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3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53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知是否因为头痛的事情太多,陌涵烟睡的一点都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着,额头上都出现了一些细密的汗水。

    一身黑衣的西陵绯色出现在陌涵烟的床边,看见陌涵烟,迅速出手,点了陌涵烟的睡、穴。

    陌涵烟的眉头依旧紧皱着,苍白的脸上没有多少血色。西陵绯色借着月光看见陌涵烟的样子,心里钝钝的疼。

    西陵绯色坐下来,轻轻的掀开被子,看到陌涵烟紧紧握着的手,不禁苦涩一笑。轻轻的将陌涵烟的手掰、开,看着原本如葱白水嫩的手上满是各种伤痕和茧子,完全没有这原来世家贵女的样子。

    轻轻的附身,西陵绯色温热的唇温柔的吻着陌涵烟的眼角。睡梦之中的陌涵烟似乎不□□稳,身子微微的动了动,眉头越皱越深。

    见状,西陵绯色只觉得心头有着说不出的心痛。

    究竟有多痛,有多伤,才让你养成如今这般的性子?即便在前世,你也没有这样。还是,前世看到的,只是你让本宫看到的?

    西陵绯色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拳头,半晌,才缓缓的放开。

    在没有见到陌涵烟之前,西陵绯色告诉过自己千百遍。陌涵烟是自己的,自己对她,无论采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她。哪怕,紧紧只是身子。

    可真正见到之后,西陵绯色才发现,以前告诉自己的那些势在必得的话语,脑袋中yy过的一系列各种阴谋手段,统统都不知道跑到了哪个角落里,完全想不起来了。

    西陵绯色苦涩一笑,轻轻的吻着陌涵烟的苍白的唇畔,直至唇畔被染上了几丝鲜艳欲、滴,才慢慢的停下来。

    西陵绯色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欲、望,看着身下,苦笑了一声。

    “我该拿你怎么办?”

    西陵绯色低语一声,突然听见外面一句话,“主子,古公子来了。”

    西陵绯色在陌涵烟的手上吻了一下,语气之中满满是宠溺的说道,“乖一点,我找了最好的大夫来给你看看。”

    说完,将陌涵烟的手一只手放到了被子外面,轻轻的替她盖好了被子。沉声说道,“进来。”

    外头的田七对着古月言弯腰,做着请的手势,一旁的守夜宫女早就被人给打晕了。待古月言绕过屏风,田七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退了出来。一转身,就看见朱雀似笑非笑的依在旁边的柱子上月言看着。

    古月言看见西陵绯色那个样子,作为一块长大的人,还是帝都四公子之首的古月言,哪能不明白自家太子殿下的心思啊。

    “太子殿下。”古月言除了刚进来的时候,快速扫了对面情形一眼,然后迅速低下了头,恭敬的行着礼。

    “不用多礼,”西陵绯色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急迫,“快来看看,涵烟怎么回事?”

    这话在古月言的耳朵里,只是觉得有着几分莫名的刺耳。古月言迅速反应了

    过来,收敛了自己的心思,恭敬的醒了一礼,说道,“诺。”

    走近一看,古月言才发现陌涵烟脸色有多么苍白。看着那带着几分艳色的红唇,古月言的眸子沉了沉。

    拿起放在被子外面的右手,古月言轻轻的把着脉。越看,越心惊。

    陌涵烟的脉象看起来虽然是重伤所致,一切基本平和。可古月言是谁,国之圣手都不一定有他的医术好。在这正常的脉象之下,古月言能够察觉到细微的,一点点的不对劲的地方。

    这不是陌涵烟原本的脉象,应该是有着高手在陌涵烟身后,替她改了脉象,造成了这一系列假象。

    古月言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底深处的惊讶和那几分隐秘的心思。陌涵烟的身体本就受过重创,又被不知名的药物强行提炼自己的身体的反应能力,本就需要好好调养。可即便是这样,将来也是难有子嗣,晚年只要气象改变,都会身上疼痛。

    天一村那两个月,虽然自己亲自动手做了两个月的药膳外加食补,勉强调整过来了。为了长久发展,还是需要慢慢的养着。如今才过了多久,就强行用药,逆转经脉运行。那两个月的调养,算是白费了。

    古月言心头似乎有股郁结之气,眉头紧紧皱着。

    陌涵烟,你以为你是谁?这样来糟、蹋自己的身子!

    西陵绯色看见古月言一脸严肃,连眉头都皱了,不禁开口问道,“如何?”

    古月言闻言放下陌涵烟的手,正准备将陌涵烟的手放回被子里。突然又生生的听了下来,又怕被旁边的太子殿下看出自己的心思。幸好原来打算的动作幅度不大,古月言淡定的将手放在了被子外面。

    “太子殿下,”古月言行了一礼,说道,“只怕,情况不是特别的好。”

    “什么意思?”西陵绯色听见这话,眉头都走了起来,怕听到一丝一毫对陌涵烟不好的话。

    “此女身子早先中、毒,虽然后来毒素被排出,但是,身体早就被折腾过一遍,需要好好调养。”古月言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后面却遭受过重创,虽然经过了一些调养。可惜,终究杯水车薪。如今,只怕于子嗣有碍!他年风雨异常,只怕不太好过。”

    古月言的每一个字,像一把刀,狠狠的戳、进了西陵绯色的心底。西陵绯色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人拽在手心里,狠狠的握着,疼的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身影一晃,古月言感觉到了原本站着的太子殿下无力的坐在了床沿,似乎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太子......”古月言你刚准备说什么,就被西陵绯色摇摆着的手打断了。

    “本宫想静静。”

    “诺。”

    古月言就扎样看着同自己一块长大的太子殿下就这样颓废的坐在陌涵烟的床沿,双手撑着头,周身都是满满的悲伤。

    古月言看了陌涵烟一眼,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在心中疑惑:陌氏涵烟,什么时候同太子殿下有着这样一层关系?

    “月言,西凉这么多人都会医术,我只相信你。”西陵绯色说道,“这段时间,你什么都不要忙,好好研究研究,怎么调理涵烟的身体。”

    “太子殿下,可......”古月言皱了皱眉头,准备说什么,就被西陵绯色打断了。

    “你自己私下里琢磨就好,不要让陛下知道。”西陵绯色直接说道,“事关子嗣一事,谁都不可以说,包括陌涵烟。”

    关于永辉帝西陵越,西陵绯色一直很尊敬,称之为“父皇”。这是第一次,古月言听见自家太子殿下称呼永辉帝西陵越为陛下。

    古月言暗中皱了皱眉头,想到暗卫传过来的消息,心里有几分隐忧。君臣不和,国家何安?可这是自己的陛下和自家的太子殿下,只怕,事情更复杂了。

    “月言,你记住,你是本宫的臣。而你父亲,才是是陛下的臣!”

    “诺。”听完这句话,古月言只好应答。

    悄悄离开房间,古月言看着外面的天空。皓月当空,夜色醉人,古月言的心却是沉甸甸的。

    只怕,这西凉的天,快要变色了。

    哎,这如何是好啊。

    走在帝都的街道上,那诊脉的右手,似乎还能感受到陌涵烟手腕上的细腻。古月言伸出手,皎洁的月光下,古月言就那样看着,神色难辨。

    屋内,西陵绯色轻轻的抚摸着陌涵烟的脸颊,一滴滚、烫的眼泪滴到了陌涵烟的脸上。西陵绯色看着那晶莹的水珠,愣了愣。

    西陵绯色放在陌涵烟脸上的手顿了顿,然后拿起陌涵烟的右手,轻轻的拭去自己脸上的泪痕。

    陌涵烟,我突然发现,我比想象中的还要在乎你!

    前世不知为何,虽然被贺琳琅紧紧地拽在手心里,却从来没有这样心痛过她,想要为她流过一滴眼泪。即便是在前世,云台之上,你亲手毁了她那张脸,心里有的却是愤怒呢。

    想到前世的两人的结局,西陵绯色不禁自嘲一笑。

    西陵绯色掀开了被子,轻轻的解开了陌涵烟身上缠着的绷带,眼神深了深。

    “暗一。”

    随着西陵绯色话语的落音,凭空出现了一个黑影,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你让朱雀去打一盆热水来,还有毛巾,绷带。”西陵绯色顿了顿,“你亲自去东宫密室,将“生肌白玉膏”全部取来。”

    “诺。”

    西陵绯色眼睛里划过一抹杀意,陌涵箬,好样的!

    可这一切的缘由,却是当初贺琳琅要求出宫之事。西陵绯色想到这个名字,身上的杀气浓郁了好几分。

    从胸口之中取出一个白瓷瓶,将其放在陌涵烟的鼻子上闻了闻,陌涵烟皱了皱眉头,立马昏睡了过去。

    这个白瓷瓶之中装的药,是西陵皇室的秘药,无论武功多么高强之人闻了,都会昏睡过去。至于“生肌白玉膏”,顾名思义,自是有市物价。

    “乖,睡一会就好了。”西陵绯色沙哑着声音,宠溺的说道。

    “你不会让我动陌氏,但是,西晋,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青衣卫的办事效率不错,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东西都准备齐全了。朱雀在退出来的时候,撇了一眼自家主子,眼里散过几丝担忧。

    西陵绯色颤抖着手解开陌涵烟的衣服,紧紧是解了一个衣服,西陵绯色就满头的大汗。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西陵绯色慢慢的拆着陌涵烟身上的绷带。看见陌涵烟身上,尤其是背部那一条条鞭痕,眼睛都红了,放在陌涵烟身侧的手指骨泛白。

    “陌涵箬!”

    西陵绯色轻轻的捧着陌涵烟的脸,额头相抵,鼻尖呼吸相交。西陵绯色看着陌涵烟认真的说道,“涵烟,陌氏不要你,我要。”

    “你是本宫的妻子,西陵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西陵绯色说到,“这辈子,不会让你再受苦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