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36章 恶心

第36章 恶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在浓烟中晕头转向,一边喊“难受”一边撞上了柱子,有只手一拉她衣领,将一块帕子捂在她脸上,连推带拉带她走了。

    薛嘉萝看不见,脚步踉跄,耳边尽是大呼小叫救火声,她被那人按着肩膀蹲下,一群人的脚步声离去后,一件衣服将她从头遮到脚,往肩膀上一扛。

    脸上的帕子掉了,她面前是颠倒的景物,地在上天在下,远处有黑烟,墙壁树木摇晃着,把她扛在肩上的人在飞速奔跑。

    巷子尽头有辆马车,那人将她随手往车内一丢,嘶声力竭地喊:“快走!”

    她的后脑勺重重磕在马车板上,疼的呜呜哭,等马车跑起来,她被颠的来回撞头,“疼……好疼……”

    驾着马车的男人狠狠甩鞭,充耳不闻。

    薛嘉萝刚被掳走,凉风院里就有人发现躺在地上的红罗,侍女们惊愕之下七手八脚地把她抬上床,拼命掐她人中。

    红罗缓缓吐出一口气,眼神涣散,嘴里在说:“夫人……夫人……”

    一个侍女突然道:“侧妃呢?”

    凉风院里炸开了锅。

    匆匆而来的高管事一听薛侧妃不见了,连忙扶着门才没坐在地上,他试了好几次才找准说话的语调:“快……快派人在府中各处搜寻……府外也要……张管事……快去找张管事!快!!”

    张管事一听有人蓄意在凉风院纵火还打伤了红罗,就知道这事应该是策划已久,薛侧妃多半已经不在王府里了。

    他在京中眼线众多,当机立断派人沿着熙王府周边的各个道路询问搜查,在这段时间里有没有马车或者形色异常的行人出现过。

    一番询问调查下来,有两辆马车在那个时间出现在王府周围,并且一直不能确定是哪一家的马车。

    他来不及思考许多,跨上马道:“王爷那边有消息了吗?”

    他身边小厮道:“已经派人去了,只是听侍卫说今日宫内密谈,不许下人随意出入,可能王爷不会立即得到消息。”

    “你去跟着东边,有消息立即告诉我。”张管事面沉如水,“我去西边……”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留在府里的小厮连滚带爬,面色惊慌:“不好了……”

    张管事深呼吸一口闭了闭眼,语气恶狠狠的:“什么事!”

    “府里侍卫,把王妃关起来了!”

    张管事一时间没听懂:“什么?”他随后意识到什么,咬牙切齿:“该死的!”

    他在路口犹豫不定,最后一拉马缰,朝着王府方向:“快去宫里通知王爷!西边马车你们替我去寻,一定要快!”

    殿内窗子关得严实,浓重的药味伴随着病人身上的腐朽气息让人难以呼吸。

    周君泽觉得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周君玟了,上次入宫他虽面带病容,但说话利索还能好好坐着,今日一见,他连床也起不来了。

    周景黎表情凝重,轻手轻脚为他父皇喂药,一遍遍擦拭着周君玟嘴角渗出的药汁,眼见一碗药快要喝完,周君玟忽然咳嗽起来,嘴里的药喷出来溅在周景黎衣服上。

    周景黎连忙放下药碗,轻拍周君玟的胸口:“来人!”

    比宫女太医更快进来的是胡皇后,她脚步匆匆坐在床头,把皇帝头抬高,让他慢慢喘顺气。

    周君玟喘了许久,拍了拍胡皇后的手背,“没事了,下去吧。”

    胡皇后一句话也不多说,轻手轻脚将靠枕被子整理好,朝周君泽略微点头后出去了。

    周君玟又对周景黎说:“你也退……退下……”

    周景黎似有犹豫:“可是……”

    “该如何做,朕已经教过了……不要缩手缩脚……去吧……”

    周景黎敛容垂手道:“是。”

    房间里只剩了兄弟二人。

    周君玟捂着嘴咳了几声,慢慢说:“自开春后,朕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先前还想着稳定朝廷臣心,勉力支撑,可十日前忽然严重了……朕是时候放手了……”

    从一早突然被传唤开始周君泽就在戒备,他暗中嘱咐了手下如果他到晚上还未出宫,那就去找孙除,一切听从孙阁老的安排。

    周君玟说完,周君泽没有回应,殿内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周君玟又开始咳嗽,胸腔深处发出沉闷的喘气声,用了很久才平复下来,他失望道:“阿黎好歹是你侄儿,是朕唯一的孩子……他现在这样,朕连闭眼都不安心……外人都说你放浪不羁,可朕知你从小聪敏,如果你愿意帮他……”

    周君泽静静直视着他皇兄,他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他记事早,深深记得小时对外人温和谦逊的太子在他面前曾露出过厌恶至深的表情,那次后他再怎么疼爱纵容,他的心里始终隔着一道坎。后来十三四岁时他发现,贴身太监一直按照周君玟的命令监视他,从那之后,他身内之事不再交给下人,更不会再亲近他。

    “皇兄。”周君泽打断他,“阿黎从小被你带在身边,还比我大两岁,他懂多少学到多少,我怎么能比得上他?让我帮他这话,实在是无从说起。更何况,现在有皇兄手把手教导,臣弟相信太子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太子稚嫩……”

    “他总会成熟起来的。”

    周君玟无话可说,他靠在床头,那双已经看不清东西的眼睛浑浊发灰,目不转睛看着人的时候令人毛骨悚然,没有一点点温情。

    许久之后,他说道:“回去吧,或许你哪天就想通了,朕等你。”

    周君泽走到殿外发现周景黎一直没走,甚至连衣裳也没换就等在殿外,外衣上刚刚弄上去的药渍清晰可见。

    他殷切迎上来:“不知皇叔今日是否有空,我想请皇叔东宫一叙。”

    周君泽不耐烦看他虚伪的脸,他被这对心口不一的父子恶心的太久了,今日尤其厌烦。

    “陛下方才什么也没说,我也什么都没答应,不用试探了。”

    周景黎短暂错愕后很快道:“皇叔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有闲聊的功夫不如多听听陛下教诲,对太子大有益处。”他说,“从我这,什么都得不到。”

    他脚下飞快,周景黎甚至来不及再留就已经下了台阶。

    他身后,周景黎看着他背影,脸上的恭敬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轻慢的笑意:“什么都得不到?那可未必,还望你的反应要让我满意才好……”

    正如周景黎猜想,周君泽刚一出宫就得到了凉风院被蓄意纵火、薛嘉萝下落不明的消息。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从凉风院里被带走了?”他重复着:“有人在后院放火,然后,在大白天,在那么多人的眼皮下,带走了薛侧妃?”

    回报消息的小厮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回答。

    他蓦然收敛了笑容,脸色阴沉的可怕,“真是好样的。”

    小厮颤抖着说:“奴才来时,张管事已经查明有两辆马车形迹可疑,已经派人去追……”

    侍卫牵来马,周君泽踩着脚蹬翻身上马道:“去将人找来给我带路,我要亲自去会一会,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两辆马车路线完全相反,其中一辆应该是迷惑视线的,向东的马车驶入东市,与街面出租的马车混在一起,但只要他一直呆在那,被找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

    而向西的马车一路不停,在各种巷子街道穿梭,需要派出大量人手搜寻踪迹,并且一点点将范围缩小,想要将马车困住。

    这个时候,又是张管事身边小厮策马狂奔而来,一看到周君泽几乎从马背上滚下来,匍匐在地,颤声道:“府里……王妃出事了……”

    周君泽并不惊讶,他早就在等着这一天,只是没想到麻烦事能碰到一起,他一踢马肚子继续往前走,“先将人看守好,等我回府。”

    “王爷。”小厮战战兢兢抬头,脸上尽是冷汗,“王妃……没了……”

    周君泽回头看他:“死了?”

    “是……”

    周君泽转头看了一眼疑似掳走薛嘉萝的马车前往的方向,胯|下的骏马不安地来回踱步,他拉住马缰调转方向,平静道:“我先回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