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47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47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见倾心,再见钟情。

    折子戏中写的,都是才子佳人戏,可是,也有可能,是孽、缘。

    赵培华从人群之中走出来,身上还背着进京赶考的书生专用背篓。一身的风尘仆仆,身上满是汗水和路途之中沾染的灰尘。

    陌涵烟不由自主的看着年应鸿,看到年应鸿眼底和前世相同的眼神,心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不说才子佳人是话本里面的故事,给人以心灵上的慰藉。就算是才子佳人,都不一定有好的结局,何况是,南风。

    陌涵烟在心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突然有种宿命无力感。

    “大长秋,在下赵培华。”赵培华理了理袖子,对着桂九作了一个揖,不急不慢的说道,“张相公之言,话糙理对。在下愿意承担着三百杀威棒。”

    在众人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张屠户开口了。

    “大长秋大人,”张屠户挠了挠脑袋,说道,“这些人都是拿着笔杆子吃饭的人,连一只鸡都抓不住。不说三百棒子,就算是三是棒子,都会翘、辫子的。我愿意,三百棒子,我愿意。”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都十分惊讶,包括长期浸、淫在深宫的大太监桂九。

    “我知道,爹娘还在世,这样不孝。”张屠户的眼睛微红,哽咽着,坚决的说道,“我也知道社么叫做忠义,叫做国家。”

    “太子殿下的那些画,我也看到过。那些人,太惨了。”张屠户说道,“爹娘会理解的。他们儿子虽然不孝,却没有丢人。”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之人,无一不动容。

    “张相公。”人群之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人,衣着华丽,满是的铜、臭气息。

    “在下一介商人,也没有张相公的勇气。”来人说道,“好歹还是有几个小钱,愿意替出张相公医治杀威棒之后的医药费,只要张相公的高汤在世,在下愿意尽心奉养,当做自家爹娘那般。”

    “我们也愿意出一份力。”

    “张屠户,你就安心去吧。”

    “张屠户,你父母肯定不会怪你的。”

    ......

    在这个商人的这句话说出来,人群中满是附和之声。

    “俺一介粗人,什么都不懂。”张屠户转身,“扑通”一声,对着登闻鼓附近的人接连磕了三哥响、头,梗咽着说道,“俺去了,俺爹娘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张屠户起身,脚步坚定的走到凳子旁边,说道,“来吧。”

    众人刚准备说什么,只听见西凉帝都皇城传来一句太监细长的特有声音,“陛下御驾。”

    众人听完,立刻整理衣袍。恭敬地跪了下来,口中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登闻院旁边瞬间静了下来,满是肃穆。

    皇城之中传来禁卫军整齐划一的小跑声音,陌涵烟臂上眼睛,感受到了帝都皇城附近的暗卫气息。接着就是稳健有力的脚步声和环佩的叮当之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深浅不一的脚步声。

    永辉帝西陵越在众人的拥护之中,一袭紫色的龙袍出现在了登闻院门口。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只要出场,就能让人感受到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永辉帝西陵越就是这样一个人,出现在登闻院门口的那一刻,陌涵烟能深切感受到那种作为上位者的气势,明白什么叫做“皇家天威”。

    “大家快平身。”西陵越忙说道,言语之中满是急切,“大家平身。”

    众人听完永辉帝西陵越的话,陆续起身了。这些人原本满心的敬畏与害怕少了不少,每个人内心都是慢慢的激动。

    说完这两句简短的话之后,快步走到陌涵烟面前,亲自扶起了一袭衣衫褴褛的陌涵烟。

    “哎,你这孩子啊。”西陵越言语温和,满是疼惜,如同一个老者看见自家胡闹的孙女胡闹后,不小心摔伤了一般。

    “你看看你,好好地玉做的通透人,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西陵越言语之中无不是担忧的说道,“一早,就听到你被逐出了陌氏。朕本准备早早的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孩子,知书达理,深明大义,乃是西凉之福,好好地这陌氏竟然将你给从族谱之中给除了去,还执行了这么严格的家法。”

    “你看看你这孩子,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西陵越如同一个老者一般,对着陌涵烟唠叨了半天。

    那些从未见过天子真颜的人,一直以皇家天威,高高在上。今日一见,才知道原来,西凉的永辉帝是一个温和的长者,言语之中是满满的对着子民的关怀,让人觉得亲切可人。众人只觉得感同身受,再多的伤和苦痛,都被人治愈了。一时之间,西陵越在众人心中的影响提高了许多,众人也不觉得自家皇帝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谁知道,又出了登闻鼓这件事。”永辉帝西陵越如同戏台上的大家,言语之中,将对晚辈的疼惜与无奈演绎的炉火纯青。

    陌涵烟听完永辉帝西陵越的话,却觉得浑身冰凉,胆战心惊。

    作为一个曾经和永辉帝打过交道的重生人士,陌涵烟自是领教了永辉帝西陵越的厉害之处。就拿前世来说,不说他人,就连在宫闱之中呆了那么多年,身为太子妃,后来入主中宫的陌涵烟,都没有想到西陵绯玉之事,还有那一道西陵越亲自写的遗诏。在这之前,又有多少人认为,永辉帝对于自家儿子西陵绯色,留有后招?盛宠之下,父子之间,都能够做到这一点,何况,他们这些外人?

    在永辉帝西陵越扶起陌涵烟的那一刻,陌涵烟就感到一股来自永辉帝西陵越的试探气息窜入了经脉。情急之下,迅速撤回了内力。

    陌涵烟在陌氏宗祠的那一顿鞭、刑,为了防止被人看出端倪或者怕陌涵烟表演的不够生动逼真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陌涵箬没有丝毫的放水。不然,依照陌涵烟如今的身体素质和功力,也不会感到精、力不济,差点撑不下去。如今又急匆匆的撤回内力,气血汹涌,陌涵烟只觉得喉头一甜,眼前瞬间一花。

    永辉帝西陵越的话语,虽然说的是自己不知事情轻重,胡闹。实际上,无意不暗示着陌氏的不是,竟然如此狠、毒,对着自己一个小姑娘下手。

    这是一个封建时代,对文人墨客的崇尚时代,名誉什么的,远不像后世那样被人淡化。名誉,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名誉,是每个人都在用生命来守卫的。何况陌氏本是百年世家,为了得到世人对陌氏的认同,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付出了代价。西陵越是天子,君无戏言,一言九鼎。这些话和眼前的情景如果传了出去,只怕陌氏名誉也开始崩坏了。

    陌氏如果倒下了,陌涵烟这具身体的母亲云氏自是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如今,西陵越这样说,如果自己不反对,这不久是将陌涵烟自己又逼回陌氏这个囚笼?重回陌氏,也就意味着,之前的那一切,全部白费。

    陌涵烟只觉得头痛,这西凉帝都果真是静水流深,步步杀机。

    “陛下,”陌涵烟在西陵越说完这些话后,忙跪了下来,言语之中满是真诚、痛恨与深深地悔恨,“陛下,都是涵烟没用。本早就该自尽来维持作为西凉之人的尊严,可是,涵烟不甘心。”

    陌涵烟暗中运行内力,努力让自己撑下去。满眼的复杂与厌恶的神色,抬头的时候,却是满眼的悔意与不屈服,好看的眼睛流出了眼泪。晶莹的眼泪顺着脸上残留的泪水滑下,倒是真正的血泪。

    “涵烟早就不是完璧之身。”陌涵烟闭着眼睛,言语之中满是沉痛,说完了这句话。

    这句话说出来,如同一个石头投入原本就不平静的湖面,掀起一阵波纹。在场之人,听完陌涵烟的话,心里鄙视的有,疼惜的有,震惊的也有,愤怒的也有等各种表情几乎呈现在每个人的脸上。一时之间,人间终生百态的想法瞬间被这句话给试了出来。就连一向作为演技帝的西陵越,听到这句话,脸上都带着几分诧异。

    陌涵烟睁开眼,看见每个人脸上的神色。心里闪过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人生如戏,我们都在戏台上唱着各种各样的戏子。这些浓妆淡抹之后,才是每个人的本心,藏在最深处的脂粉之下。

    戏,一切,就是一场刚刚开场的戏。没有结束之前,除了死亡,谁也不能退出来。

    “涵烟自知自己该死。”陌涵烟言语之中是满满的悲凉,“名节本就是比女子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丢了它,涵烟自是没有脸面再活到世上。”

    “可是,涵烟不甘心,不甘心啊。”陌涵烟痛呼道,“当年通行的姐妹众人,在被人给......那个之后,西晋拿权畜生竟然拿着毒、药,逼着我们吃下去。”

    “涵烟自知不洁,不说陌氏这一族的姓氏,怕给家族玷、污。”陌涵烟言语之中满是感激的说道,“陌氏的惩罚,是涵烟自己该受的。”

    “一,有辱世家贵女的气节;二,有辱陌氏的教养;三,有辱作为一个女子的基本礼义廉耻之心。”陌涵烟说道,“如今,涵烟还有一口气,只是为了虞城和叶城之行之中,那些姐妹的承诺。”

    “涵烟,为了他们而活着。”

    这一席话下来,众人原本对陌氏不近人情的做法和陌涵烟的不洁等问题带来的不满,瞬间减少掉了大半。民众的同情心,经过之前的那些铺垫,瞬间提起来了。

    永辉帝西陵越听完陌涵烟的话,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有人打马而至。

    一袭戎装的士兵跪倒在西陵越面前,言语之中是难掩的兴奋,“陛下,太子殿下的车架,距离点将台已不足百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