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2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2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陌涵烟想到了前世,满心的五味陈杂。

    自己是西陵绯色亲自求娶的太子妃,录入了皇家玉碟,顶着这个太子妃的头衔。可是,一次白马寺之行,却让自己认识了苏夜......

    有着东西,深入骨髓,不是什么都能改变的,比如,爱情。

    当日西陵绯色的那番话,陌涵烟当日的确备震撼到了。一个古代的太子,还是唯一的太子,能说出这样的话,的确难得。可是,这席话也让陌涵烟体验了二十一世纪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一个男人,说起情话来,比任何东西都有杀伤力;可惜,情话,这类东西,永远都不能相信。而女人,却恰巧是听觉动物。

    王牌,西陵绯色吗?

    陌涵烟嘴角勾勒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涵箬哥哥,如果我告诉你,西陵绯色才是真正的让百年陌氏毁于一旦之人,你会怎么想?你又是从何处知道,西陵绯色是我的王牌呢?如今的陌涵烟,可谓自身难保啊!

    “涵烟着实不懂,大哥说话的意思。”陌涵烟自嘲的说道,“涵烟如今自身难保,只希望求一个安身之所罢了。”

    “陛下曾经派人,务必要取你性命,我接到消息的时候,才知道那些人暗中被太子殿下的青衣卫处理的差不多了。”

    “什么?!”陌涵烟不禁问到。

    西陵绯色动的手?怎么可能?又有什么阴谋?前世并没有西陵绯色大败西晋与虞城之事,难道是自己重生,改变了许多?

    蝴蝶效应?

    当年陌涵烟被困在虞城,也没有见西陵绯色又什么动作。后来因为陌玉痕之事,不得已躺在床上大半年,西陵绯色也不过同贺琳琅来象征性的问候,并没有多少诚意。不然,前世那两年,自己想要避开这本脑残剧中的男女主角,也不会那样顺利了。

    前世,陌涵烟就在疑惑那一道赐婚圣旨,居然是西陵绯色在长信殿门口跪了三天之后求来的,还有之后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情谊。西陵绯色,究竟想要从陌涵烟身上得到什么?

    你究竟在图什么?当日出征西晋之后,得到了那样东西,才毫不留情的同陌涵烟乃至整个陌氏撕破脸皮,不惜置整个陌氏与云氏九族于死地?

    “这件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陌涵箬看着陌涵烟满眼的疑惑与震惊,眼底深处散过几分疑惑,说道,“但是,这个消息十之八,九并没有误。如果是真的,你不妨从这个地方入手,或许,有着想不到的收获。”

    前世,自己所求的,不过是同苏夜在一起,保护好云氏,在整个西凉寻求一方净土罢了。至于西陵绯色也好,贺琳琅也好,都不想同他们有任何关系。那时的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不受任何人的要挟,开心的同我所在乎的人一起。

    这辈子,只想做自己。穿越成了陌涵烟,就要履行作为陌涵烟的责任。想要做自己,这条路有多苦,有多累,陌涵烟已经在开始体会了。可是,自己可以苦,可以累,身边的人呢?因为自己,被连累吗?何况,如今自己还是这个身份。

    陌涵箬意味深长的看着陌涵烟一眼,说道,“如今,你的确处境糟糕。脱离陌氏,从军倒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你还太嫩了。”

    陌涵箬从衣袖里面拿出一叠纸,推到了陌涵烟的面前,“这些东西,回去好好看看。”陌涵箬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说道,“夜深了。让你的人早些带你回去。”

    陌涵箬说完这句话,优雅的掀开帘子,足尖轻点着湖面,身影迅速的消失了。

    小小的船中是淡淡的“醉红尘”的酒香,陌涵烟拿起眼前这叠白纸,借着月光看清开头几个字,不禁睁大了眼睛。

    陌涵烟看着那一个个字,每个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的意思,却让陌涵烟觉得压抑,喘不过气来。

    陌涵烟看着眼前的“醉红尘”,一把拿了过来,直接揭开盖子,猛的灌了好几口。

    “咳咳咳咳”的声音在寂静的小船上何在明显,陌涵烟觉得自己心肺火烧火燎,嘴巴里是满满的刺激的味道。

    陌涵烟笑出了声,笑到满眼都是泪水。酒壶从陌涵烟手中滑下,滚到了角落里,“醉红尘”的味道弥漫着整个船舱。

    陌涵烟趴在的那一叠纸上,身子颤抖起伏着。那些好看的字迹,被打散了,浓黑的墨色渲染弥漫开了。

    “司素,”陌涵烟过了半晌,说道。

    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出现在陌涵烟面前,“带我离开。”

    “诺。”

    两人回到曲江岸边,陌涵烟刚回头看那个小船,发现它竟然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整个曲江依旧灯火繁盛,歌舞升平,这个小船的沉没,除了那微微荡起的波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主子,陌家这位公子不简单,主子须小心。”司素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

    “在属下送您登船的时候,发现了陌氏的人。属下当时跟过去,发现他们正在处理一群黑衣人,手法干净利索,招招致,命,这些同忘川培养暗人的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属下同陌氏的人交过手,这些人的身手都很不错,同四部之人,不相上下。”司素说道,“刚才陌家公子离开,属下暗中观察一番,恐怕,陌家公子的身手,四部之人联手,可能打不成平手。此人在整个三国的身手,却并没有任何的记载。”

    我何曾知道涵箬哥哥是一位武功高手?前世自己死之前都不知道呢。今日这般,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诚意吧。可是,涵箬哥哥,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以至于展现如此大的诚意?

    天时地利人和吗?

    陌涵烟听完陌涵箬的今夜说的这么多“背后的故事”,都觉得自己快杯弓蛇影了。

    还有那些东西!那叠纸张上写的东西。

    陌涵烟放在袖口的手紧紧的握着,抿着嘴,不说话。

    “嗯,”陌涵烟良久才轻轻的嗯了一声,“可受伤了?”

    “没有,”司素说道,“那些人似乎没有任何想同属下交手的意图,倒是想要试出属下的招数来路。”

    陌涵烟沉默了半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司素,“让忘川细细的查一下,我要所有的详细的资料。还有,当年,忘川十二部所有的资料。”

    “诺。”

    陌氏,陌涵箬书房。

    “可都通知了?”陌涵箬问道。

    “已经通知了各位长老。”来人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少年,“各位长老说,一切都会按照约定的计划行事。”

    “关于涵烟身边的人,可查清楚了?”

    “今晚有狼烟暗卫在主子所在的地方巡逻,属下代人解决了。”这个清秀的少年说道,“涵烟小姐的人就在身边,来人似乎也不想同我们交手。属下试探了一下,来人的功法套路很杂,一招一式中都带有凛冽的杀意。这种手法,像极了世家培养出来的暗卫,有这种能力的,很有可能是太子殿下的青衣卫。属下愚钝,并没有试探出来,请主上责罚。”

    陌涵箬想到之前暗卫送过了的消息,还有今日陌涵烟的表现,愈发肯定,自家堂妹手上的人,不是青衣卫。

    “不是青衣卫。”陌涵箬沉默了一会,肯定的说道,“这个处罚暂且记下。这件事先不要着急,先去查关于太子殿下的事情。还有当日东宫,究竟发生了什么?”

    “诺。”

    自家堂妹,同离开帝都的时候相比,变化的太快了。这个成长速度,超过了常人的成长。真的是战争的因素吗?

    还有太子殿下,当日在虞城与叶城的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和战后重建能力,非常的老练。若说自家堂妹是因为战争成熟,那么,太子殿下呢?你们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变化这样打,真的没有关系?

    “主子,长老让我带一句话给,你是否能确定?”

    “能。”陌涵箬肯定的说道,“回去告诉他们,陌氏要想从这场浑水之中脱离出来,这是最好的办法。”

    “诺。”

    “下去吧。”

    “诺。”

    陌涵箬轻轻的推来窗户,想到今晚的谈话,又揉了揉眉心。

    想到了自己的堂妹,头更痛了。

    对于今日的处境,你脱离陌氏,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至少,能够在明面上保住你的性命。如今,有着太子殿下对你的这一番心思,世家是不会动你的,至少,在你没有“失宠”之前,他们不会。

    世家贵女,养于金玉,自当为家族尽力。有着废后弥后在陌氏,陌氏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够安稳,想要除去这个不确定因素,只有你脱离陌氏,成为西凉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才可以。等你坐稳了中宫的位置,生下了未来的天子,陌氏动手,才没有后顾之忧。

    我是没有想到,你手上会有这样一批的力量。你想跳出这个局,从军,还是女子,真的可以吗?

    今日给你整个皓月城那边的边境边防的军事布局图、那边的将士的龌/龊之事与性格特点、还有你手下那批来自虞城之人的后续痕迹在军队之中的掩盖之事等,是我的诚意。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能够跳出这个棋局。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带着自己所期望的人一起。今日,能够看出来,你是不想同太子殿下有任何关系,可是,太子殿下对你的心思,才是你最大的依仗!

    西凉帝都,风波诡异,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尔虞我诈。九大西凉世家,再加上贺氏一族,从来都是面和心不合。不然,西凉多年以来,也不会被压制的这么彻底!还有弥氏,当年弥氏嫡枝那一系也不会血溅菜市口,剩下的九族,全部被“流放”了。

    你是我的堂妹,今日,我就私自动用陌氏的力量提供你这些东西,能走多远,能活多久,就看你了!

    陌氏,不能成为任何人的棋子。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给了你想要的,那叠纸上所写的,就是你的回报。

    你要记住,只有拥有了绝对的能力,才能够横着走。今日,如果不是陌氏站在你身后,你也回不了西凉帝都!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陌氏和你,甚至还有云氏,这三者,永远都分不开,剪不断!

    翌日,长信殿。

    “陛下,陌氏将陌涵烟从族谱划去了,此刻正在登闻院那边击登闻鼓。”桂九匆匆的跑进长信殿。

    “再说一遍。”西陵越猛的站了起来。

    “今日清早,陌涵烟一身破旧的乞丐装扮出现在陌氏宗祠,跪在陌氏宗祠,认为自己苟活下来有辱陌氏门风,认为自己不配陌这个姓氏,请求从陌氏除去。”桂九见自家陛下满脸阴沉,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陌氏亲自执鞭刑,将陌涵烟赶出了陌氏。”

    “好,好,好。”西陵越连说了三个好字,最近的桂九都能够听出自家陛下的咬牙切齿的味道。

    “好一个陌涵烟,好一个陌涵箬,好一个百年陌氏。”西陵越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猛的将手上的奏折扔在了案桌上。

    整个长信殿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氛围,桂九和其他在长信殿当值的太监宫女吓得跪在了地上。

    “云氏和陌玉痕呢?”西陵越坐下来,过了半天问道。

    “云氏哭的死去活来,依旧没用,如今已经晕了过去,陌氏那边已经请了大夫来看。陌涵箬亲自执行了鞭刑。”桂九看着自家陛下的脸色越来越黑,只好委婉的劝道,“陌家这位公子,是出了名的性子倔,在翰林院也不怎么招人待见的。”

    “陌氏族长和十大长老,只要有一半的人通过了关于陌氏除名之事,哪怕陌将军在,也于事无补。”桂九看着自家陛下越来越阴沉的脸,咬着牙,说道,“陌氏族长和其他长老,除了陌将军,其他人都是赞成将陌涵烟赶出陌氏的。”

    “暗卫没有任何消息?”

    “暗卫收到消息的时候,陛下正在早朝。”桂九说道,“今天,又正好是陌家公子的轮休之日。”

    “陌涵烟满身是血,跌跌撞撞的出了陌氏,一路依靠着拐杖,走向了帝都的登闻院,正在击登闻鼓,求见圣颜,说事关虞城。”

    西凉帝都登闻院,继承先大瑞王朝的制度。

    平民有冤情或者有重大事件求天子圣裁,可以去帝都皇宫附近击登闻鼓。历朝历代以来,所用的人很少。因为,击登闻鼓的代价是,所有参与投诉一方之人,必须被禁军杖责三百,才能够面见天子的资格。

    禁军杖责三百,足够让人伤残致死。

    如今,陌家这位姑娘不禁脱离陌氏,又拿着虞城之事为由头。在经历了陌氏的处罚之后,又以虞城之事为由头,只怕,陛下是不得不保住她了。

    “陛下,”外面跑进来一位小太监,恭敬地语调之中也难掩兴奋自豪,“京兆尹传来消息,太子殿下的车架刚进入帝都。”

    桂九听到这句话,心道,糟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