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69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第69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早上昏迷,如今夜色正浓,可依旧昏迷不醒?

    想了想,苏夜还是伸手探了探对方的额头,然后给对方把了把脉。接触之后,才发现对方的手冰凉异常,额头却滚烫异常。

    怎么回事?

    细细把脉,却也找不着一个所以然来。苏夜叹了叹气,于行医治病这一项,也就知道一点皮毛而已。

    ”得罪了。”苏夜轻声说道,抱起了陌涵烟。

    开始看见对方身上那种不正常的表现,正准备进城让大夫看看,却见城门门口盘查异常严格。苏夜看了看怀中之人,想到对方似乎有意避开来自西凉帝都之人。沉思了一会,苏夜还是带着舒施语来到了郊外。

    刚走几步,苏夜就停下了脚步。

    只见有东西从密林里面飞出来,苏夜巧身避开,那东西却在旁边炸,开,四周烟雾腾腾。

    糟糕,是迷烟!

    苏夜迅速放下陌涵烟的身子,右手揽着陌涵烟的身子,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迅速夹住来自暗处的暗器。

    锃亮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白光,一群黑衣人趁着苏夜攻击招式日渐吃力之下,伺机而动。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之色,苏夜眼底渐渐有了几分杀气。

    迷烟无毒,看似最为常见的一种。沾染以后,却能够让人四肢无力,运功越快,动作就会越为僵硬。

    这是,迷烟迭香!

    苏夜眉头皱了皱,迷烟迭香虽然药效只有仅仅的一柱香时间,但是,一柱香时间,足够杀人了。何况,如今左肩早已受伤,身边还有一个昏睡不醒的女子。

    四肢似乎渐渐无力,苏夜眉头轻皱,招式上也更加狠厉,带着几分淡淡的杀意。

    身边的黑衣人才刚刚解决,苏夜就觉得眼前一花,四肢力气渐渐流失,一只手扶着树干作为支撑,另一只手紧紧地揽着怀中的女子。

    ”刷刷刷”几声划破了周围的寂静,苏夜抱着陌涵烟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滚过的地方留下了许多的箭矢。

    左手握紧匕首,苏夜提了一口气,抱着陌涵烟刚飞至半空,就被人从空中拦截下来。只好硬生生的停在一旁的树干之上,苏夜随手折下一节树枝,避过要害,同来人交手。

    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接踵而至,苏夜且战且退,还要顾着陌涵烟,身上第一次受了许多不轻不重的划伤。

    身上早就没有了力气,如今已经拖延大半柱香的时间,迷烟迭香的药效愈发明显。苏夜咬着牙,只觉得脑袋无比的沉重,昏花的次数越来越多。

    看了看怀中脸色苍白的女子,苏夜还是没有丢下她。若不是左肩上入骨的伤,每动一下都有着刺骨的痛,苏夜都不能肯定能不能撑过写大半柱香时间。

    依照自身的功力,如果放下身边的女子,安全离开自是不是难事,但是......借着这月光,苏夜依旧能看到怀中女子眉宇之间的戾气,一点都不安稳,心头有种从未有过的奇怪的感觉,这种揪心的感觉,让苏夜的招式多了几分怒气。

    月色之下的几个黑衣人对视几眼,招式愈发凌厉。

    陌涵烟只觉得自己陷在当年叶城地牢之中,虽然自己当初十次有□□次都是在昏迷,但是鼻尖却是浓浓的血腥味,眼睛看到的是被折磨的看不出原样的尸体,还有那残忍暴戾的笑声。

    一个人似乎又回到了这里,当年偶尔清醒看到的场景有一次的重现了,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一切都不能触摸。

    死了?

    做梦?

    这是......叶城?

    这些暴露的场景一次又一次的在陌涵烟的眼前回放,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着那些鲜活的生命一个个死去,生不如死的死去。

    突然,整个空间似乎都晃动了起来,原本的场景似乎被撕裂的,杂乱交错。

    苏夜只觉得右手突然使不上力,虽然原本被贺连城伤的手臂倒是让迷药的效力推迟了几分,却阻止不了右手的无力。

    一道掌风袭来,苏夜只记得自己接下了这一掌,就看见怀中的女子突然离自己而去。

    陌涵烟摔倒了地上,原本挂在耳尖的耳环被摔倒了远处的石上,藏在里面的秘药也溢了出来。

    眼前是模糊的打斗的身影,陌涵烟觉得身上有几分使不上力气,身上的疼痛却让脑袋清醒了几分。

    刚刚抬头,就看到近在眼前的寒光,就看见一袭青衣闪过。下一刻,手被人紧紧的抓到手里。陌涵烟刚拿到手中的匕首,却发现不怎么能使上力气。

    苏夜渐渐使不上力气,黑衣人数量却一直增加。

    这些不是苏闵的人,这些杀手手法太过专一,杀气收敛的滴水不漏,出手却太过可怕,苏闵绝对没有能力请动这些人。

    眼前渐渐的模糊,却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紧接着就感到牵着的手被挣开了,余光看到了旁边女子手中的流出的血。

    眼皮越来越沉重,突然身子被扯向后面。只见原本昏迷的女子挡在了自己面前,不出几招,就半跪在地上。

    舒施语的血能解百毒,可是,这迷烟迭香却不是毒。

    或许由于碧叶千流花的作用,陌涵烟虽然觉得眼前模糊,情况却比苏夜好许多。

    又看到了那熟悉的招式,苏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拉过旁边的女子,出全力挡着那一掌,忽然听到了一声焦急的”苏夜”。动了动嘴角准备说什么,就感到嘴巴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有什么从嘴角流了出来。

    陌涵烟看着苏夜被掌风震飞的身子,突然飞身向苏夜的方向,刚抓到衣角,却发现身下是悬崖。

    身子下意识加快速度,左手抱住苏夜的身子,右手迅速将匕首插,在悬崖的石壁上,却只能一直下滑。

    ”苏夜,坚持住!”

    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看到的是身边女子焦急的样子,听到了匕首划过悬崖的声音,还有那句,”苏夜,你不是帝都四公子之一吗?难道就这样挂了!”

    没有想到,最后死的时候,身边却是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女子,还是一个满口谎言的女子。

    苏夜不明白那心中的悸动,只是觉得又酸又甜。

    舒施语,你说,这算不算是话本上的共赴黄泉?

    看着带着微笑闭上眼睛的苏夜,陌涵烟只觉得心头一痛,满眼都是焦急。原本自己也是强撑着,眼皮也越来越沉重,手上也使不出几分力气。

    陌涵烟,对不起,我的任性还是给陌氏带来了祸端。

    还是,不小的祸端。

    可是,苏夜不能死!

    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匕首,无奈的闭上眼那一刻,一滴眼泪从陌涵烟的眼角滑落。

    悬崖之上,黑衣人看着两人掉下悬崖,静立了大半天,看到没有动静,为首两人对视一眼,才带着伤亡的同伴离开。

    金广城,城主府。

    西陵绯色懒懒的坐在屋顶上,眉宇之间尽是专注与温柔,小心的雕刻着手中的玉石。突然心头感到一阵烦躁,锋利的匕首划去了玉石的一大边。

    皱了皱眉头,看着手中的半成品,猛的将其摔倒了地上。

    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好几道身影,空气之中不知不觉多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黑色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西陵绯色站了起来,看着帝都的方向,眉头皱了皱。

    田七刚走了进来,就看见了地上的碎了一地的玉石还有自家太子这几日整日不离手的匕首。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惹自己主子发这么大的火?

    田七自幼侍候太子殿下,自是知道自家主子早慧,喜怒不形于色。能做到让自家殿下心情不好到扔东西的地步,莫非帝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不由自主想到了这未来的太子妃那张淡漠的脸,田七慢慢的将地上的玉石拼凑起来,是一个花纹的样式。

    如果是以往,田七可能会猜测这是送给宫里那位贺主子的礼物。可作为长期浸,淫在宫闱之中的太子殿下随行太监,田七却是对着这个已经有些大致轮廓的花纹太了解了。

    玖悦花,西陵皇室历代帝王太子专用之花,不过太子之用比帝王少一瓣,可惜却是一种忌讳。玖悦花,代表的是一种承诺:西凉长存,韶华不负。

    传说,这玖悦花,只有当年西凉开国帝王用过,这位帝王一生只有一位帝后。这位帝后当年随着开国帝王东征西讨,落下了一身的病根。在登上后位后不久,就驾鹤西去。这位开国皇帝只是一个人在关雎宫带了七天,下令让人准备后事,却从未参加过关于这位帝后的任何葬礼,包括当初送入皇陵,权当这件事不存在,只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处理西凉之事。只是到了西凉稳定下来,这位帝王下令传位给自己的侄子,然后在皇陵自尽了,手上拿着这块玖悦花花纹的玉佩。

    这玖悦花之所以叫做玖悦花,还是第二代帝王在开国帝王的手札之中留下的,因为这位开国帝王叫做西陵玖,这位开国帝后叫做容画。玖悦花,西陵玖心悦容画。

    传说当年这位开国帝王当年写下要纳妃后宫诏书,帝后容画离宫。西陵玖丢下朝政,去追帝后容画,后来单膝跪下向这位开国帝后容画求原谅,亲手雕刻一枚玉佩,命名玖悦花,代表:西凉长存,韶华不负。

    在外人看来的帝后情深,却是西凉皇室内部的禁忌之一。田七虽然不理解,但看到西凉史上开国帝王寿终于太和殿也明白了几分。更何况后代帝王不惜滥杀内侍史官,也要抹去这件事。这关于玖悦花之事,也只存在这位开国帝王的手册之中。

    田七依旧记得当初自家太子看了,耻笑道:玖悦花,西凉长存,韶华不负。这西凉后宫,本就是平衡朝中势力之处,何来韶华不负?何况,一个帝王的心,怎么可能仅系于一人,如何不负韶华?

    可,如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