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51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田七作为西陵绯色的贴身太监,自是在武艺之上有着几分超出常人的造诣。几招之内,就阻止了年妍玉同两个禁卫军之间的打斗。

    田七看了年妍玉一眼,那双和陌家小姐酷似的眼睛,又想到了最近自家主子的不对劲之处,不禁叹了叹气。看着眼前穿着的不、伦不类的新晋的惜蝶县主,又想到了当初陛下册封这位时圣旨上用的什么大家闺秀之类的话,觉得满头黑线。心里不住的叹气,只是悄悄带着几分可惜与悲悯,看着这个叫做年妍玉的。

    田七带着年妍玉一行来到了西陵绯色面前,两位禁卫军恭敬的行了礼,言明此事的始末。年妍玉本就是不是原来的年妍玉,不伦不类的纠结了半天,学着电视剧上流行的动作抱了抱拳。动作刚做了一半,又记起来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就这样行了一礼,满脸都是不太情愿。

    随行的官员都被年妍玉和这两位禁卫军的闹得这一出弄、得有点蒙了,尤其是京兆尹,只觉得头上这顶乌纱帽在摇摇欲坠,想一死谢罪的心情都有了。此刻,帝都点将台周围静的连那轻微的呼吸声都能听得见,人群之中的夏草早就记得满眼都是泪水,不是是之前狂奔的还是后来害怕的,额头上满是豆粒大小的汗珠,整个人跪在地上,身子在微微的发抖。

    古人注重对时辰吉时这些东西的看重,在重大之事上尤为看重。

    如今西晋、西凉和北漠三国并立,西凉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占不了多少便宜,边境更是摩擦不断。如今又出了虞城和叶城之事,除了这两座之城的无辜的百姓,当年驻守这两座边境之城的守城士兵就有十多万之多。其中,驻守虞城的就有七万将士,除了后来虞城叶城之事被揭露之后调往的士兵。

    总之,在众人辛辛苦苦的迎接他们的大英雄归来的时候,却出了这一茬。这就好比,一碗山珍海味里面掉入了一粒老鼠屎。如今的问题是,这老树屎不是一粒,而是三粒。这样一幕,也算得上是西凉立国以来,旷古烁今的第一次了。

    众人内心一边崩溃无语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边又按耐不住埋藏在内心的熊熊好奇心。总之,总人目前就一个问题,太子殿下会如何处理呢?

    西陵绯色看着年妍玉那般蹩足的,又带着几分愤怒的样子,不禁想到了陌涵烟,想到了前世的那些十指可以数过来的少有的温、存。

    年妍玉看见周围都静悄悄的,内心也是悬的。这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不禁偷偷的抬头看了西陵绯色一眼。

    一袭戎装的西陵绯色骑在黑色的骏马上,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皇家贵气与君临天下的霸气。此刻,看着年妍玉,那双怯生生的相似的眸子,那样熟悉的表情。西陵绯色没有有来的心里一暖,似乎看到了当初大病之后的初次进宫的陌涵烟,见到自己的那一刻的样子。突然,嘴角不受控制的轻轻的勾勒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原本满是深沉墨色的眸子此刻似上好的墨玉,给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一闪即逝,恍若昙花弹指之间。

    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见过无数美男子的如年妍玉,都被这一笑容给弄花了眼睛。脑袋里卡壳了半天,呆愣愣的看着西陵绯色半天。

    好好好,好帅!好帅啊!

    所有形容男子好看的华丽词藻瞬间都死机了,只有最简单粗暴的两个字:好帅!

    如果不是还保存着几分理智,年妍玉都要惊叫出来。这个笑容,是年妍玉此后慢慢人生之中看到的为数不多的难得的笑容。即便后来古稀之年,每每来到点将台,年妍玉都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真的被惊艳到了。点将台前者惊艳一笑,弹指即逝,却让她回忆了整个后半生。以至于,后半生,年妍玉都在思索“帝王之爱”这是个字。

    何为帝王?有的不仅仅是高贵的出生,还有那来自骨子里面的高贵、威仪与才华。享尽帝王之爱的人,得到那个举手投足之间的贵气,那独独为伊人的倾城一笑的宠溺。这些,无论真假,似毒、药亦或者罂粟,让人甘愿为之不择手段。

    “平身吧。”西陵绯色好听的声音说道,“虞城和叶城出了此事,这位姑娘也是心急。以后不可再如此莽撞。至于这两位士兵,都本宫西凉的忠君之士。”

    “田七,赏!”西陵绯色笑着说道。

    西陵绯色刚说完,帝都点将台响起了人群的高呼“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听到这句话,京兆尹原本悬着的心,微微放下来了。

    西陵绯色的车架继续前行,古月言不着痕迹的来到了京兆尹身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这帝都的禁卫军全部从新考核。”

    京兆尹只是知道古月言的身份,听到这句话,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不远处的贺连成听到这句话,原本牵这缰绳的手,顿了顿。

    ------------------------------------------------------------------------------

    陌涵烟看着眼前的来人,迅速地垂下了眸子,用手扶着胸口,轻轻的咳了几声。旁边的小宫娥立马恭敬的说道,“芙若姐姐好。”

    芙若轻轻的点头示意,看着脸色苍白的陌涵烟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扶着胸口,咳得厉害。空气里是淡淡的血腥味,芙若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轻轻的将头转向旁边的桌子,小宫娥立刻会意,忙到了一杯水。双手捧着茶,带着笑容的递给了芙若。

    等到陌涵烟缓过来,就看到了眼前那双手递过来的放着茶水的杯子。

    这双娇弱的手,又有谁知道曾经这上面沾染了多少鲜血呢?至少,陌涵烟当年见到的时候,数不过来。

    前世琳琅贵妃投毒案虽然由赵培华自己主动代替了,但当初陌涵烟自己亲自想办法就爱你个两人合葬时候,却被人追杀。当日花旦不在身边,身边的护卫基本伤亡殆尽。当日陌涵烟一位自己会死在那里的时候,却被人给救了。这个人,就是浮洛,而不是芙若。

    那场暗、杀里面,黑衣人的武功都不俗。最让陌涵烟震惊的却是浮洛伸手的快与残忍。陌涵烟还在想这是哪一方的人的时候,浮洛已经干净利索地解决的这批人。每个人都是一刀毙、命,伤口的地方竟然都是初期的一致。

    那时候陌涵烟不理解,认为是另一个局。对方却连面容都没有遮盖,穿着白色的衣服,那身形和嘴角的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暗夜的鬼魅。

    浮洛却是看了一眼陌涵烟,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陌涵烟不解,当天碰到陌涵箬派来的接应之人匆匆的回了陌氏。同陌涵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陌涵箬听完,只是叹了叹气,说道,“这是浮洛,不是芙若。莘染的姐姐。”

    陌涵烟跟随者陌涵箬走到密室的最深处,却是一个房间,女子的闺房。

    里面的人,穿着淡绿色的衣裳,双手轻轻交、合的放在胸前,嘴角勾勒出一个轻轻的弧度躺在那里。如果说平日里看到的芙若是有礼有节,今夜看到的是诡、异,眼前这个人,却完全不同于躺在床上里的人。

    “这是莘染。”陌涵箬坐在床边,轻轻的摸着这个叫做莘染的女子的侧脸,语气之中是慢慢的缠、绵,“莘染,我来看你了。”

    “为何,你总是这样淘气,睡着不起来,对我避而不见呢?”陌涵箬说道,“我很难过,你知道吗?”

    “你不是说,以后你陪着我,不会让我难过吗?”陌涵烟听见陌涵箬说道,语气里满是深情和宠溺,还有那几丝隐隐的委屈。这样的陌涵箬,陌涵烟从未见过。

    莘染,莘染,谁是莘染?

    陌涵箬似乎忘记陌涵烟在场,轻轻的抚摸着这个叫做莘染的脸颊,举手投足之间,都能看出那种珍惜。陌涵烟看见那滴在莘染手臂上的泪水,震惊了。

    当日的陌涵烟只觉得脑袋死机了,完全不能理解眼前这一幕。

    大哥和大嫂不是相敬如宾,西凉贵族的楷模吗?大哥为了遗玉,连西陵绯玉都动手处理了,上演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陌涵烟听见陌涵箬在那里低语着,似乎这个叫做莘染的并没有沉睡,一直安静的听着陌涵箬的话。陌涵烟在心底叹了叹气,悄悄的走了出来。

    莘染是浮洛的妹妹,两人是孪生姐妹。至于再多的,陌涵烟就不知道了。

    眼前的芙若,就是后来的陌涵箬口中的浮洛,西陵绯色后来的通、房,如今西凉长公主西陵月手中的婢女。

    当日自己成为太子妃,陌涵箬特地说过,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同芙若为难。那时候的芙若,并不似后来看到的那般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这中间又有什么,陌涵烟也不知道。

    每每回忆前世,陌涵烟都有种感觉,自己前世完全过的不明不白,完全是浑浑噩噩的度过的。

    芙若是长公主西陵月的侍女,而西陵月是永辉帝西陵越的亲妹妹。

    如果说陌涵烟的美,是那种耀眼的肆意,贺琳琅的美是那种柔弱与梨花带雨,陌涵婳的大家闺秀与静若处子,年妍玉的活泼天真。眼前这个人,却是耐看。芙若就是这种人,第一眼看上去,觉得平平,但是,越看就会越觉得惊艳,越看越有味的那种。

    西陵月的婢女,第一个来看自己的是芙若。永辉帝西陵越的意思?还是,长公主西陵月的意思?

    西陵月,陌涵烟慢慢咀嚼这这三个字,内心五味成杂。

    陌涵烟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底的深思,尽管重伤,却依旧不急不慢的喝着水。整个人即便没有坐直,但是细细看来,还是能够看出那种优雅。

    芙若的眼睛里闪过赞叹,双手接过陌涵烟的水杯,轻轻说道。

    “公主殿下知道陌姑娘如今身体弱,不太方便移动。半个月后的曲江之宴,姑娘可要记得出席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