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6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6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前世,初来西凉的陌涵烟整日活在心惊胆、战之中:担心着自己穿越的身份被泄、露,当成妖、物被烧死;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踏错一步,违反了家族那些训诫;还经历过虞城和叶城被屠、杀,经常整日整夜的梦见那些可怕血、腥的画面,一度失眠严重,精神衰弱。

    今日在登闻院前所说之事,并不是杜、撰,而是自己前世亲身经历过的,许多还是当年的平西王司马无情让士兵带着他们这些被围困的贵女,亲自目睹西晋这些人是怎么折磨西凉之人的。

    攻心为上,从精神上来折磨这些娇弱的世家贵女。精神上的伤痛,往往难以愈合。今日,陌涵烟跪在登闻院前面,

    陌涵烟前世,一直想着两全,谁都不伤害。

    可惜,结果却是,夹在世家与皇家之间,什么都没有做好,像个包子一样,被两边任意挤压成各种形状。等到自己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发现身边什么力量都没有,什么也做不了。顶着西凉女子所向往的天下间最高贵的皇后名义,却不过一个傀、儡。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陷落在沼泽地里,明知道自己在一步一步的沉、沦,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动,感受着冰冷的泥土一点点的吞、噬着自己。

    世人常言,一入宫廷深似海,从此良心是路人。

    赵培华,昔日出生虞城的存活的状元郎,后来的太医院入职太医。在陌氏和云氏出现通、敌叛、国之事以后,接着又出现了琳琅皇贵妃被陷害之事,矛头直指中宫。为了帮陌涵烟,赵培华主动顶替了陷、害皇贵妃贺琳琅的之事,原因是因为自己出生虞城,之后,被承武帝西陵绯色赐、死。死、前,陌涵烟想办法见过赵培华一面,只让自己将一封信交给年应鸿,希望他能活下来。

    之后再见到年应鸿,陌涵烟就知道这个人活不下来了。生死相随,奈何相约,说的就是他们。只是,陌涵烟没有想到的是,年应鸿在死之前,已经那样疯癫了。

    重生之后,再回到这静水流深的帝都,在无能为力的时候。站出来的,依旧是当年的那些故人。

    此刻站在陌涵烟面前的这个人,依旧如同记忆中那般,单调的长衫白袍,依旧难掩清华高洁,还有那些来自心底的,刻在眉宇之间的正义。

    可是,刚则易折。前世,就是最好的写照。

    陌涵烟从阴森、森的陌氏宗祠,一步一个血印爬出来之后,用尽全身气力,才敲响了一百下登闻鼓。加上自己身上药性的压制,早就耗费了大半的精、气。

    当初,涵箬哥哥说的“人和”,就是这些学子?

    陌涵烟看着皇城禁卫军搬出一条条的漆红的长凳,还有那碗口粗壮的杀威棒。看见那些学子站在旁边,一脸的无悔,心里满是矛盾。

    西凉律法规定,有功名的学子可以替敲击登闻鼓之人分担杀威棒。面前这些学子,意思是要他们来承担这一切。可是,这些杀威棒打下去,这些学子不残疾,也差不多废了。自古文人学士讲究君子六艺,残疾之人哪还有什么资格来谈论这些?可是,如果自己阻止,那么,死的人,可就是自己了。

    陌涵烟看见那些学子主动撩起外袍,趴在长凳上,嘴巴里都咬着身上的衣服,眉头紧锁着。

    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又想前世那个莫名其妙的“琳琅贵妃投毒案”那样吗?自己只能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死去?

    “住手!”陌涵烟在禁卫军举起杀威棒的时候,突然说道,“住手!”

    桂九在陌涵烟出声的那一刻,让人停下来了杀威棒的执行。原本凝重的气氛被陌涵烟这句话,推到了更加诡异的方向发展。

    “大长秋,敲响登闻鼓的是民女,民女愿意承担着三百杀威棒!”陌涵烟看着桂九,语气坚决的说道。

    “一个还没发育好的小女孩,没事不要瞎来掺和!”年应鸿一听,迅速拿掉自己嘴巴里的咬着的衣服,跳了起来,快步走到桂九面前。

    “大长秋,”年应鸿随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对着桂九作了一个揖,说道,“这杀威棒,是我们这些人愿意主动承担的。大丈夫自当身先士卒,为国为民。还请大长秋不要挺这个小姑娘一时昏头的乱言。”

    其他学子也纷纷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说道,“年兄言之有理。这些本就是我们大丈夫之事,这这个小姑娘之言,不过戏语,还请大长秋不要耽搁时间,执行杀威棒。”

    “我等今日听闻,太子车架提前回了帝都。”一个学子说道,“本是为了一睹我们西凉英雄的风采。半途却听闻了有人敲击登闻鼓,事关西凉,大家都半路赶回来了。”

    “是啊,这些本就是大丈夫的事情。”另一个学子说道,“还请大长秋不要听信小孩子的胡言乱语。”

    ......

    登闻院对面的兰亭阁,陌涵婳刚登上兰亭阁,就被陌涵箬的护卫带到了四楼。

    “哥哥,怎么会?”陌涵婳看见那些学子都走到了大长秋桂九面前,说着什么。看着陌涵烟,陌涵婳的心底满是担忧。

    “哥哥不是说,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安排好了吗?怎么会这样?”

    陌涵婳这句话也说出了陌遗玉心底的疑问。

    “帝心。”陌涵箬嘴角轻勾,说出两个字。

    “帝心?”陌涵婳重复着这句话,脑袋中有什么快速的一闪而过,却没有抓住。

    “兰亭阁和穿月楼的折子戏,一直很有名气。”陌涵箬却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每场戏的最后,多是压轴部分。”

    陌遗玉看着自家父亲一眼,又看了看登闻院方向,瞬间明白了。

    “压轴吗?”陌涵婳看着登闻院的方向,喃喃的说道。

    用人命当做出场的筹码吗?

    陌涵婳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家那个清俊高雅的哥哥一眼,满眼都是复杂。

    哥哥,你又让烟妹妹走了哪一条路呢?

    登闻院前。

    “如今太子殿下的车架快要进入帝都了。”年应鸿语气里满是自豪的说道,“这可是我们西凉的大英雄,不就是三十杀威棒。还请大长秋快点行刑,我们还想目睹太子殿下的风采!”

    “大长秋大人!”人群之中传来一句洪亮的声音,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袒、胸露、乳的肥胖大汉走了出来,身上满是油污的粗布衣衫。

    “是西市的张屠户。”人群之中有人说了一句。

    “哦,原来是是他啊。”

    “对对对,前几天我还去他家买过、肉呢。”

    “这些文人事,一个莽夫来干啥子?”

    “听说,他家还有高堂呢,这要惹事了,可怎么办啊。”

    “哎!”

    人群之中满是窃窃私语声。

    “大长秋大人。”这个被称作张屠户的人走到桂九面前,众人都能立刻闻到一股呛鼻的味道。

    大长秋学者年应鸿他们,不、伦不、类的系那学者年应鸿一行人作了一个揖,声音洪亮的说道,“俺没有去过学堂,大字也就认识一个一字。俺在小姑娘敲鼓的时候,就来了。听你们说了半天,才知道是啥事。”

    “俺的父母也是粗人,也教过俺什么叫做忠义这些话。”张屠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俺也不会说话。”

    转身,看着陌涵烟,说道,“小姑娘很好。”又看着年应鸿一行,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也很好。”

    张屠户然后对着桂九,说道,“俺是一个杀、猪的,皮糙肉厚的,这个棒子,就让俺来挨把。就三百下,俺经常杀、猪,力气大。”

    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你看,俺肉、多。他们这些小身板,一棍子下去,哪有什么活命的机会啊。”

    然后又看了看一个个穿着正装的禁卫军,语气小了不少的说道,“这些大哥们,一个个和俺一样,力气又大。还是让俺来挨棒子吧,大长秋大人。”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陌涵烟心底突然冒出来了这一句话,心头是满满的感动。面前这个长相凶恶的屠夫,说话虽然没有多少雅意,言语之中却是满满关心与真切。

    “张屠户,”桂九说道,“这三百杀威棒可不像你杀、猪那样简单。”

    “三十杀威棒,人必惨;这三百杀威棒,就是你这一身厚、肉,恐怕也成了一坨肉、泥。”桂九的语气温和,面带着微笑,可言语之中却是满满的杀、意。

    张屠夫一介粗人,何尝见过这样长的眉目慈善之人说起话来,杀、气腾腾的,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据闻,你还有两位高堂。”桂九幽幽的补了一句。

    这句话说出来,一时之间,张屠户竟不知道如何反应。

    “大长秋,”陌涵烟刚准备说什么,年应鸿抢先开口道,“这本就是我们这些学子的事情,和这位张相公(这个表示对人的尊称)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这些杀威棒,还请大人不要祸及这位相公。”

    “是啊,”后面的学子纷纷附和道,“大丈夫,自当一言九鼎。”

    “若是大长秋觉得这样有、违律、法,在下愿意替这位张相公承担三百杀威棒。”人群之中传出一句清亮的声音。

    白衣胜雪,写意风流。这熟悉的装扮,让陌涵烟心头一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