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4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青黑色的靴子,大红色的织绣仙鹤长袍,还有那微微摆动的浮尘。这是太监总管,正一品总管公公的服饰。

    来人正是永辉帝西陵越的心腹,桂九公公,西凉帝都担任大长秋的职位。世人称之为大长秋或者大总管。

    “民女参见大长秋。”陌涵烟将手中的木制鼓槌放下,吃力的挪动着身子,对着桂九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桂九看着眼前衣裳破烂,都能看到衣服里面鞭子抽、打痕、迹,还有陌涵烟那脸上留下来的伤口。看着陌涵烟每移动一下,身上的伤口就见红一分,还有从人群之中一直延伸到登闻鼓的那一个个血色的脚印,不禁叹了叹气。

    “陌姑娘,你可决定了?”桂九心下终究还是有几丝不忍,耐心劝导,“你虽敲击帝都的登闻鼓,但陛下念你年幼,如今又被逐出了陌氏。只要你现在放弃,陛下可以不予追究。”

    “民女意已决。”陌涵烟说话虽然吃力,言语之中却是不容忽视的坚定。

    “你曾经是世家贵女,只是知晓名声闺誉的重要。这三百杀威棒打下去,不说能不能活下去,就算活下去,也闺誉无存。”桂九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群,叹了叹气,接着问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

    帝都登闻院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桂九那充满叹息的言语,在登闻院周围,格外响亮。

    西凉也好,西晋北漠也罢,都是男子为尊,女子屈从于男子。闺誉对于女子而言,只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人群之中,响起了窃窃私、语,有为陌涵烟此刻做法佩服的,也有为陌涵烟此刻做法批判的。众人纷纷悄声指点,却无一人敢大声说什么出来,就怕成为了出头之鸟。

    登闻院对面,兰亭阁五楼。

    一身淡青色长袍的陌涵箬正带着在家儿子陌遗玉看着对面的情景,房中的气氛非常的凝重。

    陌遗玉年仅六岁,眉宇精致,似年画中的娃娃那般俊俏可爱,可脸上却带着几分不同于常人的成熟和温润贵气。

    “父亲,姑姑都敲响了登闻鼓,此事还是用着虞城和叶城的噱头,为什么周围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却没有人愿意为姑姑站出来说一句话?”陌遗玉好看的眉头皱着,满眼都是不解和疑惑。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陌遗玉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失落,“西凉男尊女卑,姑姑一个弱女子都能够站出来,为了西凉站出来。他们为何只是围观着,不断地窃窃私语?”

    陌涵箬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摸着自家儿子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这就是人性啊。”

    “何为人性?”陌遗玉眉宇间满是不解,歪着脑袋,看着自家父亲。

    “这就是人性中的一部分,随处可见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烟姑姑这件事再怎么关乎国家大义,只要是不关系到他们自己,又有谁愿意站出来?”

    “可是......”陌遗玉听了自家父亲的话,觉得心口难受。

    “夫子教授你的史记,可还记得?”陌涵箬爱怜的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

    “先王朝,大瑞王朝末期统、治腐、朽,民不聊生。各地起、义不断,才有了如今天下三分的局面。可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大瑞王朝统、治的,不是世家,不是贵族,更不是当今的三国的陛下之族,而是被压、迫的最深,被逼、迫的最紧的百姓。”

    “可是,第一个起、义还是被镇、压了,当年倡导的起、义之人,被车裂而死。这个起、义发生后不久,大瑞王朝最著名的改革家年宣汝改革担任首府。他主张改革政事弊端,提出了十八条改革方案。这些方案,本是针对当时大瑞王朝最有效的改革之道,最终,却被、逼自、尽了,就支持他的末代有点远见的代宗,都被迫退、位,更是饿死于后、宫。”

    “当年大瑞王朝那些人,不知道这是为他们好吗?”陌遗玉想到了史书上的那些记载,觉得心头很沉。

    “谁都知道不对,可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站出来,指出不对的地方,因为谁都在希望他人先站出来,最多自己附和着。这,就是人性。”陌涵箬说道,“今日你姑姑敲击登闻鼓,为的是虞城或者说西凉之事,谁都知道是对的。可是,就是这些人性的因素太深,谁也不愿意出头。”

    “西凉律法有言,敲响登闻鼓之人,平民求情,同罪;有功名之人求情,可以为击鼓之人承担三百杀威棒。不说三百杀威棒,就算是五十杀威棒下去,人都会残疾。这也就废了。更何况,西凉有句古话,枪打出头鸟,这就是最活生、生的例子。”

    “为了自己的利益吗?”陌遗玉看着一眼自家姑姑,红着眼睛问道。

    “别哭,乖。”陌涵箬蹲下身子,擦了擦自家儿子的眼泪,尽管安慰着,却也说出了实话,“是的,无利不起早,没有人愿意做没有好处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利益的驱动者。”

    “那我们呢?”陌遗玉不解的问道,“我们为什么?我们是姑姑的亲人啊!”

    “我们身上的责任。如今情况,陌氏任何一个人站了出去,你姑姑,必、死无疑。”陌涵箬叹了叹气,“你姑姑如今的处境,个人行为,还能说是爱国,陌氏牵扯进去,就是叛、国了!”

    “难道就没有别人吗?”陌遗玉难过的说道,“父亲,我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陌涵箬将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感受到自己肩膀上被泪水浸、湿了,轻轻的拍着自家儿子的肩膀,慢慢的说道,“遗玉,这就是社会。不是书中的只言片语,像浓墨一样漆黑的。”

    “我不想长大,父亲。”陌遗玉哭了一会,哽咽的说道。

    “可你的身份告诉你,你必须要长大,还要比别人长得更快。”陌涵箬尽管心疼儿子,却丝毫不带任何情面的指出,“你是陌氏下一任族长,肩上背负的是百年陌氏的责任,是陌氏上下所有人的性命。”

    “世家嫡子,无论是几流世家,每个人得到了多少,就要为家族付出多少。”

    “无论是静水流深还是波涛汹涌,你只有勇敢咬着牙走在最前面,你身后有着陌氏。这是你的幸,你可以得到超过很多人的东西;也是你的不幸,你要考虑整个家族的前景。”

    “今日这个地步,是陌氏当年走错一步,以至于限于被动的僵局。”陌涵箬看着跪在地上的陌涵烟,言语之中满是悲伤,“不然,你姑姑何至于如此?”

    “可父亲,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不想让自己变得是出去原则。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他们的冷漠和那种不愿意出头的心态,比杀、人放、火,更可怕。”陌遗玉觉得满心的难过,“可为何,书上却告诉我们,正直、义气、不畏权贵,做大丈夫呢?”

    “书就是书,现实就是现实。”陌涵箬说道,“书读多了,不会用,那就叫做书呆子,掉书袋。这人性就是西凉乃至其他两个国家之人的秉性,千万年传承,一朝如何改?”

    “可如果我想改呢?”陌遗玉从自家父亲的怀里退了出来,认真的看着自家父亲。

    “那就是陌氏的末日了。”陌涵箬带着残忍的微笑说道,“你的身份地位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吗?没有一个人为烟姑姑站出来吗?”陌遗玉满脸都是绝望。

    “有。”

    “谁?”

    “学子,没有走入官场,浸、淫与书本的学子。这些人,大部分都有着文人的风骨与傲气,不知世事艰难,有着一颗强烈的爱国之心,希望天下大同。”陌涵箬语气里满是怜惜,“他们都是像今天的你一样,可他们,却往往是最大的牺、牲品!”

    陌遗玉听了自家父亲的话,偏过头看着自家姑姑,还有后面陆续走过的穿着太学特有服饰装扮的学子,眼泪流了下来。

    西凉帝都,登闻院前。

    “大长秋,”陌涵烟吃力的说了一句。声音不大,人群之中的窃窃私语之声却渐渐的停了下来。围观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陌涵烟,这个曾经是百年陌家的嫡出大小姐,此刻落到这般境地的人,会说些什么。

    此刻的陌涵烟,只觉得眼前模糊,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已。尽管暗自用内力撑着,但有着忘川清越药师的药在前面,为了延缓自己身上的血能够解除百、毒的功效,以至于让陌涵烟运功吃了了许多。如果不是浑身上下的痛和心中强烈的愿望,陌涵烟会觉得,自己早就晕了过去。

    “大长秋可曾见过太子殿下传往西凉各处的画纸?”陌涵烟抬起头,看着眉目慈善的桂九公公,“在场的西凉之人,又有谁能站出来说,那些画纸上的东西,看了不寒心?”

    桂九看着原本陌涵烟圆、润的脸蛋,如今只有巴掌大小。脸上除了鞭子抽打过后留下的红色血痕,原本瓷白娇嫩的皮肤,不再有了。有的只是健康小麦色的脸上,留下的满脸倔强。这些话说出来,桂九就知道,陛下料定对了,这次的事情,无论是陌氏有意为之还是陌涵烟自己“突发奇想”的做的这个决定,陛下都不得不保下陌涵烟。

    陌涵烟什么都不是,但敲响了登闻鼓又被逐出陌氏的陌涵烟。如果没有机会见到陛下,不说那些整天没事喜欢抓人小、辫子的御史们会上奏说什么,死在西凉虞城的那么多不入流的世家贵女,还有那些来西凉帝都准备科举考试的举子们,围观在西凉登闻鼓前面的民众们的口,也是堵不住的。三人成虎,后面的事情会被传成什么样子,就难说了。

    作为永辉帝的心、腹,多年的西凉大太监总管,自是明白这其中里面的深浅。太子殿下提前回程之日、太子殿下对陌涵烟的心思、西凉秋季科举首场考试前三天、敲响登闻鼓的被逐出的陌氏涵烟还有那在背后希望得到公道的不入流的世家们。天时地利人和,都算计好了。

    陌涵烟,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今日的举止,你是在逼迫陛下出手啊!你可知,这西凉是陛下的西凉,如今,你只是一个连世家贵女身份都没有的贱民?此刻,你逼迫陛下出手了,后面就是你要收到苦果的日子啊!

    “民女亲自经历了虞城围杀,我西凉子民,就被那群畜、生给蹂、躏糟、蹋了!”陌涵烟言语之中满是愤恨和凶狠的杀意,在场的不说围观之人,就连桂九,都被语气之中的恨意给惊吓到了。

    “西晋那群人是人吗?是魔鬼!是畜生啊!”陌涵烟红着眼睛吼道,“当日西晋士兵攻陷了虞城和叶城之后,在街上,看到男的就直接杀了,看到女的,直接linru了!”

    “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陌涵烟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西晋那群畜生就在大街之上,那么多死、人旁边,几个人一起,活活的将人给lun了啊!大总管,可知道那种无能为力,任人宰割的无力感?”

    陌涵烟说道这里,眼睛通红,混合着血迹的泪水从眼角流下,登闻院四周的民众,除了兔死狐悲的悲伤,剩下的是慢慢的恨意。可却像陌涵箬所说的,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想到自己当初穿越过来,因为中、毒被囚、禁于叶城看到的景象,还有那些和自己在一起的贵女们互相诉说自己看到的景象。心里是深深地恨意与无可奈何的痛、恨。

    “当日,民女在逃亡途中,看到西晋士兵竟七、八岁的幼童baguang衣服,将人给lun了,这些人都是孩子啊,才七、八岁啊!事后,竟然将人给杀死,当做垃圾那样扔在了一旁!当日的整个虞城,随处可见各种断手断脚,还有人的五脏六腑和满地的花、花肠、子!整个虞城血腥味熏天,就连远在千里的镜湖,都能够闻到那浓重的血腥味啊!”

    陌涵烟的声音里满是恨意,话语音调具有感染力,在场的众人,有些人直接拿着袖子掩面,桂九默默地除下了眼脸,盖住了眼睛深处的深思。

    虞城叶城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很清楚。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卑微的阉人,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忠于主子,肝脑涂地。无后,是他们这些人的死、穴,女人可以忽视,可是幼童,就算是一个长于深宫的太监总管,桂九也会于心不忍,何况,那些人是那样被折磨死的,而自己,也可以算是“帮凶”。

    “当日虞城和叶城被攻破,那些守城的将领士兵,不愿意投向西晋,背水一战。可是,被活捉的人,不是被凌、迟活、烹,就是五马分尸,剥、皮拆、骨!”陌涵烟说道,“这些人,这些有着气节之人,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折磨死了!”

    众人想到如今在西凉各处出现的画纸,心头满是愤恨。就连守城的士兵,都悄悄的红了眼,眼底满是恨意和杀气。

    “陌涵烟,原本是百年陌氏的嫡出之女,自当秉承陌氏家训,以死殉城!可我做不到!”陌涵烟吼道,“当日,从虞城逃到了叶城,虞城的百姓求我,一定不能让这些事情被人轻描淡写的忘了,一定要让人知道西晋那群畜生到底做过什么!”

    “太子殿下的画纸,让我们知道了这下事情,那你们能明白亲眼所见的感觉吗?”陌涵烟眼泪都哭干了,“当日,民女被西晋士兵追杀,身边的人都伤亡殆尽,为求守节,只好跳崖求一死。老天有眼,民女活下来了,混在乞丐群里,回到了帝都。”

    “民女自是不配姓陌,对不起百年陌氏的教养,不愿给家族抹黑,自愿逐出陌氏。”陌涵烟说道,“闺誉?名节?”

    陌涵烟笑道,“呵呵,这些,算什么?”

    “民女这条命,是当日随民女去虞城的人拿命换来的。那么多人为了我,都死了。”陌涵烟看着桂九,问道,“我要那些,做什么?大长秋?”

    “人不信,则不立。”陌涵烟说道,“民女虽是女子,也知道这句话。一诺千金,当日我答应虞城那些百姓的,自是会努力去做到。”

    “大长秋一片心意,民女心领。”陌涵烟对着桂九kou了一个头,“求大总管转告陛下。民女自愿敲响这登闻鼓,愿领杀威棒,只求面见陛下一面。”

    桂九叹了叹气,浮尘轻扬,尖这嗓子大喊道,“上杀威棒。”

    登闻院周围的群众,看到皇城出来的专门之行杀威棒的官员,窃窃私语声瞬间如同黑墨滴入清水般,迅速扩展开来。

    看着眼前碗口粗的棒子,陌涵烟咬了咬牙,身上疼得说不出话来。吃力的站了起来,准备爬到接受杀威棒。

    “登闻院前围观众,竟无一人是男儿吗?”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怒吼,“西凉是我们的西凉,虞城也好,叶城也罢,难道就该由这样一个弱女子来承担吗?”

    “自古杀威棒,有功名之人可以代为承担。”来人对着桂九公公行了半礼,说道,“在下愿意带陌姑娘承担杀威棒,只求陌姑娘可以面见陛下,呈求所求之事。”

    “在下也愿意。”

    “在下也愿意。”

    ......

    人群之中响起了许多声音,这些站出来的人,都是来西凉帝都赶考的各个学子,其中,大多数来自于清流寒门。

    陌涵烟看着为首的那一个人,又看到那些一脸坚毅,站出来的学子,想到了前世今生,突然留下了眼泪。

    好久不见啊!

    这就是宿命轮回吗?前世今生,该遇到的人,都会遇上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