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5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55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想到这里,西陵绯色只觉得满身心都是悔意。后来才知道,当日陌涵烟去看贺琳琅,不仅仅是抄写佛经之事,之前还被自家母后找了一个理由,在院子里跪了一晚上。至于她的那几个婢女,早就被自家母后关到了柴房,让人好好地整治了一番。

    这些还是古月言无意说道的,当时自己是满满的悔意。知道了这件事情,立马不顾风雪的大半夜的从东宫跑了出去,躲过了陌氏府邸的暗卫。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想要去对陌涵烟说声对不起。走到了房门口,却不敢进去,踌躇了大半夜的。

    直到听到了同样夜探的响动,只见陌涵婳被陌氏的暗卫给带来了,提着食盒,立马走进了陌涵烟的闺房。西陵绯色屏住呼吸,隐身在一侧,仔细听着里面的谈话声。

    “小姐,婳小姐,喝点汤,补补身子,去去寒气。”青怡端着汤进来,忙说道。

    “你这身子骨是愈发不好了!”陌涵婳的声音之中满是焦急,“大伯和大婶可说了,有没有落下什么病根?有没有开药吃?还缺什么补品吗?不够去我的府上拿着。”

    “婳姐姐一次说这么多,让涵烟怎么回答?”陌涵烟的语气之中满是轻松,西陵绯色透过窗户缝隙的光,都能够看见陌涵烟脸上藏匿不住的笑意。这样的陌涵烟是西陵绯色从未见过的,那笑容,刺痛了西陵绯色的眼睛。

    “婳姐姐特地传信,大半夜的赶过来,可受凉了?”陌涵烟捏了捏陌涵婳身上的衣服,立马吩咐道,“青怡,快去拿我的那件虎皮大氅来。下次婳姐姐可不能这样了。着身子折腾坏了,吃亏的可是自己。”

    后两句话书对陌涵婳说的,西陵绯色看见了陌涵烟满眼的灵动和眼角止不住的担忧,内心是羡慕的。他很希望,有一天,陌涵烟能这样对自己。他们能够如同自家父皇和母后那样,恩爱异常,被世人所祝福。

    “到底怎么回事啊?”陌涵婳披上大氅,顺便说到,“哎,我也不问了。十之□□是宫里那位想要找你的麻烦。你自己小心点。”

    “婳姐姐就不怕是涵烟不对?”

    “别说你自己本就是一个不怎么爱惹事的性子。”陌涵婳叹了叹气,言语之中满是鄙夷的说道,“就算是,又如何?她贺琳琅本就是宫里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野、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就连北漠之人都瞧不上她,给了她一个王爷的侧妃之位。自家妹妹都被人这样欺负了,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欺负回来啊。”

    “婳姐姐......”陌涵烟言语之中带着哽咽之声,抱着陌涵婳说道,“有母亲还有婳姐姐真好。”

    “傻妹妹,哭什么?”陌涵婳轻轻的拍着陌涵烟的肩膀,说道,“作为姐姐不护着你,怎么叫做姐姐?那贺琳琅,去了北漠,我自会收拾她。”

    “婳姐姐,不要。”陌涵烟的语气之中是前所未有过的认真,叮嘱陌涵婳道,“不是我喜欢西陵绯色,而是,不要轻易同贺琳琅动手。除非婳姐姐有足够的把握,一定能够处理掉她。最好,还要自己亲自上去补上几刀确认一下。”

    陌涵婳看见陌涵烟一脸郑重,温婉的话语里满是阴深深的杀意,不禁对这个叮嘱很不能理解。站在门外的西陵绯色却是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陌涵烟这样锋芒毕露的样子,尤其是在提到贺琳琅时候,那种语气。

    这个语气和神态,不像是因什么生恨,更像是在惧怕着什么,不,确切的说,是一种天生的敌对感。西陵绯色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很奇怪。

    “为什么?”陌涵婳问出的这句话,也是西陵绯色想要问的。西陵绯色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竖起耳朵听着。

    “直觉吧。”陌涵烟皱了皱眉,满眼是疑惑的说道,“你不觉得贺琳琅从头到尾都很奇怪吗?”

    “永辉陛下如此英明,又怎么会让这样一个人放入皇宫?还是在一国皇后之前。还有,贺琳琅平日里的行为举止,你觉得这像是一个从西凉皇宫走出来的人?这么多年,陛下一直都让宫里人称之为贺主子,这个称呼,你不觉得很尴尬,很奇怪吗?还有,此次北漠和亲之事,为什么会让贺琳琅成为侧妃?还是一个王爷的侧妃?”

    陌涵烟看见陌涵婳一脸的震惊,语气之中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婳姐姐,世家后院之中尚且有那么多的污,秽的东西,何况是宫闱深深的西凉帝都皇城?”

    “这段时间我思前想后,越想越觉得贺琳琅,甚至,还有贺皇后的不对劲的地方。”陌涵烟顿了顿,皱着眉头说到,“贺皇后可以说是永辉陛下的专宠,可是,贺琳琅呢?”

    “贺琳琅这种性子,在帝都皇城,真的能活下来吗?”陌涵烟沉思了半天,说到,“我觉得,贺琳琅背后之人可能是永辉陛下。除了他,又有谁能够护得住贺琳琅?”

    “你不会是想说永辉陛下看中贺琳琅做妃子了吧!”陌涵婳没有说话,半晌幽幽的说了一句。

    西陵绯色在门外看见陌涵烟满脸的震惊,瞪大眼睛看着陌涵婳,言语都有点结巴。

    “婳,婳,姐姐,你你你你你,怎么会这样想?”陌涵烟说到,“我觉得永辉陛下是看不上这种人的。只不过,她对永辉陛下而言,肯定有用。”

    西陵绯色很庆幸,自己来了这一趟。当日白马寺的桃花,无意结下的缘。本以为只是有着几分不同罢了,这些了暗卫都没有探出几分,但是让自己遇到了。

    贺琳琅吗?

    西陵绯色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听完陌涵烟的话,以前种种不愿意去深究的各种“痕迹”,让西陵绯色的眸子深了深。

    “好了,你不要皱眉了。”陌涵婳难得有几分孩子气的说到,“刚听到你病倒的消息,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本想着白天来看你,估摸着,如果我白天来了,且不说方便与否。如今我是待嫁的北漠君后,如果北漠称臣,我可能就是北漠王妃了。无论哪般都不方便。”

    “婳姐姐......”

    “好啦好啦,不要动不动就掉豆子啊。至少,我嫁的还是一个首领呢,也不亏呢。”陌涵婳说到,“选去北漠,倒是能见到不同的风光。就算将来一杯黄土,也好过整日困在帝都后院这一方天地啊。”

    “你看,如今还体验了一把爬墙的感觉,以前我可是不敢的。”陌涵婳轻轻的拍着陌涵烟的背,安慰道,“你该为我高兴呢,怎么这么傻?还哭呢。”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西陵绯色看见陌涵烟红肿着眼睛说道,“你怕后面贺皇后针对我,深宫大院,没有人护住我。”

    “你还有太子殿下啊,傻孩子。”陌涵婳安慰道,“你是上了皇家玉碟的太子妃!”

    “婳姐姐不用这般安慰我。无论我什么身份,太子殿下都护不住我。今日都尚且护不住我,何况以后。”西陵绯色看节陌涵烟脸上表情的赤,裸,裸的嘲弄,“就算护住,对象也不是我。”

    “涵烟。”陌涵婳的语气里带有几分叹息,“以心换心,你会幸福的。”

    “婳姐姐,太子殿下的心本就在贺琳琅身上,不是吗?何况,最恨身为皇家妇,皇室之中,何来真心?”西陵绯色听到这句话,很诧异,更让他差异的确是陌涵烟语气之中的平静,“就连当日我顶着看病的名义去虞城一样。”

    “除了西陵皇室那几个人,太子殿下又对身边的人真心过几何?”西陵绯色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陌涵烟全身上下的冷静,“同太子殿下做交换,涵烟付不起。涵烟入宫的命运如今早就无可改变。只希望太子殿下早日纳侧妃入宫,不要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完余生,青灯古佛都可以。”

    “涵烟,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听写陌涵婳语气之中的声音,西陵绯色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

    “没有,”陌涵烟说到,“如果哪一天有,我希望是一个能够给我撑起一片天空,可以让我自由飞翔的人。我会努力去学着做一个好妻子,给他一个安稳的价。然后一起慢慢的变老罢了。”

    听完陌涵烟的话,西陵绯色发觉自己的手心都出现了汗水。

    “快来,我给你带了滋补身子的药物,我特地选去的,刚刚让青怡她们去温了一下。”陌涵婳似乎觉得这个话题t爱过沉重,“这是我亲自挑选的,问过太医们,十分有利于你来调养身子的。”

    那晚,西陵绯色最终还是走了,能听见陌涵婳同陌涵烟之间的对他。西陵绯色只觉得心上压着一块巨石,突然想找人喝酒。

    喜欢贺琳琅吗?

    那晚的西陵绯色一遍一遍的踩着帝都的雪,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对于陌涵烟和贺琳琅,西陵绯色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同的感情。

    世人说,爱就是占有。

    面对贺琳琅西陵绯色却没有这种想要占有的心思,只是想着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

    面对陌涵烟的时候,西陵绯色想的确是想要拥有她。希望她身上从内到外都打上自己的烙印;希望每个人都知道陌涵烟是他西陵绯色的妻子;希望陌涵烟像自己一样,没事整天挂念着对方,担心一些看起来很好笑的琐事。

    想到这里,西陵绯色的嘴脸淡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当初自己也努力去做了,可惜......

    手指轻轻的缠绕着陌涵烟的长发,西陵绯色突然坐起来,拿过随身携带的匕首。抱过陌涵烟,选取了自己看的最顺眼的一小撮。然后在同样的位置,取下了自己的头发。

    西陵绯色轻柔抱着陌涵烟在怀里坐起来,替陌涵烟盖好下半,身。下巴轻轻抵着陌涵烟的头顶,声音里是满满的温情。

    ”涵烟,记得吗?我曾说过,十分心思,九分西凉,一分独留给你。”西陵绯色笑到,”其实,依照你的能力,这西凉交给你,也不无不可。”

    ”可记得前世我曾说过,如果孩子出生了,就让他做西凉未来的帝王。并不是妄言,你有能力能教养出一个能胜任帝王能力的孩子。”

    ”我曾说,西凉是我的责任,这辈子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前庭后宫,一直都需要平衡。”西陵绯色笑到,”那是,我说,独留的那份心思,留给你。如果,我将十分都留给你,你替我守着西凉,可好?”

    “涵烟,你看,同心结是这样编的,我学会了,编给你看,可好?”西陵绯色自顾说到,“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说好的,结发为同心,恩爱两不疑的。”

    可惜,怀中的人早就被自己下,药睡得香甜,果然不知。西陵绯色眼中闪过几丝黯然。

    西陵绯色这双握抢执笔的手,编出来的同心结确是说不出的精致与秀气。轻轻的将陌涵烟的手打开,将这个同心结放到陌涵烟的手里,十指交握着。中间的同心结有点微微的落人。

    西陵绯色一只手同陌涵烟十指相扣,握着同心结;一只手环绕过来,轻轻的扶着陌涵烟的腹部。

    青丝垂下,相缠相绕。

    “君倾,西陵君倾,君倾天下。”西陵君倾的声音有几丝沙哑,轻轻的在陌涵烟的耳际说到,“只要他出生,无论男女,本宫都会让他成为西凉的皇帝,这天底下最珍贵的人......涵烟,这辈子,把她生下来,我们好好待她,可好?”

    西陵绯色揽过陌涵烟一块躺下,撑起头看着陌涵烟说到,“我不敢来见你,我不知道在你醒的时候,怎么面对你。”

    “我生来就是太子,从来没有人教过我怎样去爱过人。”西陵绯色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前世今生,我是真的好想好好爱你,好好的宠着你,好好的陪着你一块变老。”

    可惜,陌涵烟早就被西陵绯色的秘药迷倒了,睡得香甜。

    “睡吧,涵烟。”西陵绯色深情的吻着陌涵烟的额头,轻轻的躺下,将陌涵烟温柔的揽在怀里,“这辈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哪怕,是这西凉的万里江山,只要,你能好好的守着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