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3章 白兔糕

第3章 白兔糕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晚膳还是在凉风院吃的,薛嘉萝也是一如既往的需要人服侍,但周君泽不喜欢身边跟着侍女,所以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

    周君泽夹着如意卷在她面前晃了晃,“想吃?”

    薛嘉萝眼珠子跟着他筷子,万分委屈,“想……”

    “用什么跟我换?”

    这话已经听了第三遍了,薛嘉萝大概明白了一点,等周君泽指着自己嘴唇,她就完全明白了。

    她犹犹豫豫地取下脖子上的玉玲珑,“这个给你,不要吃我好不好?”

    “吃”这个字用的精妙,周君泽不由得笑了,说:“你拿着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跟我换?”

    薛嘉萝只知道不能却没听懂为什么不能,实在是饿得厉害了,心里已经有了被吃一口的觉悟。

    她摸了摸周君泽的嘴唇,还想掰开看一看他的牙,不过被打了手。

    她捂着自己的手背,“那……只许吃一口……轻点哦……”

    周君泽低头慢慢靠近,直至鼻尖相互抵着,薛嘉萝有些不安,屏住了呼吸,嘴巴也微微嘟了起来在等他。

    无辜的娇媚,天真的诱惑,一个心智不全的女人有这样的美貌不知是福是祸。

    周君泽手指扶着她后颈,压了下去。

    “我要吃那个,白白的。”

    薛嘉萝拽着周君泽衣袖,见他没有把她想吃的放在面前碟子里,焦急地摇了摇他胳膊,示意他看自己。

    周君泽转头看她时,她已经闭上眼撅着嘴了。

    自从薛嘉萝明白交换规则后,每顿饭都少不了这么一下,周君泽并不嫌烦,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还算有点耐心。

    周君泽用帕子擦掉她嘴上沾着的奶汁,侧头亲了一下,再把她想要的吃的拨进她碟子里。

    或许是因为吃饭这种头等大事被周君泽控制,他成了薛嘉萝的饲主,到如今将她抢进王府第十天,薛嘉萝对他愈发依赖,慢慢没有了对陌生人的生疏。

    瞧,驯服一个小傻子就是这么容易。

    这一阵,周君泽午休都是在凉风院,薛嘉萝被他赶到窗边的美人榻上,他醒后一睁眼就看见她趴在窗边,头枕着手臂向外看。

    侍女给她拆了发髻,外衣也脱了,窗外金色光线勾勒出她玲珑曲线,单薄的樱红纱衣下凸出精巧的蝴蝶骨,衣带勒着的腰身盈盈一握。

    他支着头侧躺着凝视,过了一会扬声道:“过来。”

    薛嘉萝回头看,发觉他在召唤自己,移到塌边,晃着脚,“我要穿鞋。”

    “自己穿。”

    她有点不高兴,坐在塌边没有动。

    “自己穿,我给你奖励。”

    薛嘉萝用脚把绣鞋拨了两下,尝试着把脚塞进鞋里,只塞了前半只脚,觉得这样可以走路了,也不管鞋子左右反着就高高兴兴地扑过去。

    “要给我什么?”

    她圆鼓鼓的胸撑得领口散开,周君泽出于男人的本能低头看了一眼,“让你吃我一口,想不想?”

    “……想”薛嘉萝说的有点勉强,双手撑在床沿,“那我吃了哦。”

    “嗯。”

    薛嘉萝凑近他,又停下,对面男人黑亮的眼睛倒映着小小的自己,“你说要闭眼睛的,为什么你不闭?”

    周君泽从善如流闭上眼睛,微微抬起下巴,“这样……”

    他话没说完,薛嘉萝就贴上来。

    只是她不知道收力,直直撞过去,把周君泽好不容易有的三分意动撞没了。

    他在嘴上摸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蠢货。”

    薛嘉萝一脸懵懂捂着嘴,她把自己也撞疼了。

    周君泽起身下床,连外袍也不拿就出了门,头都不回。

    接下来好几天凉风院都不见周君泽的身影,薛嘉萝依然吃吃喝喝自己玩自己的,从不开口问前几日陪自己吃饭的人去哪了,她院子里的侍女都是悄悄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没有开始那么尽心尽力了。

    这一天早上,凉风院的一等侍女月河,来来回回往寝室看了三四遍,薛嘉萝一直没有出声,月河便以为她还没有醒。直到第五次敲门,月河试探着推开门。

    “夫人……”

    她看见熙王府目前身份最高贵的女人正坐在床上披着被子,衣衫不整头发散乱,哭得无声无息。

    或许是因为被人发现了,她干脆放开了声音:“呜……我要回家……”

    她哭起来跟孩子似的,闭眼张嘴嚎啕大哭,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哭得连鼻涕都出来了,她身边围了三个一等侍女有条不紊地给她擦脸擤鼻涕,另一个手脚麻利给她梳好了头。

    周君泽才进了院门就听见哭声,他停下,跟在他身后十步远的管事立即上前,他一抬下巴,“进去看看怎么回事。”

    张管事很快出来说:“夫人似乎是想家了,心情不好。”

    周君泽表情淡淡,转身就走,“带她去南院那边玩玩,好了再带回来。”

    青芸听管家复述了熙王的原话,心里有一万个莫名其妙,面上却笑得温柔得体,“是,奴定会将夫人照顾好。”

    管家摸了摸鼻子,隐晦地说:“夫人还是小孩心性,莫让她受了惊吓。”

    青芸看了看管家身后,那位薛侧妃还将脸贴在侍女胳膊上不愿抬头,心里更是疑惑,她侧头对自己侍女说:“送一送张管家。”

    侍女懂她的眼色,低声应了:“是。”

    月河哄着薛嘉萝坐下,薛嘉萝却抱着她胳膊不撒手,神情恹恹两眼含泪,“我不要坐,我要回家。”

    月河一个头两个大,她不知道薛嘉萝在三个贴身侍女里怎么就缠上了她,让她还没成婚却已经哄了十几天的孩子。

    好说歹说先让薛嘉萝坐下,解下玉玲珑塞进她手里,再把自己胳膊抽出来,给她擦了脸后才算松了一口气。

    青芸的侍女送完管家回来,在青芸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饶是七巧玲珑心的曾经花魁也愣住了。

    她虽人在王府,对府里的消息却不怎么灵通,只知道前一阵王府进来一位侧妃,怎么来的、是谁、长什么样她一概不知。现在她终于知道了侧妃是谁,不过熙王乃圣上嫡亲幼弟,在京中横行多年不知收敛,有谁能让他娶一个痴傻的女人?

    不是他自愿,就是陛下的旨意。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让她有点吃不消。

    青芸让厨房准备了点小孩子喜欢吃的东西,那些造型别致、颜色鲜艳的菜肴点心一上桌,薛嘉萝的眼神就飘过去了。

    在刚才短短时间内,青芸就摸清了这位侧妃痴傻的程度,她拉着她的手,“来,我们吃饭好不好。”

    薛嘉萝乖乖坐下,手里被塞了一双筷子,看看桌上菜肴,又看看青芸。

    青芸夹了一块白兔形状的糕点放在她面前,“尝一尝。”

    薛嘉萝嘴一抿,又看她一眼,下定决心似的仰着脸闭上眼睛。

    青芸一头雾水,“……怎么了?”

    薛嘉萝等了一会见对方没有动静,便抓住她衣袖拉向自己,同时撅起嘴。

    青芸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她青楼出身,当了花魁后便做出凛然的样子,其实内心里没什么底线,男欢女爱于她是身体本能。

    她慢慢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