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女配的重生 > 第70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第70章 苏烟篇情深缘浅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浑身上下异常的冷,全身上下酸痛异常却又十分的僵硬。整个身子都不舒服,尤其是右手臂,更像是脱臼似的,疼的厉害。眼皮很重,无论怎么的努力,似乎都睁不开。此刻,陌涵烟感觉似乎五感都被封闭,只是除了那冷冷的随风而动的凉意,清风吹过,凉透心底。

    “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你难道就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是什么吗?”

    陌涵烟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模糊的场景,看不清人,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是那个声音,却让陌涵烟觉得特别的熟悉。想要更近一点看清楚,只觉得脑袋像是被针扎过一般,细细密密的沿着脑仁,阵阵的扯着发痛。

    手紧紧的捂着脑袋,浑身上下颤抖的厉害。等到这种痛缓缓的散去,陌涵烟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冷汗,缓缓的睁开眼,看见的却是模糊的天色和消失在远方的宽广水域。

    这是,哪里?

    用手粗鲁的抹了把脸,刺骨的凉意让陌涵烟顿时觉得清醒了几分,只是整个脑袋还是沉沉的,头也是止不住的阵阵疼痛,虽然较之之前已经好了许多。

    似乎,掉下了悬崖。

    脑海之中闪过坠崖那瞬间的场景,猛的睁开了眼。

    苏夜在哪里?

    “苏夜?!”陌涵烟不顾身上的酸痛,连忙坐了起来。看向四周。只见自己坐在浅滩之上,秋日的月色带着几分皎洁,倒是能勉强看清四周的轮廓。原本上好的白色丝质衣服,如今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身上更是有着各种难以辨别的赃、物。

    “苏夜?”陌涵烟刚动了一下,就发现浑身有点僵硬,尤其是右手的胳膊疼的厉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年无论是在陌氏养于深闺,还是作为舒施语的前世,一直是娇养,到底没有吃太多的苦。此刻这种痛,这种夜色苍茫的野外倒是让人觉得更加不好受。

    “苏夜?”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周围的视野更加开阔了,陌涵烟借着月光,一边焦急的喊着苏夜的名字,一边转过头四处寻找苏夜。顺着河流走了许久,依旧没有发现对方,想到此刻的处境,陌涵烟之觉得心头特别委屈,尤其是想到了,只怕过了这么久,西凉帝都那边只怕早就乱成了一团。

    怎么办?怎么办?看了看四周苍茫一片,陌涵烟满心眼里都是焦急。

    找了半天,才发现苏夜在河流拐角的一处,青色的衣服同河床相连,这样的月色之下,远远看过去,倒是一块青色的巨石。

    嘴角不禁扬了扬,陌涵烟不禁喊了一句“苏夜”,一边跑向苏夜所在处,却在中途不小心跌在了地上。幸好此刻身处浅滩,“扑通”一声倒下后,到底有着几分缓冲,只是溅起了一地的水花,原本擦的干净的脸庞也沾染了不少污垢之物。陌涵烟动了动,发现右手胳膊疼的厉害,查探之下,才发现是骨头错位,脑袋之中不禁闪过了当初同苏夜一同掉下悬崖,右手抓住插在悬崖上的匕首,借之缓冲的情形,眉头不禁紧紧的皱着。

    “苏夜,你醒醒!”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苏夜的身边,却发现对方脸色在月色下都能看出几分惨白,浑身上下病的也异常的冷。

    陌涵烟连连喊了几声,却发现对方好不反应,推了推对方也不见反应,一个不好的念头不禁爬上了心头,陌涵烟的脸色顿时带着几分灰败。

    “不会的!不会的!”

    颤抖的伸出完好的左手,靠近苏夜的鼻尖,似乎有着淡淡的呼吸。又将走伸至苏夜的脖颈,再三确认了苏夜跳动的脉搏,回过神,陌涵烟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直屏住了呼吸,到了这一刻,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此刻苏夜昏迷不醒,陌涵烟又叫了几次,却发现依旧是徒劳,看着自己的右手,陌涵烟左手轻轻的抚着,终于找到了原本错位之处。转过头不敢看右手处,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左手迅速动了动着,只听见这寂静的月色之下骨头错位移动的声音。

    等到右手能动的时候,陌涵烟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咬着双齿松开的时候,都能感到阵阵的麻木的余波,泪水都快流出了眼眶。

    原本准备直接抱起苏夜,试过好几次,才发现行不通,只好跑到苏夜的头部方向。随手将散落的头发放在了背后,顺便打了一个结,陌涵烟吃力的弯下腰,双手从苏夜的插、到苏夜的腋下,拉着苏夜,拖向河岸。

    拖了几步,陌涵烟就停了下来,肚子也配合的”咕咕”直叫,想到自昨晚到现在一直担惊受怕,精神又高度紧张,没有吃过什么东西,陌涵烟不禁叹了叹气。

    “咳咳咳。”

    听到苏夜的咳嗽声,陌涵烟忙小心翼翼的放下苏夜,跑过去焦急地问道,“苏夜,你怎么了?”

    看着对方依旧没有反应,陌涵烟看了看苏夜,发现嘴角处的水滞,用手摸着,发现带着几分的暖意,难道.......

    陌涵烟记起了大学必修的关于人落水后的课程,一边回忆,一边将苏夜的身体放平,迅速将手放在苏夜的腹部,使劲的按着。来回几次,发现有水从苏夜的嘴角之中流出,陌涵烟的嘴角不自觉勾了勾,眼里散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色。来回好几次,直到最后发现对方似乎已经将腹部之中的水吐了出来,陌涵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苏夜,苏夜,醒醒。”陌涵烟走到苏夜身边蹲了下来,一边说话,一边拍了拍苏夜的脸颊,对方却依旧毫无反应,陌涵烟下意识的说道,“这,不会还是需要人工呼吸吧。”

    看见对方依旧没有反应,陌涵烟整个人都纠结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你真的要救他吗?可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你就不怕他到时候谢恩图报?此刻落到这种地步,同他可是有着不小的关系。无论回去受道什么惩罚,你自己就是一死谢罪也好,就不怕连累云氏,还有你背后的陌氏?要知道你可是这本《西凉皇贵妃秘史》里面的反派boss。有谁能够护着你?没有,你陌涵烟就是西陵绯色同贺琳琅感情的磨刀石!不管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难道还要做圣母!你就不怕......

    心头突然涌现了这种想法,吓得陌涵烟连忙打断自己的思绪,一连退后好几步,陌涵烟才停了下来。整个人内心都在挣扎,看着苏夜也是满眼的复杂。

    救,还是不救?

    陌涵烟看着苏夜,一脸痛苦的纠结,唇瓣都被咬的发白,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着。

    这好歹是一条人命,也算有过同生共死的情谊,何况.......

    你真的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吗,陌涵烟?

    你以为你是谁?你做错了什么,承担责任的可是别人!如今这般,你还不知错,还想连累谁?

    可是,这是一条人命啊!何况,还是他,苏夜......

    有能力,却看着别人死去,我做不到!

    几经挣扎,陌涵烟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向苏夜。

    如果将来,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会有携恩图报,我陌涵烟必将亲手了结这一切。

    苏夜,但愿,我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陌涵烟放在袖子里面的手紧紧的握着,看着“睡美人”样子的苏夜,缓缓地闭上眼睛又睁开,叹了叹气,步履坚定的走到了苏夜身边。缓缓蹲在苏夜身侧,陌涵烟一只手托起苏夜的下颌,一只手捏着苏夜的鼻孔,顺势让其张开嘴,深吸了一口气,陌涵烟对着苏夜,将口中的空气尽力吹入,然后迅速抬头,并同时松开双手,耳朵靠近苏夜的胸膛,听有这苏夜胸口处的风回声,嘴角不禁轻轻的上扬的一个微弱的弧度。陌涵烟又来反复几次,轻轻的靠近苏夜,直至发现对方鼻尖的呼吸似乎强了几分,才微微放心。

    一阵凉风吹来,陌涵烟不禁迅速的转过头,打了好几个喷嚏。苏夜此刻正缓缓的睁开眼,能感觉到唇上那不属于自己的微微的温热触感,看见眼前的浑身湿漉漉的女子,正准备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觉得嗓子疼得厉害。整个身子僵硬的厉害,完全不能动弹,胸口有着阵阵的痛,一口气刚提上来,眼前立刻一黑,失去了意识。

    好不容易将苏夜拖到了河岸边上,陌涵烟查探了一下对方的伤口,除了右肩伤的比较重,其他都还好。陌涵烟想要伸手摸着苏夜的脸,却在靠近的时候停了下了。叹了叹气,陌涵烟垂下眼脸。

    “苏夜,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他日山长水绿,愿我们再也不见。”

    “保重!”

    深深看了苏夜一眼,手想要摸着苏夜的脸,试了好几次,还是放下了。温柔的清理着苏夜身上留下的脏东西,替苏夜将脸擦干净,撕碎了里衣,陌涵烟又将原本裂开的伤口包扎好......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童话中睡着的苏夜,陌涵烟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满眼的纠结之色最后归于平静,咬了咬牙还是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总觉得心里有什么放不下,看着这丛林茂密,夜色之下半天也看不见一处烟火,想到苏夜此刻的状况,陌涵烟走出一段距离后,再也迈不开脚步了。

    罢了,就当送佛送到西吧。

    苏夜啊苏夜,我还是放不下你一个人啊!

    这样想着,回来的脚步都轻快了好几分。陌涵烟一路跑了回来,看着还在远处一动不动的苏夜,刚准备喊出来,脑袋却突然疼了起来。

    “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我不要,我不要!”

    “罪不及妻儿啊!”

    “此药必须连续服食三年,伴之日常饮食,方能将对身体的伤害降到最低。”

    “不悔!”

    “这就是陌涵烟,陌氏也不过如此!”

    “我求求你,不要。”

    不同的场景从脑袋之中闪现,却似隔着一层半透的纱布,看不清那些人的面孔,整个场如同切换迅速,上一刻还是灯火明亮的闺房,下一刻却是血流成河的陌生之处。想要看清里面的人物面庞,却发现越想要看清楚,画面也越来越扭曲的厉害,各种场景似乎交错在一起,头痛的越厉害。

    陌涵烟踉跄的走着,跌跌撞撞走了几步,就摔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浑身颤抖。原本水润的眸子变得通红,整个脸都扭曲的厉害,陌涵烟不禁疼的在地上打滚,脑袋之中各种场景交错,画面不断扭曲,最后是一片鲜红的血色,还有那各种凄惨的喊叫之声。

    “啊!”陌涵烟抱着脑袋,不禁大叫了起来。

    每分每秒都度日如年,陌涵烟此刻额头上全部是汗水,身上原本被湿漉漉的衣服又被浸了一层冷汗,耳边似乎听到了千万人一同诉说,看到的似乎是一片又一片的血色。陌涵烟只觉得此刻生不如死,脑袋之中的这些让人战栗的画面让人觉得十分熟悉却陌生的原本根本不记得一丁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陌涵烟发现自己不去深究那些场景之后,疼痛似乎好了许多。慢慢的呼吸着,直到最后一切如同潮水慢慢的散去,连一丝踪影都没有留下。

    躺在沙滩之上喘着粗气,浑身无力,陌涵烟看着那依旧的月色,发现自己脸上是满满的湿意,心头异常沉重。陌涵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满心的思绪。

    为什么自己会哭?

    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场景?

    为什么心会痛的这么厉害?

    为什么?

    这是原来陌涵烟的记忆?还是,属于我舒施语的记忆?

    如果是陌涵烟的,那么,舒施语算什么?就算是传说之中的妖、邪附、身,连记忆都可以继承吗?就算记忆可以继承,难道感情也可以吗?如果可以,那么,陌涵烟还在这具身体里面?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之说?

    如果不可以,那么成为陌涵烟之后,忘记的,究竟是什么?这些年的记忆都能够回忆起来,怎么会?

    那些人,究竟是谁?

    鼻尖突然问道一股浓重的腥味,陌涵烟下意识的绷紧身子,猛的睁开眼。转过头看到了月光下明晃晃的獠牙,还有,月色之下那绿色的眼睛。不着痕迹却又迅速的将右手伸到腰间,却发现原本放着匕首的地方空无一物......

    倒吸一口凉气,陌涵烟快速抓了手中的沙石,暗自观察,一边迅速将其洒向狼的眼睛,一边一个鲤鱼打滚从沙滩上跳了起来。

    这是一只通体棕色的豺狼,四肢较短,却十分的雄壮,多了几分异常的嗜血的味道。耳短,尾长。额部隆起,长鼻配着闪亮的獠牙,还有那残留着的血迹。

    豺狼被陌涵烟攻击以后,发出“呜呜”的低鸣,微微俯下身子。月光下绿色的眼睛直盯着陌涵烟,陌涵烟只觉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身上的汗毛直立,下意识的退了好几步。双手不知觉的握紧拳头,浑身肌肉绷紧,就连呼吸都放慢了。

    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野生豺狼。还是,这样体格如此健壮的一只!

    只是,这个豺狼,似乎,不是以前在「动物世界」里面看到的那种,似乎,更雄壮,更嗜血......

    陌涵烟整个掌心都是汗,死死的盯着这头豺狼,只是,这个场景却让陌涵烟莫名的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生物,似乎更大,更可怕。脑中似乎又出现了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情景,周围还有呼喊之声,然后是断肢残臂,陌涵烟只觉得心头很沉,眉宇间那熟悉的戾气又开始占据灵台。

    头上那熟悉的疼痛又开始袭来,陌涵烟却不敢有着丝毫的松懈,只能暗自要紧牙关,手上的拳头握的愈发的紧,指骨隐隐发白。

    秋日月色之下,一人一兽就这样在夜色之中对立着。

    陌涵烟只觉得头又开始疼了,脑袋上隐隐有了汗珠,眼前这个豺狼似乎同刚才想起来的那个东西相重合。一时间,陌涵烟都不记得自己是在那记忆之中还是在这秋日的夜里。

    此刻躺在河岸上的苏夜,手指轻轻的动了动,秋风吹在脸庞上有着几分不舒服。墨玉的的眸子缓缓睁开,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苏夜只觉得心头似乎有什么如同攀爬在壁上的爬山虎般疯狂的生长。好看的眸子里全是清浅又暖暖的笑意,嘴角上时不知觉上翘的弧度。

    小骗子......

    苏夜在心底默默的念着,只觉得心情如同春日里缓缓绽开的花朵,这清冷的月光下,盛开的肆意。然而,这种心情,却在下一刻凝结成了那收不回去的凝固在嘴角的笑。

    夜风吹过,这头狼后面响起了微弱的声响,抬眼望去,月光之下,渐渐露出了一双双绿色的眼睛。陌涵烟下意识的咽了口水,只见这些丛林之中的绿色眼睛缓缓的向前移动,随后都站在同陌涵烟对峙的这只狼的不远处。

    这时,狼群之中,有一头身材魁梧的狼缓缓的站了出来,原本和陌涵烟对视的那头豺狼在发出呜鸣声之后,缓缓的收回脚,慢慢的退回去那头体型硕大的狼王旁边,在对方身边来回走了几遍后,长嚎一声,又缓缓的回到了原来同陌涵烟对视的位置。

    这是一头打先锋的狼!

    还真是恶毒女配的设定,掉崖不死,原来是有个坑在这里等着。陌涵烟嘴角挂起了讽刺的笑。

    我陌涵烟的命,岂是你们随便想要就能拿走的!

    看着这头跃跃欲试的头狼,陌涵烟此刻突然觉得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原本的担心与害怕倒是在这一刻化成了浓浓的战意。

    苏夜。

    陌涵烟在心底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心里此刻却有点痛。

    你可一定要坚持住,早日醒来!你这样一个谪仙一样的帝都贵公子,可不要只能沦落到被这些畜生宰割了的地步,来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陌涵烟的脑袋里有过一瞬间逃跑的念头,她知道,自己此刻虽然没有防身的匕首,但是要是独自脱身,也不是很困难。

    倒是当年虞城叶城之事后,身上就习惯带着各种见血封喉的毒,药在身上,若是不管苏夜,独自逃脱,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这样的念头刚起,就被陌涵烟给掐了。

    她过不了自己良心那一关,更可况,一旦自己离开,只怕苏夜就这样葬身野兽腹中了。一想到这些,陌涵烟就觉得心口疼的厉害。

    苏夜,若是真的要死一个人,就让我去吧。从头开始,似乎陌涵烟一直带来的,就只有灾难。身边的人,当年叶城接应自己的人,青衣,云氏,还有,如今的你。

    如果陌涵烟命中注定是一个恶毒女配的命数,如果陌涵烟的存在是一种诅,咒,注定让身边的人不安,痛苦,受伤,那么,就让自己今天都来了结这一切吧!

    苏夜开始以为对方不过自己有心思,想要自己去静静,毕竟这一天之中,经历了太多了。如今情形,苏夜一下子就明白了,却没有想到是那个满口没有几句真话的小骗子是为了自己。

    眼前这个女子虽然满口谎言,可是却不傻,或许说是非常狡,诈。当日在客栈被自己算,计动手杀人之后,虽然有一瞬间的呆愣,下一刻却下手狠辣,还有在悬崖之上发生的事情,杀伐果断,从不拖泥带水。

    苏夜只觉得胸口似乎有什么要喷薄而出,酸酸痛痛,甜丝丝却揪人心脾,明白又似乎不明白。那双好看的墨玉色的眸子里有着挥之不去的疑惑。

    此刻的月色之下,苏夜还能看到那一双凶狠的绿色的眸子,看着眼前女子那个坚毅的背影,嘴角竟然不自觉的勾了一个弧度,心突然怦怦的跳的厉害,脸上似乎有着几分超乎寻常的热度。待转眼看到那一双双不下百只的绿色的眼睛,苏夜只觉得原本徜徉在阳光下的心,被人紧紧的捏在手上,疼的厉害,就连呼喊都忘记了。

    瞬间,苏夜就回神了,想要起身,却发现药效竟然还没有退去,身子僵硬异常,完全不能动弹,就连想要提醒一句对方小心,张了张嘴,却都什么说不出口。

    小骗子,快逃啊!

    逃啊!

    下一刻,却看到那个身影同那头体格健壮的豺狼同时冲向对方。这双一直以来都淡漠的眸子,刚才满是迷惑与不解的眸子,此刻却是满是慌乱与焦急。这张谪仙的脸上满是焦急与痛心,几经挣扎,勉强能移动几分的手指,在动了几下以后,却再也不能移动了。下意识的运功,却发现稍微运功,气血瞬间上涌,嘴巴里有着淡淡的血腥味,而且,此刻右肩处疼的厉害,着一些让苏夜整个人满心的绝望。

    不要,小骗子,快走!快走啊!

    一边分神担心眼前之人,满心焦急,苏夜又一边在心里默默念着曾经学过的各类武功心法,试着运功。一瞬间,各种真气乱流,身上经络各处如同针扎般,一口鲜血猛的吐了出来。原本在旁边观战的狼群,正绕过那边凶狠搏斗的一人一兽,缓缓的走向苏夜。

    顾不得身上的痛,苏夜那双好看的眸子焦急的盯着眼前那个的女子,一边强行催动自己运功。每次看到豺狼的进攻或者又增加着的一道伤口,苏夜都觉得心疼得厉害,身子绷紧,眼睛涩的厉害,似乎连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只是恨自己不能代替对方承受那一切。

    身上是尖锐的爪子抓破身体的痛,记忆与现实交错,陌涵烟眉宇之间的戾气更加重了,手下的动作更加凌厉了。几经搏杀,此刻,豺狼满是腥味的獠牙已经快要咬着自己的脖颈,陌涵烟眯着眼,迅速腾出一只满是鲜血淋漓抓痕的手,紧紧的扣住豺狼的脖颈,将豺狼的头推离自己的身子,另一只手使劲的攻击在在身上不断制造伤口的爪子。

    “噗”的又吐出一口血,苏夜再一次强制的压下心头的翻涌气血,好不容易让身体不再如此僵硬,努力想要做些什么,刚刚挪动一下,就从河堤上摔了下去,原本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气血此刻一齐喷涌了出来。月色之下的沙滩之上,留下的一抹浓色的猩红,更不用说那些残留在苏夜那张好看脸上的血痕了。

    此刻,苏夜这张谪仙的脸庞上沾染上着血色,嘴角是不断留下的猩红的血,月光之下,竟然有着难以描绘的妖艳。右肩传来阵阵的刺骨疼痛,苏夜原本天青色的衣服上渐渐显示出大片的血滞,将这衣服再一次涂上了深色。

    眼睛通红,苏夜紧紧的盯着徒手搏狼的舒施语,眼睛也不眨一下。

    这样温润如玉一个人,此刻,在这样的月色之下,如同从深层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周身都是浓重的杀意。就连原本从外围渐渐走近,准备围杀苏夜的狼群都下意识的不敢动弹,全部齐齐扬起身上的毛发戒备着,发出呜鸣之声,一边齐齐的望着狼王。只见狼王那双嗜血的眸子紧紧盯着苏夜,却没有任何指令,只是苏夜没挪动一步,跟上一步......

    道家戒杀,苏夜这些年在浮山修的就是道家武功。修身养气,苏夜一直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如今周身却是弥漫着这般肆虐的杀气,这种情况倒是第一次出现在苏夜身上。此刻虽然落魄到这田地,就连狼王都不敢上前,只是亦步亦趋的带着众多下属跟随着。

    空气之中是满满的血腥味,看着陌涵烟同豺狼滚作了一团,还能听到了人的喘,息声还有豺狼的呜鸣之声,闻到空气之中是渐渐浓重的血腥味。

    苏夜只觉得眼睛涩的厉害,这样的寂静夜晚,那些声音显得更加的刺耳。

    每一声如同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插在苏夜的心头。可苏夜五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陌涵烟原本上好的锦缎被渐渐被染红,原本墨玉色的眸子变得通红,那水色悄然的从眼里滑落,顺着好看的脸庞,消失在了沙粒之中。

    走啊!小骗子!

    为什么不走!

    快走啊!

    小骗子,走啊!

    谁叫你不跑的!谁你逞强的!

    你不是十句有九句是假话的小骗子吗!为什么不走!

    舒施语!

    走啊!

    小骗子,走啊!

    小骗子!

    苏夜在心里呐喊着,张嘴最什么都发不出声,只好一边强行压下心头翻涌的气血,迅速的在心下快速运转各种口诀,一边盯着那一人一狼的搏杀,上好的唇瓣都被要出了血。

    一切似乎都无能为力,这个芝兰玉树,有着天人之姿的苏夜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挪动这身子,朝着陌涵烟在的方向爬过去。嘴角这次却是流出带着几分乌黑色的血液,右肩处的血滞迅速扩大,只是在背后留下一条条的不规则的带着血痕的沙粒。周遭是浓重的血腥味,这些味道,倒是让原本退却的狼群的眸子里被点燃了兴奋与嗜血。

    小骗子,你一定不能有事!

    一定不能!

    我一定要带你离开!

    一定要带你离开!

    一定!

    小骗子!

    看着那个叫做舒施语的女子将豺狼狠狠的压在沙滩之下,女子上身却没有一处好的,上身雪白的衣裳早就撕开,能看到里面的血肉模糊的血肉,还有那原本姣好的脸庞,一侧在月光之下能看到豺狼留下的深深的爪痕。苏夜越运功气血越僵硬,身子沉的厉害,眼前昏花一片,苏夜只能凭着一己执念,慢慢的挪向陌涵烟所在的方向。

    “小......”能勉强的发出一个音节,却再也无能为力,眼看力气渐渐流逝,苏夜突然记起来了当日云游在外学习的一则秘术,这种秘术可以迅速的在短时间之内提升人的功力,却也有着不可预料的后果。

    心随神动,苏夜不管体内经络的刺痛,再次强行运行口诀。月光之下,苏夜的嘴角的血迹不断,直到后来吐出一口。见苏夜不动弹,狼群之中有着狼跃跃欲试,前脚爬着身下的沙滩,毛发直竖,嗓子了面发出了呜鸣之声。

    狼群之中出来两头异常雄壮的毛色棕色的狼,对视一眼后,一左一右冲向苏夜的方向,苏夜依旧闭着眼睛。快要碰到苏夜时,却被双双掐住了脖子,浑身不断地动弹。

    原本执笔弹琴的修长手指,在月色之下,如同抚摸着上好的动物皮毛。轻轻一动,空气之中传来响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两条豺狼连发出哀鸣之声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被苏夜掐断了脖子。

    那双好看的墨玉色的眸子睁开后,里面是森森的杀意,转眼却是看向陌涵烟所在的方向,却刚好看到陌涵烟抬起头,两人眼光相碰。

    苏夜原本带着锐利和杀气渐渐褪去,只剩下清浅的笑意,那双墨色的眸子里满是陌涵烟一个人,似乎此刻眼中人就是苏夜的天地。那方世界虽不小,却只能容得下陌涵烟一人。

    看着苏夜,陌涵烟眉宇间原本的浓郁的戾气和眼角都藏不住的凶狠的杀意缓缓的褪去,逐渐变得清明。看着苏夜,水润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诧异,随后是满满的喜悦,嘴角轻轻的勾着。

    此刻,陌涵烟整个人浑身是血,一头青丝凌乱,身上也没有几处完好,这样狼狈的处境与脸上那倒狰狞的流着鲜血的抓痕,依旧不能阻挡住陌涵烟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濯和贵气,更多的却是一种坚毅与给人安全的可靠感。这些东西,似乎是刻入骨子里面的。即便此刻狼狈不堪,每一个眼神举动,却都如画,让人觉得有着一种别样的高雅与满心的信赖。

    两人的目光就这秋日的的月色之下相遇,即便周围是这样的让人不寒而栗的狼群的嚎叫声,依旧不能遮盖住这溢出来的缱绻。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破壳而出,迅速的长成参天大树。

    看到陌涵烟脸上与身上的伤口,苏夜动了动嘴,努力了好几次,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有的,只是满满的疼惜和愧疚。

    ”小骗子。”这一声满是缱绻与疼惜,还有伴随而来的脸上那淡淡的湿意,苏夜就这样看着陌涵烟,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口。意识到自己流泪以后,苏夜对着陌涵烟笑着,放在袖口的手却突然握紧了。

    ”这种秘术极为少见,虽说有着很强的作用,其中亦不缺乏隐患。传说修炼这种秘术需要天赋异禀,痴情之人是最佳选项,可要修炼,却偏偏要断情绝爱。这倒也应证了那句但凡这种秘术,都是歹,毒之物。其他各种隐患不说,对于此种秘术,为师曾听说过一条:动情之苦。苏夜,千万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以使用!”

    当年在浮山,师傅的话言犹在耳,此刻,苏夜突然感受到了内心的这种穿心之痛,相较之下,刚才的经络刺痛之痛与之不能相较万分之一,苏夜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依旧对着陌涵烟轻笑着,满是宠溺与温柔,只是放在袖口的手,紧紧的握着,指尖发白。

    原来,这就是动情:天涯海角,生死相随!

    小骗子,原来,苏夜很早就对你动情了!

    小骗子!

    心刺痛的厉害,却瞬间觉得轻松许多,只余这单纯的刺心之痛。

    ”小骗子.......”

    苏夜急忙说了,当看见对方似乎身形不稳,急忙跑了过来,就连轻功都忘记了使用,跑了过来。原本在前方的狼群趁机争相扑了上去,却没有一只有幸碰到过苏夜的身子。

    月色之下,只能看到那双好看又修长的手指如同幻影般流动,随之而来的是骨头错位的声音以及随之倒地的豺狼的身影。

    ”小骗子,你怎么了?”苏夜紧紧抱住陌涵烟,焦急的问到,”你怎么了?”

    ”苏夜......”陌涵烟看见对方焦急的墨玉色眸子,原本身上的痛似乎退居二线,心头划过一股暖流,陌涵烟的嘴脸不禁上扬了一个大大的弧度。

    苏夜看见对方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周围的狼群突然嚎叫了起来,淹没了原本陌涵烟准备说的话。

    ”小骗子,不急,慢慢说。”苏夜将陌涵烟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陌涵烟的头,说到,”我等你,我等你。”

    ”你等我一会,你一定要撑着,好不好?”

    ”好。”

    苏夜单手揽着陌涵烟,另一只手迅速攻击着蜂拥而上的狼群。看着苏夜的侧脸,鼻尖是淡淡的清新的味道,如同苏夜的嗓音那样干净阳光,听着周围骨头断裂与狼群的嚎叫之声。陌涵烟却是笑了笑,将头轻轻的靠在苏夜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苏夜的窄窄的腰身。

    苏夜。

    没有想到,我会遇到你,苏夜。穿越西凉三年,终于有一个人,为了我而战!不为身份地位,容貌才情,独为情字!是不是死而无憾?

    苏夜!

    苏夜!

    苏夜!

    陌涵烟在心底叫喊着苏夜的名字,只觉得此刻是这么多年来难得轻松肆意的时候,不求永远,只希望能更久一点。下一秒,原本水润的眸子,却满是忧愁,留下了晶莹的眼泪。

    苏夜,如果陌涵烟开始,遇见的是你,多好?

    苏夜,如果没有那倒赐婚圣旨,没有西凉太子妃的身份,多好?

    苏夜,如果陌涵烟不是陌氏嫡女,孑然一身,多好?

    苏夜,如果......

    水润的眸子里满是泪水,一直不停地流着,似乎要将这一生的眼泪都流言。

    苏夜,如果没有凡尘,没有身份,只有此刻的你和我,多好?可惜.....

    陌涵烟想着,泪水淋湿了苏夜的胸口,头又开始痛了起来,那些错乱血腥的画面又再一次的交错,陌涵烟下意识的紧紧扣着苏夜窄窄的腰身。

    ”小姐,保重!”

    ”这就是西凉大将军陌玉痕的嫡出之女,陌涵烟,大家看看。”

    ”怎么样?满意吗?陌大小姐。哈哈哈。”

    ”如今这样,你还要记着吗?”

    ”小姐,得罪了。”

    ”脱啊!说不定,本王心情好能饶了他们,让他们死的痛快一点。”

    ”这些不是你该过问的,你不该记着。”

    ”我记得那个图案,陌涵烟,相信我,真的没错。”

    ”在下死不足惜,但求陌大小姐能活着。”

    ”如果可以,给我们一个公道吧。”

    ”为什么!”

    ”我是为了你好,涵烟!”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头疼的厉害,原本似被一根细长的金丝线绕着,拉扯的疼,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如今却似河堤被洪水冲垮,决了口,一瞬间各种记忆如同洪水般涌入。

    ”不要,不要......”听到怀中女子发出的痛苦的声音,能感到胸口的湿意,还有那微微颤抖的身子,日益收紧的手臂。

    ”小骗子?”苏夜停了下来,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子,满眼焦急的看着对方的异常苍白的脸色,”你怎么了?”

    苏夜就这样抱着陌涵烟停了下来,后面的狼王见状,迅速向后退去,双腿微微弯曲后蹲。

    ”小骗子,你怎么了?”苏夜只觉得心口痛的厉害,比之尝到那动情之苦还要痛上千百分,这种痛,似乎是从灵魂深处蔓延开来,”告诉我,你怎么了?怎么了?”

    颤抖的修长手指摸着陌涵烟的脸,轻轻的擦拭着陌涵烟脸上的血污,眼睛里面的水色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了陌涵烟的脸颊之上。

    月色之下,苏夜看着陌涵烟,似乎眼里只余下眼前之人,眼泪一滴接着一滴落下,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清理怀中女子脸上的脏东西。狼王后蹲借力跃起,却没有遇到至少那样的阻碍,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了苏夜右肩上的一块肉,苏夜却是毫不所察觉。

    旁边有豺狼跃起,咬到了陌涵烟白色的衣角,却被苏夜直接一掌毙命。

    月色之下,这个原本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公子,周身是浓浓的的悲伤与杀气。原本沙滩上的沙粒渐渐飞到空中,狼群呜鸣几声,纷纷后退。苏夜微微转头,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残酷,眼底似千百年化不开的寒冰,看着狼王,狼王竟然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就连原本嘴巴里咬下来的苏夜那块肉都落到了地上。

    狼王眼里最后看到的是飞向它的沙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停止了呼吸。棕色的眸子里倒映的是眼前狼群纷纷倒地的影子,还有那个天青色衣服的倾城男子,温柔的抚摸着怀中女子的样子。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从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到厨艺伺候人这种活都精通,苏夜用了七天时间。

    距离上次月夜遇狼,时至今日苏夜在厨房里忙活,已经过了半个月。半个月,陌涵烟一直昏迷不醒,这小小的村落里面,也没有哪个大夫知道原因。苏夜自己查探过好几遍,也不能找出原由,只能这样一遍又一遍的用真气替她梳理经络,借着自己身上仅有的灵药,又一边采药上药,给她擦拭身子,洗澡喂食。

    ”小骗子,已经七天了。”苏夜握着陌涵烟的手,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的女子,周身有着淡淡的忧伤,”你还不醒吗?”

    ”你还没有告诉过我的名字呢。”苏夜悲凉的眸色里面满是缱绻,”你早就收下了我娘给我的玉佩,不知道名字,怎么去提亲?”

    ”还是你家高门大户,苏夜家势不足,你担心家里人拒绝,所以不愿意醒来?”

    ”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虽然不喜欢官场,如果真的是这样,苏夜入世做官,也可以的。”

    ”是不是怕家人嫌弃苏夜的出身?”

    ”苏氏一族在西凉帝都虽然不能同那源远流长的九大世家相比,苏夜也不想做苏氏一族的族长,如果你想要,苏夜就去争,好不好?”

    ”你是不是觉得苏夜配不上你,所以不愿意醒?”

    ”我有很多优点的,比如,世人都说西凉帝都四公子之一的苏夜有着一张谪仙一样的脸庞,天人之姿。君子六艺上有所造诣,琴棋书画也还不错。”

    ”若是你嫌弃苏夜在浮山独住十六年,房中亦无一人,不似西凉帝都的世家贵公子那般,很早就有着通房之人,早早的知晓人事,那我就去找,好不好?”

    ”只要你能醒过来,想要什么,苏夜都尽力去取,去挣,好不好?”

    ”若是你不满意苏夜,苏夜身上有什么你不满意的,苏夜改,好不好?”

    ”小骗子,你醒醒,好不好?”

    ”都睡了半个月了,不要闹了好不好?”

    ”若是你不愿意见到苏夜,不喜欢苏夜,苏夜以后就不出现在你面前,你醒醒,好不好?”

    ”小骗子,求你了......”

    苏夜就这样,打理好陌涵烟以后,如同往常一般,一遍又一遍的对着陌涵烟说话。轻轻的握着陌涵烟的手,贴着自己的脸,苏夜只觉得眼睛再一次涩的厉害。

    ”是不是苏夜太吵了?那我不说话,给你吹笛子好不好?我会很多曲子的,你喜欢哪种呢?”

    ”你看,你又调皮了,不说喜欢哪种。既然你不说,我就把曲子全部吹一遍,好不好?你喜欢哪种,到时候对我说,好不好?”

    简陋的茅屋里面依旧传出好听的笛声,原本在田间劳作的男男女女都停了下来,三三两两的坐在田埂上,聊起了家常。

    ”哎,”为首的一个年龄较老的叹了叹气,开口道,”只怕是这苏家公子又在为她媳妇吹笛子了。”

    ”是啊,这孩子,不说长得像画里跳出来的神仙一样,还通身的贵气,那走路做事,看着都让人赏心悦目,”另一个人说到,”哎,这老天嫉妒人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他家媳妇就昏迷不醒呢?”

    ”话说,老李,当初你带着他们过来,可知道他的名字?”其中一个人说到,”这苏公子,长得可是好看,不说一进村,村里的姑娘都被迷倒了,就连我这把年岁,看的都心口砰砰跳啊!”

    ”啊呸,就你那德行,也不瞅瞅自己,只怕给人家倒夜香都不配,还心口砰砰直跳呢。”旁边的人说到,”也不瞅瞅你什么德行,哼。可别污了人家苏公子的眼。”

    ”老王家的,你说什么呢?!”原本说话的人气的站起身,”别说老娘我肖想人家那个神仙一样的人物,老娘我就说说。哪次人家苏公子出来,不说村里的哥儿姐儿,就连你们这些老大粗的,哪个不是把眼睛黏在人家身上!还说老娘德行,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行!”

    ”你说什么呢,钱大家的......”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吵了。”年龄最大的人立马站了出来,众人也纷纷劝架,两人终于停歇,却各自对着对方哼一声,瞪眼,动作不小的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们也别争争吵吵,都一大把年纪,也不嫌害臊。人家苏公子,神仙一般的人物,哪是我们这些粗人能料想的?”年纪最大的训斥道,”这么一大把年纪,不要在这些小辈们面前乱丢人了。”

    两人听了老人的话,都低着头,不说话。

    ”话说,这苏家娘子,到底怎么了?”其中一位说到,”这都半个月了,人我们都还没有瞧见啊。”

    ”去去去,人家苏公子这般神仙人物,这苏家娘子只怕也是差不多,哪能让你瞧见。”

    ”是啊是啊,人家苏公子把娘子宝贝的,就差没有系在裤腰带上,哪能让你瞧见?”

    ”是啊,这都大半个月,一切都不假手他人,就自己亲力亲为。不说别的,自己身上衣服是旧的,这苏家娘子的衣服可是有好几套。”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旁边一位说到,”上次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儿非要吵着去给苏公子送药,可是瞅见了一眼。”

    ”真的假的?快说说!”

    众人立刻看着说话的这个人,原本说话的人咳了几声,说到,”那个.....”

    ”哪个?”众人一致问到。

    ”就是那个.......”

    ”就是哪个啊,你倒是快说啊!”

    ”吞吞吐吐,还卖关子起来了。”

    ”俺闺女说,那个苏家娘子半边脸上都被纱布包着,毁容了。”

    这个消息一出,众人纷纷不信,一时间又是众说纷纭。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西凉帝都,陌氏。

    如今还是十月中旬,陌涵箬的房间里就铺上了厚厚的毯子,烧死了地龙,整个房间都十分温暖。

    陌涵箬懒懒的靠在一旁,才金秋十月,身上就披上了薄薄的毯子,手里拿着取暖用的香炉。一身黑色的华服上,墨色的青丝懒懒的披着,只是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病态之色,不似那种蜡黄没有生机,却只有那种不同寻常的白。一张清俊的脸庞显得更加的惑人。

    屋子里燃着价值千金的香,陌涵箬整个人清冷的厉害,这种清冷,是散发自骨子刺骨的凉,就连屋里的燃烧着的火龙热度都不能请减几分。

    听完陌氏暗卫的汇报,陌涵箬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的放下了杯子。

    ”还是没有找到?”陌涵箬看着跪着一地之人,手指摩挲着手中的棋子,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白玉棋子,那棋子竟然比这手要逊色几分。

    陌涵箬此人,芝兰玉树,相交于谪仙苏夜那种淡漠与清俊,与不知情爱的淡然,这个人实则更有种不是人家烟火的感觉。一副病弱的身子,无论遇到多大的事情都是淡漠异常,一种红尘看客的姿态。此人,姿容倾色,十天有九天都是病殃殃的,却杀伐狠辣,做事一步算九步。

    ”属下无能,请主上责罚。”为首之人跪在地上说到。

    ”责罚?”陌涵箬嘴角轻勾,不急不慢的说到,”怎么责罚?”

    ”如今快七天了,竟然连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这就是陌氏暗卫的实力?”陌涵箬说完这一句,不看眼前这一地的黑衣人,依旧下着未完成的棋局。

    ”属下知错。”为首之人说了一句话,然后同剩下的黑衣人一起,纷纷拔刀自刎了。

    上好的毯子上是浓浓的血腥味,原本洁白的毯子被染成了血红色,陌涵箬瞥了一眼,眉头皱了皱。

    屋里突然出现一群同样打扮的黑衣人,一盏茶的功夫,顷刻间尸体就被清理干净,就连毯子都被重新换了新的。整个过程迅速又高效,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如果不是空气中还有残留的淡淡血腥味,都会让人错以为是一场错觉。

    外面有人敲门进来,对着陌涵箬行了一礼后,在耳边悄悄说着什么后,立在一旁静候着。

    陌涵箬依旧同自己下着棋,棋盘之上黑子白子交错,厮杀的正激烈。摩挲着触手升温的墨玉棋子,眼睛里是深沉的化不开的墨色,陌涵箬的嘴脸勾了勾,”确定吗?”

    ”属下再三确认过,没有错。”

    ”太子殿下还在金广城?”

    ”是。”

    ”贺连城也在?”

    ”是。”

    ”都半个月了,太子殿下还在金广城,贺连城应该察觉到了什么。”陌涵箬说完,轻轻的将墨玉棋子放回去,修长又带着几分病态白的手指拿起了旁边的茶,修长的睫毛遮盖住了眼底的神色,淡淡的说到,”这件事,自是不该我们出手。陌氏一项爱惜羽毛,更是没有必要替他人做嫁衣。不过,既然都搅进来了,就都先别急着走好了!”

    ”让莫离整理出一份关于苏氏苏夜的资料。”

    ”诺。”

    ”敢动陌氏的人,看来陌氏这些年,还真是太温和了,以至于有人竟然敢对涵烟出手!”

    温和的语气,里面却是让人心颤的杀意和深藏在话语之间的怒气。轻轻的摩挲着茶杯的盖子,陌涵箬垂下睫毛,轻轻说到,”将西晋探子在金广城的消息透漏给太子殿下那边。至于贺连城,就让离郁去一趟,江南南边的事,这么久,也该有个了解了。”

    ”诺。”

    陌涵箬轻轻揭开茶杯,整个屋子里都能闻到君山银针的香味,淡淡的带着几分温暖的水汽自淡绿色的青花瓷器茶盏中溢出,让人看不清陌涵箬的表情。

    久久之后,屋里传来陌涵箬的声音。

    ”让锦瑟,弦月做好准备,金广城那边我亲自去一趟。”

    ”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