慵懒的豹子,而陌涵烟,算上如今所有的,对于陌氏而言,只是一只刚刚断奶几天的小虎崽罢了。

    “你确定这样做?”陌涵箬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陌涵烟。

    “涵烟主意已定。”陌涵烟心里有几分不自在,面上却没有什么慌乱。

    “既然主意已定,那么,还来问我干什么?”陌涵箬似乎没有觉得陌涵烟说的事情有多么重大,动作优雅至极的将小酒壶里面的酒倒到了旁边的杯子里面,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拿起杯子,懒洋洋的喝着杯子里面的酒。

    “......”

    陌涵烟很想吼一句: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个地步,我又何尝需要这样费尽心机,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该多好啊?

    “涵烟知错,求族长责罚。”陌涵烟起身,对着陌涵箬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陌涵箬没有指示,陌涵烟就这样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陌涵箬轻轻的瞥了陌涵烟一眼,然后又继续优雅的喝着小酒,似乎当陌涵烟扎样一个大活人不存在。一个人自娱自乐,非常惬意享受。

    月亮已经在天上溜达了许久,陌涵烟觉得自己后背上都是汗,保持行礼的姿势早就僵硬,但是,却依旧一丝不苟。

    “坐下来说话吧,”陌涵箬说道,“我们堂兄妹之间,不必要拘谨。”

    “诺。”陌涵烟恭敬的说到。

    “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醉红尘,传说,一口就回让人流连忘返。这样的好酒,藏的颇深,为了找到它,我可是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陌涵箬变戏法似的拿出了另一个杯子,将杯中的酒注入,让后将杯子推到了陌涵烟面前。“尝尝,如何?”

    “诺。”

    陌涵烟是讨厌喝酒的,但是,此刻却不得不。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时候后,自家哥哥,陌涵箬,态度是有几分软化的。

    趁热打铁,伺机而动。这八个字,对于陌涵烟而言,是重生一世的教训之一。

    陌涵箬听见陌涵烟称呼的转变,又毫不犹豫的拿起桌上的酒,牛饮下去,嘴角不禁勾了勾。

    “你想要走的路,根本行不通。”看着陌涵烟喝酒的样子,很明显就能后看出是第一次,却依旧那样不动声色,小心翼翼的掩饰着情绪。

    陌涵箬垂下眼眸,盖住了眼底的深思。

    “涵烟没有别的选择。”陌涵烟忍着喉咙里的火辣辣,还有嘴巴里那一股难闻的酒味,开口说道,“当日涵烟去了虞城,就已经是踏错了一大步。如今侥幸活下来,涵烟却得知其他世家贵女,全部死于叶城,就连贺氏连欣都没有逃脱被侮辱的命运。”

    “当日承蒙陛下挂念,让一千人去接应涵烟,才让涵烟有着苟活的机会。如今,他们因为涵烟而死,涵烟虽然回到帝都,却名誉毁尽。自是辜负了当初那些血战沙场士兵的期望,更是连累了陌氏宗族。”陌涵烟真诚的说道,“所以,涵烟希望,族长能够将自己驱逐于陌氏,涵烟愿意以民女的身份进宫,求陛下给涵烟一个机会,上阵杀敌,这样才会不枉此生。”

    陌涵箬听完陌涵烟的话,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没有说话。

    果然,战争会让人成长的。

    当年去虞城的世家贵女,除了陌涵烟,都死在了叶城,虽然,是死于西晋皇室的秘药。但是,陌涵烟活着一日,就是陛下心头的一根刺。想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自家堂妹死在虞城或者叶城;二是,联姻。

    从陛下选派的人能够看出来,陛下之一心一意的希望自家这个娇滴滴的堂妹死在叶城或者虞城的。有了这一千人在中间的“护送”会帝都,陛下是做足了面子,陌家就要欠西陵皇室一个大大的人情。

    虞城与叶城之事,就是陛下一手设计的,自家堂妹活着,永远是一种威胁,只要活着,就是威胁,是世家制衡皇权最有利的一个证人。

    这世间,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陛下在这一点上,可谓其中的佼佼者!

    可是,自家堂妹如今活下来了,背后自是有着一股相当的势力。从情报来看,恐怕和西凉皇室的暗卫狼烟不相上下。

    这样一个人,陛下会放弃?还是,将这把利剑,放在自己手中?

    如今看来,就只有后一种,联姻。

    西凉陌氏是百年世家,西凉如今九大世家之首。任何一位帝王,都不会让自己的皇后有这样一个或者如今太子的太子妃有这样一个母,权世家作为威胁的。

    可是,如果自家堂妹不是皇后或者太子妃,陛下与陌家之间,恐怕有着一个很大的裂痕。

    现在,该头痛的,正是长信殿里面的陛下吧。

    陌涵箬笑了笑,不愧为我陌氏子孙。可是,自家堂妹居然有这样想去从军,希望族谱除名的想法。这倒是新颖至极呢!

    “你可知道为何,这一代的陌氏族长为何是我?还是在你出生之后,大伯就立刻将族权交给了我?”陌涵箬突然十分有兴致的问道。

    “因为涵烟是女子之身?不能担当起陌氏一族的重任?”对于陌涵箬这样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陌涵烟装着糊涂的回答道。

    “是吗?”听着自家堂妹装着无辜的样子,陌涵箬笑了笑,“大伯虽然只有大婶,但是,十二年前,大伯可以纳好几房,妾,室为自己生下男丁,给大婶抱养,作为嫡子。你应该知道,大婶只生过你一个女儿,三年无所出,于情于理,休了大婶都可以,何况只是纳几房,妾,室的问题?大婶虽然是将军府的当家夫人,可是,却再也不是云氏的嫡长女。”

    这个问题,正是陌涵烟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之一。如今陌涵箬提及,陌涵烟心里倒是很希望自家这位堂哥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父亲大人当时深爱着母亲?”陌涵烟试探的问答。

    “深爱着吗?”陌涵箬似笑非笑的看着陌涵烟,“深爱着,如今大婶为什么连一个小小的侧夫人都压不住?还出现了一个庶子?取名玉字?”

    那还不是因为,这个陌涵玉就是后来的西陵绯玉,当今的皇子!

    陌涵烟好想这样说一句,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这句话说了出来,自己距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自家这位堂哥,外表永远是一副战斗力很弱的样子,但是,很多事情却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啊,不然,怎能成为陌氏新任当家人。能够在前世将所有人都算,计,一步一步,让自己的侄子成为了西凉的皇帝?早知道,那时候,自家哥哥病危,距离死亡,也就短短几个时辰罢了!

    陌涵玉的身份,陌涵烟在前世知道的时候吃了一惊,但是,自家的堂哥,在接任族长位置的时候,就知道。前世的时候,自己为了对付西陵绯色,耗尽了心力,自家这位堂哥却淡定的抛下这样一个消息,还神通广大的拿到了那一道遗诏。

    “涵烟不知。”陌涵烟老实的说道,“还请堂哥解惑。”

    “你怨过你父亲,我大伯吧。”

    陌涵烟听完陌涵箬的话,没有回答,低下了头。

    对于陌玉痕这个人,陌涵烟不知道怎样来评价。每次想到他,心里都五味陈杂的,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感。

    前世的时候,陌涵烟不知道怎样处理这种复杂的感情,只好和陌玉痕保持疏远。当年,自己因为中毒,只有碧叶千流花才能够解毒,但是,这个代价却是自家母亲云氏求来的。在自家母亲云氏去世前夕,陌涵烟才知道,当年云氏为了自己,不得已向陌玉痕妥,协,再次同陌玉痕同,房,可是,却无意怀孕了。陌玉痕得知之后,什么都没有说,一碗打胎药,直直将那个孩子给打了。云氏当年也是因为这样,郁,郁而,终的。至此之后,陌涵烟就在心底恨上了这个人。

    “不怨,是假的。”陌涵烟迅速将往事从自己脑袋里面划过一遍,放在身侧的手握紧后又放开,最终还是承认了。

    “是吗?”陌涵箬将酒杯放在了桌上,双手放在了头后面,翘着脚,懒懒的靠在了小船上。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陌涵箬叹了叹气,“可是,你和涵婳的处境差太多了,有些事,还是和你说说吧。”

    “虽然,你只有十二岁,想必,也知道在西凉广为流传的一句经典的爱情经典话语:一生一世一双人。”

    “涵烟知道。”这不是穿越女前辈的?这个,有什么关系?

    “大伯和大婶之间的事,就要从这句话说起。”陌涵箬叹着气说道。

    “西凉贺氏皇后,曾经,同大婶,是闺中密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