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陌涵烟的反应让西陵绯色眼睛里闪过几丝痛楚。

    轻轻的移开距离,看着不远处的大红色的脂粉盒子,轻轻的拿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染着里面的胭脂,温柔的涂抹在陌涵烟微微发白的唇瓣上。看着那变得娇艳欲滴的唇瓣,西陵绯色满意的笑了笑。

    西陵绯色突然抱着陌涵烟起身,轻轻的将陌涵烟放在梳妆台前,陌涵烟此刻有几分慌乱,说道,“殿下......”

    西陵绯色伸出手指,轻轻的押在陌涵烟的唇瓣上。陌涵烟能够感觉到唇畔滚烫的手指,还有接踵而来的,耳边温温的带着几分沙哑的诱惑的声音,“涵烟,你应该叫我,夫君。”

    “夫......”陌涵烟用尽力气,却只能说出这样一个字。

    前世今生,关于感情一事,陌涵烟都不想拖泥带水,纠纠缠缠的断不清,分不明。

    陌涵烟是讨厌此刻的自己的,知道自己喜欢苏夜,两情相悦,却又不得不和西陵绯色牵扯上关系。似乎,灵魂和肉,体,分成了来那个部分,揪心的却是这一颗心。

    陌涵烟真想大声告诉西陵绯色,放过我吧,我爱的是苏夜,我只想和他一起,没有这世家贵女任何身份都可以的。可是,不能。自己可以逞一时之强,可是,替自己这种行为买单的,却是整个陌氏,苏氏,乃至云氏。如今西凉九大世家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一直对外,皓月城战场愈演愈烈,自己不能这样。这样一来,买单的,甚至还有边关那么多将士和无辜的西凉民众。

    当初,从陌家老太太那里知道,西陵绯色在长信殿跪求了三天才得到这一道圣旨开始,陌涵烟就知道,这辈子,注定要和西陵绯色纠缠不清。

    穿越成这本《西陵皇贵妃秘史》中的恶毒女配开始,陌涵烟就没想过去和男主女主有什么关系,可是,尽管自己退避三舍,还是逃不开这剧情。陌涵烟似乎看到了自己这一生的结局,满满的悲哀和无可奈何。

    当日白马寺,同苏夜约定好“私奔”,彼此都清楚,这不过是任性一次罢了。无论是苏夜还是自己,都逃不开这世家背后的牵绊,永远不能独善其身,自由自在。

    可是,这样的自己,陌涵烟很痛恨,很鄙视。这样的自己,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所不齿的,可是,如今却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可是,西陵绯色,男主大人,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不惜向陛下求这道圣旨?容貌,家世,性格还是,兵权?

    “怎么一直郁郁的?”西陵绯色看见陌涵烟纠结了许久,试了好几次,都叫不出“夫君”这两个字,眼底深处闪出一抹深深地失望,迅速消失了。

    就连敷衍一下,你都不愿意吗?陌涵烟!

    西陵绯色五指当做梳子,轻轻的梳了梳陌涵烟披在肩上的长发,擦过那脆弱的洁白的脖子,西陵绯色有种想要掐住陌涵烟的脖子,质问她的冲动。

    西陵绯色想问一声,为什么?!

    西陵太子妃的地位,未来的皇后的位置。东宫就这一个女主人,盛宠西凉,为什么眉宇之间还有着那深深地郁结之气?为什么短短半载,已经瘦得只剩下巴掌大小的脸蛋?为什么?!

    是我西陵绯色配不上你吗?西凉唯一的皇子,如今的太子,未来的皇帝!还是帝都四公子之首,兵法六艺,姿容地位,哪一个不够好?为什么,很少看到你真心的笑容?甚至连真正的脾气都越来越少的外露。

    陌涵烟,为什么?!

    “殿下,”西陵绯色听见陌涵烟说道,“为什么会娶我?”

    西陵绯色停下动作,突然将陌涵烟抱在自己的腿上,看见陌涵烟眼底的不知所措,突然觉得有几分愉悦。

    “殿下......”陌涵烟准备说什么,西陵绯色的手指轻轻的按着陌涵烟的嘴角,修长的手指上留下了嫣红的胭脂色。西陵绯色却打断了陌涵烟的话,“想知道,就不要再提什么礼法问题。本宫,就是礼法!”

    陌涵烟只好乖乖的住嘴了,西陵绯色说道,“涵烟,如果本宫告诉你,娶你,是因为喜欢,你会相信吗?”

    “怎么......”陌涵烟突然准备大声抗议,抬头却看见西陵绯色一脸认真,小心翼翼的将后两个字吞了下去。

    “怎么会?”陌涵烟无奈的一笑。

    我可是《西陵皇贵妃秘史》之中的恶毒女配,终极反派*oss啊!感情之事,信谁,都不会信你,西陵绯色的!这些年以来的遭遇,哪一个不是验证了好基友当初说的剧情?

    西陵绯色在陌涵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轻轻的吻着陌涵烟。

    嘴巴里是好闻的清凉的味道,滚烫的呼吸灼伤了陌涵烟的心,陌涵烟走神的瞬间,只觉得嘴巴被人重重的咬了一下,满嘴都是血腥味。

    陌涵烟看着西陵绯色姣好的唇瓣上留下了那殷红的胭脂色和血色,那颜色伤痛了眼睛,不禁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西陵绯色轻轻的摸着陌涵烟的脸颊,轻轻的温柔的吻了一下被咬破的唇瓣,然后认真的说道,“我也想知道,可是,就是喜欢了。”

    看着陌涵烟一脸的不可置信,西陵绯色自嘲的语气中却带着深情说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就像毒,药。明知道沾染不得,却情不自禁,控制不住。”

    西陵绯色轻轻的盖住那双明亮的眼睛,叹了叹气。陌涵烟只觉得眼前突然变得漆黑,耳畔是一个带着几分怒气的湿,吻。

    “陌涵烟,不要忘了,你是本宫的结发妻子。”西陵绯色感觉到陌涵烟越来越僵硬的身体,好听的声音带着几分痛苦,双臂紧紧的抱着陌涵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做不到同父皇一样,只深爱着一个。可是,本宫会倾尽全力,尽其所能,好好地宠着你。”

    苏夜藏在东宫的房梁上,看见西陵绯色抱着陌涵烟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深情的吻着陌涵烟,只觉得自己已经痛得不能呼吸,眼前顿时漆黑一片,而心似乎被人无情的挖了出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碎成一片片后,又被人狠狠的踩着。

    苏夜的双手紧紧的按着自己的左胸膛,整个人都成了弓形,似乎连呼吸出的每一分气息,都是痛的。梳妆台前的身影,狠狠的刺痛着自己的眼睛,每看一分,心就被凌迟一次。苏夜觉得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嘴里是浓浓的铁锈的味道和淡淡的咸味,却只能强忍着,咽下去。可是,即便这样,却又阻止不了自己不看下面。

    每一句话,每一个声音,在苏夜眼前漆黑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清晰。各种画面纷纷而至,苏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要炸裂开来,头疼得厉害!

    苏夜真的想再冲动一次,将陌涵烟从西陵绯色怀里拉开。可是,他不能,自己这一次在冲动,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道多久,眼前渐渐清明。看着陌涵烟嘴角那一抹艳丽的胭脂色,火红的颜色,让原本痛得麻木的心,再痛了一次。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苏夜周身散发着无言的颓废与痛苦,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作为世家子弟,和太子的女人有牵扯,还是太子挂在心上的女人,是自寻死路。可是,爱就是爱了,没有缘由,如同西陵绯色所说的,这世上,有一种人,就像毒,药。明知道沾染不得,却情不自禁,控制不住。陌涵烟,就是苏夜的毒,而且,还是已经深入骨髓的毒。可是,苏夜却觉得,甘之如饴。

    如果不是三国战事,西凉愈发吃紧,苏夜都想不管不顾,带着陌涵烟离开,哪怕,只有一天,在一起也是好的。可是,国家国家,先有国,后有家。无论是自己还是陌涵烟,都放不下,都不忍心看见这么多人,因为他们而送命。

    当日三日私奔之后,各自还是回去了。只为了求得这西凉后方的团结安好,战事不要受此影响。

    可是,小烟,就算我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你,你还能回来吗?

    作为世家子弟,贪,恋太子妃,是不忠;弃家族于不顾,是不孝;不能完成对自己心上人的诺言,是不信。如此,不忠不孝不信之人,还能配得上你吗?

    这深宫大院,唯一的依仗,就是太子殿下,未来的陛下啊!

    苏夜紧紧的捂住胸口,好看的眸子里,最终还是留下了眼泪。

    其实,从你上花轿那一刻,我们都回不去了。尽管深爱,却不能在世俗相守。

    苏夜看着从陌涵烟那里拿过类的同心结,眼底满是苦涩与痛楚,却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小烟,我会好好地守着你,守着我们之间的诺言。可是,你不可以,深宫大院,陌氏、皇室,你只能依靠太子殿下。我的存在,只会成为阻碍你的最大障碍!

    苏夜看着陌涵烟逐渐僵硬的身子,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涵烟,你想要什么?”西陵绯色突然停止了动作,问道。

    “我想,西凉在皓月城这一战,能赢;想要一个盛世西凉;想让人,陪我看一场这盛世烟火。”

    陌涵烟抬头,看到苏夜的在房梁之上满眼痛苦的望着这自己。突然紧紧的抱住了西陵绯色,只觉得心似乎痛得不能呼吸,泪水打湿了西陵绯色的上好的衣袍。陌涵烟正准备说什么,耳边却传来西陵绯色的声音,“本宫,会给你一个盛世西凉。等我,陪你看这一场盛世烟火。”

    陌涵烟听完这句话,嘴角里满是苦涩。

    “本宫后天会亲征西晋,”西陵绯色松开抱着陌涵烟的手,轻轻的擦去陌涵烟眼角残留的泪水,说道,“西凉的帝都。从未平静过,明里暗里,厮杀不断。有事情,找田七。知道吗?”

    陌涵烟不敢置信,西凉唯一的皇子,亲征西晋!这可是未来的国君啊!

    西陵绯色看见陌涵烟震惊的样子,笑了笑,右手轻轻的附上陌涵烟的肚子,“好好地照顾自己,说不定,这里就有了我们的孩子。”

    “本宫想好了,只要他出生,无论男女,叫做君倾,可好?”西陵绯色的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动人的色彩,“西陵君倾,本宫要倾尽天下之力,来宠爱她,让她成为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

    这席话,让陌涵烟的心狠狠的触动了一下,可随即而来的,却是深厚的罪恶感。

    如今的唯一太子,将来的承武帝,西陵绯色。皇室之爱,帝王之爱,怎么可能?如果可能,又怎么会有那句“最恨生为皇家妇”的话语?最多,也就能证明你说这句话时候的真心罢了。

    撇开这些不说,陌涵烟啊陌涵烟,我是真的恨这样的自己。夹在两个男人之间,苍白的诉说着自己的无能为力。这样的自己,真让人恶心。

    孩子?陌涵烟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西陵绯色时不时让太医来诊断自己身体,又想到了刚才西陵绯色的话,不禁警铃大作。

    “替我束发,可好?”西陵绯色突然笑道。

    “诺。”

    西陵绯色听完陌涵烟的话,嘴角苦笑着。

    诺,是诺,不是,好。

    西陵绯色放下陌涵烟,自己端坐在凳子面前。看着手忙脚乱的陌涵烟,垂下了眸子。

    或许,我逼得你太紧,陌涵烟。这次御驾亲征,就当我们各自好好想一下,好好思考思考吧。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不仅仅是西凉的太子妃,还是我西陵绯色的妻子。我能等的来吗?

    可惜,世间百样事,终究敌不过世事无常。虽然此次西陵绯色没有亲征西晋,可等到御驾亲征后,再次回来的西陵绯色,却也不是西凉绯色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