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42章 雄兽

第42章 雄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周景黎回宫,他父皇一如既往地视他为嗫嚅小儿,他在外一言一行都要细细过问,而他母后也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回避,只是额外问了一句乔馨有孕,他心里有数没有。

    周景黎莫名其妙,乔馨想要孩子已经快要疯魔,照她那个劲头,怀孕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两人谈话说不到一处,胡皇后不耐烦地让他退下了。

    这种气氛他早已习惯,只身回了东宫。

    或许因为被乔馨说到痛处的原因,他看任何女人都觉得面容不堪,只有记忆里薛嘉萝的脸格外清晰,就连她耳后的痣与睫毛卷起来的弧度都记得清楚。

    夜里,他梦见了薛嘉萝。

    她坐在秋千上裙角飞扬,犹如色彩斑斓的蝴蝶轻巧地从秋千上飞入他怀抱,她乌发如云,肌肤晶莹剔透,红嫩的嘴唇一张一合。

    “我等你好久……”

    下一秒,场景变换,幽深宫殿里,他穿着龙袍,她躺在书案上,衣服从肩头滑落,头发散在凌乱奏章上,轻声道:“陛下……”

    周景黎醒来时,裤子湿了一片,这是自他十四岁通人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的。

    他记着梦里噬魂滋味,心中的火越烧越旺。

    时间入夏,周君玟身体好转,预备去五十里之外的宵夏宫避暑,今年,他可算如愿以偿地能带着胡皇后避暑了。

    当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他们就关系冷淡,年轻时憋着一口气,誓不低头,但他现在老了,没几天日子了,只想一家人好好在一起,以前那些事情不管是谁的错,他都自己认了。

    他将后宫托付给了静贵妃,自胡皇后出了佛堂,他没有见过静贵妃一面。今日一见,她还是往日的贞静温顺,他说什么应什么,眼角有着疲惫的皱纹,她成为太子侧妃时还是刚满十六岁的丫头,如今也老了。

    他心中不知为何头一回觉得过意不去,顿了顿说道:“你跟着朕受苦了,是朕对不住你。”

    静贵妃没有回应,沉默送走了他。

    周景黎随御驾起身,宵夏宫安定下来后,他又返回京城找了周君泽。

    周君泽从小厌恶他,他也同样看不起周君泽,不过周君泽可以直白地让他难堪,但他却必须要忍住。

    比如说现在,周君泽看他眼神让他非常不快,似是在打量什么脏东西。

    他强忍着,做出他一贯的笑脸:“小叔为何这样看我?”

    周君泽转开视线,淡淡道:“我只是突然觉得,你的样貌跟以前不一样了。”

    “自然是比不上小叔仪表堂堂。”周景黎口中应承道,见周君泽转身要走,他连忙跟上,“父皇特意嘱咐我,要将你一起带去宵夏宫避暑,小叔可一定要让我完成父皇托付啊。”

    周君泽眉毛一皱,“不去。”

    “哪怕就两三天,父皇念叨家人团聚念叨很久了。”周景黎跟在他身侧,边走边说:“小叔带上女眷,就当去游乐。”

    周君泽看他一眼,“就两三天?”

    “小叔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也可带府中女眷?”

    周景黎眉梢轻轻动了一下,说:“自然可以。”

    周君泽嘴角微勾,“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我准备好了就去。”

    周景黎还当周君泽是敷衍,没想到他回到宵夏宫后第三天,他听下人回报,周君泽带着熙王府的人住进了文湖边上的息昭殿内,同时还说,马车两辆,随行有不少侍女,应该是带了女人的。

    宵夏宫相当于周景黎的半个天下,他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到周君泽带来的女人以面纱遮脸,走路不似寻常女人,爱玩爱闹,息昭殿只能听见她的声音。

    他实在忍不住了。

    随御驾来宵夏宫避暑的还有朝中二品以上官员,这夜,主殿宴请官员,周君泽不能推脱也去了。

    众人酒酣耳热之时,周景黎指使亲信大臣围住周君泽,他悄悄离席。

    他下令给每个宫殿赐了酒菜,这个时候,除了守门的几个人之外,其他奴婢应该都在酒桌上,然而,守门的是宵夏宫本来的宫女。

    他进入息昭殿轻而易举,灯光昏昏,他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他踩着自己的影子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寝室门外。

    在推门前,他只犹豫了一秒,他在想今夜之后他该如何做,但美色近在眼前,他实在无法分神,只知道这次之后薛嘉萝他一定要弄到手。

    门轻轻推开,他绕过屏风,床罩垂着,露出锦缎被子的一角,他的心跳声在黑夜中最为响亮,他撩起床帐,床上的人似已熟睡,只露出一头乌发。

    他手掌搭在被子鼓起来的地方,微微用力抓住,被子下的人被抓疼了一样,往被子里钻。

    他的手掌缓缓朝下,隔着被子抚摸,“早知今日,我当初就该要了你,省得我朝思暮想,夜夜难眠。”他气息粗重,腹下已经耸起,“今夜你会受点罪,不过,我日后会好好补偿你,听话一些。”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在他就要掀起被子时,那头乌发的主人更快一步撩起被子,他连那人的面目如何都没有看清,被什么东西打到了头上,跌坐在地,两眼一黑。

    剧痛让他失去了反抗的力气,胸口与后颈分别又挨了一下,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薛嘉萝蜷缩在圈椅里昏昏欲睡,每当月河试图让她去床上睡觉时她就睁开眼睛,嘟囔道:“我还没睡呢。”

    她如今对熙王说过什么话记得挺牢,早上熙王临走前说晚上回府,她一直记着,困成这样了也不去睡。

    直到夜半子时,薛嘉萝沉沉睡去,月河再来叫她也不醒了。

    月河发愁道:“这可怎么办,就凭我们二人,如何能把她放到床上去?”

    翠微也想不出办法,说:“还是将夫人叫醒吧。”

    “这一醒,不知道又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肯睡了……”

    两人发愁之时,周君泽终于回来了。

    他周身带着夜晚的凉意,像是赶了很长的夜路才回来的,他解下披风随手一扔,将只穿着亵衣蜷成一团的薛嘉萝抱了起来。

    “等了很久吗?”

    薛嘉萝眼睛还没睁开就伸手搂住了他,“回来了就好了呀……”

    周君泽在她脸上连着亲了几下,抱她入了内室。

    他双臂展开让站在床上的薛嘉萝替他解衣。随着一个个衣带解开,薛嘉萝更清醒了,嘴里念叨着:“这件在里面……这件在外面……”

    她记着外面的衣服要放在屏风旁边,里面穿的放在床边上,她留了周君泽自己整理里衣,抱着外衣跑出去想要挂起来。

    外面的月河和翠微已经退下了,她踮着脚试了好几次还没把衣服挂到位置上。

    只是这么一会时间,周君泽沉不住气了,“狗东西,干嘛呢?”

    薛嘉萝没有理他,他追出来从背后搂住她,嫌她手里衣服碍事,一把夺过来扔了:“以后我叫你,不许不回答。”

    薛嘉萝在他怀里左右扭动挣扎,他把人抱的双脚离地,“听到没有?”

    薛嘉萝挣扎的脸都红了,“衣服……”

    “先回答我。”

    一番对峙,周君泽败了,松手让薛嘉萝好好的把衣服挂了起来。

    周君泽洗漱后,薛嘉萝陪他吃夜宵,她学会了斟酒,也学会了给周君泽喂东西吃。

    周君泽如同没有长手一般,只需要张口就行,最后一口酒下肚,他亲了亲薛嘉萝:“饱了。”

    薛嘉萝认真摸着他肚子,“嗯,饱了。”

    来回奔波上百里的疲惫涌上来,他懒洋洋地将脑袋靠在薛嘉萝肩膀上,“困。”

    她的声音轻轻的:“那就睡吧。”

    周君泽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克制睡意,薛嘉萝的手抚在他脸侧,他如同疲倦的雄兽在她手掌上蹭了蹭,还没等听见她说什么,他就完全睡熟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