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58章 艳织篇天行有常

第58章 艳织篇天行有常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梦幻一般的宫殿坐落在云深之处,外面看上去如同沐浴在阳光之下圣城,充满着圣洁的光芒。艳织物语四个大字,格外醒目。

    一道红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宫殿里面,空旷的大殿之上,白纱飞舞,周围有着似淡淡的星光摇曳的痕迹。红衣女子刚刚准备离开,一道蓝色的影子出现了,阻挡了去路。

    “蓝烟,什么意思?”红衣女子看着对面的一袭蓝衣的女子,皱着眉头问道。

    “红灼,这句话该我问你。”对面角色的女子转过身,语气之中时满满的冷意。

    “如果你是在艳织物语呆久了,心里不痛快,大可以自己出去透透气。”红灼看着对方,不满的说道。

    “是吗?”蓝烟笑道,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朱唇轻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这句话说出来,红灼心底闪过几分心虚,却依旧笑道,“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这句话不过语出《道德经》第四十三章。不知道蓝烟你何时有着这善心,研究起着《道德经》来了。”

    “是吗?”蓝烟只是笑了笑,左手结印,轻轻的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里面出现了一个场景,一个老和尚,拦着对面西陵绯色的去路......

    红灼看到这个场景,脸上快速闪过一丝惊慌,正准备离开,蓝烟左手轻轻结印,一道蓝光攻击出去,红灼双手立刻结印回击。两人瞬间斗了好几个回合,最后只能看见一道天蓝色的身影和一道红色的身影交错。

    不久之后,两道影子停了下来,却是蓝烟左手掐着红灼的脖子,满眼的不屑。蓝烟纤细好看的手,掐着红灼的脖子,红灼整个身子被提了起来,红灼一脸痛苦的看着蓝烟,双说使劲的抓着蓝烟的手,却不能撼动对方分毫。

    轻蔑的一笑,蓝烟素手轻轻一动,红灼整个人都摔倒了地上,捂着胸口,使劲的咳嗽着。

    “你以为你提醒了西陵绯色,他就能够成功吗?”蓝烟的眼角满是讽刺,“这百年来,你都忘记了艳织物语的宗旨是什么吗?”

    艳织物语里面什么都可以交换,但是只接受对艳织物语有利的东西;其的宗旨很简单,从不做亏本的生意,不私自干涉凡尘。

    “当日,你不也提醒了西陵绯色做一个好帝王?”红灼吃力的站起来。

    “若没有红线相思蛊,西陵绯色自是一个好帝王。”蓝烟说道,“今生,要是再还有这样的错误,那这帝王之路也到了尽头。况且,当日的提醒,只不过是红药传达主上的意思,可没有让我们是指干涉凡尘!”

    “西陵绯色同艳织物语交换,用世世代代的灵魂,不过换取同陌涵烟一世情缘罢了。这笔买卖,艳织物语本就划算,就算红灼这次私自下凡,也不过是为了达成这笔交易罢了。”红灼辩解道,“红灼自是觉得没有错,倒是不知道错在何处。”

    “你就大错特错了。”蓝烟说道,“你可记得西陵绯色是怎么找到艳织物语的?”

    “不是因为艳织物语却西陵绯色身上的东西吗?”红灼听完蓝烟的话,眼中带着几分不解,“难道不是艳织物语主动去找对方的。”

    “不是。”蓝烟说道,“西陵绯色是自己主动来到艳织物语的,用的还是帝王之玉为媒介。”

    “你说什么?”红灼满眼不可置信,“帝王之玉,帝王之玉,西陵绯色居然用世世代代的灵魂来换取重生一次。”

    “不可能,你骗我。”

    蓝烟伸出左手,一阵蓝光,手心上方出现了一个流淌着金光的玉佩,能够看到里面小金龙在游动。

    “帝王之玉,只有真正能够一统天下的帝王才会拿到。”蓝烟说道,“在所有的交换之中,唯有帝王之玉是最为独特的。帝王之玉的灵魂,象征三种最重要的东西:象征的是一个王朝世世代代的功绩,一脉相传的血亲的爱情与功德,还有身为帝王之玉的最初拥有者的爱情。”

    “这些,却都不是真正的灵魂。作为拥有帝王之玉之人的灵魂,艳织物语要不起。”

    红灼听完,完全不可置信。

    当日西陵绯色以帝王之玉为媒介,打开艳织物语的大门,就意味着将帝王之玉作为交换。帝王之玉的灵魂的抵押,也就是西陵绯色作为皇帝的所有功绩,还有西陵绯色子女的所有功绩,以及西陵绯色自己所求的爱情。撇开其他不说,西陵绯色想要交换的一世情缘,反而自己亲自斩断了。

    “这场交易怎么可能会成立?”红灼不解的问道,“想要交换的情缘,反而亲自斩断了。”

    “这就是帝王之玉的独特之处,有着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功能。若是当日西陵绯色没有乱了心,认为重生之后,找出当年背后的那么多的猫、腻后,一定能够同陌涵烟在一起,这笔交易也不能够成立。”蓝烟说道,“帝王之玉本身就是有着重生的功能,这一点,恐怕西陵绯色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西陵绯色这笔交易,艳织物语没有付出一丝一毫的代价,倒是对方,代价惨重?”红灼说道,“那么苏夜呢?当日可是艳织物语主动去找她的。”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道三千,自有其运行规律。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重生一事,任何一件超脱自然法则之事,后面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代价。区别不过是,这个代价是什么罢了。”蓝烟说道,“陌涵烟的重生,是苏夜付出的代价。确切说出来,这一笔交易艳织物语倒是有着几分亏损。”

    “什么意思?”

    “红尘试心。”蓝烟说道,“苏夜既然那样相信陌涵烟同他自己的感情,如果苏夜不是苏夜呢?”

    “什么意思?”红灼一脸不解。

    “帝后重生,红尘试心。”蓝烟却没有回答,只是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这出戏,倒是更加好玩了。”

    红灼刚准备问什么,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弹。背后出现了两个黑影,直接拉着红灼的手臂,消失在黑暗之中。蓝烟看着红灼满脸恐惧,脸上是满满的讽刺。

    “参见长老。”一袭红衣的红药出现了,对着蓝烟行了一个礼。

    “今天开始,你代替红灼的位置。”蓝烟依旧声音冷冷的,“艳织物语不需要不听话之人。”

    “诺。”

    蓝烟的身影消失了,红药看着手上的令牌,又想到刚才那句“红尘试心”,满眼的复杂。

    红尘试心不是别的,是一种赌约。将一个人的灵魂和身体分别放在不同之人的身上。看原本所爱之人,是否能够找到真正的爱。也就是说,西凉的苏夜只有这苏夜的身躯,或者说苏夜身躯里面装的是别人的灵魂。苏夜真正的灵魂,并不在苏夜身上,而在别人身上。红尘试心,就看陌涵烟带着重生一世的记忆,究竟会喜欢上谁了。

    红灼本罪不至死,可是擅自违背艳织物语的规矩在前,之后又狡辩,也难怪长老直接处理了。只是,那一番解释,究竟是说给谁听得?

    红药拿着令牌,眼中散过几丝不解,不禁想到了当日蓝烟让自己去西凉找苏夜之事。

    依稀记得,当日找到苏家公子的时候,早就看不出来了以前的样子。

    苏夜穿着天青色的长袍,墨色的长发被清风吹起,能够看到那依旧倾城的面容。

    怀里的女子早就没了生气,火红色的衣衫上布满了斑斑血迹。苏夜一只手抱起女子,另一只手揽着女子的腰。嘴角轻启,对着怀中的女子轻轻的说着什么。身后是一路的血迹,红药一看,发现是从苏夜怀中的女子腹部流下来的。

    当日西凉“云台之乱”以后,整个帝都都处于惶恐之中,各家各户都紧闭门窗,街道上是来来回回的疾驰的兵马。

    面对这样的情景,红药很好奇,不自觉的隐身跟在了来人的后面。

    “小烟,我回来了。”苏夜揽着怀中的女子,轻轻的说着,“为什么你不说话呢?”

    “记得江北之行前,你说你要的历山老人的珍藏曲谱的,我带来了。”

    “你说,希望我学会,弹给你听的。我都学会了,你还想听吗?”

    “我唱给你听,好不好?”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红药见苏夜唱到这里,顿了顿,声音渐渐沙哑。抬头一看,发现那个面带死气的女子脸上,有着淡淡的泪痕。

    苏夜突然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子,身子微微颤抖着。这一路走来,从白日到了傍晚。

    红药还记得那日,整个西凉帝都都是满满的血腥味,曲江的水带着淡淡的红色,能看到四周灵魂涌向地狱之门。

    苏夜抱着怀中的女子,坐在了曲江的河堤旁边,整个头埋在女子的颈部,断断续续的唱着。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咳咳咳......”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毛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红药能听出来,整个曲子都有些深沉的痛,尤其是最后一句。不懂凡人这些感情,红药皱了皱眉头。

    “你说,从来没有看过帝都的夜景,没有看过,今夜,我陪你看,可好?”良久,苏夜一边说,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对火红色的双鱼玉佩。一半系在女子的腰间,另一半苏夜自己系着。

    红药正打算走近观察一下那个玉佩,刚刚靠近,只见分开的玉佩发出淡红色的光芒。一股温柔中带着强劲的力道,将自己打伤了。

    想到这里,红药似乎依旧能够感觉到当日胸口的伤,顿了顿,走向了藏书阁。

    艳织物语,占星台。

    周围是漆黑一片,除去那点点滴滴的清浅的星光,放眼望去,看到的是浩如银河的无尽散散发光的浅蓝色。

    一袭血红色衣服的女子正凝视着这浩如烟海的星光,青丝之上毫无任何装饰,只是那清浅的晚风是不是吹起这拖地的长发。

    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同这个静谧的夜融为了一体,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却也无端的带着几分落寞。

    ”主上。”蓝烟对着女子行了一礼。

    ”来了?”女子没有转身,只是朱唇轻勾,”拿到了?”

    ”是。”

    摊开手,蓝烟任自己手中的帝王之玉飞向血衣女子手中。入目的是一只好看的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只能用完美来形容。葱白又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玉佩,那漆黑的眸子里却是神色难辨。

    ”时隔多年,没有想到,这次看到的居然是帝王之玉。”女子似有所感叹,”非鱼之佩呢?”

    ”请主上责罚。”蓝烟立马跪了下来,”苏夜心思太过狡诈,属下,没能拿到非鱼之佩。”

    ”这帝王之玉与非鱼之佩本就是不世出的宝物,又岂是能那般简单就拿到的。”血衣女子说到,”起来吧,这次不怪你。”

    ”诺。”

    ”主子,属下斗胆问一句,为何非要非鱼之佩?”蓝烟带着不解问到。

    ”艳织,这个名字如何?”

    ”主上的名字自是好的。”

    ”是吗?”艳织感叹道,”这么热闹的名字,我都快忘记了这些热闹。每日守着这占星台,看遍人间的悲欢离合,倒是差点忘记了自己了。”

    蓝烟听了这话,只是静默的站在一旁。

    ”帝王之玉同非鱼之佩本就是一同出世的。这红尘三千,时空交错之中,只有拥有帝王之玉的人是真正的千万年难得一见的不世明君。至于非鱼之佩,能够拿到的人,自是深情不负之人。”艳织眼里散过怀念,”自古英雄配美人,这好玉,自是需要配有能力之人。”

    ”可是当年西凉,西陵绯色并没有不世明君的成就?”蓝烟带着疑惑问到,”莫非,是因为红线相思蛊的原因?”

    艳织血色的袖子轻拂,眼前浩瀚的星河突然一变,只是出现了一方较之之前小了许多的星域。

    ”这西凉的命数星轨,如何?”

    ”居然全部超脱了原定的轨道!”蓝烟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不禁说到,”这个小世界,难道又如同之前那些类似的世界那般覆灭?”

    ”占星试一下。”

    ”怎么会?”蓝烟满眼不可置信,满是疑惑的问到,”竟然不能占卜出这些星宿的命数?就算是面临覆灭,也会有着大致的轨道。那么,西陵绯色和苏夜同艳织物语的交易又该如何来算?”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艳织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满是淡漠,”这红尘万千,三千世界,每一样都是相依附而存在,相制衡而永久。如今,却有人打破了这个平衡,还是打破了能够影响整个青冥大陆局势的平衡。跳脱出这既定的常规,又岂会是如此容易就了结的。”

    ”当日有一股神秘力量来到西凉,影响了整个青冥星宿轨道的运行,因而有着帝王之玉与非鱼之佩的出现。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件不世出宝物的出现,虽然勉强稳住了青冥星宿原本的运行轨道,又多出了如今西陵绯色同苏夜这一茬。”

    ”你看整个青冥星宿,除了当日的贺霓裳因为我们利用死贪欲,同艳织物语做了一场交易,以至于整个星宿的轨道被压制了。如今的陌涵烟,西陵绯色还有新来的另一个年妍玉,这三人的星宿轨道早就没有了既定的路线。”

    ”为何没有苏夜?”

    ”红尘试心,这场交易里面,并没有苏夜重生这一项。贺霓裳,陌涵烟还有年妍玉,都来自这股神秘的力量,至于西陵绯色,则是因为我们。整个青冥大陆,早就打破了原有的常规。”艳织说到,”所谓万物相生相克,牵一动而发全身。这三人原本就隶属于这星宿的顶层,一举一动都关系着众多人的生死,影响着整个青冥大陆的走向。苏夜不过是这众多被影响的星宿之中的一个罢了,只是不知道这样原本心思缜密的一个贵公子,能不能跳出这星宿轨道。”

    ”西陵绯色本是不世明君,如果不是当日贺霓裳与陌涵烟,这两股来自其他地方的神秘力量,压制了西陵绯色的帝王之气,也不会有后来的西凉宫变,陌氏登上皇族之事。”艳织继续说到,”就算当初被红线相思蛊牵制,西陵绯色还是一统三国,成为了结束这七百多年战乱的第一个帝王。可惜,却因为红线相思蛊残忍暴虐,整个西凉后期一直江河日下。即便这样,整个西凉也没有到水深火热的地步。”

    ”这些都是因为贺霓裳和陌涵烟?”

    ”是,也不算是。”

    蓝烟眼里带着迷惑,想了想并没有想通。

    ”贺霓裳来之前,不过是西陵绯色一代帝王成长之事,又岂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乱了天下?”

    ”贺霓裳来了以后,给整个帝王星宿轨道带来了改变,以至于出现了贺琳琅这一出。就算是如此,西陵绯色当年不过应承母命娶了贺琳琅,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在后宫之中给她找了一个位置罢了。”看着蓝烟眼底的疑惑,艳织笑到,”这真正的帝王,自是以天下为先,又岂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敌国之女而乱了方寸。何况,贺琳琅不过有着一块长大的情分,还不够格让西陵绯色屈身降贵去碰这样一个他人之妇,应承母命将其置于后宫已是极限。”

    ”那陌涵烟呢?”

    ”命定的皇后,可惜在生下太子以后,早亡了。”

    ”独宠吗?”

    ”独宠?”艳织带着疑惑看了蓝烟一眼,”这帝王,何有独宠之说?当日西陵绯色娶陌涵烟,不过看中的陌氏的权势。这样一个心思深沉的西陵绯色,根本没有被任何女色群迷惑过。若说有十分心思,只怕十分都用在西凉之上,不然也不会冷漠的看着自己的皇后死于后宫争斗了。如果不是陌氏掌权之人政治嗅觉灵敏,做事异常合乎西陵绯色的心意,只怕太子之位也轮不到陌涵烟的孩子,甚至,有着那样一个强势的母族,恐怕连成年都熬不过去。”

    ”那后来那个陌涵烟呢?”

    ”当年那个被那股神秘力量带来的陌涵烟之所以能够神魂契合,是因为原来的陌涵烟在这这些各种力量交错之下,早就死了。”艳织看着眼前的星宿,神色难辨,”这个人不同于贺霓裳,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之人,却有着那种真正的悲天悯人之心。守诺,重情,重责。若还要加点什么,就是杀伐果断了。”

    ”这样一个女子,倒是更适合铁血一生。”艳织感叹道,”所谓红尘三千,爱恨情仇,这其中又有多少人只知风月,迷失本心,甚至舍弃自己的生命乃至更珍贵的东西,只为换的一次重来的机会,而忘记了原本属于自己应当承担起的责任?又有多少人,能够在经历那么多血腥以后,在这深宫大院的诡异风波之中,十年朝夕不保,却还保持着最初的本心呢?”

    ”难怪当年在叶城发生了那么多事,依旧能够保持一颗本心不变。”蓝烟说到,”难道因为这个人的到来,改变了西凉的命数?”

    ”西陵绯色曾说,十分心思,九分西凉,一分独留陌涵烟。这个后来的陌涵烟,倒真是让西陵绯色这样一个人动心了,就连娶她,都不是为了陌氏的权势。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取好了名字,写好了传位诏书。”

    ”他就不怕生出来的是一个昏聩之人?”

    ”自古龙生龙,凤生凤。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所在的环境与教养。陌涵烟那样性子的人,又怎会养育出一个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孩子?何况,西陵绯色是抱着传位之心来对待的。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之下,只怕,这个未出生的西陵君倾,也是一代明君。”

    ”这样一个人,难怪西陵绯色会动心,宁愿不然不顾西陵越的意愿,执意求娶,在孩子还没有出生之前,就定下了名字,留下了传位诏书了。”蓝烟说到,”可是,我看这星宿命数,西陵绯色并不知道自己深爱。”

    ”一见钟情不过是美好的传说罢了,就算有,也是寥寥数几罢了。”艳织说到,”每一种感情,都是在相处之中留下来的。之前的西陵绯色对这个陌涵烟有的只是惊艳,是那种独有的占有欲罢了。只是后来贺琳琅回西凉,日间相处之中,才生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情根深种,想要执手一生罢了。对于西陵绯色这样一个帝王而言,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

    ”这世间的爱情,大多都是日渐生情,那些所谓的绝响真爱,大多名不副实了。那些轰轰烈烈之爱,若真的要较真一二,大多数经不起推敲。”艳织满眼都是嘲讽,”真正的重情之人,是不会那样优柔寡断,犹犹豫豫,左右逢源的。民间话本上的各类虐恋情深,说到底,大多不过矫情二字。”

    ”不怕主上笑话,属下也曾看过一些。倒是感觉奇怪,那样一个捭阖天下之人,面对所谓的感情,整个人的理智都完全不去平庸之人,要生要死的,其他且不论,行为表现,丝毫没有属于其身份原有的杀伐果断的风范。”

    ”世人多数沉迷风月,又有几个清醒之人,还记得原本的身份与责任?仅仅情爱一生?”艳织说到,”那些因情而生,因情而死的人,大多数只在乎自己的情爱罢了。那样的一生,终究不过一句红尘虐恋总结罢了。正所谓在其位,谋其事,做到这样的人,灵魂才有着真正的重量,那些爱到极致或者恨到极致之人的灵魂,远不可同其同日而语!”

    ”主上,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艳织物语独立于这三千红尘之外,从不没有缘由的干涉天地之间的运行。”艳织说到,”只要他们付得起足够的代价,艳织就能帮其达成所愿。只是,没有想到这次来的事西陵绯色,拥有帝王之魂的人也逃不过佛家六苦?还是,没有遇到真正的人呢?”

    ”凡间有言,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刚刚好。多一分,少一秒,都是错过。”蓝烟不禁感叹道,”既然他们二人都是如此理性之人,那为何会有后来的?”

    ”正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西陵绯色命定孤寡一生,开创帝王之业,成为千古名君。又怎么会有那种温情,江山美人都能够得到?这天下之间,哪会有这样的好事?”艳织说到,”当年那个因为那股神秘力量而来的陌涵烟,心心念念的本就是苏夜。这两人能拿到非鱼之佩,可想而知,有多么情深了。只是陌涵烟放不下自身的责任,苏夜懂陌涵烟,不惜为其入世。所以即便实在后来荣宠一生,陌涵烟能给予西陵绯色温情,却一直是将西陵绯色当做帝王来对待,这一直是西陵绯色的心病。当年苏夜意外死亡,陌涵烟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西陵绯色终究是知道了当年陌氏瞒着的苏夜与陌涵烟之事,却不愿放手。陌涵烟则是一直拖到西陵君倾成年,为其选好太子妃,驾鹤西去。西陵绯色为此一夜白头,在关雎宫闭门十日不出,等到为西陵君倾安排好一切后,就随之一同去了。”

    ”这就是当年星宿轨道占卜出来的命数和那些人的命数。”艳织说到,”可惜,这星宿命数到底还是被打乱了。”

    ”可那个星宿命数里面并没有那红线相思蛊之事?”

    ”当年陌涵烟穿越而来,整个西凉命数早就超脱了控制,何况还有一个贺霓裳在前。原本的规则之力本就日益薄弱,如果不是西陵绯色是一代明君,功远远大于过,恐怕整个青冥大陆早就覆灭。可惜。西陵越野心勃勃,想要探究当年关于贺霓裳来源的原因,劝服三国帝王,私自打开帝陵。以至于彻底打破了整个青冥星宿轨道,除去当年陌涵烟死后,我们的人能够在西凉走动一会,后面的我们都无能为力。只是等到陌遗玉成为西陵绯玉即位,整个青冥星宿轨道全部被打破,重新有了运行轨道。”

    ”帝陵之中到底有着什么?”

    ”我查探过,帝陵之中有的,同那股将贺霓裳和陌涵烟送过来的神秘力量有关,具体什么,我们守着着占星台,就知道了。”

    ”那这场交易?”

    ”这场交易也只有西陵绯色这个身负帝王命数的人能做到,毕竟,当年陌涵烟的到来,我们可是连西凉都不能踏足,这些足以证明那股神秘力量的强大了。”

    ”如今同西陵绯色的交易,我们拿到的反而是西陵绯色的帝王之魂,这样说来,倒是艳织物语赚了。”

    ”不是之前的?”

    ”之前那些,较之这样一个帝王之魂而言,完全不足为道。如今整个青冥大陆命数早就超脱原本的轨道,我们所拿到的,自是变了。这,就是天道残酷,不可抗拒。。”艳织说到,”如今我们让西陵绯色带着原来的记忆重回西凉,那股神秘力量相应的送来了年妍玉这个人。现在整个青冥星宿轨道全部被打乱,谁都无法占卜出未来如何。”

    ”没有想到,能再次遇到这种事情。”蓝烟说到,”命数之事,就连艳织物语都不能占星出来?哪怕,是藏书阁那边?”

    ”藏书阁或许有能力,就要看那边愿不愿意了。”艳织说到,”那些人整日宣扬维护天道平衡,自称是天道的守护之人。这次,发生了这么多,我也很好奇藏书阁那边会有什么动作。”

    ”那主上,我们怎么办?”

    ”看戏。”

    ”看戏?”

    ”西凉一切,与我们又有任何关系?最多不过,钱货两不相欠罢了。藏书阁那边的人,又能拿我们如何?”艳织笑到,”我们做的这些,又不违背艳织物语的宗旨,不然,艳织物语也不会存在了。”

    ”何况,帝后重生,红尘试心,这场戏,可是难得一看。”艳织笑到,”如今,倒是想看看,这个超脱整个天道轨迹的青冥大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那主上要帝王之玉又为什么?”

    ”让这场戏更精彩!”艳织把玩着手上的玉,然后随手扔到了原本转动的星宿之下,只见青冥星宿发出绚烂的光,然后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主子,这是......”

    ”将帝王之玉送给青冥大陆罢了。”艳织说到,”帝王之玉同非鱼之佩渊源颇深,两者同时拥有,在我们这里才有用。其中一样拿到手,不过是一块玩赏之物罢了。”

    ”这个对于青冥大陆而言却不一定是这样的,当日我去查探帝陵,可是看到了上面关于帝王之玉的花纹。”

    ”主上如今将帝王之玉还回去,就是为

    了打开帝陵?”

    ”不仅仅是如此,”艳织说到,”我们拿到了帝王之魂,自是要有所回报,就当送他绮梦一场吧。”

    ”当然,我也很想知道,这帝陵之中到底有什么,能够在当年西陵越触碰到的时候,将整个原本出现的星象全部打乱,然后经过那么多之后,出现了全新星象。”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刚刚好?多一分,少一秒,都是错过?”艳织带着疑问重复着这句话,”是吗?既然这样,西凉这出戏,只怕比预想之中要精彩多了。”

    听完艳织的话,还有艳织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蓝烟没有缘由的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千百年来,主上艳织从来不过问艳织物语之事,如今,却将帝王之玉重新放入西凉,只怕,其中不是只有一处有让主上看戏的成分了。

    ”红药参见主上,参见长老。藏书阁让人送来了竹简,说是或许可以替主上解惑。”

    红药端着的托盘,里面只有一枚竹制之物。

    艳织拿起来,看着上面聊聊几个字,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竹简,一边沉思着。

    转过身,看着这青冥大陆的星宿,朱唇亲启,”原来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