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6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56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西凉太子殿下帅兵回归帝都,路遇阻碍之事,倒是比太子殿下大败西晋之事,传的更加广泛。当然,这里的广泛,尤其是世家贵女之间。

    这一夜,西凉整个帝都都沉静在太子殿下归来,面临选妃之事的热、潮之中,虽然正主自个并没有意思到。整个西凉帝都,如今能够睡得安稳的,此夜,估摸着也就陌涵烟一人了。

    陌涵烟原本睡得不踏实,经过西陵绯色这一出,倒是睡得香甜。西陵绯色嘴角勾了处一个明显的弧度,看着陌涵烟,也渐渐闭上了眼睛。

    屋外,田七同西陵绯色的那一批暗卫,悄悄的守卫着,亦如前世东宫的场景。一道黑色的身影隐藏在茂盛的树枝之上,皎洁的月色之下,能够透过浓密的枝叶看到那轻轻勾起的嘴角。

    作为今日热点话题人物之一的“年妍玉”,如今正满头青丝凌乱,一边哭,一边在灯火旁抄写佛经。

    年妍玉的手一直在颤抖着,豆大的眼泪划开了如同鬼画符般的佛经,年妍玉整个人的眼睛都红肿了。

    年妍玉的手上握着一块翠绿色的沾着血迹的衣角,正是今日年妍玉的婢女夏草的。

    今日年妍玉心情不错的回到了家,还没有坐一会,就看见年孙毅满脸怒气的跑了回来。就连年妍玉的母亲叫他都没有回话,直径快步的跨进了厨房,拿出了一把锋利的菜刀,直奔年妍玉。

    年妍玉当时就下的呆愣了,整个人的双腿都在发颤,完全挪不动步子,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年妍玉能感到那从脚底冒出来的寒气。

    年妍玉脑袋中就一个想法,跑,快跑。可就是挪不动步子,眼睁睁的看着年孙毅脸色涨的发紫,红着眼睛,稳稳地拿着依旧沾着刚刚切完蔬菜的明晃晃的菜刀,直接朝着自己这边跑来。旁边年妍玉的母亲吓坏了,跪在地上抱着年孙毅的脚,哭喊着求着,还让自己快跑。然后就是附近的丫鬟小厮纷纷上阵,整个年家鸡飞狗跳。

    年妍玉那一刻完全被吓傻了,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之后发生了什么,年妍玉都记得不清楚,只有几个场景记得十分清楚。

    首先记得的是年孙毅甩了年妍玉母亲的一耳光,脸上都打肿了,鼻涕和嘴角都流血了,年妍玉的母亲都被摔倒了地上,晕了过去;

    还记得自己被两个身体力壮的家丁押着跪在地上,完全动弹不得。年妍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草被人拉了出来,身子被按在长长的板凳上,嘴巴里被塞上破布,两个嬷嬷一边押着一个胳膊,不让夏草的身子动弹。然后,后面出来了一个小厮,粗鲁的掀起夏草的衣服,露出洁白的臀部。记得那一声声的粗壮木棍打在身上的声音,还有那化开一地的血色。血色组成溪流,缓缓流淌过来,浸湿了自己的衣裙。

    年妍玉挣扎着无果,无论怎样呼喊却没有任何作用,整个身子完全动弹不得。年妍玉记得哭道最后,自己都哭得无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草就这样被仗毙了,看着夏草满眼的恳求,最后眼睛里意思亮光都没有,整个人无力的吹了下来。自己跑上去准备说什么,却被人拉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下人拿着一把破席子,匆匆的裹着,像拿着垃圾一样带了出去。

    年妍玉想到这里,看着手上拿留下的那一块带着血迹的破布,丢下了笔。无力的坐在地上,抱着腿,痛哭了起来,整个嗓子都哑了。只要闭上眼,年妍玉就记得夏草那样无力的挣扎,眼底那深深的恳求自己的眼神,还有那大片大片的血红。

    “你以为你是谁?居然去拦着太子殿下回程的车架!你自己要死,还要拉着整个年氏为你陪葬吗?”

    “今日之举,何处像一个女子的作为,就不说是一个有点头面的闺阁小姐!”

    “谁给你的担子!衣衫不整,同禁卫军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你以为自己是惜蝶县主就了不起!今日因为你这一出闹剧,年氏如今在议亲的哥儿姐儿,全部被人退亲了。你将整个年氏一族至于何地?”

    “你可知道,你的表姐,本来是下个月要出阁的。这件事一闹,对方直接上门退亲了。你表姐今日直接悬梁自尽了!”

    “你说,你自己说,你都做了些什么?”

    “那时候你是个傻子,本以为如今好了,可能需要时间适应。早知道是今日的结果,宁愿你傻了死了,也不愿意你来祸害家族。”

    “你有什么资格求情!这些贱婢护住不利,本就该死。他们只是奴婢,奴婢而已!”

    “玉儿,去白马寺那边也好。好好的想想,你父亲也没办法啊!他也难啊!”

    “今日你胆大妄为,当街斗殴,拦截太子车架,虽然有赏赐,这西凉之人谁不是明眼之人?整个年氏的名声都因此被败坏了啊!夏草不死,难以堵住悠悠众口,你的将来,年氏那些哥儿姐儿的将来,不能因为你毁了啊。夏草必须死啊!还有逃脱的春兰,也是必死无疑啊!”

    “你可以年幼不懂事,被下人教唆。这是假的,你也要当做真的来相信。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不懂事,被人教唆罢了。”

    “......”

    年妍玉只觉的身体发冷,清风拂过,摇曳灯火,吹乱了纸张,佛经散落一地。外面漆黑一片,这摇曳灯火之中看到的佛主那仁慈嘴角的笑意,对年妍玉而言,更似地狱里佛面蛇心的恶鬼。那些话语似乎走在耳边响起,年妍玉似乎看到了那些人一个个凶狠的样子,看到了那一地的血色。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年妍玉闭上眼睛,使劲的捂着耳朵,眼睛都流出了血泪。整个人都躲在桌子一角,弓着身子,靠着墙壁,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

    不知怎的,烛台突然倒下了,佛经被燃燃了起来。房间里充满了烟火味,外面突然传来奴仆的惊叫,“起火了!起火了!!”

    长公主府,夜。

    “奴婢参见公主殿下。”芙若依旧穿着白日的宫女衣服,对着年前这位长公主有条不紊的行了一礼。

    “如何?”长公主西陵月懒懒的靠在床头,明亮的灯光照耀着这张同永辉陛下有着□□分相似的脸。一袭丝质绸衣懒懒的套在身上,青丝下垂,倒是有着几分柔弱不经风的味道。

    “桂九公公刚刚传来消息,说太子殿下今日已经去了陌姑娘的住处,带着贴身暗卫去的。”芙若说完这句话,眼光悄悄打量着长公主西陵月,只见西陵月皱了皱眉头。

    “主子的话,奴婢已经传达。陌姑娘满是感激,说爬也会爬去曲江之宴的。”芙若看见西陵月放在外面的手不耐烦的动着,眼里划过一丝玩味,“陛下已将狼烟暗卫撤出来,如今陌姑娘的住处,都是太子殿下的人。”

    西陵月听完芙若的话,只觉得脑袋一个两个大,心头有股闷气。

    “起来吧。”良久,西陵月说到,“过来给我揉揉肩。”

    “诺。”

    “贺琳琅和陌涵烟,你怎么看?”西陵月看见眼前恭敬的贴身婢女,不禁问到。

    “奴婢说了,主子可不能怪罪。”芙若眼里散过几丝了然,一边力道好处的揉着西陵月的肩膀,一边不急不缓的说到。

    “本宫问话,你且说说你的看法,本宫自是恕你无罪。”

    “诺。”芙若说到,“奴婢有幸见过皇后娘娘几次,这性子在陛下的隆宠之下,如今倒是愈发像个小孩子了。”

    “贺主子自幼在皇后娘娘的熏陶之下长大,这活泼的性子,倒真是学了不少。”芙若笑到,“还有,贺主子虽然是皇后娘娘当日无意捡回来的,贺主子倒也感恩,继承了皇后娘娘□□分的容貌。两人都是跳脱的性子,有时候倒像是一对姐妹花。太子殿下酷似陛下,一看就知道两人是父子。这贺主子倒是酷似皇后,也难怪能够有这样一段母女情缘在里面了。奴婢还在想,如果太子殿下娶了贺主子,这可是西凉的第二段皇室佳话吧。”

    如果说芙若说出第一句话,西陵月心里是不耐烦。那么,作为当年弥氏被废原因的知情者之一的活下来之人,后面的话,就让西陵月脚底冒寒气了。

    当日,贺皇后偷偷离开帝都,后来带着身孕回来。这件事,自当日探究帝陵宝藏之后就被各国连手打压抹去,知情之人少之又少。西陵月曾经问过自家皇兄,却被皇兄严令禁止不要多管闲事。作为一幕同胞兄妹,这是出去弥氏被废的那一次,自家皇兄西陵越第一次这般眼里的告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当日贺氏皇后碰到贺琳琅,在当日情境之下,不过误打误撞,大家觉得都是巧合罢了。如今芙若这般一提,西陵月倒是想起来了当年那件旧事。

    自己怀孕生产的时候,贺氏皇后已经生下了西陵绯色。当日,中宫这位贺皇后生产之日,自家皇兄可是斩杀了一批人。后来自己在宫中生下西陵绯颜的时候,听闻弥氏嫡枝血溅菜市口,整个人丢晕了过去,在皇宫里养了大半年才勉强好一点。如今的情形自己依旧记得,产婆说当日自己生产极其危险,孩子生了一半卡住了,幸好孩子的命比较坚强,自己爬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般,西陵绯颜才备受自家皇兄的宠爱,一出生就被封为绯颜郡主,封号安平郡主,并将整个属地赐为封邑,倒也是因祸得福。

    难道,贺琳琅才是真正的贺皇后的孩子?西陵月曾经也怀疑过,可是,自家皇兄为何又不反对贺琳琅对西陵绯色的感情?那可是......

    不可能的!当日弥后被废之后,宫里人人自危,是没有留下任何孩子的。被送到西陵皇陵的那些妃子,都是桂九公公亲自诊断的,没有一个有着身孕。后来的敬事房记录里面,就只有专宠贺霓裳这一项。孩子出生的时间,月份全部都是对的,如今皇兄将西陵绯色是当做储君来培养,自是确认了其皇室血脉。

    那么,贺琳琅呢?这么像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当日真的只是无意找到了那个女婴?西陵月越想越觉得有问题。

    云氏,弥氏还有长公主西陵月,这三人曾经私下里十分的交好,如今这般局面,西陵月从未想过。

    弥氏皇后之位被废,弥氏一族嫡枝血溅菜市口,其余九支流放边境;云氏被逐出云氏,如今青灯古佛,连一个小小的侧夫人都压不住,成为帝都笑柄;自己呢,自己的驸马却为了贺氏皇后死于北漠的马蹄之下。

    西陵月缓缓地闭上眼睛,盖住心底的情绪。

    “哦,那陌涵烟呢?”西陵月再次说出话来,早就看不出任何情绪了。

    “说到这个,奴婢倒是觉得这陌家姑娘挺可惜的。”芙若叹叹气,“陌姑娘对太子殿下情深一片,众所周知。本以为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哪知道陌姑娘去了虞城之后,得知西晋攻城之事,太子殿下日夜兼程,帥兵出征。本以为是心系西凉,如今看来,怕只是为了早日接回陌姑娘。”

    “当日,连我们都见过那些被西凉贵女受辱的画纸,陌姑娘在登闻院前也亲口承认自己不是完璧之身,还被逐出了陌氏。这原本好好的,可惜了。”芙若说完这个,继续说道,“主子,这就是奴婢自个的一点看法,说错了话,您可不能罚奴婢啊。”

    “你呀,是个心思通透的。”西陵月说到,“你是我的大丫鬟,早点下去休息吧。本宫还指望你来帮本宫处理那些宫务。”

    “诺。”芙若行了一礼,退下了。

    芙若走后,西陵月却起来了,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然后走到案桌前面,铺开纸张,提笔快速写着什么。

    “玄武。”西陵月刚说完,屋里出现了一个黑影。

    “将这封信送去城外老地方,记住,一定要避开别人,尤其是不能让狼烟暗卫认出来。”西陵月语气里满是严肃。

    “诺。”

    西陵月推开窗户,看着姣好的月色,眼里满是愁绪。

    “小肉丸,我如今是越来越头痛了啊!”西陵月谈了叹气,“可惜,你却走了那么块。放心吧,不会让你白白死去。本宫一定会查明当年的真相的!”

    芙若刚回来,推开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负手而立。

    对面的人一袭黑色夜行衣,也不能掩盖其风华。只见他缓缓转过身,轻轻的拿下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嘴角轻勾,“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芙若不急不缓的关上门,轻笑道。

    “那该叫你浮洛还是弥婼嫣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