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5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5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前世,荣昌翌年,冬末。

    永辉帝之后,太子西陵绯色继承皇位,称承武帝。登基后不久,改年号为荣昌。

    荣昌翌年的冬天特别冷,干燥的寒风呼啦啦的再西凉帝都四处闲荡,吹得人脸颊生疼。西凉帝都的街道较之以往,倒是清冷了许多。

    大清早,一匹纯黑色的马疾驰西凉过的街道,碰到了不少小贩刚刚摆好的谋生的活、计。

    远远看去,黑马上的人一袭黑衣,带着黑色的斗篷。黑马疾驰而过,只能看见马上之人青丝在空中纷乱的飞舞。

    一路上的小贩都骂骂咧咧,口里诅、咒着,刚刚准备扶好那被黑马撞到的讨活计之物,又听到了后面传来的马蹄声。小贩们心里骂了一句晦气,还是敏捷的避开了。

    “tnnd,这都些什么人啊!”一个小贩忍不住开口大骂道。

    “是啊,这大清早的。”旁边的人附和着,言语之中满是不满,“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啊!”

    几句话之间,就看见后面的那几匹快马跑过,撞到那些小贩刚刚摆好的东西。小贩们刚准备骂,就听见黑马跑过来的街道地方的小贩们说道,“多谢大老爷。大老爷新年财源滚滚,大吉大利。”之类的话语,不禁疑惑。

    众人听见“叮”的几声脆响,抬头望去。声音落下的地方,躺着好几个金元宝,这份额足足够这些小贩们忙大半年,修好这些讨生的活计只是不在话下。这些小贩忙面带笑脸,附和道,“多谢大老爷。”

    青怡听见后面之人的话语,心里有点不舒服。

    “哎,果真是见钱眼开啊!”青怡感叹道,“却不知道,这西凉帝都,快要变天了。”

    “青怡姐姐,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会像我们这样,大清早的打马而过。他们这些市井小民,自是关心自己的生计,哪会关心什么朝廷内、政。”青枝拉了一下缰绳,清喝一声,“驾。”

    “都不要说话了,快去追主子吧,”青怡皱着眉头,“如今年关,陌氏和云氏又出了这些事。主子如今本就不好出、宫,哎。主子今日执意出、宫本就不是一个什么好主意。主子的马太快了,我们还是赶快追上主子。”

    “哎。”青枝叹了一声,和青怡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担忧。

    陌涵烟一路直接跑出帝都,停在了西陵帝都附近的钟明山脚后,从马上跳下来,一路疾跑到了钟林庭。

    西凉帝都附近的钟明山,里面的钟林庭最为有名。虽然被称作庭,却没有任何亭台楼阁,倒是一处悬崖峭壁。

    钟林庭那出有着两株千年盘悬崖而立的千年老树,四季常青,枝叶交错,似常见的庭子形状。这两株老树相对立而立,中间留下一处空地,恰如当下文人聚会的亭子那般大小。

    这种鬼斧神工似专门为文人墨客准备的,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陌涵烟一路气喘吁吁的跑上了钟林庭,就看见年应鸿一袭红妆,手挽兰花,轻轻的清唱道:

    “都说才子佳人姻缘戏

    不若

    生死一场戏

    昨夜梦回

    故人

    为何窗台,独立

    帝都风雪浓

    今日重沓故地

    徒留荒冢新坟孑立

    昔日红梅冬雪里

    如今诺言何去

    君早已去

    故人

    已归

    向谁轻叹一声情谊”

    年应鸿的祖先是非常著名改革家年宣汝,后世之人称之为先大瑞王朝的最后骨气,最终却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自此,年氏一族不允许后人踏足朝堂,转而学医,年氏一族自此成为西凉小有名气的大夫。这些人之中,新一代的年应鸿,不仅医术杰出,文采风骨更是让人折服。

    年应鸿是一个骨子里都刻着正义感的人,虽然风流却不下、流。每个见过他的人,留下的影响最为深刻的却是年应鸿的脸。这是一张比女子还要精致的脸庞,就连见过后宫佳丽无数的永辉帝与承武帝都不得不感叹一句,此人身为男子,有着如此倾城面容,倒是让这时间的女子羞于露面了。

    年应鸿在众多所学之中,最擅长的莫过于戏,各种各样的戏,其中又以青衣旦角唱的最为出色。就连名贯西凉的著名的倡伎伶人偶尔听过年应鸿的一场戏,都决定封派重修。

    此刻,年应鸿一身红妆,在雪地里唱着这曲他和赵培华一同看过的戏。

    戏词本就充满悲伤,年应鸿的言语也是满满的悲凉,脸上没有意思的笑意,眼里却是化不开的悲痛。

    在这荒凉的冬日,那一袭红妆之人和身后那两株长青的老树,倒是落入凡尘的仙景。

    “年大夫,”陌涵烟闭上眼睛,咬了咬牙,还是叫了出来,打断了对面的人。

    年应鸿抬头,看见满头青丝凌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树枝给划破的当今皇后,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轻抬手指,开口准备继续唱着未完的戏,又被陌涵烟给打断了。

    “你就不想知道赵公子让我给了你什么吗?”陌涵烟说道。

    听到一个赵字,年应鸿立刻停下来,跑到陌涵烟面前,问道,“他给了你什么?”

    陌涵烟从胸口处拿出一叠薄薄的信纸,年应鸿迫不及待的抢过来打开了。这笺信纸之上,有几个字断断续续了好几次才写好。陌涵烟看见年应鸿颤抖的摸着那几个字,好看的眸子里还是留下了眼泪。

    年应鸿将新紧紧的贴在了胸口,闭着眼抬头看着天,颤抖着身子,好半晌,开口问道,“他,走的还好吗?”

    “毒、药见血封喉,并不痛苦。”陌涵烟想到那个在牢里的孱弱的身影,闭着眼睛说道。

    “好好好,那就好。”年应鸿流着眼泪笑道,“那就好。”

    “对不起。”陌涵烟看着年应鸿这样,心底是浓浓的愧疚。

    “大丈夫居于世,自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年应鸿笑道,“皇后娘娘,不根本无需愧疚。只是可惜,你身为女儿身啊。”

    “就算身为女儿身也没关系,可惜可惜,却终究无子无子啊!”年应鸿语气中石慢慢的悲凉,“这是上天的惩罚吗?三国战乱以来,西凉终究灭了西晋,绝对压制了北漠。可是,陛下却因为琳琅贵妃不顾朝堂,沉迷酒、色,竟然让人追杀提起当年虞城和叶城的官员。”

    “这是报应啊,报应。”年应鸿笑的癫狂。

    “你说,为何你无子呢?为何你不是西陵皇室的后人呢?”年应鸿突然直愣愣的盯着陌涵烟,说道。

    “哈哈哈哈,”年应鸿突然笑道,狂颠的走了好几步,笑道,“报应啊,报应啊!”

    陌涵烟就这样看着年应鸿在钟林庭那里那发、疯的状态,嘴角满是苦涩,手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到今日太医的话,不禁闭上了眼睛。

    “皇后娘娘,”陌涵烟睁开眼,就看见年应鸿的脸近在咫尺,“培华死了,没关系。死得其所,死得其所。他是因为皇后娘娘死的,为你顶了毒、害琳琅皇贵妃的名义。你是一个好皇后,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

    “陛下将琳琅皇贵妃护的滴水不漏,滴水不漏啊!”年应鸿的眼里突然是慢慢的恨意,一只手抓住陌涵烟的衣领,陌涵烟的双手不着痕迹的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你说,为什么?!西晋这样一个余、孽,屠尽了我西凉两城,两城啊!是贺琳琅的时候,先皇后护着他;好不容易北漠和亲了,静王宁愿辞官做平民,也要护着她;陛下亲征西晋,竟然带她回来了,带她回来了。还直接封为皇贵妃,将当初那些知情人都处理了,哈哈哈。”

    年应鸿将陌涵烟的衣领松开了,跌跌撞撞的走在钟林庭中间,疯癫大笑道。

    “陛下啊,陛下啊,我西凉的陛下啊,你的英明呢?你的惊才艳艳呢?当年帝都四公子之首的风采呢?”年应鸿跪在地上,痛哭稽首,“我的西凉啊,同胞啊!”

    “哈哈哈,”年应鸿突然站起来,笑道,“死了好啊,死了好啊,死了就不用这样痛了。不用再这污浊的时间活着啊!也好也好也好啊。”

    陌涵烟看见年应鸿这样,嘴里涩涩的,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自家婢女请安的声音。

    “主子,年大夫,怎么......”青怡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陌涵烟抬起右手,不让他们说话。

    婢女几人对视了一眼,听着年应鸿的话,眼里是满满的担忧。

    年应鸿说了许久的话,终于消停了一会,整了整身上的衣袍和仪容,对着陌涵烟跪了下来,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皇后娘娘,培华走了,应鸿的心早已死,不能在帮皇后娘娘了。今生能够为皇后娘娘做事,能够为西凉尽一份力,应鸿早就心无遗憾。”

    “应鸿只求,皇后娘娘能够将在下和培华合葬一处,”年应鸿满眼都是无奈的宠溺,“他总是喜欢安排好一切,独自承受一切,应鸿怕慢了,奈何桥畔追不上了。”

    “我答应你。”

    “皇后娘娘大恩,应鸿来生自当衔环结草报答。”年应鸿对着陌涵烟kou了三个头,带着笑意起身,走到了钟林庭的右边的老树旁边。

    年应鸿轻轻的靠在树上,轻轻的扶着那个信纸,笑道,“我穿着红衣来了,你最喜欢的。可要等我啊,不要太快了。”

    “昨日试红衣

    这襟暗绣流余息

    抚琴断魂曲

    尤惹佳人泣

    帝都风雪尤招戏

    腊梅堪寒雨

    君当别留意

    轻诉故人誓约

    风波暂未歇

    城北雪空留马蹄

    独作故人寂”

    年应鸿好听的声音里满是深情,轻轻的唱着这个曲子。

    乌黑的鲜血沿着好看的唇畔流出,落在了信纸上,年应鸿眼底带着笑意轻轻的擦着上面的痕迹,言语之中满是宠溺,“等我,培华。”

    “主子,这是......”青枝刚准备说什么,青苑却拉了拉青枝的袖子,摇了摇头,示意青枝看着自家主子。

    陌涵烟拿起那张信纸,轻轻的读到:

    “燕南飞

    北风紧

    凄凉满眼对旧地

    帝京雪冷

    旧约空在

    故人已去

    望生而影相接

    死而魂相依

    却苍天有极

    愿意此身化白鹤

    与君化那相思意。”

    陌涵烟看着年应鸿。看见眼前这个人带着笑意靠在树干上,嘴角挂着乌黑的血,突然笑了,声音之中满是悲凉。

    “主子,”随行的婢女跪下,劝道,“主子,你还有小皇子啊。”

    “小皇子,”陌涵烟看着自家婢女,仰着头,将眼泪逼了回去,言语之中满是颓废和无力,“小皇子?小皇子?呵呵,小皇子。陌氏和云氏被安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遗玉变成了西陵绯玉的样子。在这中间,何尝由我们的一丝容身之所?”

    “事到如今,你们觉得他还能活下来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