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7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第57章 西凉篇庄周梦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昨夜白马寺偏房的那场火,救助及时,幸亏没有酿成惨剧。

    年妍玉还是被救了出来,却似乎失去了往日的鲜活,像一副没有灵魂的仕女图,别人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下人间偷偷的流传着说,这惜蝶县主如今痴傻了。

    那些话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白马寺。年氏管家原本怒不可竭,严惩了好几个乱叫舌根的下人。见了呆呆在那里的年妍玉以后,却发现更加严重,惜蝶县主的眼睛似乎瞎了,顿时觉得事情大了,不敢怠慢,立马回了年氏。

    那些话,年妍玉自己本就耳聪目明,自是听的清楚。

    年妍玉自己知道,她没有傻,只是想不透,弄不明白。

    穿越这种神奇的事情居然发生了,还是穿越古代。年妍玉一直以为,穿越了,认为凭借那些老套到掉牙的“失忆”,就可以掩盖自己不是原主的真相;任凭一首诗歌就能够夺得才女之名;以为一个“远交近攻”就能够成为国之栋梁。

    这些前世小说之中的经典桥段,到了西凉,却成了一个个致命的凶器。

    凭借自己“失忆”一说,原主身边的丫鬟被发卖了一批,年妍玉的母亲更是从此吃素,每日都尽心拜佛。

    凭借那首著名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却被人嘲笑自己是抄袭的。年妍玉还记得当日诗会之中,就有贵女问自己,这意境的确好,只是这格调与润色是如何来的?自己却一句都答不出来。因为这个,不仅自己被笑话了,就连年氏相关子女,名誉都受损了;为此,年妍玉的母亲受到了嘲笑,一个生了儿子的妾室趁机被抬成了平妻。

    至于“远交近攻”这四个字,更是一个禁词。西凉男子为尊,女子是从来都不会干涉或者讨论政事的。无意被年孙毅知道,说了句什么这些属于军事常识,文人墨客都知道。自己这样的女子,还是在家绣绣花,修身养性比较好。

    那些所有的自以为是的“以为”,却是闹够了笑话。如果说之前年妍玉还对发卖给牙婆这句话抱有一定的幻想,那么,昨日夏草之死,给了年妍玉当头棒喝,脑袋清醒了许多。

    年妍玉啊年妍玉,你是有多么的无知,能够这样不要命的蹦哒?如果不是自己那样愚蠢,那样无知,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因为自己而受到了那么多的伤害?甚至是丢了性命?

    二十一世纪的年妍玉是一个小说迷,尤爱重生和穿越文。在年妍玉看来,那些穿越过来的人,每一个都是坐拥古代美男,天下我有。重生而来的女主角,虐渣男虐小三小四,将上辈子所有的委屈都狠狠的发泄出来,然后走上了一天康庄大道。这两者,无论是随和她们作对,最后都是死翘翘的。

    想到这里,年妍玉不禁自嘲起来。

    如果穿越之人真的那么牛,就不会再现代还是混成那个鬼样子。起码也是一方霸主,脚一跺都要威杀四方的有实权之人了。如果古人智商真的那么不行,那么多的未解之谜就不会存在了。

    如果重生之人都那么牛,前世就不会被人整成那样,更不会在这辈子长智商了,以至于整个地球都围绕着她来转了。如果真的是那么好的人,重生过来的人,就不会在什么事情上都不会碰到不喜欢她的人了。这些重生之人除了反思过自己当初不该爱错人之类的,就没有反思过其他?

    年妍玉啊年妍玉,你究竟是有多蠢啊!以前竟然那样推崇那些小说,还一个劲的相信,一个劲的在西凉这样作死?!

    想哭,却发不出声音,连眼泪都没有。只觉得胸口开了一个大口子,疼的厉害。

    原来,真正的痛,是痛说不出来,哭不出来的。

    年妍玉就那样坐着,看着眼前模糊的静物,一动不动,从夜半到天明。

    白马寺的山脚,贺琳琅依旧一袭白衣,一步一步的走向白马寺。

    “主子,为什么要这么辛苦?”贴身婢女撇了撇嘴,“太子殿下也真是的,回来这么久都不来看主子。”

    “海棠,太子哥哥很忙的。”贺琳琅眉头轻皱,脸上满是难过,眼角都蓄满了泪水,却坚强的不让自己的泪水掉下来,责备道,“太子哥哥是西凉的太子,昨日大胜回来,自是有事情要忙。琳琅的事,是小事。”

    这句话道最后,越来越小。旁边的西陵绯彦看不下去,宽慰道,“琳琅,别伤心。”

    “哼,是吗?”西陵绯颜向来看不惯年琳琅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禁说到,“说起来,这西凉帝都就太子哥哥一个人,除了我哥哥和我,本郡主还真不知道,太子哥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妹妹。”

    这句话说出来,贺琳琅脸色一白。低下头,咬着嘴巴,不说话。

    “绯颜,你怎么说话的?!”西陵绯彦拉过西陵绯颜,责备道,“还不向琳琅道歉!”

    “就是就是,”海棠见状,立马说到,“公子你是不知道,郡主殿下趁着你不在,经常欺负我家小姐。”

    “海棠。”贺琳琅忙叫出去,对着西陵绯颜说到,“郡主殿下,琳琅没有教导好婢女,是琳琅的错。”

    “你怎么回事?!在我面前就这样欺负琳琅,我不在的时候,你究竟做了多少事?”西陵绯彦满脸不悦,呵斥道,“快点向琳琅道歉!”

    “绯彦哥哥......”贺琳琅满脸委屈,伸出手,轻轻的拉着西陵绯彦的袖子,欲言又止。

    只是那蓄满眼泪的眸子,出卖了此刻所受的委屈。

    西陵绯彦只觉得满腔的怒火,怒气冲冲的说到,“我叫你道歉。”

    海棠躲在贺琳琅身后,示威似的做着鬼脸;贺琳琅一副很委屈,特别为难的样子;西陵绯彦则是怒气冲冲的瞪着西陵绯颜。

    西陵绯颜看着自家哥哥,只觉得恨铁不成钢,恨不得上去撕下贺琳琅那张欲泣的脸。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本郡主凭什么道歉?!”西陵绯颜看着自家哥哥,满眼都是心痛,红着眼睛说到,“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把我你的亲妹妹吗?为了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外人,让我去给她道歉?!我怎么她了?打她还是骂她了?!”

    “你放肆!”看着西陵绯颜这个样子,西陵绯彦脸贺琳琅垂下头,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身子微微颤抖,不说话。

    “你有一国郡主的气量吗?欺负琳琅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子,你还敢对着她大吼大叫?!”西陵绯彦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冷意,狠狠的拉着西陵绯颜的手臂,将她拉到了贺琳琅面前,沉生说到,“道歉!”

    “我就不!”西陵绯颜说到,“凭什么我要道歉?!我没错!”

    “你......”

    “绯彦哥哥,”贺琳琅说到,语气里是满满的委屈,“是琳琅的错,是琳琅不会说话。”

    “我向绯彦姐姐道歉,姐姐不要生气可好?”贺琳琅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西陵绯颜。

    “谁是你姐姐?本郡主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你这样一个妹妹。”西陵绯颜哼了一声,撇过头,说到,“本郡主可不想有你这样的来历不明的妹妹。”

    西陵绯彦脸色铁青,看见了年琳琅泪水流了下来,喃喃道,“来历不明......”然后低下头,不说话。只觉得内心怒火直烧,转过头,问这西陵绯颜,“你到底道不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我做错了什么?还是我说错了什么?”西陵绯颜只觉得气死了,和自家这个碰到贺琳琅就自动智商不在线的哥哥完全没办法沟通,“她贺琳琅本来里来历不明?!”

    树林里面传来一声响亮的耳光的声音,只听见贺琳琅惊叫一声,“绯彦哥哥!”然后担忧的看着西陵绯颜,一脸焦急,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西陵绯颜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感受到了嘴巴里面的铁锈味,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我是你的亲妹妹,竟然比不过一个外人!”西陵绯颜说到,“我究竟说错了什么?!”

    西陵绯彦动手之后,心下也后悔了,只觉得动手打西陵绯颜的那只手,无端的生痛。

    “绯颜姐姐,绯颜哥哥他不是故意的。”贺琳琅忙说到,“你就原谅他吧。有什么,冲着琳琅来就好了,都是琳琅的错。”

    “你滚开!”西陵绯颜说到,“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少恶心人了!”

    “绯颜!”西陵绯彦皱着眉头,警告的说了一句。

    “怎么,还想打我吗?”西陵绯颜说到,“别忘了,你虽然是我哥,你可不是世子。就算将来继承了世子之位,地位也没有我好。我是陛下亲封的安平郡主,正一品!”

    历来很少有郡主册封,就算有,也是没有封号和属邑的。西陵绯颜被永辉帝封为安平郡主,属邑蜀地,还是正一品。就连皇后,也就是正一品的封号。

    这点西陵绯彦不能理解,后来自家母亲才说到,是为了弥补。弥补什么,却没有说。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西陵绯颜说到,将西陵绯彦的思绪拉了回来,“对,我是说错话了。贺琳琅不是来历不明的人,而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绯颜姐姐......”

    “西陵绯颜!”

    “绯颜郡主!”

    西陵绯颜看着三道声音同时响起,自嘲的笑了笑,“西陵绯彦,我们都可悲。”

    “从今天起,有贺琳琅,就没有我。”西陵绯颜看着贺琳琅说到,“收起你那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让人看了恶心。别人不知道当时涵烟姐姐为什么去虞城,我们可是心知肚明的。不要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西陵绯颜!”

    “我听得到。”西陵绯颜看着西陵绯彦说到,“我受够了,你愿意去维护这个小野种,你自己去,不要拉上我。有她的地方就没有我。”

    西陵绯颜怒气冲冲的,一个人跑上了白马寺的方向。

    西陵绯彦刚准备去追,却听到海棠惊叫道,“主子,你怎么了?”

    原本正准备踏出的步子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回头一看,贺琳琅的身子正倒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