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66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第66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过了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两人仅是唇畔想贴,陌涵烟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眼前的一切似乎一个美好的梦,带着几分微醉,让人沉醉其中。

    好看的眸子睁开,苏夜看着陌涵烟轻轻闭着的眼眸,眼底闪过几分暗沉。迅速出手,点了陌涵烟的睡、穴。

    笨拙的将陌涵烟放在了床上,轻柔的给陌涵烟盖上被子。苏夜起身,看着地上留下的碎木和那一地的衣服,如玉的脸庞腾的一下红了。

    附身,带着几分颤抖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仅仅一会的功夫,这胭脂色已经蔓、延到了耳垂,苏夜的额头之上满是汗珠。

    将衣服叠好放在陌涵烟的床侧,苏夜看着床上女子的睡颜,摸着自己快速跳动的心,墨色的眸子里面闪过几丝疑惑。

    搜查客栈之人早就离去,为首之人是苏氏同苏夜一辈,最有竞争力争夺苏氏族长之位的苏闵。来人正是其手下之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宋海洋。

    苏夜虽然在□□之上不甚了解,也知道刚才一番行为对床上的少女而言,算得上是登徒子的行为,与德行有亏。当时自己无意闯进来,本就深种剧、毒,快成了别人手中的猎物。没有想到出了中间这一出。

    柳暗花明又一村?

    苏夜坐了下来,看着床头的陌涵烟,用手轻轻的扶着陌涵烟洁白如玉的脸庞。

    “当日初见,就知道舒姑娘你家事非同一般。今日之事,本是苏夜之过,苏夜愿意迎娶姑娘。”

    “回到帝都之后,希望舒姑娘能够坦白面对苏夜,允许苏夜的提亲。”

    “此次回京本就是因这家里的议亲,可惜对于女子一向无感。如果是姑娘,苏夜也愿意去试一下,至......”苏夜停了下来,眉头皱了皱,良久才说出一句,“你不让人讨厌。”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秘密,不强求你说,”苏夜转身,脚步的顿了顿,最后一句话却是微不可查,“希望有一天,你主动对我说。”

    苏夜起身,穿好衣服。外面的梆子声刚好敲过四声,已经四更了。

    看着随着床上的陌涵烟,苏夜将怀中的玉佩放在了陌涵烟的手心。

    “舒姑娘,以此为信物。”

    悄声打开门之后,苏夜连轻功都用上了,快步的走向了这金广城之内的最大成衣铺,敲响了门。

    有着一张绝好的容颜,似乎做什么做什么粗、鲁之事都能够原谅,至少对着此刻的苏夜来说是这样的。

    西凉有着宵、禁,此刻正是金秋九月,夜长昼短,店铺开门也比夏季晚了许多。苏夜敲响金广城最大店铺的门的时候,今夜的守夜之人边起身边骂人,打开门看到苏夜那一刻,却变得结巴了,立刻转变了态度,似乎刚才骂人的不是同一人。

    “公子,你需要什么?”来人点头哈腰的说道,一边指挥者下人点燃了四周的灯火。

    灯火之下,苏夜那淡然的眸子似乎添加了几分红尘的气息。修长的手指拂过那一摞摞的衣服,眉宇之间仅是认真,那选衣服的深情专注。

    这一幕,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在场女性的心,就连那些大老爷们,看到这一幕,心下都柔软了好几分。这大晚上的扰人清梦,似乎都可以被原谅。

    “掌柜的,就这些?”苏夜将成衣店铺的衣服全部看过一遍后,问了随行之人一声。

    “啊啊啊,”随行之人立刻从发呆处回过神,“恩,就这些。”

    “俗。”

    “是的,您说的是。”随行之人忙点头称是,“这些俗物公子只是看不上眼,您说的也对。要不公子自己画一个草图,咱们让绣娘给你赶织出来?”

    “怎么画?”

    “您这边请。”随行之人立刻带着苏夜走进了另一处,苏夜看着随行之人拿过来的手稿,迅速的翻看起来。

    径直走到了桌子旁边,铺开宣纸,胸有成竹的画了起来。

    随行之人一看,瞪大了眼睛,愣了愣。他们这种能在金广城能成为所有成衣铺之首的店铺,自是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当初拿出的那些手稿,本带着几分试探之心,并不是正确的手稿。相反,复杂了许多,多了许多不必要的东西。

    眼前之人,迅速过了一遍之后,画出来的衣服不说简练大方,只有在袖口和颈侧有着几朵盛开的红梅。整个手稿,简单却不失要点,竟然比成衣铺那么多专业人士研究出来的东西更加实用。

    随行之人看着客人画好之后,在填写尺寸的时候,停了下来,直到毛笔间的墨水快要滴落下来,才匆匆填写。下笔落下的字,竟然带着几分慌乱和窘迫。

    看了苏夜一眼,能够看见侧颜客人耳垂上淡淡的红色,还有那墨色眸子之中的宠溺。会心一笑,随行之人作为过来之人,哪有什么不懂。会意的捋了捋胡子,走到旁边,去吩咐下人准备了。

    衣服用的是上好的丝绸,一件洁白如雪,一件恍如墨色。金广城成衣铺的绣娘们熬夜做成了两套衣服,却没来得及绣好花纹。

    苏夜看着绣娘们的针法,当被告知需要吉日才能绣好花纹。苏夜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晨光微露。

    取过白色的那件衣服,将其铺起来,拿过案桌之上的毛笔,沾着朱红墨汁,袖子轻捋,在那洁白如雪的衣服上作起了画。

    下笔如有神,一会功夫,整个衣服袖口和领口之处的梅花落笔而成,似乎要跃然而出。白衣红梅,如同雪地的赏梅之景,似能够闻到那冬日寒梅之香。

    苏夜留下了那张图纸,取走了那两件衣服,顺带拿走了一套绣娘织就衣服的用具。有条不紊的打包之后,离开了成衣铺。

    晨光破晓,路上行人不多,苏夜急匆匆的回到了客栈。若不是不想引起轰动和注意,苏夜都想如同离开时那样带着轻功。

    路上有商家早就看了店铺,卖着各色小吃。苏夜停了下来,看着那些热腾腾的小吃,挑了几样顺眼的,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打包好,放在了包袱里面。

    眼角余光瞥见了那几个熟悉的想要自己命的人,苏夜准备加快脚步的同时,想到了舒施语,嘴角轻勾,竟然妥妥的露出了一个破绽。

    上了三楼,在陌涵烟的门前,苏夜却停了下来,几次想要推门,都放弃了。最后,一咬牙,推开了门。

    刚好关上门,还未转身,就听到匕首破风而出的声音。

    眼中闪过一丝自己都不知道的黯然,腾出左手,中指和食指合力夹住了气势汹汹的匕首。抬眼望去,就看见对面少女眼底的杀意和愤恨。

    心,微不可查的疼了一下。

    一击未中,陌涵烟见好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苏夜见状也放开了匕首。

    识时务,一向是陌涵烟为数不多的有点之一。何况,对方和她可以说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

    陌涵烟身上披着昨夜被苏夜撕,碎的衣服,坐到了床上。

    “你的衣服,”年前是一双修长好看的手,配着写洁白如雪的衣服,竟没有几分逊色。修长的指骨同衣服之上的几多梅花相贴,竟有种说不出的风流。

    陌涵烟,你一定是脑袋抽风了。竟然对这样的登徒子有这种想法。

    “哦。”陌涵烟结果衣服,应答了一声。

    “我下去搬桌子,收拾一下,你自己先穿衣服。”

    陌涵烟抬头看着苏夜,却见对方拿着行李,横冲直撞的出了门。脚步之中似乎有种慌乱感,至少,陌涵烟这次确定对方撞到了门。

    “......”

    拿起衣服,走到了里间。

    衣服不大不小,刚好合身。简洁大方,却不失高雅。陌涵烟不得不承认,苏夜选衣服的眼光很对自己的胃口。

    有着淡淡的墨水味道,陌涵烟抬起袖子,轻轻闻着。

    这红梅,的确精致,活灵活现。

    连衣服都擅长,不愧是有着这西凉帝都四公子之一的名号。

    披着头发,再次出来的时候,地上的碎片早就被收拾干净。一章新的桌子之上,摆着清粥小菜。

    陌涵烟愣了愣,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这样一个谪仙公子,是怎么将这个桌子和早餐弄到三楼的。这画风问的看怎么不搭。

    在对方掀起帘子的那一刻,苏夜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

    这套衣服刚好合身,领口的红梅将原本明眸皓齿的少女增添了几分艳色和清雅。青丝下垂,随着少女的动作轻摇。苏夜看着,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原本有着一肚子疑问与怨气的陌涵烟,见对方那张谪仙的脸,消了大半。

    一会想到昨晚的事情,陌涵烟就觉得头很大。如今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怎么想怎么头痛。

    “你在那里站着干嘛?”陌涵烟凶巴巴的说到,“像了小媳妇一样,不吃饭?!哼。”

    陌涵烟连对方呆愣的“哦”了一声,突然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

    拿起碗筷,看见对方就也拿起碗筷,看着自己不动筷子,陌涵烟只觉得心里憋屈。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陌涵烟突然提高了声音,“没事干,吃饭。”

    “你有点凶。”苏夜突然低声说了一句。

    “什么?”陌涵烟皱了皱眉头,“有话就大声说。”

    “没事没事,你多吃一点。”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