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4章 樱桃肉

第4章 樱桃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眼睛闭了很久没有动静,她刚睁眼的时候正对上一双眼睛,眼尾上挑,温润的棕色瞳孔,然后唇角上传来柔软温热的触觉。

    她的一缕头发散落下来蹭着脸,薛嘉萝用手拨到一边,那双眼睛的主人似乎笑了,伸出舌尖舔着她下唇,又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

    侍女月河保持着揭起门帘的动作怔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上来她没有在做梦。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谁主动的?

    她慌乱地想,头皮发麻,心脏跳得极快,手脚都软了。

    桌边两个女人,一个高挑妩媚,另一个懵懂娇美,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柔软的胸脯互相抵着,简直……简直……

    月河形容不上来,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上头。

    整个过程中薛嘉萝一直很疑惑,但始终没有躲避,好奇又隐约排斥地接受了一切。

    青芸微微退开,“学会了吗?”

    这话在家时薛嘉萝经常听,她表情不是很乐意,把刚刚教给她的重复了一遍。

    “嘶……轻点,不能这样用力……再轻点……”

    月河终于想起了她职责,赶忙上去分开两人,脸涨得通红,“不许欺负夫人!”

    青芸摸着自己被咬疼的嘴唇,“你仔细看看,谁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月河一噎,的确是青芸的嘴又红又肿,而薛嘉萝好好的。

    “更何况方才是侧妃主动的。”

    周君泽不喜欢下人贴身伺候,他在凉风院吃饭时屋内没有侍女,月河并不知道薛嘉萝平时都是怎么吃饭的,因此并不相信青芸。

    “我要去告诉管事!”

    刚才青芸亲下去全凭冲动,一时忘了屋外有薛嘉萝的侍女,她要想个说得过去的借口才行。

    她笑了笑,执着筷子给薛嘉萝夹了一块颜色鲜亮的樱桃肉,“你知道南院里有多少女人,至今留在王爷身边的又有几个?”

    月河冷着脸,“说这个做什么?”

    “算上犯错被撵出去的,也算上死在南院的,一共十一个。我们十一个女人,留在王爷身边伺候的最短半天,最长一个月,到了现在,竟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所以呢?”

    “你也知道王爷对于女人图的是什么,将来王爷万一寻到了更美貌年轻的女人,还知情知趣,侧妃该如何自处?想一想都让人心疼……那个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

    月河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语气没有那么冲了,“这跟你欺负夫人又有什么关系。”

    “我是在教她。”青芸表情温柔诚恳,“侧妃进府有一段日子了,你应该最清楚,王爷拿她当个女人,还是当个玩物。”

    月河没有说话。

    “侧妃身份、容貌比我们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何不将她不足的那部分弥补上,更进一步……到时候,你作为侧妃身边说得上话的人是什么样的前途?”

    月河脸上半点情绪没有,“对侧妃这样尽心,于你有什么好处?”

    “自然有,并且不是我一人,而是对南院剩下的这七人都有好处。”青芸声音低沉,“我们早没有了出头之日,只求王爷将我们遗忘在南院里,不要只在他……发作之时再想起我们……”

    月河明白对方省略的话语是什么,这是整个熙王府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薛嘉萝早就只顾着玩碟子里的白兔糕,丝毫不在意身边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谈话中说的就是自己。

    月河看她半天没有吃东西,好心地用筷子将白兔糕的脑袋和身体分开,夹了喂到她嘴边,同时对青芸说:“侧妃如何,不劳你挂心。”

    自月河把白兔糕一分为二后惹得薛嘉萝又哭了一场,费了好大劲才哄好,在青芸那里吃了晚饭,又拿了不少亮晶晶的珠钗,这才让侧妃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青芸侍女在南院门口送走侧妃一行人,回到青芸寝室发现她对着镜子往嘴唇上抹药膏。

    “一时冲动让我费了那么多口舌。”

    侍女抿着嘴,在她身边无意义地收拾着梳妆台,“侧妃长得那么好看,就算是王爷也宠着她,只是不知道能宠多久。”

    青芸一挑眉,“吃醋了?”她伸手捏着侍女下巴,让她弯下腰,两人面对面,“在我眼里,你最好看。”

    侍女脸颊通红,呐呐道:“我没有……”

    下午薛嘉萝那几乎慑人的美貌还留在脑海,眼前相伴三年的侍女比起来连清秀都称不上。

    青芸带着药膏的嘴唇怜爱地在她脸上亲了亲,声音含笑:“真是小心眼。”

    姚文倩从身边丫环手里接过衣服,捂着嘴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

    她的新婚夫君薛嘉琦道:“你再睡一会,不用每天起这么早伺候我。”

    “让我来吧,你每天早出晚归的,我都见不上你。”说着说着,姚文倩红了脸,低下头。

    薛嘉琦并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妹妹的事情,他这十几天都愁眉不展,对于姚文倩也是多有疏忽。

    他慢慢穿好衣服,忽然泄气一般坐在椅子上,说道:“我不想去。”

    他在翰林院的地位是因为他妹妹遭难才得来的,入职那天他说什么都不肯去,后来是薛老爷将他叫进了书房,两人不知说了什么,他才两眼通红地出门了。

    姚文倩与他妹妹薛嘉萝只见过几次,并没有感情,听她被抢也只是惊慌愤怒薛家面子受损,现在更多的是心疼自己的夫君。

    “看你这样,我心里也难过……”她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可府里最难受的那个人是母亲,她本就因为思念妹妹身体不好,若你再不顺,她还要操心你……”

    他重重地叹气,“是我任性了。”一抹脸站起来,露出无奈勉强的笑,“这段时间母亲就由你照看了,今日阿姐回府,你招待一下。”

    “我知道,你莫要担心府里,一切有我。”她作为薛家唯一儿媳,自然会一一做好。

    丫环撩起门帘,迎面而来一股淡淡的药味,这让薛嘉芫微微皱起眉。

    “母亲还在喝什么药?”

    薛家太太让丫环扶她坐起来,“没事,一点安神的药。”

    “母亲还是睡不好?”

    薛太太笑了笑,脸色苍白笑容勉强,“不要紧。”

    “已经换了两位大夫了,药方也换了几次,怎么一点用也没有?”

    薛太太清楚自己整夜失眠只是因为心病,请谁来都没用,她劝道:“不用费那个神了,我的身体我清楚,过一阵自会好的。”她拉着大女儿的手,让她坐在床沿上,殷切地问:“有消息吗?”

    “我公公去问了宫里人,熙王是被陛下的旨意关在了王府里,据说要三个月,那熙王府严防死守,找不到一点空子,最快也要到三个月后才能有点办法。”

    “三个月……”薛太太不敢想象,自己那傻透顶的小女儿在恶霸的手里要怎么熬过去,脸上勉强装出来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我费尽心思、小心翼翼护了十六年,想她即便终生不嫁人也有你和嘉琦照顾她,现在看,我却是害了她……她什么都不懂……怎么能下得了手……”

    薛太太靠在床头,双眼紧闭落下一滴滴泪珠,神情无望悲恸,她已经快要崩溃。

    说薛嘉萝是薛太太的命根子一点也不夸张,薛嘉萝生出来病病歪歪又心智不全,薛太太总觉得是自己的错,是她在怀着薛嘉萝的时候跟薛老爷怄气伤身,又喝了药才导致自己的女儿成了这样。她看着女儿一天天出落的明艳无双,却终日像个三四岁小孩一样不通人事,愧疚自责的无法自拔,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她平安喜乐,无忧无虑。

    只是没想到,事情能变成现在这样。

    薛嘉芫忍着泪,“说不定事情有转机,都说熙王喜新厌旧,妹妹那个样子自然不会……只盼熙王尽快厌倦,妹妹也能少受点罪,日后一有机会,就把她从王府里带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